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NBA优雅地老去从来没有这么困难过
1995字
2021-03-29 17:53
2阅读
火星译客

回到2019年1月18日,活塞前锋格里芬几乎不需要任何时间来思考他就可以确信,在当晚对阵的热火强悍防守的情况下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比赛一开始,利用热火担心他得分的弱点,格里芬诱使热火的补防球员的包夹,借此让队友们得到空位得分机会。仅在比赛的前三分钟,他就得到了四次助攻,这表明他愿意让热火为不尊重在场的其他活塞球员而付出代价。

然后,在第一节后半段(在热火退防以更紧密盯防活塞角色球员之后),格里芬加大力度,更换到进攻模式。他从弧顶开始运球,使用了一招背后交叉步过人甩掉了一开始盯防的后卫詹姆斯-约翰逊,运球两次进入了油漆区,然后在禁区内顺利绕过阿德巴约上篮得分。接着他从右翼交接球,运球到油漆区,在没有防守球员站出来补防他之前耐心地抛投入网。一回合后,格里芬在三分线外的假投中失误,但拼抢球时热火防守队员打乱了阵型,夺回球权之后格里芬长驱直入,举火烧天,轻松扣篮。

就像这样,格里芬在90多秒内就切入了篮下完成三次近距离上篮,促使迈阿密教练埃里克-斯波斯特拉叫了暂停。短短七分钟,格里芬就已经表现出了大师级的水平,从篮下、侧翼和弧顶各个位置送出助攻,兼具得分和传球的能力。这场比赛他得到了典型的“格里芬数据”:32分,11板,9助攻;都是生涯新高,还有11次罚球,这个数量和扣篮的次数一样。这场比赛他比其他人更强大,更有运动能力,甚至在这场98-93的胜利中拿到了三双。

然而时至今日,两年时光悄然流逝,一些东西也早已面目全非。依旧是活塞和热火的比赛,而且格里芬依旧在场上。好吧,至少从场面上讲,他还在场。

当年29岁的格里芬在热火队包围中主宰比赛,而如今31岁的格里芬则几乎没有任何威胁,他跳不高也跑不动,很少投篮,就算投也就投投中距离,这还是对方放给他的。他也不再提升自己的斗志了,因为他有心无力。

几周前的那场失利,格里芬在35分钟内8投2中得到5分,5个篮板和1次助攻,仅是一场比赛。然而,纵观他的整个赛季(重建中的活塞,一个效率极低的球队,决定不再让他上场,直到他们弄清楚他在其他地方的下一站),这说明了现代NBA的一个残酷现实:像格里芬或威斯布鲁克这样上天入地的球员可能无法安稳降落了——如果他们在步入职业生涯的后半段时未能及时适应的话。

在过去的几年中,时光老人经常会给他的NBA客人一点额外的时间。就好比退房时间是上午11点,那么球员通常可以一直等到中午甚至下午1点,慢慢收集他们的东西并说再见。

拥有“老顽童式比赛”的想法是普遍的,即使没有被完全接受,这种想法是像格里芬这样的魁梧而熟练的球员可以让防守者退缩,以后仰跳投等方式来拖慢比赛节奏并与更年轻,更快的球员同场竞技。对于像鲍里斯-迪奥,马克-杰克逊和“魔术师”约翰逊这样的大体型控球手来说,这样的比赛风格就像是高速公路的休息站:可以为职业生涯巅峰和“最后一舞”进行过渡。

球员们不停的在衰老,而且球员们终将变老。但是,曾经老球员用来与年轻球员对抗的甘霖和涌泉如今却似乎正在枯竭。在当今以效率为导向的联盟中,背身单打并不像1980年代,1990年代或2000年代初期那样让人满意。在科学水平提高和负荷管理概念之间,球队正在做更多的事情来提高球员的运动寿命,这可能也会造成传统转换,背身单打和拉开单打这样战术的减少。

不过,就像他那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腿一样,格里芬在巅峰和低谷这两个职业阶段之间几乎没有缓冲,他的水平似乎在一夜之间就下降了10年。一个明显的迹象是:在2019-2020赛季篮下投篮命中率达到45.2%之后,目前格里芬的这一数字已经跌至职业生涯最低的24.8%,根据Stats Perform的统计,这是过去20年来所有明星球员最大的单年跌幅。

这并不是说所有球员在篮筐周围的投篮减少都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就比如热火才23岁的阿德巴约,他通过减少近距离投篮和增加中距离为自己创造了更多的进攻机会。但是,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像27岁的湖人后卫卡鲁索和31岁的埃里克-布莱索这样的球员,后者运动能力很强,但多年来一直为投篮而挣扎。自上赛季以来,他们进入篮下的频率分别下降了12.7%和21.4个百分点,均为今年NBA最大跌幅之一。

不过,没有哪位球员像格里芬那样在篮下能力下降得那么快。他没有往常的爆发力,(他的得分曾经包含20.9%的扣篮),自2019年12月以来他再也没有扣过蓝。相反,格里芬的投篮越来越远(55.9%的投篮来自于三分出手),他的平均投篮距离迅速攀升至职业生涯新高的17.3英尺

考虑到格里芬的身体已经像打过搏击俱乐部的比赛那样:两次脑震荡,加上膝盖的多次手术,右肘的手术,以及其他疾病,没有人可以责怪他想随着年龄的增长打一些身体接触更少的比赛,根据Stats Perform的数据,自2010年进盟以来,格里芬被恶意犯规48次,比被21次恶意犯规的詹姆斯的两倍还多,后者是联盟中在此期间这一数据和格里芬最接近的球员了。

当然,格里芬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因为他不是那种优秀的跳投手,没法在这种风格下维持表现。他的命中率是15.0%(20投3中),是联盟最差的中距离得分效率。而且他的三分球命中率只有31.5%,考虑到他每场比赛投6次以上的三分,这个命中率太难看了。

格里芬曾经是“空接之城”最著名的公民,但他已经15个月没有扣篮了。

像基德在他30多岁时所做的那样,提高外线能力,这是这位走下坡路的球星延长职业生涯的最有效的方法。但是近年来,其他调整措施也已取得了进展。卡特于去年43岁时退役,他欣然接受了在独行侠打替补的安排,这样的让步使他能够继续在第二阵容担任主要得分手而不会破坏首发的氛围。同样,马刺队的鲁迪-盖伊也在时光老人那里续了费,通过经常出任小球时代大前锋弧顶发牌的方式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这位34岁的球员的调整帮助马刺队拥有了更大的阵容灵活性。

尽管盖伊并不如格里芬那么有成就——由于作为后场篮板保护能力弱的局限性而不能作为小球时代的发牌中锋来发挥作用——马刺的这位摇摆人是NBA球员转型的最新典范之一。盖伊一开始是在是灰熊队当核心培养,一个能在在干扰下悬停出手的两分跳投来扮演英雄角色的人;但是在30岁左右,经过两次现实的制裁,包括被交易去猛龙国王,还遭受了致命的跟腱断裂,他只能转变为地板流打法,更加注重效率。

像盖伊这样在职业生涯的后期改变打球方式意味着对于似乎最有可能落得和格里芬的同样境遇的明星,32岁的威斯布鲁克,仍有一丝希望。

从表面上看,援引威斯布鲁克的名字似乎有些刻薄或为时过早,特别是因为他现在是NBA三双王,并正带领着奇才打出了年度最佳表现。

尽管如此,格里芬投篮指标的下降轨迹也存在于威斯布鲁克的数据中。去年,威少的出手超过一半是在篮筐附近。但是现在,这一数字仅为40.3%,这是过去20个赛季常年入选的全明星后卫的年度最大降幅。

图:尽管威斯布鲁克统计数据还保持的不错,但他不再是一个能运球过掉对手的威胁。

即使在威斯布鲁克运球的时候,他终结时的状态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糟糕,打出了职业生涯最低投篮命中率39.3%,失误也超过助攻,这是他作为控球后卫从未有过的失衡状态。他罚球命中率也仅为60.8%,这是他13年职业生涯中最差的成绩。

综上所述,你看到了威斯布鲁克职业生涯中效率最低的一个赛季。在NBA真实投篮命中率上排名倒数第一,在录入统计的91名球员中排名第91位。胜利贡献值(win share)跌至负数。随便选任意一项统计数据,最终的结果可能是相同的下降趋势。

就像一个接触不良的灯泡一样,威斯布鲁克的表现起伏极大,神一场鬼一场,在超神和超鬼之前随机切换。神的是上个赛季,那时休斯敦专心打小球,为威斯布鲁克拉开空间。他放弃了长距离,猛烈进攻篮筐,在75天的时间内平均得到32.1分,7.8个篮板和7.0助攻。

然而,他老是蔑视对手,经常试图在一对一的对决中强行过掉防守者,尽管他现在大多数情况下很难做到。尽管威斯布鲁克是联盟中最差的跳投手之一,他有时还是会在防守者的给空位时干拔跳投。与韦德不同,韦德通过溜底线切入弥补了投篮不足的问题,威斯特布鲁克在无球的情况下大多静止不动,毫无作用。威斯布鲁克的平均失误比任何球员都要多,即使他与布拉德利-比尔共同承担控球任务。

鉴于威斯布鲁克一直以高超音速的节奏运转,因此当我们看到他的比赛会变得更慢,更受控制确实很心痛,或者在想他一旦运动能力达到极限后,是否有能力做出合适的过渡。尽管如此,考虑到明星通常会有长久的职业生涯(自2000年以来,根据Stats Perform统计,平均有五次以上的全明星在37岁后和服役17年才退休),无论与威斯布鲁克的经历如何,都将为后人提供启示。

格里芬的情况也很有趣,他在两年前仍处于统治地位。

因为时光老人显然在去接格里芬的路上。唯一的问题是,他是否会护送这位31岁的年轻人,或者给他一个更优雅地退出的机会,按他自己的方式从容落幕,不要出洋相。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