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宝石
5713字
2021-04-03 14:40
34阅读
火星译客

古时候的黄昏时分,在一座水晶山崎岖不平的一侧,一群冒险家在辛辛苦苦地寻找大红玉之后,正在提神醒脑。他们来到这里,不是作为朋友,也不是企业里的伙伴,而是每一个人,除了一对年轻人,都是因为他自己自私而孤独地渴望得到这颗神奇的宝石。然而,他们的兄弟情谊强烈得足以使他们互相帮助,建造了一间简陋的树枝小屋,点燃了一堆松树的大火,这堆松树顺着阿莫诺索普河的急流漂下,他们要在这条河的下游过夜。他们中也许只有一个人,由于追求的魅力,与自然的同情心变得如此疏远,以至于在他们所提升的偏僻孤寂的地方,一看到人的面孔就不满意。他们和最近的定居点之间有一大片荒野,而在他们头上不到一英里的地方就是那片黑色的边缘,那里的山峦披上了森林树木的蓬松外衣,要么披着云袍,要么赤身裸体地矗立在空中。如果只有一个孤独的人倾听,山涧随风倾诉,阿莫诺索普河的咆哮声会让人难以忍受。

因此,冒险家们互致殷勤的问候,彼此欢迎来到小屋,每个人都是主人,所有人都是整个公司的客人。他们把各自的食物摊在一块平坦的岩石上,吃了一顿大餐;吃到最后,大家都感到了一种友好的气氛,尽管他们被这样一种想法所压抑,那就是重新寻找大红一定会使他们在早晨又成了陌生人。七个男人和一个年轻的女人,他们一起在炉火旁取暖,炉火把明亮的墙沿着他们的小屋的整个正面延伸开来。当他们观察到组成这个集合的各种不同的、对比鲜明的人物时,每个人都像是自己的漫画,在闪烁在他身上的不稳定的光线中,他们相互得出结论,一个更奇怪的社会从来没有在城市或荒野、山上或平原上遇到过。

这群人中最年长的是一个又高又瘦、饱经风霜的人,大约六十岁,身上穿的是兽皮,因为鹿、狼和熊一直是他最亲密的伙伴,他很喜欢模仿兽皮的穿着。他是那些倒霉的人之一,就像印第安人说的那样,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大红玉受到一种特殊的疯狂的打击,成为他们生存的热情的梦想。所有去过那个地方的人都称他为探索者,没有其他名字。都能记得当他第一次拿起搜索,在谷中有一个寓言的中美合作所,后为他的无节制的欲望大痈,他被判处在山里漫步直到时间的尽头,依然用同样的狂热希望日出时,同样的绝望夏娃。在这个可怜的探索者旁边,坐着一个年纪不大的老人,戴着一顶高帽子,形状有点像一个坩埚。他来自海外,是一位卡卡佛德尔医生。在研究化学和炼金术的过程中,他不断地弯着腰在炭炉前吸入有害的烟雾,使自己枯萎干燥,变成了木乃伊。

有人告诉他,不管是不是真的,在他开始研究的时候,他把身体里最丰富的血液都吸干了,在一次失败的实验中,他把血液和其他不可估量的成分一起浪费掉了——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恢复健康。另一位冒险家是伊卡伯德·皮斯诺特少爷,他是波士顿的一位重量级的商人和行政委员,也是著名的诺顿先生教会的长老。他的敌人们有一个可笑的故事,说皮格斯诺特先生每天早晚祷告后,都会花整整一个小时,赤身裸体地在大量的松树先令(马萨诸塞最早的银币)中打滚。

我们将注意到的第四个人没有他的同伴们所知道的名字,他的主要特点是总是使他瘦削的面容扭曲的冷笑,以及一副了不起的眼镜,据这位先生所知,这副眼镜会使大自然的整个面容变形变色。

更可惜的是,第五名冒险家也没有名字,因为他看上去是个诗人。他是一个眼睛明亮的人,但憔悴得很,这是很自然的,如果像一些人肯定的那样,他平常的饮食是雾,晨雾,和一片他能得到的最浓的云,用月光调味,只要他能得到。确定它是来自他的诗歌有这些美味的味道党的第六是一个年轻人的傲慢姿态,坐在有些除了休息,戴着他的高傲地用羽毛装饰的帽子在他的长老,而光彩夺目的火对富人刺绣的衣服,和闪烁强烈的宝石马鞍上他的剑。这就是德维尔勋爵,据说他在家时,花了很多时间在他已故祖先的墓穴里,在他们发霉的棺材里搜寻藏在尸骨和尘土里的一切尘世的骄傲和虚荣;所以,除了他自己的那份高傲之外,他还具有他整个家族的那种傲慢神气。

最后,还有一个穿着乡村服装的英俊青年,身旁站着一个身材矮小、容光焕发的年轻人,她身上一种少女般的矜持,正融进年轻妻子浓浓的爱意之中。她的名字叫汉娜和她丈夫的马修;两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却很好地适应了这对简单的夫妇,在那些异想天开的兄弟会中,他们的才智被大红色素刺激得出奇地格格不入。

在一间小屋的掩体下面,在同一堆明火的照耀下,坐着这群各式各样的冒险家,他们都是那么专注于一件事,以至于无论他们开始说什么,他们的结束语一定会被大红玉照亮。有几个人提到了把他们带到那里的情况。一个人听了一个旅行者讲的关于这块神奇的石头在他自己遥远的国家的故事,立刻对它产生了一种渴望,这种渴望只能在它最强烈的光辉中熄灭。另一个,很久以前,当著名的史密斯船长访问这些海岸时,看到它在远处的海上燃烧,在这期间的所有岁月里,他都没有感到休息,直到现在他开始寻找。第三个人在白山以南四十英里处的狩猎探险队扎营,半夜醒来,看见大红玉像流星一样闪闪发光,树影从中向后落下。

他们谈到人们曾无数次试图到达那个地方,还谈到一种奇特的天意,那就是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冒险家都没有成功,尽管沿着它的源头走下去似乎是很容易的,那光亮压倒了月亮,几乎和太阳不相上下。可以看到,每个人都对别人的疯狂报以轻蔑的微笑,因为他们都在期待着比过去更好的运气,但同时也几乎毫不掩饰地相信,他自己也会成为那个受宠的人。好像是为了消除他们过于乐观的希望,他们复发的印度传统精神一直看宝石,和困惑那些寻求它通过删除峰间的更高的山,或通过调用了一个雾的梦幻湖挂。但是,这些传说都被认为是不值得信赖的,他们都声称,由于冒险家缺乏智慧和毅力,或者由于其他原因,在森林、山谷和高山的错综复杂的环境中,通往任何特定地点的道路都很容易受到阻碍,所以搜寻工作失败了。

谈话暂停时,戴着那副奇形怪状眼镜的人环顾四周,使每个人都成了他脸上总是挂着的嘲笑的对象。

“那么,各位朝圣者,”他说,“我们到了,七个智者,一个美丽的姑娘——毫无疑问,她和公司里的任何一个灰胡子一样聪明:我说,我们都在同一个美好的事业上。我想,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宣布他打算如何处置大痈是没有错的,只要他有把握。穿熊皮的朋友怎么说?好心的先生,你在水晶山上享受你所寻求的奖赏,这是何等的吝啬啊,上帝知道有多久了?”

“多享受啊!”老探索者痛苦地叫道我不希望从中得到乐趣,那愚蠢的事早已过去了!我继续寻找这块被诅咒的石头,因为我年轻时的虚妄野心已成为我晚年的宿命。只有追求是我的力量,是我灵魂的能量,是我血液的温暖,是我骨髓的精髓!如果我背对着它,我就会倒在这个山口的这边死了,那是这个山区的门户。然而,如果我的虚度一生不再重来,我将放弃我对大红的希望!找到它以后,我要把它带到我所知道的一个洞穴里,在那里,我把它抱在怀里,躺下死去,永远和我一起埋葬。”

“啊,可怜虫,不顾科学的利益!”卡卡弗德尔医生带着哲学上的愤慨叫道即使从远处看,你也不配看到这颗最珍贵的宝石的光泽,它是在大自然的实验室里调制出来的。我的目的是一个聪明人想要拥有大红玉的唯一目的。一拿到这个奖——因为我预感到,好人们,这个奖是用来为我的科学声誉加冕的——我马上就要回到欧洲,用我剩下的岁月把它还原成最初的元素。

我将把石头的一部分磨成不可捉摸的粉末;其他部分将溶解在酸中,或任何溶剂将作用在如此令人钦佩的成分上;剩下的部分我设计在坩埚中熔化,或用吹管点燃。通过这些不同的方法,我将得到准确的分析,并最终将我的劳动成果以对开本的形式呈现给世界。”

“好极了!”戴眼镜的人说你也不必犹豫,博学的先生,因为宝石已被必要地销毁了,因为仔细阅读你的对开本可以教我们每个母亲的儿子自己调制一个大红肿。”

“但是,事实上,”伊查博德·皮格斯诺特大师说,“就我个人而言,我反对制造这些赝品,因为这是为了降低真正宝石的市场价值。先生们,我坦率地告诉你们,我有兴趣保持这个价格。在这里,我放弃了我的日常交通,把我的仓库交给我的职员保管,把我的名誉置于极大的危险之中,而且,我把自己置于被诅咒的异教徒野蛮人杀害或囚禁的危险之中——所有这一切,我都不敢请求会众的祈祷,因为寻找大痈被认为比与邪恶的交通更好一点。现在你们认为我会对我的灵魂、身体、名誉和财产犯下这种严重的错误,而没有合理的获利机会吗?”

“不是我,虔诚的皮格斯诺大师,”戴眼镜的人说我从来没有把这么愚蠢的事归咎于你。”

“真的,我希望不要,”商人说。“现在,说到这颗大红玉,我可以承认,我从来没有见过它一眼;但是,即使它的亮度只有人们所说的百分之一,它的价值也一定超过莫兀儿那颗最好的钻石,那钻石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所以,我愿意把大痈放在船上,和航行到英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或为异教,如果上天给我,,总之,处理宝石的最好的出价在地球的权贵,他可能把它在他的王冠。如果你们谁有更聪明的主意,让他来解释吧。”

“我有,你这个肮脏的人!”“难道你还想要比金子更亮的东西吗?你想把这一切虚无缥缈的光辉变成你已经沉湎其中的渣子吗?”至于我自己,我把珠宝藏在斗篷下面,我会赶回伦敦某条阴暗小巷里我阁楼上的房间。我要日日夜夜在那里观看。我的灵魂要饮尽它的光辉;它将弥漫在我的智慧之中,在我创作的每一行诗中闪耀耀眼。这样,在我死后的很多年里,大红玉的光辉将在我的名字周围闪耀!”

“说得好,诗人大师!”他对着眼镜喊道把它藏在你的斗篷下,是吗?啊,它会从洞里闪闪发光,让你看起来像个杰克灯!”

“想想看!”德维尔勋爵对他自己而不是对他的同伴说,他认为最好的人完全不配和他交往——“想想看,一个穿着破烂斗篷的人竟然会说要把大痈送到格鲁布街的阁楼去!我心里岂不是下定决心,全地没有比我祖传城堡的大厅更合适的装饰物吗?它将在那里燃烧多年,在午夜的正午,在挂在墙上的盔甲、旗帜和徽章上闪闪发光,使人们对英雄的记忆保持光明。为什么所有其他冒险家都在徒劳地寻找奖品,只为了我能赢得它,使它成为我们崇高路线荣耀的象征?而且,在白山的王冠上,大红玉从来没有在德维尔大厅里占据过一个比它所拥有的地位还要尊贵一半的地方!”

“这是一个高尚的思想,”愤世嫉俗者说,带着谄媚的讥笑不过,我可以这么说,这块宝石会成为一盏罕见的墓灯,而且在祖先的墓室里比在城堡大厅里更真实地展示您大人祖先的荣耀。”

“不,的确,”年轻的乡村人马修说,他和新娘手牵着手坐在一起,“这位先生认为这块亮闪闪的石头有什么用。汉娜和我也是为了同样的目的来找它的。”

“怎么了,伙计!”大人惊讶地叫道你把它挂在哪个城堡大厅里?”

“没有城堡,”马修回答说,“但是像水晶山所能看到的一样整洁的小屋。朋友们,你们要知道,我和汉娜上星期结婚了,现在已经开始寻找大红玉了,因为在漫长的冬夜里我们需要它的光;当邻居们来看我们的时候,给他们看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它会照进房子里,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任何一个角落捡起一根大头针,把所有的窗户都烧得通红,就好像烟囱里有一堆松节火。当我们在夜里醒来时,能看到彼此的脸是多么令人愉快啊!”

对于这对年轻夫妇设计这颗神奇而无价的石头的简单性,冒险者们普遍微笑着,地球上最伟大的君主也许会自豪地用它来装饰他的宫殿。尤其是那个戴眼镜的人,他反过来嘲笑了所有的人,现在扭曲了他的脸,表现出一种坏脾气的欢笑,马太相当恼怒地问他,他自己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大红肿。

“大红宝石!”愤世嫉俗者回答说,带着说不出的蔑视为什么,你这个笨蛋,在自然之林里没有这样的东西。我已经走了三千英里,决心踏上这座山的每一座山峰,把头伸进每一个裂口,唯一的目的就是向任何一个比自己还蠢的人证明,大红宝石都是骗子!”

大多数冒险者来到水晶山的动机是徒劳和愚蠢的;但最虚荣、最愚蠢、最不虔诚的莫过于戴着奇形怪状眼镜的嘲笑者。他是一个可怜而邪恶的人,他的欲望是往黑暗里去,而不是往天上去;他只要把神为我们所点燃的光熄灭,就会把午夜的黑暗当作他最大的荣耀。

在愤世嫉俗者说话的时候,有几个人被一道红光吓了一跳,这道红光显示出周围群山的巨大形状和湍急的河床上布满岩石,其光照与他们在树干和黑树枝上的火焰不同。他们听着雷声,但什么也没听见,很高兴暴风雨没有靠近他们。星星,那些天堂的指针,现在警告冒险家们闭上眼睛看炽热的原木,在梦中睁开眼睛看大红玉的光辉。

这对年轻的已婚夫妇住在维格瓦姆最远的一个角落里,他们和其他人隔着一道帘子,帘子上用奇怪的细枝织成,就像在夏娃的新娘凉亭周围用深深的花彩挂着的一样。这个谦虚的小妻子在其他客人谈话时做了这块挂毯。她和丈夫温柔地握着双手睡着了,从异乎寻常的光辉中醒来,迎接彼此眼中更受祝福的光芒。他们在同一时刻醒来,两张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随着他们对生活和爱情现实的认识,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但她一想起他们在哪里,新娘就从绿叶窗帘的缝隙里窥视,发现小屋的外面空无一人。

“起来,亲爱的马修!”她急忙叫道奇怪的人都走了!马上起来,不然我们就要失去大痈了!”

事实上,这些可怜的年轻人根本配不上吸引他们到那里去的巨大奖赏,以至于他们整夜都睡得很安详,直到山顶上的阳光闪闪发光;而其他的冒险家则在狂热的清醒中翻腾着四肢,或梦想着登上悬崖,开始实现他们的梦想梦见黎明的曙光。马太和哈拿平静地休息之后,却像两只小鹿一样轻快,只是停下来祷告,在一个冷水池里洗了洗,然后尝了一口食物,然后把脸转向山那边。

这是夫妻恩爱的甜蜜象征,因为他们在艰难的攀登中辛勤劳作,通过互相帮助而积蓄力量。经过几次小小的意外——比如长袍被撕破、鞋子丢了、汉娜的头发被树枝缠住了——他们到达了森林的边缘,准备开始更冒险的旅程。那无数的树干和茂密的树叶至今还把他们的思想封闭起来,现在他们害怕地躲开了那无处不在的狂风、乌云、光秃秃的岩石和凄凉的阳光。他们回头望着他们走过的那片幽暗的荒野,渴望再次被埋在它的深处,而不愿把自己托付给这一片空旷可见的荒野。


 

“我们继续好吗?”马修说着,搂着汉娜的腰,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她,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慰他的心,把她拉近了。

然而,这位心地单纯的小新娘却像一个女人一样,喜欢珠宝。她不愿放弃拥有世界上最聪明的姑娘的希望,尽管这需要冒很多危险。

“让我们爬得更高一点,”她低声说,但颤抖,她把她的脸向上孤独的天空。

“那就来吧,”马修说着,鼓起了男子汉的勇气,拉着她一起走,因为他一大胆起来,她又变得胆怯起来。

于是,大红矾的朝圣者向上走去,他们现在踩在矮松的顶部和密密麻麻的枝桠上,经过几个世纪的生长,矮松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长满了苔藓,但海拔还不到三英尺。接着,他们来到一堆堆乱七八糟的裸露岩石中,就像巨人为了纪念一位巨人首领而培育的石窟。在这片荒凉的高空中,什么也没有呼吸,什么也没有生长;没有生命,只有集中在他们两颗心上的东西;他们爬得如此之高,以至于大自然似乎不再陪伴他们了。她在他们下面,在森林的边缘徘徊,当她的孩子们迷路到她自己的绿色脚印从未出现过的地方时,她向他们投去了告别的目光。但是很快他们就被她眼睛遮住了,浓密而黑暗的雾气开始在下面聚集,在广阔的景色上投下黑点的阴影,沉重地航行到一个中心,仿佛最高峰召集了一个同类云团。

最后,雾气把自己熔成了一团,呈现出一种流浪者可能踩过的人行道的样子,但在那里他们会徒劳地寻找一条通向他们失去的福地的大道。情侣们渴望再次看到那片绿色的土地,更强烈地说,唉!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下,他们曾渴望一睹天堂的风采。当薄雾渐渐爬上山顶,遮住了孤峰,至少对他们来说,这样就湮灭了整个可见的空间时,他们甚至觉得这是对他们荒凉的一种解脱。但是他们靠得更近了,带着一种深情忧郁的目光,生怕宇宙的乌云把他们从彼此的视线中夺走。

不过,如果汉娜的力量没有开始衰退,她的勇气也没有开始衰退的话,他们也许会下定决心,在天地之间尽可能地往上爬,只要能找到落脚点。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不愿让自己的体重压在丈夫身上,而是常常摇摇晃晃地靠在他的身边,每次她都稍作努力才恢复过来。最后,她在斜坡上的一个石阶上瘫了下来。

“我们迷路了,亲爱的马修,”她悲哀地说我们再也找不到去地球的路了。哦,我们在我们的小屋里会多么高兴啊!”

“亲爱的!——我们在那里还是会快乐的,”马修回答说。“看!在这个方向,阳光穿透了阴郁的薄雾。在它的帮助下,我可以指引我们的路线通过槽口。让我们回去吧,亲爱的,不要再梦见那个大红玉了!”

“太阳不可能在那边,”汉娜沮丧地说这时候一定是中午了。如果这里有阳光的话,它就会从我们头顶上射过来。”

“可是你看!”马修重复了一遍,语气有点变了。“它每时每刻都在发光。如果没有阳光,还会是什么呢?”

年轻的新娘也不能否认,有一道亮光正从薄雾中透出来,把薄雾原本暗淡的颜色变成一种暗红色,这种红色还在不断地变得更加鲜艳,仿佛明亮的微粒混入了薄雾中。这时,云团也开始从山上滚开,同时,随着它沉重地退去,一个又一个物体从它那透不过气的朦胧中出现在眼前,在旧的混乱的朦胧被完全吞没之前,确实有一种新的创造的效果。他们走着走着,看见脚下的水在闪闪发光,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山中湖泊的边缘,湖水深沉、明亮、清澈、宁静而美丽,从坚硬的岩石中挖出的水盆的边缘向四周扩散。一束光辉掠过它的表面。

朝圣者们看了看应该往哪里走,但是闭上了眼睛,带着一种可怕的崇拜的激动,以排除从一座悬崖的额头上发出的炽热的光辉,那悬崖就在那迷人的湖面上。因为这对朴素的夫妇已经到了那神秘的湖边,找到了大痈的长征神殿!

他们互相拥抱着,为自己的成功而颤抖;因为,当这颗神奇宝石的传说涌进他们的记忆时,他们感到自己被命运盯上了——这种意识是可怕的。从孩提时代起,他们就经常看到它像一颗遥远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现在这颗星星正把它最耀眼的光芒投射到他们的心中。在他们面颊上闪着的红光中,他们的目光似乎相互改变了,同时也把同样的火光照亮了湖面、岩石和天空,也照亮了在火光的照耀下滚回来的薄雾。但是,当他们再看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一个东西,连巨石也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在悬崖的底部,就在大红玉的正下方,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他的双臂在攀登,他的脸向上仰着,好像要喝下喷涌而出的光辉。但他没有动弹,就像变成了大理石。

“是探索者,”汉娜低声说,痉挛地抓住她丈夫的胳膊马修,他死了。”

“成功的喜悦害死了他,”马太回答,剧烈地颤抖着或者,也许,大痈的光芒就是死亡!”

“大红玉。”他们身后一个暴躁的声音喊道。“大骗子!如果你找到了,请给我指出来。”

他们转过头来,看到了愤世嫉俗的人,他把那副奇形怪状的眼镜小心地戴在鼻子上,现在盯着湖面,现在盯着岩石,现在盯着远处的一团水汽,现在正盯着大红玉本身,但似乎对它的光一无所知,仿佛所有散落的云朵都凝聚在他身上。虽然它的光辉实际上把不信者的影子投在他自己的脚上,当他背对着那颗光荣的宝石时,他不会相信那里有一点微光。

“你那个大骗子在哪儿?”他重复道。“我挑战你让我看到它!”

“在那儿,”马修说,对这种反常的盲目感到愤怒,于是把愤世嫉俗的人转过身来,朝着照亮的悬崖走去把那副可恶的眼镜摘下来,你就忍不住看见了!”

现在,这些彩色眼镜可能会使愤世嫉俗者的视线变暗,其程度至少与人们观看日食时所用的烟熏眼镜一样大。然而,他却毅然地把它们从鼻子里抢了出来,大胆地盯着那红彤彤的大红肿。但他一碰到它,就发出一声深沉的、颤抖的呻吟,低下头,用双手捂住他那可怜的眼睛。从那时起,真的没有大红的光,也没有地上的任何其他光,也没有天本身的光,因为可怜的愤世嫉俗者。长久以来,他习惯于通过一种媒介来观察所有的物体,这种媒介剥夺了他们每一次的光明,一个如此辉煌的现象在他赤 裸裸的视野中闪现,使他永远失明。

“马修,”汉娜紧紧抓住他说,“我们走吧!”

马修见她昏倒了,就跪下来,把她搂在怀里,把施了魔法的湖水泼在她的脸上和胸前。它使她苏醒过来,但无法恢复她的勇气。

“是的,亲爱的!”马修叫道,把她颤抖的身躯贴在胸前,“我们要走了,回到我们简陋的小屋去。祝福的阳光和宁静的月光将从我们的窗户射进来。黄昏时,我们将点燃壁炉里欢快的光辉,在它的光芒中快乐。但我们再也不会渴望比全世界与我们分享的更多的光了。”

“不,”他的新娘说,“我们怎么能在这可怕的大红宝石之火中白天生活,晚上睡觉呢!”

他们从手心里每人喝了一口湖水,湖水给了他们一口没有被尘世之唇污染的水。然后,把他们的指引给了一个盲目的愤世嫉俗者,他一句话也不说,甚至把呻吟扼杀在自己最可怜的心里,他们开始下山。然而,当他们离开幽灵湖的岸边时,直到那时还没有被人发现,他们向悬崖投去告别的目光,看到浓密的雾气聚集在一起,宝石透过雾气朦胧地燃烧着。

当谈到其他的朝圣者时,这个传说继续说,令人敬畏的伊卡伯德·皮snort大师出于绝望的猜测,很快就放弃了寻找,他明智地决定再到波士顿镇码头附近的仓库去。但是,当他经过山口的时候,一队印第安人抓住了我们不幸的商人,并把他带到蒙特利尔,在那里把他囚禁起来,直到他支付了大量的赎金,从他贮藏的松树先令中损失了很多。此外,由于长期离家在外,他的生活变得一团糟,他的余生除了在银器里打滚外,几乎连一枚六便士的铜钱也没有。炼金术士卡卡佛德尔博士回到他的实验室,带着一块巨大的花岗岩碎片,他把它磨成粉末,溶解在酸中,熔化在坩埚中,用吹管燃烧,并在当时最重的对开本之一中发表了他的实验结果。

而且,就所有这些目的而言,宝石本身不可能有比花岗岩更好的答案。诗人也犯了一个类似的错误,把一块巨大的冰当作奖品,他在山间一个没有阳光的裂口里发现了这块冰,并发誓它在各方面都符合他对大红玉的看法。评论家们说,如果他的诗歌没有宝石般的辉煌,那么它就保留了冰的全部寒冷。德维尔勋爵回到他的祠堂,在那里他满足于自己的蜡点燃吊灯,并在适当的时候,填补了另一个棺材在祖先的地下室。当丧礼的火把在那黑暗的容器里闪烁时,大红发就不必表现出尘世浮华的虚荣心了。

这个愤世嫉俗的人抛开眼镜,在这个世界上游荡,成了一个悲惨的对象,由于他前世的故意失明,他受到了对光明的极度渴望的惩罚。整个晚上,他都要举起他那闪耀的光环,对着月亮和星星;日出时,他像佩里桑的偶像崇拜者一样适时地把脸转向东方;他去罗马朝圣,见证圣彼得教堂的壮丽照明;最后,他在伦敦的大火中丧生,他把自己推入大火之中,带着一个绝望的想法,从点燃天地的火焰中捕捉一缕微弱的光芒。

马修和他的新娘度过了许多平静的岁月,并且喜欢讲述大痈的传说。然而,在他们漫长的生命即将结束时,这个故事并没有得到那些记得宝石古老光泽的人的充分信任。因为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自从两个凡人表现出如此单纯的智慧,拒绝接受一颗本来会使世间万物黯淡的宝石时起,它的光辉就消失了。当其他朝圣者到达悬崖时,他们发现只有一块不透明的石头,表面有云母颗粒闪闪发光。还有一个传统是,当这对年轻人离去时,宝石从悬崖的前额上松开,掉进了施了魔法的湖中,到了中午,仍然可以看到探索者的身影俯伏在它那无情的光芒之上。

很少有人相信这颗无法估量的石头像古代一样炽热,并说他们在中美合作所山谷深处捕捉到了它的光辉,就像夏日的闪电。在离水晶山好几英里的地方,我看到了他们山顶周围的一道奇异的光,我被诗歌的信仰所吸引,成为了最新的大红宝石的朝圣者。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