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多数人都想尽量过正常的生活”
1422字
2021-04-07 00:28
20阅读
火星译客

凯瑟琳•瓦恩斯(Catherine Wines)充满活力,几乎是容光焕发。她很中意自己的新发型——像安妮•蓝妮克丝(Annie Lennox)那样的灰白短发。


 

头发不仅仅是美观问题。它还能让瓦恩斯从“总是记得”自己患有胰腺癌的心境中得以喘息。几个月前,由于化疗的副作用,她的头发掉光了。每天早上起床,看着自己的样子她都会想,“哦对了,我得了癌症。”为了给自己打气——并给头部保暖——她戴过很多花哨的帽子。


 

62岁的瓦恩斯看起来很健康,她穿着亮闪闪的运动鞋。2018年末,她被确诊为胰腺癌三期。每四名胰腺癌患者中有一名会在确诊后一个月内去世,有三名会在一年内身亡。“我又活了12个月,所以我已经打了个胜仗了。”她说。


 

我们现在坐在WorldRemit伦敦办事处的一间会议室里,WorldRemit是瓦恩斯在2010年与别人共同创立的数字化国际汇款企业,目前有800名雇员。还没查出胰腺癌之前,瓦恩斯已于2017年退出了公司的日常事务——“这对我来说同样很不容易,因为这份事业就像我的孩子。”虽然如此,她还想继续自己的组合式职业:WorldRemit的非执行董事,出席科技会议发表演讲,在剑桥大学嘉治商学院(Cambridge Judge Business School)讲授金融科技创业知识,青年企业家的导师,以及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众筹的平台Beam的顾问。

她不将癌症神秘化。“我可以跟任何人聊这个话题。我不想强迫人们谈这种事,但如果有人想问我,那么我就敞开心扉。”瓦恩斯说,人们不了解癌症症状,于是对癌症患者进行假设。


 

她表示,癌症已经很常见了,企业需要对此有所准备。去年,为癌症患者提供支持的慈善机构麦克米兰(Macmillan)的研究发现,87%的英国患癌劳动者表示他们想工作。根据美国与英国的平等法案,癌症被界定为残疾,要求雇主为患癌员工作出调整。麦克米兰发现,27%的患癌劳动者称他们没有获得任何支持来帮助他们重返工作岗位,而20%的患者则受到了歧视,例如,他们的雇主并未调整他们的工作量。


 

麦克米兰Working Through Cancer Programme负责人利兹•伊根(Liz Egan)表示,癌症对身体造成的影响因人而异。“治疗的副作用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工作能力,但在开始治疗前却无法预测患者对治疗可能产生的反应。这还取决于患者罹患的癌症类型及其从事的工作。”


 

瓦恩斯曾参与过一次药物试验(Nelfinavir),与试验同时进行的是为期四个月的化疗,随后还要在六周内进行一个疗程的化放疗。不幸的是,肿瘤并未缩小到足以接受手术的程度,因此她即将开始另一个疗程。


 

“你可以过正常的生活,尽可能地正常……显而易见,你得调节一下,但你不会受那个折磨。”


 

由于不再参与WorldRemit的日常管理工作,她已经能够安排好自己的时间,确保自己每天不会太累。在治疗期间,她保证自己有时间休息。“在化疗中,你很快就会发现,哪几天你可能感觉更累。”


 

她告诉管理者要去了解员工的意思,比如,搞清楚他们是否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病情。她说,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帮“患病员工管理他们的时间并给予他们需要的支持”以及对同事抱有同情心。“我们大多数人都想尽量过正常的生活。”


 

来自巴黎的瓦恩斯已在英国生活了42年。她总说,如果哪天她不觉得饿,就有问题了。所以去年在失去食欲时,她去看了医生。(胰腺癌的其他症状还有腹背疼痛、或排便习惯改变等。)经过一系列检查,医生发现瓦恩斯的胰腺上长了一个大大的肿瘤,瓦恩斯之前对这个器官一无所知。


 

“显然,我很震惊。”她轻描淡写地说。瓦恩斯一向健康,这是她这辈子头一回感到失控,她不得不强迫自己停止搜索她的症状与病情。“有时候你真得坚强点,不能让互联网牵着鼻子走。”


 

虽然她将确诊癌症的过程描述为“情绪过山车”,但她对待自身疾病的主要态度却像对待一个工作项目——收集信息、做准备及保持忙碌。工作之外,她还享受一个个小瞬间,如发短信、打电话、见朋友、或者去公园散步。“我不能说每天都很完美。有时它会击中你。”


 

她开玩笑说,体重下滑的一个好处就是奶酪。“当你很容易发胖时,对一切乳酪你都小心翼翼。我是法国人,我爱奶酪。”最“糟糕”的时候就是半夜独自醒来,思绪万千。“我会想,好吧,我还能活长久?这点时间我是不是什么也做不了?我会错过什么?我不能肯定……我最后会很难受吗?”为打消这些失眠时的浮想联翩,她把一台电视搬进了卧室。


 

离异的瓦恩斯膝下没有子女,她从朋友们那里得到了极大的支持,虽然有些家伙的反应让她有点为难。“我遇到过对方突然哭起来的状况,我赶紧说:‘好啦,好啦,你会没事的。’”她在WhatsApp上将朋友和同事分组,这样她就不用挨个通知大家病情的进展了。


 

被确诊罹患癌症后,她向接受自己指导的人强调,工作之余一定要腾出时间享受生活。她毫不后悔将这么多时间花在了工作上——她通常从早7点工作到晚10点,周末也上班。“我一直是工作狂,但同时,我也一直有种态度,即使是很小的事情,也总要享受其中。”她说,周日“我会去见朋友,我们一起游泳,之后喝杯咖啡,过去二十年我一直这样”。


 

工作创造了机会。“我真的很幸运。我做了很多事。WorldRemit是其中之一。我环游了世界。我见证了许多地方的改变。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我多次游历东欧、中国及非洲,这些地方的改变日新月异。”


 

后悔是在浪费时间。“如果你有后悔的事,就会更痛苦,而且那会影响你的生活,因为你让自己不开心……你要从中吸取教训,然后继续前进。”


 

她对新的化疗不那么紧张了,因为这次她知道可能会有什么情况。不确定结果会怎样还要冒险尝试向来无比艰难。在治疗中最难应对的就是疲劳。“你真的很虚弱而且精疲力竭。有时候起来走路都很辛苦,你不得不逼自己走。”


 

我认为“与癌症作斗争”这种说法有问题,因为这似乎表示输掉这场战斗是软弱的,而不是一个生物学过程。她说,人们有权选择怎么表达。“这是一场战斗。我不知道结局是什么。如果化疗不见效,那我就知道死只是时间问题。如果我时日不多,那我希望尽我所能去享受余生,尽量多做些事,我期望这段时间越长越好。”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