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更好的世俗主义者
768字
2021-04-02 22:40
5阅读
火星译客

过去几年里,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或不从属于任何宗教的人突然多起来。五分之一的成年人和三分之一的青年人可以归入此列。

随着世俗主义的地位和信心的提升,它的代言人也开始更加坚定地提出主张,称世俗主义不应该被视为一种匮乏——信仰的缺失——而是一种积极的道德信仰。匹泽学院(Pitzer College)社会学家菲尔·扎克尔曼(Phil Zuckerman)在他的著作《世俗生活》(Living the Secular Life)中,做出了极为优美、令人愉悦的阐述。

扎克尔曼认为,世俗道德体系是围绕着个体情理、个体选择和个体责任建立起来的。世俗的人不会让某个俯视人间的眼睛来告诉他们怎么做,他们会用理性来形成得体的行为。

他认为,世俗的人更重视自主而非群体思考。他们把感情倾注在这个世界上,而不是想着接下来的那个世界。他说,他们也许无法说清自己为什么这样行事,但他们竭尽所能地遵循黄金法则(Golden Rule),体贴关爱,为他人着想。“世俗道德的依托,无非是不伤害他人,帮助有需要的人,”扎克尔曼写道。

经由他的描述,世俗主义者似乎是一群友好、低调的人,抛弃了形而上的成见,过上一种平和而有益的生活。但我很难不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世俗主义者们太热切地要为自己的信仰做出辩解,而说到过上这种生活所需要的努力,却轻描淡写起来。想想一个人要过上世俗主义的生活,需要做些什么吧。

世俗的个人需要建立起自己的道德哲学。教徒继承了经过几个世纪演变的信仰。自主的世俗者则需要去确立他们自己的庄重信念。

世俗的个人需要建立自己的社区。宗教则拥有既定的仪式,将人们团结起来,这种神圣的规约是个人不可企及的。世俗的人要选择自己的社区,制定自己的规约,这样才能有意义。

世俗的个人需要确立自己的安息日(Sabbath)。教徒受命放弃了尘世的纷扰。世俗的人要确定自己的时间安排,何时抽身出去,反思精神问题。

世俗的人需要形成自己的道德动力。仅仅是想做一个正派人是不够的。要想有良好的言行,你必须有强大的动力。教徒的动力来自他们对神的爱,取悦他的虔诚渴望。世俗者需要找到自己的强大动力,激发为他人牺牲和服务的意愿。 

这不是说世俗的人应该有宗教信仰。对神的信仰,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可强求。同时这也不表示教徒比世俗者优越。那是与社会科学的证据和日常观察相左的。重点在于,一个大众世俗化的时代,千千万万的人背负着前所未有的道德包袱。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些包袱的人,并不会变坏,但会随波逐流。他们苦恼于意义的缺失,并对自己的生活有种无意识的倦怠。

另一个包袱:过去的世俗信仰建立在18世纪启蒙思想之上,认为人是一种自主的、理性的造物,可以用理性成就美德。而过去半个世纪的认知科学已经让我们看到,那种造物是不存在的。我们并非真正理性的动物;情感在决策中扮演着核心角色,大多数的思想是无意识的,我们的心中充满偏见。我们并非真正自主;我们的行动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他人的有力影响。

在我看来,世俗主义要想成为一种积极的信仰,就不能只是去说我们本性中理性的那一面。宗教为信徒做了什么,世俗主义也要为无信仰者去做——要唤起更高尚的情感,提升追求道德行动的热情。基督教并非只是依赖情感代入之类的寡淡感受;它将大爱(agape)摆在生命的中心,也就是一种虔诚的、无私奉献的爱。犹太教并非只是看中社区;它看中的是与神圣的维系和选民(chosenness)息息相关的、能拨动心弦的契约社区。宗教并非只是要求信徒去尊重他人;而是认为每一个灵魂都配得上最高的尊严,因为它散发着神的光芒。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