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尔•卡丹的威尼斯豪宅
1508字
2021-04-06 01:14
13阅读
火星译客

他是开辟了上世纪60年代时尚未来主义之风的鼻祖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乘着亚克力料贡多拉游船,他来到古老的威尼斯城。这条游船停在皮尔•卡丹居所布拉加丁宫(Palazzo Bragadin)的后院,以便为出席宽敞花园隔天晚上举办派对的嘉宾辟出空间。


 

威尼斯城的神奇故事都是悄无声息地上演的,而坐落于圣十字区(Santa Croce district)的布拉加丁宫(Palazzo Bragadin)也不例外。在一条窄街背巷的大门后,穿过花园映入眼帘的是通向双向楼梯的气势不凡的石柱门廊,该楼梯直通二层主厅。后者径直与枝形吊灯缀饰、用18世纪水磨石大理石铺就的豪华宴会大厅相连。


 

今年97岁高龄的皮尔•卡丹坐着轮椅在隔壁客厅静候我的到来,客厅的墙上挂着威尼斯18世纪社会生活绘画大师彼得•隆吉(Pietro Longhi)的四幅原作。


 

皮尔•卡丹身穿彩色衬衫搭配的橄榄绿西服,脚上穿着运鞋,这位法籍意大利时装设计大师的脸上隐约可见花白胡茬。我之后才知道原因:他因为火车延误,从巴黎到威尼斯整趟路程足足花了27个小时,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个巨大考验,对97岁高龄的皮尔•卡丹尤为如此。但老爷子今天精神看上去特别棒。皮尔•卡丹以设计风格前卫、“太空时代”的时装以及开设大量特许专营门店而名噪天下。而在隔壁的一架大钢琴上,他的侄子罗德里戈•巴西利卡蒂(Rodrigo Basilicati)正行云流水地弹奏着肖邦(Frédéric Chopin)的小夜曲。

无论是在设计风格上,还是时尚行业的商业理念上,皮尔•卡丹均远远走在时代前面。不管诸位如此评价,他的时尚帝国产品包罗万象、触角遍布全球,这证实了他是一位颇具远见卓识的经营天才;然而,他的品牌因特许专营制而影响力大大下挫,也让他的经历成为时尚界的沉痛教训。

1959年后,他推行时装大众化,成为巴黎春天高档百货店(the Printemps department store)第一个推出成衣的时装设计师。这个举措使其暂时被逐出法国高级时装设计师联合会(Fédération de la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nde)。上世纪60年代,他率先推行品牌转让代理制,后来发展到为钥匙链到铅笔盒的各种产品冠名;就从这时起,他开始在自己设计的时装上展示品牌标识。

“我不希望仅是有钱人才穿得起时装。”卡丹说,“我更喜欢自我效仿而不是被别人模仿。”他这样评价自己如今随处可见的首字母品牌标识:“人们过去说它俗不可耐……然而事后却都争相仿效。”


 

布拉加丁宫人声鼎沸,到处是卡丹的随行人员——这些人也都是来威尼斯参加《卡丹之家》(House of Cardin)纪录片的首映式。该纪录片由两位自诩的卡丹时装迷执导,介绍了皮尔•卡丹的光辉一生。它将在我采访他后的次日威尼斯影展(Venice Film Festival)上首映。


 

传记片努力想厘清皮尔•卡丹品牌与其本人之间的关系,结果挖出了生动精彩的内幕——如卡丹与门生安德烈•奥利弗(Andre Oliver)以及女星让娜•莫罗(Jeanne Moreau)之间的三角恋。莫罗已于两年前以89岁高龄离世。卡丹本人没看过《卡丹之家》。“我不喜欢看银幕上的自己,这会让我尴尬。”他说。


 

我俩在威尼斯见面有些机缘巧合。尽管皮尔•卡丹平时居住在巴黎,为法国最负盛名的时装设计大师,但他却是在距威尼斯仅20公里的特雷维索(Treviso)出生,原名叫彼得罗•卡丹(Pietro Cardin)。卡丹两岁时,父母带着全家10个孩子从墨索里尼(Mussolini)统治下的法西斯意大利逃至法国。


 

正是在威尼斯皮尔•卡丹的时尚人生时来运转。在参与法国设计师克里斯蒂安•迪奥(Christian Dior)推出的引领时尚风的“New Look”时装后,他创建了自己的时装公司。在入主迪奥之前,他在帕坎(Paquin)与夏帕瑞丽(Schiaparelli)的时装店干过一段时间。

1951年9月3日,承继了巨额农产的神秘富翁卡洛斯•贝斯特古(Carlos deBeistegui)在威尼斯巴洛克风格的拉比亚豪华宫殿(Palazzo Labia)举办了一场蒙面盛妆舞会。“我几乎为所有嘉宾都设计了时装。”卡丹回忆道,“其中包括了美国版《Harper’s Bazaar》主编卡梅尔•斯诺(Carmel Snow)、英国驻意大使以及众多名流。克里斯蒂安•迪奥因事务缠身而无法分身来设计这场世纪舞会的时装,因此他问我,‘卡丹,你愿意接这些活吗?’他把所有那些客户都让渡给了我。这是我时装设计生涯的关键一役。迪奥名下的所有客户一下子都集体‘转投’于我。”

卡丹为参加这场奢华舞会的大约30位贵宾设计了时装,他的时装在时尚摄影大师塞西尔•比顿(Cecil Beaton)所拍照片中成为了经典与永恒。“这是场真正意义的世纪舞会。”卡丹补充道,“而现如今,我已是行将就木者。”

布拉加丁宫同样也举办了众多盛会。当卡丹第一次“邂逅”它时,就对其“一见钟情”了。“它与众不同。”他说,“大情圣贾科莫•卡萨诺瓦(Giacomo Casanova)曾居住于此,因此它有种神秘感;而且它让人流连忘返。我曾参观过它,看到美丽的花园、宽敞宏伟的建筑与房间、同时它又位于新建城区,于是在一天之内就把它买下。那是40年前的事了。”


 

要说卡丹偏好意大利18世纪冒险家贾科莫•卡萨诺瓦,那绝对是保守之言(他对卡萨诺瓦的“颠覆思想”痴迷不已)。他为欧洲作家创设了年度文学奖卡萨诺瓦奖(Casanova Award),并打造了一部介绍卡萨诺瓦传奇一生的音乐剧。该剧已在威尼斯圣马克广场(Piazza San Marco)首演,并在全球进行了巡演。


 

从他坐轮椅的地方,卡丹指着一扇密门(门通向一座下通运河的隐秘楼梯)对我说:“当卡萨诺瓦对各种交际舞会心生厌倦后,就从那扇门逃走。”

卡丹聘请了建筑师乔治•里佐(Pier Giorgio Rizzo)对整座宫殿进行原样翻修,原因是威尼斯苛严的规划法规。几年前,他反对对其进行翻修,因为当时他怀揣着在威尼斯修建“光明宫殿” (Palais Lumiere)的宏愿。这座未来主义风格的250米高摩天大楼,2013年在公众以及政府的强烈反对声中被迫下马。


 

这时服务员用托盘端来了两瓶矿泉水,水瓶与托盘上都有马克西姆餐厅(Maxim’s)的品牌标识,皮尔•卡丹于1981年将巴黎这家新艺术风格的餐厅购至麾下。后来他又将马克西姆餐厅开到了中国。


 

皮尔•卡丹喜欢自诩为时尚界的首个社会主义分子——他实现了经营方式的大众化,尽管他的经营理念完全属于资本主义范畴。他的经营策略核心就是品牌转让代理。全盛时期,全球共有800家特许专营店(如今约有350家)。


 

他最引以为豪的是自己做生意从未从银行贷过一分钱,但过去10年里,他一直在想方设法卖掉公司,但均以失败告终。金融圈说10亿欧元的售价有些牵强,并提醒说,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人(包括卡丹自己)能清楚说出皮尔•卡丹公司每年的实际利润。卡丹说,售价完全为自己所定,并补充说自己会把公司卖给最高竞价者。


 

对于如今的时尚业,他嘀咕道:“毫无个性可言。”他忍不住又对老对手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挖苦一番,认为对方是风靡上世纪60年代的成衣时尚潮的最大获利者。

“圣洛朗打造的女性啥样子?很优雅,但我指的是创意设计,它应是搅乱现有时尚格局以及挑起争议。那才是真正的创意设计。”


 

皮尔•卡丹身居巴黎时,不知疲倦的他每天仍雷打不动地前往福宝大街(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的工作室上班。我于是问他如今的工作内容。“就是活下去。”他说。他已对自己百岁寿辰有了具体规划。回想自己的一生,他这样说道:“我已功成名就——包括爱情、事业、设计、旅游、求知以及人脉。我有幸结识了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圣雄甘地(Gandhi)等世界一众名人,还拥有了财富、事业、幸福、爱情以及知名度。我此生无憾。”

皮尔•卡丹时尚生涯一览


 

1922年出生于意大利特雷维索,原名彼得罗•卡丹。两年后与父母一起从法西斯统治下的意大利逃至法国


 

1945年,前往巴黎,在帕坎与夏帕瑞丽时装店打工。后结识让•科克托(Jean Cocteau)与克里斯蒂安•伯纳德(Christian Bérard),并与其一起为电影设计剧装。


 

1946年,受雇于克里斯蒂安•迪奥新创建的公司。


 

1950年,在巴黎里切潘斯街(rue Richepanse)10号创建了自己的公司,并开始为影剧公司设计剧装。


 

1954年,卡丹设计的“泡泡裙”推出后立马风靡世界,他在巴黎开设了首家精品门店——Eve。


 

1957年,在日本东京文化服装学院(Bunka Fashion College)讲授立体裁剪法。


 

1959年,在巴黎春天百货店首推女性成衣系列,并因此被短暂逐出法国高级时装设计师联合会。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