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企业涉嫌以“供应链合规”为名在新疆侵犯人权
1202字
2021-03-26 20:31
0阅读
火星译客

中国领先的行业代表周五表示,一些外国品牌涉嫌在中国新疆侵犯人权,以所谓的供应链合规为名,将新疆棉花及其产品排除在其供应链之外,敦促它们停止这种错误做法。

这种不当行为危害棉花种植者和工人的合法权益,在纺织品和服装行业从新疆各族支付他们的工作,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中国纺织工业协会(CNTAC)在一份声明中说周五寄给《环球时报》。

该声明是在一些外国品牌恶意拒绝从新疆采购棉花的背景下做出的,这些外国品牌拒绝从新疆采购棉花,理由是它们对“强迫劳动”的错误认知。

H&M、耐克(Nike)和其他时装零售商抵 制中国西北部新疆维 吾 尔自治区生产的棉花,是一种不合理的举动,因为它们依赖中国市场实现增长。与此同时,数据显示,新疆种植的棉花不足以满足中国国内的需求。

行业分析师表示,西方企业拒绝从新疆采购棉花,将在供应链上引发连锁反应。然而,由于中国国内运动服装和时尚品牌的迅速崛起,其后果可能会被同化。

耐克和H&M的自杀行为即他们发表声明不采购新疆棉花,激怒了中国消费者。这立即导致全球最大的时尚市场对H&M、耐克和其他西方品牌的抵 制。

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周四对记者表示,中国消费者已采取行动回应这些企业的所谓商业决策。

高峰要求这些公司尊重市场规则,纠正错误行为,避免把新疆棉花政治化。

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棉花主产区由黄河流域向新疆转移,是全球棉花主产区。中国棉花产业联盟研究员毛树春表示,到2020年,新疆的棉花产量占全球产量的20.8%。

该地区的棉花生产已经实现机械化,使用播种机、杀虫剂喷洒机和无人机种植棉花。

近年来,新疆不仅保持稳定的棉花种植和生产,也见证了棉花纺织和服装行业的快速发展,在促进地区经济发展,为各族人民解决就业问题,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作为全球最大的棉花消费国和第二大棉花生产国,中国的棉花产量到2020-21年将达到595万吨,而中国的棉花需求估计为780万吨,缺口为185万吨。

新疆棉花  照片:GT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到2020年,新疆棉花产量同比增长3%,达到516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87.3%。

为了满足国内需求,中国每年进口棉花200万吨,并探索了新的进口来源,如从巴西和印度。

此外,新华社报道称,中国已经建立了棉花储备制度,以缓解棉农的担忧。随着更多的棉花收获机的使用,2019年,机器采摘的棉花占总棉花产量的比例达到了42%。

新疆的长绒棉在世界上名列前茅,用长绒棉做的衣服、棉被,穿起来温暖、舒适。过去几年,当地生产的棉花一直供应不足,使该地区成为棉花投资的热门目的地。

总部位于中国东部浙江省的纺织公司格蕾丝于2017年在新疆建成了一家棉花种植、收获和织造工厂。格蕾丝副总裁黄廷宇说,该工厂迄今为当地居民创造了8,000个就业机会。

《环球时报》了解到,这一有争议的棉花禁令使BCI,一个成员包括耐克和H&M的非政府组织,受到了关注,并在当地供应链中产生了涟漪。

新疆巴音戈林蒙古族自治州玉里县一家名为“忠旺”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张标周四对《环球时报》表示,继H&M宣布引发争议(提到BCI许可证被吊销)之后,导致轧棉公司不再确定消费者的预期,皮棉价格从每吨15600元(2386美元)下降到14900元/吨。

BCI在新疆的项目占该地区总产量的15- 18%,该地区的棉花约有40万至50万吨用于供应链。暂停许可证意味着同样数量的棉花将不得不进口。

“BCI证书的价值取决于目标客户是谁。如果客户是BCI零售商和品牌成员,那么它的证书和许可证就很重要,因为没有证书,就不能把产品卖给这些公司。”

上海国际棉花交易所信息部部长王前进周四告诉《环球时报》,当地棉农不太可能受到禁令造成的中断影响,他援引了一项支持农民的国家采购计划。

下游服装厂,尤其是出口导向型的工厂,可能会受到打击,他们会考虑转向对海外市场依赖度低得多的本土品牌。

他说:“一些服装制造商对外国品牌的短期影响,将被国内运动服装和时装制造商的崛起所抵消。”

受投资者日益青睐的推动,与耐克竞争的中国企业,包括李宁和安踏体育股价在周四大涨。

中国棉花协会(CCA)周四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表达了对新疆棉花的坚定支持,并坚决反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新疆纺织和服装供应链施加的限制。协会强烈敦促他们停止他们的错误行为。

该声明称,新疆地区有超过一半的农民种植棉花,少数民族占70%。该声明透露,种植棉花的收入占当地农业收入的80%,当地棉纺织行业提供了60万个就业岗位。

CCA声明称,中国棉纺织行业维护了员工在工作中的尊严,改善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提高了产品质量,并为全球服装和零售品牌提供了稳定和高效的供应链。

它猛烈抨击西方政府不计后果的打压,因为这将直接打击供应链中最脆弱的部分,损害消费者、零售商、分销商和进口商的利益。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