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宣称自己是美国在创新方面的竞争对手
1583字
2021-04-06 11:08
8阅读
火星译客

中国国旗

中国对科学、技术和创新的狂热追求,可能会让其他国家显得有些措手不及。一年前,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科学期刊上发表文章的数量排名第二,预计到2011年,它的专利申请数量将超过日本和美国。

这并不一定意味着美国或其他国家正在放缓推动科学技术的努力。相反,在过去几十年的冲刺之后,中国似乎已经大步前进,迎头赶上——许多证据表明,中国仍在努力将大量发表的论文和专利申请转化为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

乔治亚理工学院公共政策学院(School of Public Policy)院长、教授黛安娜·希克斯(Diana Hicks)说,中国将通过继续培训科学家和工程师、改善大学和支持私人研发来获得强有力的成果。但是,她补充说,美国对自己的竞争力感到恐慌还为时过早。

“中国的起点很低,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高增长率,”希克斯说。“我们仍然有一个更成熟、更复杂的系统。但我们正在回头看他们。”

已发表的科学论文、专利申请和研发支出是各国衡量彼此的粗略基准。但它们并不代表对创新的直接衡量,创新被定义为对经济部门产生影响的一种商品或服务,或改善企业运作方式的过程。

“创新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现象,不能归结为一个数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高级分析师马克·博罗什(Mark Boroush)说。

(请阅读《少数族裔被排除在美国高科技浪潮之外》)

出版狂潮

粗略、间接地衡量中国创新的进展乍一看令人印象深刻。例如,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研究评估主管乔纳森•亚当斯(Jonathan Adams)在为《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撰写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中国去年发表了逾12万篇研究论文,而1998年仅为2万篇。只有拥有35万篇文章的美国去年发表的文章比美国多。

但希克斯说,这一大幅增长可能受到以下事实的影响:更多的中国期刊现在被汤姆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Web of Science和爱思唯尔(Elsevier)的SCOPUS等数据库跟踪。她还说,中国期刊发表研究论文的速度可能比西方期刊快得多。

在国内,中国仍在努力解决数量重于质量的问题。据《自然新闻》报道,在估计5000种中文期刊中,约有三分之一仅供研究生和教授为了职业发展而出版。该报援引一位中国心脏病专家的话说,85%到90%的中国期刊都是“信息污染”。

材料的原创性也受到关注。《中国日报》主任9月份报告称,在提交给《浙江大学学报-科学版》(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学术期刊)的论文中,抄袭材料占31%,这一比例“令人震惊”。

尽管如此,按国际标准衡量,中国进行世界级研究的能力明显增强了。《自然中国》杂志2009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在著名国际期刊上发表的中国文章数量在过去10年增加了两倍。这些杂志包括《细胞》、《柳叶刀》、《自然》、《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和《科学》。

在中国的专利

与此同时,中国的发明家和企业家也没有闲着去申请专利来保护他们的创意。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上月发布的一份题为《中国专利:中国创新的现状和未来》(patent in China: the Present and Future State of Innovation in China)的报告显示,到2011年,中国将成为向其专利局提交专利申请数量的世界领先者。

这将使中国超越目前的专利申请领先者日本和亚军美国。报告称,这种专利活动反映了中国国内发明的增长,以及申请中国专利的外国人数量的增长。

从2000年到2006年,中国获得的专利数量缓慢上升到专利申请的40%。与此同时,美国的专利授予率稳步下降到50%以上。

同样,这些数字掩盖了一个更复杂的故事。希克斯说,每个国家在授予专利方面也有自己的步调,步调取决于专利审查人员的数量和专利局预算的规模。此外,每个国家可能颁发不同类型的专利,使发明者更难或更容易申请专利。

希克斯指出:“日本的专利比美国多,我们对此并不担心。”“他们对更琐碎的发明颁发较小的专利,所以我们真的不担心他们的数量会比我们的多。”

中国的机器

报告称,中国同样颁发“实用专利”,即“相对便宜、快速、容易获得、适用于商业寿命较短的发明”。

这些专利可以在不需要所谓发明专利审查的情况下迅速获得批准,这使得更多的中国人更容易申请专利。美国专利和商标局没有与之等价的专利(尽管人们把它的发明专利称为“实用专利”)。

一个更好的衡量中国创新相关活动的方法可能是追踪授予中国发明家的美国专利数量的增长。这个数字稳步增长,从2000年的119项专利增长到2009年的1655项——这可能表明中国在获得更高质量的专利方面变得更加积极。

Boroush说,撇开狡猾和欺骗性的比较不谈,专利可能仍然是一个有用的指标。他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工作重点是收集和衡量创新的统计数据。

博罗什解释说:“我们之所以衡量专利,是因为它是系统可用的数据,而且显然与创新有关。”“这是一个重要的投入,尽管不是所有的专利最终都会成为重大创新。”

(也可以阅读“稀土元素的短缺可能阻碍创新”。)

过度消费

即使衡量中国进步的标准有其局限性,但我们也不能否认中国科技研发支出的快速增长。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跟踪的数据,中国的研发支出与国内生产总值(一国的经济产出)之比从1996年的0.6%激增至2007年的1.5%。

2007年,美国的研发支出占GDP的2.7%,这一比例相当可观,排在日本和韩国等较小的发达经济体之后。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科学与工程指标2010》(Science and Engineering Indicators 2010)报道,自1953年以来,美国的国家研发支出一直在持续增长。

在研发支出方面,美国仍保持不败——2007年,美国的研发支出为3,730亿美元,占全球研发支出总额的三分之一以上。中国在这方面的支出相当于1,020亿美元,位居第三,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但如果中国继续加快研发支出,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在过去十年里,以通胀调整后的美元计算,中国这类支出的平均增幅略高于19%,而美国的增幅为3.3%。

“我们当然不能对自己的研发工作沾沾自喜,因为整个世界都在追赶我们,如果我们不投入进去,他们就会超过我们,”Hicks说。

更好地衡量创新

要找出哪个国家在创新方面具有竞争优势,可能没有简单的答案。但政府和私营企业迫切地想要找到答案,他们最近开始寻找衡量它的方法。

欧洲国家已经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建议的指标跟踪创新。现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也开始这么做;上个月,该公司在一份在线简报中公布了2008年企业研发与创新调查的初步统计数据。

这项调查询问了美国150万家营利性公司,询问他们是否推出了一种新的商品或服务,或显著改善了他们的市场,或改善了运营的流程。

绝大多数非制造业公司(92%)的创新水平非常低,博罗什认为这部分是因为酒店、零售和娱乐行业可能不需要太多创新就能获得经济上的成功。

相比之下,创新在制造业公司中表现突出,如信息行业,30%的公司报告了产品创新,20%报告了过程创新。

但即使是这些统计数据也不能衡量某项创新对市场的影响,博罗什警告说。获得这些数据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衡量市场的影响——这是企业需要回答的一组更棘手的问题。

在调查得到更好的数据之前,分析师们将继续关注出版物和专利数量——以及研发资金——以试图找出在21世纪的创新竞赛中谁领先。

“它们都是大图景的一部分,”Boroush谈到这些指标时说,“它们都必须以正确的方式释放,以产生我们想要的经济结果。”

•10个深远的创新
•7个改变世界的小玩意
•稀土元素的短缺可能阻碍创新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