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科莫:疫情中的纽约州州长
963字
2021-04-04 00:21
11阅读
火星译客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的时代,美国人正在养成新习惯:频繁洗手,进行Zoom视频通话,以及观看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的每日简报。


 

科莫每天都要从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震中发表一篇讲话,向观众更新目前抗疫战争的进展,他时而冷静清醒、时而提供信息、时而鼓舞人心、时而出乎意料的脆弱。有时候他也会说粗话,比如他敦促军人站出来,去“踢新冠病毒的屁股”。


 

美国正面临着现代史上最严峻的时刻之一,尽管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短短几周内,这位以盛气凌人——有时甚至是横行霸道——的形象而闻名的62岁离异父亲,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一位美国国父。


 

对待这场大流行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最初的反应是否认和毫无依据的乐观,而科莫表现得像是在大萧条时期发表炉边谈话的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或者在“9/11”恐怖袭击后稳定人心的时任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一位既认识特朗普也认识科莫的政治工作人员说:“如果白宫和科莫同时召开新闻发布会,现在收看科莫发布会的人更多。”这位工作人员说,这位州长“没有变。变的是时代”。


 

科莫与担惊受怕的公众之间的亲密关系,让许多民主党人萌生了这样的希望:他可能以某种方式被选派,取代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成为推定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多年来曾为科莫工作过,也曾为科莫的竞争对手工作过的民主党策略师汉克•申科普夫(Hank Sheinkopf)表示,更有可能的情况是,这位州长将被说服,在今年11月的大选前利用自己的声望为拜登站台。申科普夫认为:“如果我们能活着走出这场危机,安德鲁•科莫将拥有非凡的权力。”


 

本周,这场大流行病在美国造成的巨大死亡人数终于成为焦点。就连特朗普也承认了预估美国将有10万至24万人死于新冠肺炎的模型,他敦促美国人为“非常、非常痛苦的两周”做好准备。还有一些预测估计美国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将超过100万。


 

纽约州目前处于战时状态,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几乎是加利福尼亚州的10倍。在科莫的指示下,纽约中央公园(Central Park)已经搭起了医疗帐篷。各会展中心、赛马场和其他设施都被匆忙改造成了医院。冷藏车已被用来处理遗体。


 

似乎每个人都有认识的人被感染——包括科莫。他的弟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播克里斯(Chris)上周二透露自己生病了。“我们说的是我的弟弟。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位州长在一次简报中绝望地说,“这很可怕,因为我无能为力”。(科莫的确给他弟弟寄了一本有关鲈鱼垂钓的手册,那是科莫最大的爱好。)


 

科莫和特朗普都来自皇后区。几年前,特朗普正在办理离婚手续的时候,他在科莫的单身派对上发了一段视频问候,敦促科莫不要“鬼混”。


 

科莫从他的父亲马里奥(Mario)那里学到了政治之道。马里奥曾三任州长,备受爱戴,他对纽约州人民手足情谊和共有人性的感情,在他大儿子科莫最近的简报中有所体现。


 

科莫曾在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手下担任内阁职务,之后回到纽约州,成为纽约州总检察长,后来又成为州长。两年前,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当选国会议员,突显出民主党进步派的吸引力日益增强时,温和派的科莫以压倒性优势赢得了纽约州州长的第三个任期。


 

科莫成功推动了婚姻平等立法和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一座以他父亲的名字命名、横跨哈德逊河(Hudson River)的吊桥。一位曾与科莫在可负担住房问题上合作的人士表示,“他正在经历这样的时刻:他似乎正在把一切整合到一起。”。该人士对科莫既能传达真正的同理心,又能毫不留情地施行政策赞叹不已,“很难找到同时具备这两种能力的人。”


 

但即便是赞赏科莫的人也承认,科莫的施政还包括长期的蔑视,强迫症和偶尔的专横。人们普遍指责他赶走了英国人安迪•拜福德(Andy Byford),后者因稳定了纽约破旧的交通系统而受到纽约人的喜爱。“地铁老爹”拜福德在本职工作中表现出色,但未能讨好科莫。


 

对于特朗普,这位州长一直言谈谨慎。他抨击联邦政府对这场大流行病反应迟缓,尤其是未能提供急需的呼吸机。但与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不同的是,科莫没有在国家危机期间对美国三军总司令进行人身攻击。


 

相反,科莫正在练习一种政治柔术——前一秒还在攻击白宫以吸引其注意力,下一秒就公开拥抱特朗普。这背后的考量是:随着这场大流行病继续肆虐,纽约州人和美国人都需要联邦政府的力量。


 

随着医院超负荷运转以及伤亡人数上升,这一事实可能变得显而易见。在上周四的简报中,科莫听起来有所准备。


 

“我非常认真地对待我的工作。我不找借口。”他说,“如果我失败了,那就是失败了。如果有什么东西崩溃了,或者不起作用了——那是我的责任。我每天都看到死亡人数,我个人对它负责。”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