《迷离幻境》影片及总结(2019)
1003字
2019-11-02 17:02
85阅读
火星译客

马太·佐勒·塞茨

2019年2月1日

《迷离幻境》是一部心理惊悚片,讲述了三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在一栋古宅里互相残杀的故事。  影片情节出人意料又环环相扣,当所有线索聚集到一点后续情节呼之欲出时,故事走向了出人意料的方向。在这部影片中,逻辑、情节乃至连续性都变得毫无意义,故事仿佛来自一个精神失常的叙述者。

然而,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正是影片的这一特点让笔者爱上此片。

这些特点并不意味着《迷离幻境》完全乱了套或者说它把口碑当儿戏,辜负观众期待。在这部影片里,一切皆有可能,导演、编剧和制片人米茨佩罗内不关心观众是否认同他们讲故事的方式,他们只关心故事呈现给观众的效果。

《迷离幻境》开场就是三位年轻女子在树林里埋尸的一幕。随后镜头跟随者其中两位——毒贩姐妹裴吉拉·泰姆(伊莫金·沃特豪斯饰)和迪尔达·达令斯(萨拉•海伊饰)逃脱警察和毒枭的追捕(她们欠了对方85000美元,现在这笔钱归警察所有)。影片主体部分在小树林中的一栋别墅里发生,这是第三位朋友达林芙·彼得斯(玛德琳·布鲁尔饰)的别墅。达林芙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常年闭门不出,这栋房子是她从祖父母那里继承下来的。裴吉拉和迪尔达来这里目的是偷走达尔芙保险箱里的遗产来还钱。而达尔芙则一心想让两人陪她玩小时候的游戏,达尔芙当霸道的妈妈,迪尔达是孩子,而裴吉拉是来访的医生。每个人必须遵循游戏的铁律,包括“每个人都不许走”和”外面的人不许进来“。

影片中相当长的时间都是在讲这三姐妹玩(或者看似在玩)童年游戏的场景。两位外来客时不时地四处窥探,寻找保险箱的所在。一位名叫西格尔(斯科特·科恩饰)警察正在屋外逡巡,询问达尔芙是否见过她的两位童年玩伴,她们的照片已经铺天盖地地被贴在镇子的街头。以《女子监狱》和《使女的故事》成名的布鲁尔和主演《亿万》、《美国人》的科恩在影片中呈现出的黑色幽默让人不禁联想到希区柯克惊悚片中的一个场景:调查员已经得知了某人的犯罪事实并广而告之。警察向达尔芙表达了自己对她祖父母去世的哀悼:“他们同时离世实在是太可惜了,还这么突然。”达尔芙表现得就像房子里长年藏着人一样,遮遮掩掩。她时而突然剪起花瓶上的花,时而就一件并不好笑的事情笑个不停,时而在警察说话时捂住耳朵表示不想听。

没有一个角色是讨喜的,但这恰恰是导演的意思。影片漫不经心地讲述主人公们是如何堕入深渊不可自拔(连警察自己也是个瘾君子),而且似乎是在刺激观众去挖掘角色的心理上和生理上受到的折磨。

到最后我并没有被打动,但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影片每部分看似独立成体但实际上相互联系。导演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但却不以一种传统的方式达到,认识到了这一点,你就能欣赏影片中这种看似漫不经心的自信,思路跳跃着、翻滚着,讲述着故事,宽屏画面华丽又扭曲,剪辑大刀阔斧,音乐热烈澎湃,好莱坞古典音乐剧和80年代惊悚片的元素在这里得到了结合。

你看第二遍会觉得更加连贯,并且更加能理解其中的人物塑造、表演基调和剧本建立在连贯性和现实主义之上的客观性。但人物1深度不会就此增加。影片之于人物就像是先剥离昆虫的双翼,然后恢复,再剥离,但观众会把这景象看得更加清晰。《迷离幻境》不急着遵循现实世界逻辑,而是遵循着梦境中的情感逻辑。你会觉得似乎是向别人大脑中植入虫子,从而窥探别人的梦境。不少大导演都爱采用这一模式。

佩罗内不在这,她的人物心理上都较为单薄,他们的性格更多地是从他们对互相的评价上表现出来,而不是由我们从他们的行为中观察得出。表演和方向并没有得到充分的调动,情绪一开始就处在9的位置而不下降。但佩罗内和她的演员及她的制片合作人共同制作出了一道类似《罪孽天使》、《兰闺惊变》、《春假》、老版《老男孩》以及《无因的反叛》最后一幕的影视佳肴。在《无因的反叛》最后一幕中,三个孤独的少年在荒郊野外的房子里玩过家家。是怎样一种心理会创造这样一种特殊的人格,并为他赋予魔幻、折磨、缺陷、谋杀、闹剧、成人扮小孩这样的元素?我认为不是主流电影,便是由主流演员创制的影片。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