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伦敦难以捉摸的杂技珍本盗贼案
4879字
2021-04-08 00:02
4阅读
火星译客

“不可能,”大卫沃德说。伦敦大都会警察抬起头来。在他上方50英尺处,他看到有人在天窗上刻了一个大洞。站在伦敦西部费尔瑟姆的边境货运仓库里,他能听到附近希思罗机场的喷气式飞机在头顶呼啸而过。

沃德脚下躺着三个敞开的箱子,是重型钢制箱子。它们是空的。散落着几本书。那些箱子以前装满了书。不仅仅是书。丢失的共240件,包括欧洲历史上一些最重要的印刷品的早期版本。

1621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复制了天文学家约翰内斯·开普勒(Johannes Kepler)的《宇宙之谜》(The Cosmic Mystery),他在书中阐述了自己的行星运动理论。同样丢失的还有1777年版的艾萨克·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这本书描述了引力和物理定律。被盗的珍品包括:1497年更新的第一本关于女性的书,关于著名女性;1569年版但丁的神曲;以及戈雅80幅著名印刷品的鞘。其中最有价值的一本书是1566年哥白尼的拉丁版《论天球的旋转》,他在书中提出了改变世界的理论,即地球和其他行星围绕太阳旋转。仅这一份就标价29.3万美元。总之,2017年1月29日晚至次日凌晨被盗的失踪图书价值超过340万美元。鉴于其独特的历史意义和事实,许多载有手写笔记由过去的业主,大多数是不可替代的。

伦敦警察厅的病房惊呆了。他在任何地方都记不起这样的盗窃案。窃贼们仿佛在进行一次特别行动突袭,爬上了大楼的透明面。在寒冷潮湿的夜晚,他们从那里爬上了倾斜的金属屋顶,打开了玻璃纤维天窗,在没有触发警报或被摄像机拍到的情况下降落到屋内。“危险的工作,”他说。“这不是普通窃贼想要达到的目标。”

然后是赃物。在一个装满贵重物品进出希思罗机场通关的仓库里,窃贼们在黑暗中花了5个多小时,从数百本书中挑选最珍贵的书。他们从那座巨大的货运大楼里一无所获地逃走了,只带走了附近的一些手提包,还有从另一个集装箱里抢来的沉重的挎包。沃德在伦敦打来的电话中告诉我,“你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力量和创造力,不要触发传感器,从屋顶的那个洞里把书拿回来。”

盗贼们在夜间

匪徒们打开玻璃纤维天窗,潜入屋内。

肖恩马丁布鲁插图;克里斯托弗索托马约尔着色。

这些藏品属于三位受人尊敬的珍本书商,其中两位在意大利,一位在德国。他们把货物运过希思罗机场,前往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古董交易会。帕多瓦的一名商人亚历山德罗·比塞洛·巴多(Alessandro Bisello Bado)在得知当天发生的抢劫案后,几乎晕倒。他登上了下一班飞往伦敦的航班。走进仓库,他看到后备箱里几乎所有东西都不见了,价值120多万美元。总部位于柏林的经销商迈克尔·库恩(Michael Kühn)起初不敢相信。他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多书一下子被偷。”。为什么是这些书?他想知道。“保险欺诈?有人想伤害我们?一个爱书的人想要一本书,却把剩下的书扔掉以掩盖他的意图?“他只知道他的损失可能使他破产。

沃德寻找答案时,小偷们没有等。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把他们庞大的储藏室搬到了城里。2月5日,一辆面包车停在伦敦一所房子旁。很快那辆车和那辆宝藏就要出国了。一些窃贼也乘飞机离开了。但新的特工飞来接替他们。就在当晚,重组后的小组对一个仓库进行了又一次厚颜无耻的高压线突袭。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人——事实上,主要是在伦敦周围。

伦敦警察厅争先恐后地追查线索,想知道窃贼下一步会袭击哪里。与此同时,英国新闻界仍然关注着边境转发,称之为“使命:不可能的失窃”——一个与电影标志性场景相似的帽子,在这一场景中,汤姆克鲁斯,Ethan Hunt,被一根缆绳吊死,闯进了中央情报局的金库。

沃德可以看出这不是随机的仓库抢劫。但为什么…书?一定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了。“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说。“附近还有很多其他贵重物品。他们故意把书作为目标。”

伦敦警察局指派有组织犯罪专家安迪·达勒姆(Andy Durham)监督此案,而沃德和其他侦探则进行达勒姆所称的“咕哝工作”,但他们没有什么进展。他们甚至检查了一下是否有马戏团进城,所以杂技才是他们的专长。

有人偷珍本有很多理由。它们诱人而美丽,有一种把现在和过去联系在一起的光环。鉴赏家们将为一本标志性的书付出深不可测的代价。去年10月,珍本收藏家兼经销商斯蒂芬·洛文瑟尔(Stephan Loewentheil)斥资不到1000万美元,首次印刷了莎士比亚的戏剧,也就是第一对开本。那是个便宜货。2013年,私人股本公司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的创始人之一、亿万富翁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以1420万美元的高价买下了《海湾诗篇》(Bay Psalm)一书,这是美国现存的11本已知首本书之一。

罕见的图书盗窃案时有发生。Kühn说:“我们这一行几乎每周都会听到有东西不见了。”。一些黏糊糊的收藏家觊觎它们只是为了给书架增添光彩。据说伊丽莎白女王最喜欢的书店,伦敦著名的马格斯兄弟书店的第五代联合老板埃德·马格斯告诉我,“鉴赏家偷书贼的问题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最著名的大规模盗窃案几乎总是发生在数年间。2012年,图书馆馆长从那不勒斯巴洛克时代的吉罗拉米尼图书馆(Girolamini Library)劫走了1500多卷藏书,其中包括亚里士多德(Aristotle)、笛卡尔(Descartes)、伽利略(Galileo)和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价值数百万美元。他和一大批同伙因盗窃和拍卖他偷来的书而入狱。同样地,这位匹兹堡卡内基图书馆的珍本档案保管员偷了300多本书,价值约800万美元,但他花了25年时间。他于2020年1月被定罪。

但Kühn在谈到黎明前的仓库抢劫案时说:“在这之前,这么多的书从未一度被盗。真是难以置信。”

一时间,这起惊人的盗窃案成为全球头条新闻。然后,1500英里外突然出现了一次意外的中断。

罗马尼亚负责有组织犯罪的首席检察官阿丽娜·阿尔布(Alina Albu)在闯入事件发生三周后的一天早上上班时,布加勒斯特办公室的电话响了。电话里有一个她不认识的人。来电者的身份她不愿透露,她告诉她,伦敦一家仓库被盗的一堆珍本最终落在了罗马尼亚。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她告诉我。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她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突然出现了许多关于这起盗窃案的文章,不知何故,这些文章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她开始认真对待打电话的人的小费,当他谈到三个人,他声称是幕后黑手。他用他们的昵称。两个对她来说是新来的,“提祖”和“金发女郎”。另一个,她说,“为我打开了手电筒。”她15年来从未听说过任何关于“克里斯蒂·惠杜姆”的事——克里斯蒂·布鲁塞,但回忆起他与她工作过的一个臭名昭著的有组织犯罪案件的联系。在进一步调查之后,当天下午,她给国家警察局有组织犯罪调查负责人提比略·马内亚(Tiberius Manea)打了电话。他今天已经回家了。“提比略,”她说,“回来。我们有一个新案子,一个非常大的案子。”

曼尼亚立即开始组建一个团队,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与阿尔布合作。阿尔布怀着一种和收藏家一样的热情去寻找一个稀有的发现,当我们第一次通过Zoom见面时,他告诉我,“我的目标是找回这些书。我被迷住了。”

马尼亚向伦敦警察厅的沃德伸出援手。他已经开始在把这些东西拼凑起来方面取得了一些断断续续的进展。沃德在费尔森周围的公路上观看了大约70个小时的视频。1月29日晚9点,他终于在仓库外的道路上看到了一段显示雷诺掀背式蓝色停车场的录像。沃德说:“没有人会认为他们在干坏事。”两名男子从车里出来,在围墙上挖洞。第三辆车开走了;另外两辆车进入场地,沿着货运公路向边境货运大楼驶去。沃德推测他们爬上了排水管,但即使是现在警方也不能确定两人是如何爬上屋顶的。他们穿过天窗,很可能是用绳子或折叠式梯子向下走。

一进去,那两个人就直奔采石场去了。他们把书分类,选出他们想要的。他们发现了一批重型手提包,正运往非洲的油田工人。他们装满了16本书。沃德说,5小时15分钟后,“他们从他们进来的路上出来了。”。雷诺车队在凌晨2点50分飞驰而去。达勒姆承认:“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天工作。”。

沃德利用附近道路上的车牌识别摄像头,辨认出了这辆车。几天后,这辆车出现了,被遗弃在伦敦南部。尽管它的文件是伪造的,但他们把它的主人列为居住在英国的罗马尼亚人,沃德说,“我们的分析人员在我们的数据库里没有他。”当马尼亚打来电话时,他高兴地感到惊讶。

自柏林墙倒塌以来,包括罗马尼亚在内的前共产主义集团的有组织且经常是暴力的犯罪团伙遍布欧洲,发展了大型、有利可图的非法企业,经营保护性敲诈勒索和卖淫、毒品和盗窃团伙。大量非法获得的资金流回罗马尼亚,也破坏了罗马尼亚国内的稳定,挫败了政府官员控制歹徒的企图。伦敦警察厅的侦探们知道他们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于是开始和罗马尼亚同行一起分析这起仓库案件。沃德和达勒姆于2017年3月下旬在海牙欧洲刑警组织总部首次会见了马内亚及其同伙。他们展开了一项调查,最终调查了四个国家的警察部队。联合调查小组成员将在荷兰、意大利、英国和罗马尼亚举行五次会议。根据消息来源的消息,曼尼亚的工作人员开始秘密监视克里斯蒂·惠杜姆(Cristi Huidumă),他的真名是加夫里尔·波平纽克(Gavril Popinciuc,英国流行歌手)。

当我和阿尔布、马尼亚通过Zoom交谈时,47岁的阿尔布和42岁的马尼亚并排坐在办公桌前。两人都戴着黑色的面具。他们身后的墙壁光秃秃的,只有一块写着多张纸条的白板。两人看上去都不是特别强硬,但阿尔布和马尼亚已经多次与危险的暴徒发生冲突。他们都能说流利的英语。阿尔布第一次听说波宾纽克是在和他可怕的“教父”伊昂·克兰帕鲁纠缠不清时。几年来,这位犯罪头目一直是国际刑警组织的头号通缉犯,头上有460万美元的悬赏。“他是罗马尼亚的犯罪明星,”阿尔布说。

克伦帕鲁有各种各样的绰号,其中“猪头”(可能源于他粗壮的脖子、宽大的脸和250磅的腰围)和毫无讽刺意味的“教父”。(据阿尔布说,他在波宾纽克身边还有许多其他教子。)克伦帕鲁和波宾纽克都来自罗马尼亚东北部,摩尔多瓦共和国边境上散布着古老城镇和小农场的偏远地区。它是欧洲最贫穷的地区之一,其收入来源之一来自国外的犯罪活动。

作为一名喝醉的青少年,克伦帕鲁无缘无故地拳打脚踢致死一名男子,为此他被判了10年监禁。1999年获释后,他组织了欧洲有史以来最大的贩卖人口和卖淫网络之一。克伦帕鲁和他的副手们从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引诱贫穷的女孩,其中一些年仅15岁,并许诺在西班牙就业。一到马德里,他们就被迫在该市宽阔的卡萨德坎波公园的小巷里卖淫。Albu辩称,Clămparu的皮条客每晚带150到200名被诱捕的妇女到公园出售性 服务。她说,有时,克伦帕鲁和他的皮条客会折磨那些反抗的人。她补充说:“那真的很暴力。克伦帕鲁个人将数千万欧元收入囊中。 
 

2004年,罗马尼亚和西班牙警方终于破获了他的暴徒所熟知的“克伦帕鲁”(the Clămparu),这要归功于一些妇女逃脱了他们的管家并报警。当局进驻后,尽管阿尔布对他进行了起诉,但克伦帕鲁还是转入了地下,并在缺席的情况下以贩卖人口罪被定罪。克伦帕鲁向她发出了无数死亡威胁,迫使她保留保镖。“我那时很年轻,”她说。“我没那么容易吓到。”马尼亚耸耸肩说,“这样的恐惧伴随着领土而来。”2011年,西班牙当局追踪到了克伦帕鲁。现年52岁的他在罗马尼亚监狱服刑30年。阿尔布想知道波宾纽克是否没有使克兰帕鲁复活。

事实上,波宾纽克只比他的教父小5岁,据说他自己也成立了暴徒组织,为了在警察面前保持领先,他研究了克伦帕鲁的失败之处。Popinciuc来自东北部的小城市Suceava,那里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城堡吸引着游客。胖胖的,带着疲惫的办公室职员的困惑的表情,他保持着他的犯罪团伙的活动,以避免被抓获。到了2009年,他成了跨国假烟集团的头目。该组织频繁地转移工厂、仓库和烟草库存,甚至在国家之间,但罗马尼亚当局粉碎了这一行动。2015年,Popinciuc因逃税被判缓刑。据Albu说,Popinciuc因香烟销售利润丰厚而富有,建立了几家合法企业。其中包括苏切瓦的一家大型酒店、餐厅和活动大厅,不过据报道,这些建筑现在属于他的前妻。Albu说Popinciuc是一个提供资金的人,为英国的仓库袭击者的行动提供资金,并建立了帮助抢劫的船员。

在Albu看来,Popinciuc与另一名罗马尼亚人Cristian Ungureanu合作,后者现年41岁,担任业务主管。这两名男子和他们的副手策划了一个团伙,派出小规模的技术小组专门打击罗马尼亚境外的目标,他们认为外国侦探永远不会追查他们。作为当地的特工,波宾纽克带上了他的弟弟玛丽安·阿尔布(与阿丽娜·阿尔布无关)和其他住在英国的罗马尼亚人。也加入了:Ungureanu的弟弟,伊利,住在德国。“有领袖和步兵,”马尼亚解释说。“Popinciuc几乎从未涉足过这个领域。”Albu说,这个团伙的大多数人过着“双重生活”,与家人住在一起,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开设账户,不时有人在罗马尼亚境外进行快速的“出差”犯罪活动。

阿尔布和马尼亚很快就明白了波平纽克和昂古雷亚努是如何管理犯罪集团的,但他们不知道这些步兵是谁。然后他们又得到了一个幸运的机会。2017年3月28日,罗马尼亚地方警察拦下了一辆行驶在罗马尼亚东北部的面包车。司机纳西斯波佩斯库随身带着新的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他声称是在英国买的。当被要求出示购买证明时,波佩斯库需要有一张发票从一个零售商那里传到他的电话里,波佩斯库在那里买了一张收据。但警方已经将这些物品的序列号追查到两周前英国仓库的一宗盗窃案。

这种随机的道路逮捕帮助形成了对帮派成员的追捕。与此同时,其他证据也层出不穷。沃德和他的分析人员从一块金属上提取了DNA,可能是一个梯子横档,留在边境货运仓库里。马尼亚的警察用它来辨认丹尼尔大卫。据阿尔布说,他原来是一个被她的消息来源称为提祖。被遗弃的雷诺的基因发现与波佩斯库相符。两个边境转发袭击者中的第二个的身份是维克托·奥皮里克,又称金发碧眼,是从追踪其他人的行踪中发现的。据Albu说,29岁的Opăriuc和37岁的David特别敏捷、强壮,善于爬进爬出仓库。

苏格兰场利用手机追踪和航空公司航班数据,追溯了三人的行踪。1月27日,Opăriuc和David从罗马尼亚的Iasi飞往伦敦卢顿机场。他们开着波佩斯库的雷诺车去了伦敦南部,一直呆到29日晚上,也就是入室抢劫的当晚。

手机记录显示,一进大楼,Opăriuc就给前一天飞往伦敦的克里斯蒂安·安古雷亚努(Cristian Ungureanu)打了几个电话。他又把情报转达给波宾西克,然后打电话给在罗马尼亚的另一名帮派成员玛丽安·马马利加。马马利加随后乘坐面包车前往英格兰。2月1日,书被偷两天后,伊利·安古雷亚努从德国飞来,然后四天后,他和马马利加一起,驾驶满载书的面包车通过欧洲隧道。抢劫案发生一周后,这些书在罗马尼亚某地消失了,但就在这之前,又有一伙小偷袭击了另一个仓库,这次他们带走了大约3.7万美元的现金。

据阿尔布说,不到一年,她和玛妮娅就知道了这个团伙几乎所有成员的身份。但她说,警方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对逮捕他们犹豫不决。“这不是你所知道的,”马尼亚说,“这是你能证明的。”他们还担心,如果搬得太早,书可能永远不会出现。阿尔布告诉我,她担心如果这些人预料到他们即将被捕,“他们可能会把书烧掉。”

随着时间的推移,轮换小组穿梭于英格兰各地,犯下了12起复杂而危险的仓库盗窃案。通常情况下,袭击者是从屋顶进来的,但对于一些盗窃案,他们会切开邻近的建筑,在墙壁和天花板上留下大洞,以避免受到警报的门、保安和摄像头的探测。达勒姆说:“他们从来没有直接袭击过一座建筑。

根据Albu,Manea,Durham,Ward和法庭记录,每一次抢劫都像发条一样进行。克里斯蒂安·安古雷亚努在现场协调行动。从远处监视着人口。波佩斯库担任该团伙的旅行社,为同伙预订机票和租赁住房。一辆面包车来了,赃物上膛了,整个企业都消失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达勒姆告诉我。两年半的时间里,他们像布加勒斯特的“海洋十一号”一样,逃脱了纪律严明、复杂的入室盗窃。

他们偷了书。他们偷了现金。他们偷了珠宝、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和衣服。一些人在英国被围栏,有些人去了罗马尼亚,然后被卖了,其他的物品也被卖到了网上。窃贼总共搜进了价值近500万美元的货物。他们还留下了破坏痕迹,破坏了仓库结构,使企业陷入混乱。

最终,2019年6月25日,也就是这些珍本被盗近两年半后,调查人员称之为“Z日”的一天到来了。欧洲刑警组织总部内的一个高科技指挥中心聚集了联合调查组的代表以及欧洲刑警组织和欧洲司法协调机构Eurojust的官员。黎明前,150多名警察和司法官员同时展开搜捕行动,搜查了英格兰、意大利、德国和罗马尼亚的45所房屋和其他地点。到第二天结束时,Popinciuc、Opăriuc、David、Mamaliga和Popescu以及其他三名团伙成员在罗马尼亚被带上手铐带走;Ilie Ungureanu在德国被捕;Marian Albu和另外两名据称的同伙在英国被捕。克里斯蒂安·安古雷亚努转入地下。他最终于2020年1月在意大利都灵被捕。这些人被带到英国受审。所有人都表示无罪。

但这些书仍然没有找到。

审判于2020年2月20日在金斯敦刑事法院开始,离仓库不远的车程使这些人声名狼藉。阿尔布、马尼亚和他们的团队来到伦敦。沃德和马尼亚被安排出庭作证。没有被告愿意或有义务作证。

检察官凯瑟琳·法雷利(catherinefarrelly)在法庭上的开场白中指控被告盗取这些珍本牟利。在讽刺的声音中,她问罗马尼亚的被告们的动机:“他们是否会突然回到英国,渴望学习一点,并对艾萨克·牛顿爵士十七世纪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或是花些时间来欣赏西班牙画家Francisco Goya的天才。通过他19世纪的一些版画?”

突然,由于流感大流行,诉讼程序戛然而止。由于需要为13名被告和大约25名律师,以及口译员、证人、检察官、法官、陪审团、警卫、法院工作人员和新闻界提供足够的空间,一个竞技场大小的法庭对审判的安全进行是必要的。这些人被送进监狱等待他们回到法庭的时机。他们在那里萎靡不振。Attiq Malik,一个著名而昂贵的刑事辩护律师,他因在警察局羁押24小时后出现在英国英国而闻名于世,代表Popinciuc。“即使我们赢了官司,”他告诉我,“他们也会在监狱里再呆一年。”除了一个人以外,所有人都决定认罪,而不是无限期地坐牢。

今年秋天,这些人通过远程连接从监狱回到法庭接受判决。法官乔纳森·戴维斯说:“你们每个人都加入了一个犯罪团伙,并在其中发挥了作用,这个团伙以娴熟的技巧和坚定的决心进行着…。他补充说,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行动,通常是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来执行的。在减少大流行的情况下,他对“步兵”判处了最轻的刑罚:大卫和奥皮里克被判三年零七个月,马马利加被判四年。最严厉的术语是抢劫背后的“大脑”。克里斯蒂安·安古雷亚努(Cristian Ungureanu)获得了5年零1个月的刑期;财政“肌肉”兼老板波宾纽克(Popinciuc)获得了5年零8个月的刑期。所有这些人也面临着财产没收。在整个磨难过程中,黑帮一直对他们选择目标的方式和原因保持沉默。

警方仍不确定是否有内部人员帮助他们从事边境运输工作。沃德说:“这些书应该在仓库里存放不到24小时。阿尔布补充说:“我们认为他们掌握了有关货物价值的情报。他们本想找到珠宝或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但却发现了那些书“——只是偶然发现了一个文化宝箱。她认为“这对他们来说是个惊喜。”

其中一名被告坚持己见,决心上法庭证明自己无罪。对他的审判将于本月恢复,并可能披露尚未曝光的该团伙行动细节。阿尔布推测,可能有人,也许是航运业内部人士,入侵了货运保险数据库,将盗窃小组与有利可图的目标联系起来。

尽管如此,问题依然存在:为什么要读书?书商可能是一个悲观的群体,他们经常表达一种观点,认为他们的生意很快就会有定论。伦敦书商埃德·马格斯(Ed Maggs)也同意这一观点:“作为一个珍本书商,我自己,”电视观众从历史频道节目《典当之星》(Pawn Stars)中认识的丽贝卡·罗姆尼(Rebecca Romney)感叹道,“我意识到一个不幸的事实,珍本书虽然具有巨大的文化价值,但比笔记本电脑更难卖。”。他告诉我:“这是有史以来最聪明和最愚蠢的抢劫。聪明是因为所有的使命:用绳子做不可能的生意,愚蠢是因为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比珍本书更不可替代。”

警察们似乎对非法珍本图书交易的前景持乐观态度。沃德说:“好奇的东西总是有市场的。”(事实上,最近几个月,伦敦稀有书商的盗窃案接二连三发生。)达勒姆推测希思罗地区的抢劫案可能是“这个有组织犯罪集团的头目下令的”,因为他或他认识的人想要这些珍宝。或者这些书可能是作为抵押品或是作为一种刑事保险单。达勒姆说,如果一些财团因其他罪行被抓获,他们“希望拥有具有重要文化意义的贵重物品,以帮助获得较轻的刑期”。

那被偷的书呢?就像最好的书中发生的那样,我们的故事有一个幸福的结局。

一旦Ungureanu兄弟的角色被曝光,Albu和Manea怀疑,苏格兰场证实,他们可能是藏匿这片土地的人。2020年9月16日,在被告宣判的几天之后,马内亚带领他的团队在罗马尼亚东北部农村,寻找兄弟俩在父母家旁边建造的一栋大房子。其他警官看着一把凿岩锤把铺在车库地板上的一块6英寸厚的板砸开。马尼亚铲走了碎片,举起了一块木板。“当时非常紧张,”他回忆道。“我真的很担心把书弄坏了。我们努力工作了这么长时间才到达那个时刻。”

他们就在那里。他爬进一个在地下六英尺深的地堡里把书搬出来。大多数都装进了回收箱,其他的都留在了袋子里。第二天,书商飞往布加勒斯特取回他们的物品,这些物品被转移到国家图书馆。这些书大部分仍保存完好。有些已经受潮损坏,或者脊椎或污渍断裂,尽管几乎所有的都是可以修复的。只有四本书仍然不见了,其中一本价值3.4万美元,但没有一本是最值钱的。

来自帕多瓦的比塞洛·巴多走进国家图书馆,他的每一本书都摆放在一间气候控制室的书架上。“我已经放弃了希望,”他说。“当我看到他们时,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年轻的书商。它们是很棒的书。”

那天晚上,书商、整个罗马尼亚调查队和英国队员在布加勒斯特一家餐厅共进晚餐庆祝。“今晚,”一位兴高采烈的比塞洛·巴多对聚会说,“我们像狮子一样喝酒!”

马内亚说,看到经销商们重获珍藏书籍的喜悦,“是我们的回报”。即使透过她的面具,我也能看到阿尔布回忆时的微笑,“我从未停止过相信我们会把他们的书带回来。从来没有。”

更多来自名利场的精彩故事

-为什么梅根和哈里对王室内部种族主义的揭露如此具有毁灭性

-在没有胸罩的一年之后,情况有所好转

-汉普顿队在旺季来临前摆脱了小唐纳德·特朗普

-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之间裂痕的新的、可悲的讽刺

-卡罗琳·罗斯·朱利安尼的独角兽故事:三方性让我变得更好

-皮尔斯·摩根与梅根·马克尔一边倒的电视世仇简史

-20个女性拥有的时尚品牌庆祝女性历史月

-档案:梅根·马克尔,一位美国公主

-不是订户?加入名利场,获得充分的访问权VF.com网站以及完整的在线档案。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