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突围的Zoom创始人袁征
1001字
2021-03-31 00:55
15阅读
火星译客

很少有人能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期间像袁征(Eric Yuan)那样财富暴增。


 

作为Zoom——对于需要保持社交距离的人群,这款app已成为视频会议的代名词——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袁征遭遇的是一种只能用“财富的窘境”来形容的待遇。最近,他在自己9年前创立的这家公司所持股份的价值首次涨至超过100亿美元,令他跻身于硅谷少有的“百亿富翁”之列。


 

因此,看到他仍会像那些对技术一窍不通的新手那样犯业余水平的错误,令人感到宽慰。在最近与华尔街召开的发布公司最新盈利的视频会议上,这位50岁的掌门人忘记了给自己解除静音,带来了一场疫情危机期间在世界各地的屏幕上频频上演的那种哑剧。但投资者仍然听到了利好消息,将Zoom的股价推至新高。


 

鉴于4月高峰时期每天有多达3亿人使用Zoom开会,这场危机将袁征推到了聚光灯下,给他作为一名少有的中国出生的硅谷热门初创企业领导者的崛起画上句号。但这也让他的公司暴露在外界的密切关注之下,并引发了围绕安全和隐私漏洞的质疑。


 

虽然硅谷的风生水起离不开大量中国出生的工程师,但这些人很少能成为硅谷知名科技公司的老板。袁征出生于中国山东省,接受过数学和计算机科学方面的培训。他于上世纪90年代移民美国,成为会议服务公司WebEx的一名工程师。在该公司被思科(Cisco)收购后,他在这家网络设备巨头开启了职业生涯。直到思科拒绝支持他为智能手机的新世界设计一款简单app的创意后,他才辞职创业。


 

袁征成为硅谷最知名的新一代美籍华裔商界领袖之际,美中关系紧张加剧,而科技市场正是摩擦的一个主要来源。让他更为不舒服的是,Zoom近三分之一的员工位于中国——对一家拥有全球抱负的公司来说,这一度是一种很自然的安排,但现在似乎成了负担。


 

在大流行病让Zoom家喻户晓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对他个人忠诚的质疑,以及对Zoom的中国分公司会使其成为中国政府支持的间谍活动前哨的猜疑——袁征斥之为“令人沮丧的谣言和错误信息”。上月,他发布一份声明,宣告了自己的美国身份——他于2007年成为美国公民——并强调Zoom的根基在美国。


 

Zoom的早期风险投资人桑蒂•苏博托夫斯基(Santi Subotovsky)称,在最近一次中国之行后,袁征对熟人们表示,他如今在美国更有家的感觉。“他的孩子在这里出生、长大,他认同这里的文化,”苏博托夫斯基说,“他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唯独口音没有变。”


 

他的个人兴趣与典型的企业高管没什么不同。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最重要,对篮球运动情有独钟。他心目中的英雄包括已故球星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球员(也是Zoom的投资人)安德烈•伊戈达拉(Andre Iguodala),以及直言不讳的创业家、达拉斯独行侠(Dallas Mavericks)老板马克•库班(Mark Cuban)。他说,他阅读了大量商业书籍,为更好地经营自己的公司寻找妙招。

他显然对自己卷入地缘政治漩涡感到不安。在去年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他预测,美中之间的共同利益将压倒一切,可确保这两大经济体在未来保持紧密的相互关联。如今这种可能性看起来越来越小。


 

如果说他出生于中国是一个争议来源,那么Zoom的流行带来了其他形式意想不到的关注。Zoom轰炸(Zoom-bombing)——陌生人侵入并干扰私人会议——已成为网络不当行为词典中的最新词条。大量的软件漏洞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网络安全专家布鲁斯•施奈尔(Bruce Schneier)称,该公司的安全措施“往好了说是马虎,往严重了说是蓄意”。政界人士纷纷站出来批评,美国监管机构随后展开了审查。


 

这起安全危机突显出袁征的支持者所称的他的最优秀品质。其中最重要的是谦逊。袁征表示,父亲关于如何在一个陌生国家取得成功的建议,塑造了他来美国后的态度:“努力工作,保持谦虚”。一位研究人员表示,在他指出Zoom软件的一处缺陷后,他很快就收到了老板亲自发来的邮件,感谢他发现这一漏洞。


 

该公司的另一位风险投资人、董事会成员卡尔•埃申巴赫(Carl Eschenbach)说:“他是一位敢于担当的领导者,他不会回避争议。”这包括袁征公开为安全漏洞承担责任——最近他再次这样做。


 

在解决Zoom的安全漏洞问题时搁置其他所有开发工作的决定,突显了一种决心——支持者称这也是一个强项。苏博托夫斯基说:“他不会放弃。”


 

即使在经历了今年的惨痛教训之后,袁征有时仍难以在Zoom根植的商业软件世界和这款app意外走红的更广阔消费者市场之间架起桥梁。最近,他表示不打算向Zoom的免费用户提供端到端加密——安全方面的黄金标准——因为这会妨碍他与执法部门合作,这一言论引发了小小的轰动。


 

这是另一个需要克服的自我造成的创伤。但在今年异军突起之后,可能没人再敢不把袁征和他无处不在的视频app放在眼里。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