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合作:非洲大陆的福音
1290字
2021-04-04 11:18
148阅读
火星译客

2017年1月11日,肯尼亚蒙巴萨,肯尼亚人在蒙内标轨铁路的中国制造机车旁载歌载舞。(新华社发/孙瑞波)

中非合作蓬勃发展,但不是每个人都高兴。反对中非合作的猜测几乎成了西方每天的头条新闻。一些西方媒体和政界人士热情妖魔化中国在中非合作中的角色,指责中国在非洲设置“债务陷阱”,搞帝国主义。但事实是这样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中非交往以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为基础,给双方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这种毫无根据的指责只是藐视中国、挑拨离间的微弱企图。

中国帝国主义在非洲?

最常见的猜测是中国帝国主义在非洲,媒体和政界人士谈论中国的“掠夺性做法”和统治地位。这种假设充满逻辑谬误,经不起仔细分析。

西方宣称的非洲“中国帝国主义”的“明显”证据是,中国不断增长的投资已经超过西方国家。

伦敦南岸大学(London South Bank University)社会科学部门负责人阿德里安·巴德(Adrian Budd)写道:“长期受西方帝国主义支配的中国对非洲的投资在2016年为360亿元人民币,而美国为36亿美元,英国为24亿美元,法国为21亿美元。”

Is this massive investment tantamount to imperialism? The critical ingredient of imperialism lies in domination and coercion through which a colonial power can gain political and economic control of territory and people. The recipient countries welcomed Chinese investments in Africa because the cooperation is equal and can benefit both sides. There is no sign of coercion and domination in this investment.

根据中国驻非洲联盟大使刘玉玺在北京《中国投资》杂志上的署名文章,截至2020年8月,中非发展基金在37个非洲国家的投资超过54亿美元,推动中国企业对非洲的投资达到260亿美元。

到2019年,中国对非直接投资达到491亿美元,比2000年增长近100倍。中国依托中国一带一路专项贷款、丝路基金、中非发展基金、中非产业能力合作基金等投融资平台,为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共同建设提供资金支持。截至2020年8月,中非发展基金已在37个非洲国家投资超过54亿美元。这笔投资用于基础设施、产能合作、农业民生、能源矿产等多个领域,促使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260亿美元。

这些投资流向基础设施、能源和矿业等部门,这将推动这个西方殖民大国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积极开发的大陆的经济发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王文兵2月下旬在通报会上说:“中国帮助非洲建设了6000多公里铁路、6000公里公路、近20个港口、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

利比里亚前公共工程部长穆尔(W Gyude Moore)在《珍珠与愤怒》(Pearls and Escratives)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中写道:“20年来,中国在非洲建设的基础设施比西方几个世纪来的要多。”,他还补充说,在欧洲殖民主义统治下,非洲的铁路、公路、港口、滤水厂和发电站从未有过大陆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

对非洲国家的好处显而易见。作为非洲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对非洲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连续多年超过20%。

除了增加国家的收入,中国的投资也促进了当地的就业。2017年以来,中国已成为非洲创造就业岗位最多的国家,中国企业创造的就业岗位数量持续增长。以中国企业在非洲最大的投资目的地南非为例。据中国驻南非大使陈晓东介绍,中国企业为国家创造了40万个就业岗位。

无数的事实证明,中国在非洲国家的投资对双方都有利,没有强迫和支配,这与帝国主义相去甚远。

2019年4月8日,南非约翰内斯堡,求职者在招聘会上与中国雇主自拍。(新华社/陈成)

设立“债务陷阱”?

西方媒体和政界人士经常用来抹黑中非合作的另一种说法是,中国正在为受援国设置“债务陷阱”,故意将穷国推入债务,以此攫取穷国的资产或在其内政中获得更大发言权。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中非研究倡议(CARI)创始主任德博拉·布劳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对中国与非洲的经济交往问题进行了广泛研究,他认为“债务陷阱”的说法是一个神话。

布劳蒂加姆的研究小组发现,中国的贷款“一般利率相对较低,还款期较长”

西方金融机构经常在贷款上附加经济政策条件,使债务国被迫接受不公平的条件。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臭名昭著的结构调整方案提供紧急资金,以换取一系列基于“财政责任”(紧缩)和“市场效率最大化”(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

中国的开发贷款完全不同。”马丁雅克(martinjacques)在他的《当中国统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一书中写道:“与西方国家和机构相比,中国的援助所附带的条件要少得多。”。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的投资和贷款受到非洲国家的欢迎。”南非前贸易和工业部长罗伯·戴维斯(Rob Davies)说:“中国扩大在非洲的存在只能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不再需要在虚线上签下任何压在我们眼皮底下的东西……我们现在有了替代品,这对我们有利。”。

美国前总检察长巴尔(William Barr)曾声称,中国正在进行“债务陷阱外交”,因为中国正在“向穷国背负债务,拒绝重新谈判条件,然后控制基础设施本身”。专家证明,这种指责完全没有根据。

“中资银行愿意调整现有贷款的条款,从未实际从任何国家扣押过资产,”Brautigam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Johns Hopkins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研究经理凯文•阿克(Kevin Acker)也持这种观点他在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的银行业在大流行前向非洲国家提供了重大的债务重组,而且一直在这样做。”。

 报错 笔记

大流行以来,中国高度重视非洲债务的暂停和缓解。据王说,该国已经免除了15个非洲国家2020年底到期的无息贷款。

对于“债务陷阱”的指控,王岐山反驳说:“我们从未向那些在偿还债务方面有困难的国家施压,更不用说要求它们签署任何不平等条款。”。

中非合作有效地促进了非洲经济社会发展,改善了非洲人民的生活,但事实真相却被西方社会广泛地、也许是故意地误解了。斯里兰卡最重要的编年史家之一Micheal Ondaatje曾写道:“一个说得好的谎言抵得上一千个事实。”关于中国帝国主义在非洲的叙述和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就是西方政治家编造的谎言的例子。

2016年10月3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附近,一列列车在埃塞俄比亚-吉布提铁路上运行。(新华社发/孙瑞波)

(网络编辑:吴朝兰、梁朝军)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