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死亡焦虑
492字
2021-04-06 19:53
8阅读
火星译客

倾听别人没有说出的话是治疗师在与他人合作时学会的技能之一。很多线索都藏在没有说出口的话里。精神科医生欧文·亚隆(Irvin Yalom)以其在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和团体治疗方面的开创性工作而闻名,他认为死亡焦虑是一个关键问题,有着丰富的显露某人不安的线索,常常被治疗师和患者忽视(Yalom,2008)。

死亡焦虑可以被描述为自由浮动的焦虑,即一个人对死亡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往往被压抑,并以其他的方式体验。例如,有些人可能试图控制自己,无意识地提升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力和控制力,而另一些人则痴迷地与衰老的迹象作斗争,还有一些人则通过各种方式永远逃离人际关系、职业、家庭,甚至生活。然而,死亡焦虑显现了出来,亚隆认为有值得去思考它的空间。

由于人们每天都在了解疾病和死亡的重要性,新冠肺炎流行病引起了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每个人都受到了影响。失去亲人和高调人士所带来的悲痛。自由受到社会距离、口罩和隔离限制(如宵禁、在家工作和就地避难)的影响。我们看到了死亡,并且我们谈论解决医疗和政治问题以及延长生命的方法。然而,正如亚隆指出的,有多少人承认他们对自己死亡的感受?

治疗师是在和他们的客户讨论这个话题,还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恐惧而回避这个话题?我们正在经历大规模的对抗死亡的密谋吗?

为了让人们思考他们对死亡的恐惧和焦虑,亚隆提出了一个思想实验,通过研究尼采提出的问题:如果你必须在永恒中一遍又一遍地过这种生活,你能处理好它吗?你有什么要改变的吗?

这个问题背后的机会是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如果你不满意,就做出改变。

谁想反复忍受创伤?许多创伤幸存者没有真正寻找到他们的经历;如果他们被要求为此承担责任,那就太不公平了。但是那些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创伤和过去的人所成功完成的工作,是他们意识到了自己在生活中想要什么。直面创伤,悲伤和死亡焦虑所得到的的礼物可以作为一个唤醒灵魂的强有力的召唤。

有些人在这样的警醒之后会寻找更有意义的工作。另一些人则与人们建立新的界限,积极鼓励并在生活中培养健康的人际关系。然而,有些人通过更坚定的信心和对自己拥有的每一次呼吸和心跳的感激,找到了更深层的精神指导。这一警醒带来了一种矛盾的体验:即更充分地、有意识地生活,并在世界上寻求真正的关系和工作。

没有正确或错误的答案,只有有价值的信息,可以从探索未知中获得。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