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的棉花不应该被污染!”中国声援新疆
1710字
2021-03-26 10:38
4阅读
火星译客

“纯白的棉花不应该被污染!”中国声援新疆

2020年9月28日,在中国西北部新疆维 吾 尔自治区巴音戈林蒙古族自治州的一个产棉村,大型机器正在满负荷运转以抢占收获季节。截至2020年,新疆棉花种植总面积达到2419万亩,机械收割面积约1690万亩,占棉花种植面积的70%。照片:VCG

中国人很愤怒。连续两天,一些跨国公司,包括H&M和耐克,由于他们在新疆事务上的争议言论而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他们的声明是为了遵循非政府组织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BCI)制定的行业要求,停止使用来自新疆的棉花。

当网民的抵 制呼声加剧时,中国行业代表表示,现在是时候减少对西方主导的行业机构和标准的依赖,增加中国公司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份额,并合法地反击不合理的诽谤了。

周四,“我支持新疆棉花”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成为了一项热门在线活动。这是中国企业、媒体和普通民众对一些西方国家在中国西北部新疆维 吾 尔自治区对这种主要商品发起的持续抹黑活动的回应,这些国家敦促跨国公司以所谓的强迫劳动为由拒绝接受新疆棉花。至少有30家中国企业,如安踏、美特斯邦和森马,在其微博账户上发表了反对此举的言论。中国运动服装生产商李宁(Nike的主要竞争对手)强调,该地区是公司供应链中重要的原材料产地。

当一些西方国家效仿美国在新疆问题上的操纵行为,以所谓的劳工和人权问题为借口对新疆的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时,也点燃了中国维护新疆和当地产品的明显热情和情感表达。它还与H&M和耐克等某些外国品牌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些品牌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并表达了对这一劳工指控的担忧。

许多中国网民对这种“从中国赚钱,但在重大问题上诽谤中国”的行为感到愤怒,这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持续的抵 制

《环球时报》记者走访了H&M在北京和上海的核心商业区的门店,当时网上越来越多的人呼吁“男孩床”。一些消费者说,除非该品牌改变立场,否则他们不会光顾该品牌。

一位姓王的白领在上海市中心的一家H&M店附近工作,当被问及他对最近网络上的抵 制的看法时,他告诉《环球时报》,“作为一家大公司,H&M应该吸取教训,当它在中国做生意时,应该尊重中国人的感受。”

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其新疆地区的供应链中禁止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这是西方反华势力恶意捏造和煽动的谣言,并引用了“更好棉花倡议”(BCI),这是该公司切断新疆地区原材料采购的主要原因。

截至2019年底,BCI在全球拥有1840多家会员,横跨整个全球棉花供应链,从农民组织到零售商和品牌,包括H&M、阿迪达斯和耐克等跨国公司。

截至周四,30多名中国名人宣布将终止与BCI上的品牌的代言合同。不过,中国篮球协会(CBA)和中国体育总局都没有正式取消对这些品牌的赞助,不过CBA球员周琦在微博上说,他已经脱下了耐克赞助的球衣。

在中国微博上,名人与bci会员品牌终止合作、阿迪达斯关于新疆棉花的声明、中国外交部为新疆棉花辩护等相关话题高居每日热议榜榜首,获得了数百万的点击量,而中国主要媒体也发布了支持新疆棉花的海报和横幅。

公众对H&M、耐克和阿迪达斯的愤怒,也给其他跨国公司带来了压力,这些公司已经承诺不会使用任何新疆产的棉花来解决所谓的侵犯人权问题,其中包括深受中国年轻人欢迎的优衣库(Uniqlo)。一些国家紧急澄清了它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周四,日本服装零售商无印良品(Muji)告诉《环球时报》,“它从世界各地购买高质量的棉花,包括中国、印度和土耳其。”无印良品的网站上仍有大量的新疆棉制品在销售。

但像优衣库这样的公司则与此事保持距离,该品牌的运营商迅销公司(Fast Retailing Company)此前表示,“其品牌优衣库没有在新疆生产任何产品,也没有将产品转包给当地的面料工厂或纺织厂。”

BCI为何重要

BCI是一个有影响力的非政府组织(NGO),甚至是全球棉花行业的规则制定者,被发现是这些跨国公司“反新疆棉花运动”背后的“黑手”,因为当该组织停止向来自新疆的棉花发放许可证和证书时,必须遵守BCI标准的外国品牌的中国供应商也需要效仿,停止从新疆购买棉花。

中国棉花产业联盟副主席王金华周四告诉《环球时报》:“不幸的是,中国的许多供应商和出口商如果想向西方市场出口产品,尤其是被市场广泛接受的环境保护和劳工权利标准,仍然依赖这些西方定义的行业标准。”

2015年,出于地缘政治考虑,该组织开始向一些跨国公司施压,要求它们减少或停止使用新疆棉花,并给出了企业停止购买新疆棉花的时间表。他说,这些公司、它们的供应商和工厂在进入外国市场之前必须跟进。

BCI官网显示,BCI在全球拥有2100家会员,其中近500家来自中国,包括5家零售商和品牌,485家供应商和制造商。

“BCI证书的价值取决于你的目标市场是谁。如果你的客户都是BCI零售商和品牌成员,那么它的证书和许可证就非常重要,因为没有BCI证书,你就不能把你的产品卖给这些公司,”新疆巴音郭林蒙古族自治州玉利县忠旺公司的首席经理张标在早些时候的采访中告诉《环球时报》。

面对公众对反新疆棉花运动的无根据指责日益高涨的愤怒,一些bci成员的中国企业选择退出该组织。中国运动服装制造商安踏体育(Anta Sports)周三表示,已启动退出该集团的进程。BCI暂停向新疆棉花发放牌照,呼应了西方主导的对该地区劳动力的抹黑,而与该非政府组织站在一起将再次引发公众抗 议。

保护中国利益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公众的愤怒针对了一些跨国公司,如H&M,耐克和阿迪达斯,行业代表说,中国应该找出BCI背后的权力使用政治和意识形态议程来操纵商业主题,因为这个非政府组织也由一些美国和欧洲的零售商和协会赞助,包括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棉花协会。

周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际事务专家告诉《环球时报》:“BCI利用虚假信息和政治议程扰乱全球贸易秩序,树立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榜样。”

然而,中国企业真的能离开这个非政府组织主导的全球标准吗?一些行业代表表示,有几种方式可以维护他们的利益,同时打击基于新疆的谎言和谣言的操纵。

这位专家表示:“除了抵 制H&M和耐克,中国当局还需要对新疆棉花遭拒采取行动。”

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周四告诉《环球时报》,由于非政府组织BCI的行为不是官方的,这不能在WTO机制下解决。屠说:“对企业来说,实际的解决方案是起诉BCI中国办事处或其总部。”

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在加快立法或实体名单,以对损害中国利益的外国实体和个人采取反制措施,但像王这样的一些行业代表认为,实体名单是保护中国利益的一种可能措施。

“但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棉花产业需要继续提高其竞争力和质量,使其对外国品牌不可替代,外国品牌将利用商业利益作为面对政治议程的主要杠杆,”王说。

据该行业代表说,一些严重依赖跨国公司订单的中国供应商,现在也是转向国内市场的好时机,在这个关键时刻,中央政府也强调了双重流通,加大了将出口业务转向国内业务的力度。

中国外交部、商务部、中国消费者协会都对新疆棉花生产表示支持,批评一些跨国企业伤害了中国消费者的感情,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中国人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感情。他们不接受外国公司一方面从他们那里赚钱,另一方面抹黑中国的事实。”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新疆的纯白棉不应该被抹黑和污染。他指出,中国消费者根据虚假信息对某些企业的商业决策做出反应,欢迎外国企业到新疆考察,了解中国支持新疆开展业务和投资的情况。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