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实现后群体免疫后又失去群体免疫。反反复复。这儿有要避免这种情况你所能做的事情
2157字
2021-03-31 13:07
3阅读
火星译客

(美国有线新闻网络美国有线新闻网络)如果你认为群体免疫就是这场疫情的终点线的话,就需要审视一下现实了。

科学家们说,新冠群体免疫来过但是又消失了。或者也许我们从来都没有实现过它。

“要实际上实现群体免疫我们必须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所长克里斯托弗·默里(Christopher Murray)博士说。

但是不要慌张。这儿有进入过又退出群体免疫状态的可能原因,以及为了一劳永逸地将新冠病毒扼杀的几率最大化所你所能做的事。

为什么群体免疫如此艰难

“群体免疫即有足够多的要么被感染过或者接种过疫苗的人群,以至于不能维持社区中传播,”默里说。

“而如果一项病例造成的新感染少于一例,那么最终它就会逐渐消失。”

达到这个目标需要有免疫力的人口数量的估计值不同。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曾说过,如果70—85%的人有免疫力的话,群体免疫就能实现。董事会认证的内科医生豪尔赫·罗德里格斯(Jorge Rodriguez)博士估计这个值大约在85—90%。

“如果我们接种包括孩子在内全美人口的70%,而另外15—20%感染过病毒,我认为我们离病毒常态化就相当接近了。”他说道。

但是有一个大问题:在美国,年轻在16岁以下的人口现在不能接种冠状病毒疫苗。辉瑞/ 生物科技疫苗被批准接种的人群年龄需达到16岁及以上,摩登纳和强生疫苗被批准接种的人群是年龄达到18岁及以上的成年人。

这三家疫苗的制造商都正在进行对儿童疫苗试验。一些卫生专家说高中以及初中儿童在秋季以前可以接种上疫苗,但是福奇说年龄更小的儿童可能必须要等到2022年初。

而这是实现群体免疫一个大阻碍,毕竟低龄人群能够被感染然后传播病毒。

“我们已经有25%人口不符合接种疫苗的条件。我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有些束手束脚。”IHME健康指标科学教授流行病学家阿里·米格达(Ali Miqdad)说。

“因此我想要符合疫苗接种条件的人们——所有人都接种上疫苗。”

反疫苗者可能阻碍群体免疫

一个我们也许永远无法实现群体免疫的大原因是有意愿接种的人口不足。

如果发生了这种事,病毒将会大量机会传播,回归正常生活的进程也会被放缓。

“尽可能快地接种尽可能多成年人很重要,”罗德里格斯说。“如果你们想开放美国,就去打疫苗吧。”

这包括年轻,健康的成年人。他们不仅能成为该病毒的传播者;很多也正在遭受诸如慢性疲劳,胸痛,呼吸急促和脑雾等长期并发症。

尽管如此,根据《凯撒家族基金会新冠疫苗监测》所述,表示绝对不会接种疫苗或者只有他们的工作或者学校要求接种才会接种的受调研者比例占到20%,。

表示绝对不会接种疫苗的共和主义者占到29%,表示绝对不会接种疫苗的白人福音派基督徒占到28%。

罗德里格斯说他认为如果每个人都目睹了冠状病毒如何严重摧残患者的话,疫苗犹豫会减少。

“我认为很多人不相信感染的严酷性的原因之一是感染与患上癌症不同。如果你有一位患上癌症的家庭成员,你会目睹他们经历整个过程。你会目睹他们经历化疗,你会目睹他们经历衰退萎靡的过程……你会目睹死亡的可怕,”他说道。

“在冠状病毒的场景中,当一名家庭成员患病,他们会被迅速送进医院,你不会再次见到他们。你不会看到他们在他们自己的黏液中如同溺水一般的场景。你不会看见他们为了吸入空气大口喘气。”

群体免疫可能会因为季节而改变。

默里说他认为我们“进入过又退出群体免疫”的最大原因是季节性。

“我们现在了解到新冠病毒相当有季节性。比起在夏季,在冬季传播可能更大,”他说道。

“我认为在夏季群体免疫将以相当低的水平比如55—60%存在。而我认为在冬天,群体免疫更接近80%免疫的水平。”

季节如何影响病毒传播?大多程度上影响其传播?

“部分原因也许是湿度。因此有一个看法是这些呼吸病毒不喜欢潮湿,并且因为户外冬天空气寒冷,室内空气热,因此冬天相对湿度更低。”默里说道。

“可能是温度本身决定了病毒在空气中悬浮或者在物体表面附着多长时间,病毒不喜欢温暖的温度,喜欢更冷的温度。”

但是季节传播的差异也肯能是由于人类行为,比如冬季假期庆祝活动和因为冬天室外寒冷,人们在室内聚集。

“因此有物理因素,绝对也有这些行为因素。”

我们如何知道我们是否实现了群体免疫?

“这是个微妙的部分,”默里说。“将会发生的事情是,极有可能是在夏天,我们将会看到非常少传播。并且我认为每个人都会说,‘欢庆时间到了!成功了!'

“然后这年年末的某一个时间将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时期,很多人在这时也许会对冠状病毒的回归感到讶异。而这就是这个微妙的事情了。与其问我们如何知道我们是否实现了群体免疫,不如问我们如预测我们将要退出群体免疫。”

默里说,观察我们什么时候退出群体免疫更容易一些,因为新冠病毒病例数将会再次开始暴涨。

新的(未来的)变种可能会摧毁群体免疫。

就算美国实现了群体免疫,全球旅行可能会带来新的棘手的变种。

有个好消息:现在美国使用的全部三种疫苗都对已知的冠状病毒毒株给予强大的防护。

但是随着病毒持续传播,在新的人群中复制它本身,它将会有更多变异的机会。并且如果出现了显著的变异,新的更危险的变种可能会出现。

“复制的越多,可能出现的错误也就越多。”罗德里格斯说。

“将病毒想象成一串挂满不同颜色珠子的项链。也许只有八种颜色的珠子可供选择。在第一个位置你需要红色珠子。第二个位置是绿色珠子。这就是基因码——珠子颜色的顺序。”他说道。

“当病毒复制时,他应该制造出一个这些珠子颜色的精确复制品。但是每过一会儿,也许本应出现红色珠子的地方会出现绿色珠子。”

关键是减少病毒的传播数量,这样它变异然后导致更具有传染性或者更致命变种的机会就更少。

这也是为什么接种疫苗和继续戴口罩如此重要的原因,默里说道。

旅行可能会使我们退出群体免疫。

尽管美国(或者其他国家)认为它已经实现了群体免疫,全球旅行可能会带来新的变种,并且再次造成灾难。

如果新的变种损害了疫苗的有效性或者重新感染了那些曾经感染过病毒的人,就可能会变得尤其危险。

“知道全球免疫群体免疫才会出现。”罗德里格斯说。

“只是因为我们在美国拥有群体免疫……只要有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员入境,只要有美国人出境,形成不了群体免疫的几率就很大。”

并且如果新的变种传播,他就可能感染没有旅游的人。这种新变种可能来自国际或者国内旅游。

“在我的家乡迈阿密也许会有一名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他感染了病毒。因为他年届三十,而且没有出现临床症状,对于他来说也许不是什么大问题。”罗德里格斯说。

“但是在他的身体(一种变种)在复制。并且这种新变种对每一种疫苗都有抵抗力。然后他把这种病等传播给了接种过疫苗的某人,但是因为病毒有抵抗力,是否接种疫苗就不重要了。这个人也会感染这一变种。这是绝对最坏的情况。”

免疫可能会逐渐消失

减少的免疫(来自曾经的感染经历或者接种)可能是美国进入又退出群体免疫的另一个原因。

“我们不知道来自自然感染的免疫力持续多长时间。”

“我曾经有过被感染的病人,我们一个月后检查他们的抗体,而他们的抗体都消失了……我曾经有过在第一波中被感人的病人,而他们仍然拥有抗体。然而这非常不可预测。”

“我们也不知道被接种将会给我们带来多长的免疫时间。我们不知道是否是一年。我们不知道是否是9个月。我们也不知道是否是2年。很明显的,参加去年大约十月开始(疫苗试验)研究的人,研究人员正在定期追踪他们”以确定疫苗免疫会持续多长时间。

默里说他怀疑从疫苗中获取的免疫力效果会比感染后获得的免疫力更好。

“问题是有多好,”他说道。“如果(从感染中获得的)自然免疫力正在衰减,比如说,一年20—30%或者更多,疫苗会只(效果减少)10%吗?这些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有两个可能即将发生的问题,衰退的免疫力和出现新的更加危险的变种的可能性,默里说很多科学家认为“最终人们将会定期接种疫苗。”

这和人们每年接种新的流感疫苗非常相似。

新冠“也许会一直存在,但是它也许只是不会和这次这样严峻了,”他说道。“当然,这是希望。”

如何将我们摧毁新冠的机率最大化。

最重要的步骤就是接种疫苗,罗德里格斯说。

“通过最大化疫苗接种率,我们能够最小化传染性和变异,”

“我们接种的越多,我们(进入又退出群体免疫)的可能就越小,因为复制也更少。”

更少的复制意味着病毒变异然后成为可能的危险变种的几率更小。

“病毒只有感染某人才会复制。病毒自己没有制造新病毒所需要的物质,”罗德里格斯说。“因此四处漂浮的时候,病毒不会变异。”

在接种之后,“仍然听从疾病防治中心的建议很重要,因为他们将知道在这个国家关于病毒正在发生什么,”他说道。

“他们现在知道,这也为什么他们正在说,‘请继续戴口罩。’”

最好的情况和更可能的情况

可能的最好结果是“由于接种人数众多,病毒没有可去的地方,冠状病毒自己消亡殆尽了,”罗德里格斯说。“这是完全可能的。”

但是更加现实主义的是,因为疫苗犹豫和其他因素,新冠病毒会在更长一段时间里,可能在多波疫情中,存在于我们的身边,默里说道。

他说,人们通过戴口罩可能会对避免下一个冬季的另一波季节性疫情产生助益。

通过戴口罩,“你实际上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因为如果要有传播的话,传播也会比我们曾经经历过的要少得多,因为这么多人都会接种疫苗。”他说道。

“因此只需要再多一点点努力,就能阻止传播的进程。”

默里说现在的简单行动可以减少在未来失去群体免疫的几率。

“任何减少传播的事情都会有助于减少新变种出现的几率。因此一定要接种疫苗,并且一到要戴口罩。”他说道。

“我真的认为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在说服人们去接种疫苗以及一旦批准了就让孩子接种疫苗这两件事上的做的有多好。”

新冠病毒的命运可能徘徊在每年都会重现以及被完全扼杀之间。而新冠病毒的所走的路很大程度上由现在的我们所决定,罗德里格斯说。

“每天,每秒,这会持续多久完全由我们控制,无论我们是老是少,健康或者体衰。”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