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的曙光——胜利者(下)(摘自《铁幕:东欧的崩溃:1944-1956》)
3954字
2021-04-03 20:17
7阅读
火星译客

暴力并不是造成怨恨的唯一原因。在战争结束后的几年里,苏联鼓励东欧的快速工业化——但同时斯大林也要求战争赔款。实际上,这意味着整个东欧地区工业的彻底解体,有时会带来非常长期的后果。就像大规模强 奸一样,对德国工厂的大规模掠夺往往似乎更像是一种报复形式。

可能对苏联没有用处的设备和货物,奇怪的管道和损坏的机器,连同艺术品、私人住宅物品,甚至大量仅限于苏联学者研究的古代和现代档案文件(李奇登斯坦{ Lichtenstein}的大公国、罗斯柴尔德家族和荷兰共济会的档案)都被运到了苏联。大街上的人们被任意聚拢起来,被强迫做打包工业设备的工作,这些设备需要专业处理,结果这些货物被损坏了。

与盗窃手表和自行车不同,这种大规模赔偿早在1943年就预先精心策划了,虽然当时苏联当局不清楚这会造成什么不良后果。随着战争形势的转变,苏联世界经济和世界政治研究院(Soviet Institute for World Economics and World Politics)院长尤金·巴尔加斯(Eugene Vargas)(他是匈牙利裔苏联经济学家,他有一个匈牙利名字耶诺·瓦尔加(JënoVarga))写了一篇文章,期望战败国的大规模赔偿,但指出,赔偿可能在德国和其他国家不当地“疏远工人阶级”。

巴尔加斯认为,实物赔偿比现金赔偿更有利,因为现金赔偿可能会包括银行家和资本主义。他还认为,任何接受苏联模式共产主义的前轴心国应该完全免除战争赔偿。巴尔加斯和苏联外长维亚切斯拉夫·莫洛托夫(Vyacheslav Molotov)建议了一种混合形式的赔偿:没收德国之外的德国财产,在德国国内实施彻底的农业改革,分解德国企业和劳动力(可以将他们运往苏联作为强制劳动力)以及把德国的生活标准降低到苏联的标准。正像巴尔加斯描述的,这些政策后来或多或少得到了实施。

其他盟国获悉了这些计划。斯大林起初在德黑兰会议上提出了这些计划,在雅尔塔会议上,苏联代表团甚至建议肢解德国——莱茵兰和巴伐利亚将成为独立国家——并拆掉四分之三的德国工业设备,其中的80%将被运往苏联。苏联提出了100亿美元的赔偿,斯大林说这是“欠”苏联的。

盟国之间出现了一些温和的争论,丘吉尔指出,一战后对德国的严厉制裁并未为欧洲带来真正的和平。但罗斯福不想争论这些问题。 美国财政部长小亨利·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 Jr.)也在推动对德国的肢解和去工业化,他想象德国应变成一个纯粹的农业社会。这个问题在波茨坦会议上也没得到解决,1947年仍然在讨论赔偿问题。虽然苏联开出了一个纳粹德国给苏联造成破坏的总账单(准确来说为1280亿美元),但并未签署相关条约。

最终,争论不了了之,因为其他盟国不能对在德国苏战区中或其他占领区苏军的所作所为产生影响力。到1945年3月,一个苏联委员会列出了一张德国资产的清单,同年夏天,约7万名所谓苏联“专家”开始监督资产转移。根据诺曼·奈马克(Norman Naimark)收集的苏联外交部的数据,从苏军攻入德国到1945年8月,有128万吨“材料”和36万吨“装备”从东德运往苏联。

这些数字可能是凭空猜测的,就像斯大林说的1280亿美元赔款。而可靠的是,在德国的苏战区,共鉴别了17024座中大型工厂,其中有4500多座工厂被拆除或转移了。有五六十个大型企业被完整地保留下来,但变成了苏联的企业。从1945年到1947年,东德丧失了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工业产能。确切地说,这是德国分裂的开始。虽然其他盟国确实“招募”了德国的科学家和其他专家,但在德国西部地区没有发生拆除或转移工厂的行为。由于苏联的赔款问题,两德德经济迅速出现了分化。

即使上述提到的数字也不能囊括全部事实。工厂可以被统计,但却无法追踪从东德运出的货币、黄金甚至粮食的数量。苏占区的德国官员试图搞清楚这些数量。在赔偿部的文件中有65张卡片,每张卡片上写着约20-30个条目,而这只是一部分记录。记录中包罗万象,从“68桶油漆”到蔡司·耶拿光学工厂的大地测量仪器和透镜。根据这些记录,1945年10月,苏军甚至没收了莱比锡动物园的动物饲料。几周后,苏军又没收了动物,很显然是把它们运往俄国。

除了移交财产,一些公司还被迫支付运费。其他公司被强迫低价出售货物:一家位于巴伯尔斯贝格(Babelsburg)的地毯工厂厂主愤怒地抱怨,他被要求以低价向苏军出售地毯。农民也抱怨说,他们被要求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向俄国人出售商品,否则就得不到货款。工厂的拆除有时甚至伴随着工人的驱逐,他们被送上火车,并被告知在到达苏联后会得到新的工作合同。

工厂老板(还有莱比锡动物园所有人)要求柏林对损失进行赔偿,但无济于事。听众向德意志无线电台(当时极少仍然存在的德国官方机构之一)写信,询问同样的问题:德国政府怎样会赔偿被俄国人拿走的货物损失?为俄国人工作的德国人什么时候能得到报酬?

私有财产也被没收,有时是出于是纳粹所有财产的借口,实际上不过是口实罢了。俄国人没收了城市住宅、度假屋、公寓和城堡——随后,德国共产党人也这样做了,他们需要“党总部”、度假屋和新干部的住所。私人所有的汽车和家具也不能幸免于难。据称朱可夫元帅也用他的私人战利品装饰了他的几个在莫斯科的公寓。

有时德国工人会拼命保护工厂,他们经常去当地共产党诉求,希望党组织能与俄国人接洽一下。1945年萨克森党部领导人在写给党总部的信中抗 议拆掉唯一一家可谓当地工业供应工业玻璃的公司。他们宣称,“如果拆掉了这个公司,就会影响其他很多公司。”该企业向当地的苏联指挥官和共产党领导人以及州共产党领导人进行诉求,还是毫无效果,最后向柏林的共产党总部写信,希望能干预一下。1945年-1946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经济部门受到了数十封相关的信件,但绝大部分没有帮助。

即使德国的赔偿规模是最大的,但这种赔偿性收集并不只发生在德国。作为纳粹德国的前盟国,匈牙利、罗马尼亚和芬兰也不得不以石油、轮船、工业设备、粮食和燃料的形式进行巨额赔偿。匈牙利的赔偿不得不被反复修正,因为该国的剧烈通胀很难计算物价。当前的预估赔偿为向苏联赔偿3亿美元(1938年美元汇率),向南斯拉夫赔偿7000万美元,向捷克斯洛伐克赔偿3000万美元。换句话说,赔偿占1945-1946年匈牙利国民生产总是的约17%,在1946-1947年达到27%。之后赔偿款每年占国民生产总值约7%,直到1952年赔偿完毕。

对苏联的占领还要支付其他费用。为苏军提供食物和住所对匈牙利人造成了沉重负担。到1945年夏,匈牙利人抱怨说相关支出占了政府预算的10%,还“完全搬空了粮店”。

匈牙利人还为1600名盟国非军事官员提供食宿,其中有苏联人、美国人、英国人和法国人。这也是一笔可观的费用。英国和美国官员小心翼翼地向匈牙利主人开出了包括“汽车、马匹、俱乐部、度假、别墅、高尔夫球和网球场”等费用。1946年,一叠花店账单引发了一个超级丑闻,共产党报纸《自由人民》(Szabad Nép)披露了相关费用的细节:英美代表团成员为他们的匈牙利新女友送了大量鲜花,还希望让匈牙利政府对此买单。

苏联代表团未出现类似丑闻,因为苏联官员从未公布过账单。相反,他们把周围的一切都当作战利品,没收食物、衣服、教堂财产和博物馆展品。他们经常撬开办公室的保险柜和上锁的储物箱,拿走成捆现在已经一文不值的匈牙利货币帕戈。在一个著名的案例中,苏联官员不顾匈牙利的抗 议拆除了一家英美开办的灯泡工厂,并将设备运回了苏联。在这段“疯狂”的赔款期间,大约有100家工厂被拆除。

更复杂的问题还是在匈牙利的德国财产问题。根据波茨坦条约,这些财产要移交给苏联。虽然最初的表单开始包括了20座工厂和矿井,后来又增加了50家企业,但很难说匈牙利哪些工厂是“德国人”的,哪些不是。实际上,奥地利和捷克的企业也被没收了,还有存在德国股东(可能并不是占大部分)的企业也被没收了。以前被德国人没收的犹太人的财产现在被俄国人再次没收。俄国人辩解称他们对犹太人财产拥有道德权利,因为“这些企业曾经是德国的战争机器,是为毁灭苏联服务的”。直到1946年,由于匈牙利失控的通货膨胀以及遭受威胁的经济稳定,赔偿要求才放缓,最后不了了之。

但轴心国并不是唯一为占领付出高昂代价的国家。虽然当时鲜为人知,但苏联无视国际协定,要求波兰也要赔偿。苏联军事档案记载着拆除和运输的记录,除此之外,波兹南附近的一座拖拉机厂的设备,彼得哥什的一座金属加工厂以及托伦的一家印刷厂都被没收,所有这些工厂所在的地区在战前都属于波兰领土,而不是德国领土。没收的理由是这些工厂属于“德国”财产,因为许多位于波兰的“德国”财产(就像在匈牙利)起先都被波兰人或犹太人接收了。但这个说辞并不令人信服。

由于最近的档案解密,现在人们已经清楚地了解到,苏联还精心策划了对上西里西亚的“德国”财产进行拆解和运走的计划。在战前,上西里西亚属于波兰。(下西里西亚却位于北部,在战前属于德国)1945年2月,斯大林命令一个特别委员会调查和制定一份战时“获得”财产的清单,以把这些财产转移到苏联。到3月,该委员会已经下令拆卸和运输战前属于波兰的格利维策一座制造钢管的轧钢厂,还有城区和郊区其他工厂的高炉和机器工具也被拆掉运走。仅在乌克兰的一座钢厂就收到了32列火车(1591个车厢)的装备。

在此后的几个月里,苏军还把远在德波边境的热舒夫(位于波兰的东南角)的工厂拆掉后运走。在事先未通知波兰当局的情况下,几座发电厂也被拆掉了。时任工业副部长的亨利克·罗桑斯基(HenrykRóżański)后来回忆道,俄国人霸占了波兰的铁路和火车:“开始了一种游戏,包括在火车上涂标志和再涂标志,这引起了波兰铁路工人和俄国铁路工人的严重冲突。”有一次,罗桑斯基去卡托维兹(Katowice)出差,当地人告诉他,苏军移走了一座生产氧化锌工厂的设备。他微服私访了这座工厂,发现机器和高炉已经被堆放在雪地里了。

他对驻在当地的苏联当局提出了抗 议:这毕竟是战前波兰领土属于波兰的工厂,从来没有被德国人控制。这并不属于赔偿条约的一部分。但苏联人根本不理他。波兰可能是盟友,但在苏联人的眼里,它也是敌人。

1944-1945年苏军进入东欧事先并未经过精心策划,而随之而来的——暴力、偷窃、赔偿和强 奸——也不是长期计划的一部分。希特勒对苏联的侵略,苏军在斯大林格勒和库尔斯克的胜利,以及西方盟军虽有机会但决定不再向东方快速推进等等,这几个因素确实是苏军挺进东欧的偶然结果。但如果认为战前苏联领导层从未打算入侵东欧或者对入侵机会漠不关心的的话就错了。相反,苏联人不止一次试图推翻东欧的政治秩序。

如果说苏军士兵被东欧的相对富有所震惊的话,苏联的建国者们却一点儿都不惊讶,因为他们非常了解这个地区。列宁曾经在克拉科夫和波兰的乡村住过几个月;托洛茨基在维也纳待过很多年。所有的苏联开国者与德国政治有密切联系,他们极为重视德国和东欧国家的政治。

理解其中的缘由,有助于了解一些哲学和历史,因为布尔什维克将列宁和马克思的著作作为科学事实来阅读,而不是像今天这样,作为大学课程中的文本来阅读,或者作为历史理论之一。在列宁的全部著作中,(由托洛茨基整理)包含了一个非常清晰、同样“科学”的国际关系理论,大致是这样的:俄国革命是以后许多共产主义革命中的第一场;其他国家很快就会效仿,在东欧,在德国,在西欧,然后在全世界;一旦整个世界被共产主义政权统治,那么共产主义乌托邦就可实现。

处于对美好未来的深信不疑,列宁坚定地指出了即将到来的剧变,他甚至怀有些鲁莽的漫不经心。1920年7月,他在写给斯大林的一封信中说,“季诺维也夫、布哈林和我认为意大利马上就要爆发革命。为了了这个目的,我的个人意见是,匈牙利应该布尔什维克化,捷克和罗马尼亚也应该这样。我们要仔细地考虑一下。”在此一年以前,他还指出“世界范围内的资产阶级民主和议会制的崩溃”好像马上就要到来了。

布尔什维克人并不打算退居幕后坐等这些革命自发出现。作为革命先锋,他们希望通过宣传、计谋,甚至战争来助长即将到来的混乱。1919年春,他们建立了共产国际,该机构致力于根据列宁主义蓝图推翻资本主义政权,就像诸如《做什么?》等书中描绘的那样(该书是列宁激烈抨击社会民主和左翼多元主义的著作,于1902年出版)。实际上,就像理查德▪派普斯(Richard Pipes )所写的那样,共产国际是在向“所有现存政府宣战”。

在一战后动荡的欧洲,各国政府崩溃的可能性似乎并不是没有。在战后动荡的最初几年里,马克思的预言似乎在他的家乡德国实现了。凡尔赛条约和惩罚性制裁立即在德国引起了不满。德国共产党在当时是世界上最大,也是最复杂的共产党组织,德国共产党分子立即趁此时机行动起来。1919年,德国共产党在柏林发动了一系列起义。

几周后,在俄国革命的两名富有经验的革命者的帮助下,德国共产党领导了慕尼黑起义,宣布成立了短暂且不可能存在的巴伐利亚社会主义共和国。列宁热情地关注着这些事件。官方的苏联特使被派往巴伐利亚工人苏维埃,在其崩溃之前才到达。

这些发生在德国的叛乱并不是偶然的。匈牙利一战后的类似混乱局势也催生了类似短命的共产主义政权,该国在战后协定中也受到了严厉惩罚,最终丧失了三分之二的领土。与德国的起义类似的是,匈牙利短暂的马克思革命也有深刻的苏维埃联系。匈牙利共产党领导人贝拉·昆(Béla Kun)曾积极参加俄国革命,并在苏联共产党内部建立了第一支外国代表团,与列宁及其家人建立了友谊关系。

1919年,昆应莫斯科的要求去了布达佩斯。他的短暂且注明的血腥起义在很多方面都模仿了布尔什维克革命。除此之外,存在133天的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出现了身穿皮夹克,自诩为“列宁男孩”的暴徒,警察也变成了“红色守卫”,学校和工厂也被国有化。但事实证明,昆是一个粗心的政治领袖,就像他曾经是粗心的阴谋家一样(有一次他把装满秘密党文件的公文包落在了维也纳的一辆出租车上)。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可耻地覆灭了,它还遭到了罗马尼亚的入侵,并建立了由米克洛斯·霍西(MiklósHorthy)上将领导的专制政府。

回到莫斯科,布尔什维克认为这些挫折只是暂时的。当然,他们指出,在面对日益增长的工人阶级力量,反动势力也会变得更强大。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当然要竭尽全力地斗争,以避免灭亡。根据极具弹性的马列主义,反革命日益滋长的力量仅仅反映了革命浪潮的力量。反动派越强大,资本主义也就越可能最终失败。结局必然是这样的:这是马克思说的。共产国际第一任领导人季诺维也夫坚信革命浪潮就要到来。1919年,他预测,“一年后,我们会忘记曾经为共产主义的奋斗,因为一年后,全欧洲都会实现共产主义。”

列宁对此也很有信心。1920年1月,当内战刚刚结束后,他批准了进攻“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波兰的计划。虽然苏波战争存在政治、历史和帝国主义的原因(新的俄波边界使得前沙皇俄国的领土划归了波兰,波兰军队经过战争吞并了更多的乌克兰领土),但开战的真正原因却是在意识形态方面。列宁相信战争可以引起波兰的共产主义革命,最终会导致德国、意大利以及其他国家的共产主义革命,于是列宁下令建立波兰革命委员会,准备接管苏维埃波兰的权力。

那年夏天,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第二次共产国际大会的代表们为布尔什维克胜利的每日报道而欢欣鼓舞。布尔什维克的胜利被标在一张地图上,而这张地图就挂在一面被丢弃的罗曼诺夫王座旁边的墙上。在伦敦,当时的内阁大臣温斯顿·丘吉尔悲观地预言“波兰将成为苏联势力的共产主义附庸国”。

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是,战争以布尔什维克的彻底失败而结束。转折点出现在1920年8月的华沙战役(Battle of Warsaw),波兰人至今仍记得“维斯瓦河上的奇迹”。“波兰人不仅击退了苏军,而且俘虏了大约9.5万名苏军士兵。其余的人向东逃窜,并迅速演变成一场全面溃败。年轻的斯大林在这次失败的冒险中扮演了一个小角色:作为西南前线的政委,他在波兰的反攻中搞砸了通讯。据说,他一直对“波兰贵族”和“白人贵族”耿耿于怀,因为他们在他的余生里给苏军造成了如此沉重的打击。

只有在这次尴尬的失败之后,布尔什维克才得出结论,革命的时机还不太成熟。列宁痛苦地观察到,波兰的工农并没有起来反抗他们的剥削者,而是“让我们勇敢的红色战士饿死,伏击并打死他们”。列宁的继任者斯大林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新诠释来解释这次失败。1924年,他大张旗鼓地宣布,“在一个国家实现社会主义”现在是可能的了。尽管这在我们现在听起来很平庸,但在当时这是革命思想的重大转变——也是斯大林与他的国际主义劲敌列夫·托洛茨基决裂的开始。

这也标志着苏联与外部世界关系转变的开始。在斯大林的声明之后,西方国家开始扩大与莫斯科的关系。英国于1924年给予苏联的外交承认。9年后,美国新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也与苏联建立了外交关系。在一定程度上,他是被沃尔特•杜兰蒂(Walter Duranty)所说服的。杜兰蒂是一名热情的亲苏联驻莫斯科的记者,他对乌克兰前一年发生的大规模饥荒没有进行报道,这是出了名的(而且是故意的)。杜兰蒂向罗斯福保证,正如他在《纽约 时报》上所写的那样,“‘布尔什维克’这个词在这里已经失去了很多以前的神秘和恐怖的色彩。”苏联正在变得“正常”:更重要的是,它似乎已经在它的边界内安定下来。

事实证明,国际革命并没有被放弃。它只是被推迟了。1944年,苏联准备重新发起它。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