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口译行业经历了一个异常火热的夏天
1061字
2019-01-28 10:46
247阅读
火星译客

过去几个月来,美国各媒体对法律和医疗口译新闻的报道有所上升。 这里是一个简短的概述,涵盖从影响法庭诉讼记录多样性的公共政策,支付率辩论,医疗保健口译问题到前景一片光明的远程视频口译新硬件。

需求激增 

源起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打击非法移民,美国公共政策影响了口译需求。 其结果是,法庭对典型的“稀有”语言的口译需求与日俱增,所需语言有旁遮普语和尼泊尔语,甚至还有加纳阿坎语方言阿散蒂契维语。 

据一份报道称,激增的需求并没有得到充分的满足,以至于“今年夏天由于语言问题,几起起诉被驳回”。 

根据该报告,对西班牙语以外语言的需求激增:“5月份需要11类小语言,而在7月,对小语种的需求上升到28类”。 据报道,法院对各种方言的需求也有所增加。 其中一个案例是,一名因非法入境而被起诉的墨西哥妇女配有一名墨西哥口译员,但口译员的方言不对。 

特朗普的“零容忍”政策正在使法庭文件更加多样化,这反过来又迫使法庭尽可能地寻找口译员。这进而导致罕见的语言和方言翻译工作者负担过重,有时译员需要跋涉数英里往返于在各州。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由于缺乏合格的语言口译员,案件被简单地驳回,这对被告获得美国宪法第六修正案所保障的律师顾问权利是至关重要的。 

协调法律口译员 

非法入境案件的增加并不是法庭口译需求的唯一驱动因素。 事实上,美国对法律和医疗口译的需求的上升已有时日。 

在内布拉斯加州的格兰岛,当政府任命了第一位全职的州法院口译协调员。 协调员的作用是确保英语水平有限的被告和审判室案件中的受害者都能获得语言服务。 协调员(内布拉斯加还有其他三名协调员)也直接协助翻译工作。 从合同制向全职制的转变与纵向需求的增加是一致的。 

不守常规

在明尼苏达州,州法院的口译员正试图提高他们的费率,以减少当地政府干预的影响。 

据明尼苏达州法院一位司法分支机构的行政长官说,他们无法提供法律口译员最近提出的44%的加薪要求,因为这一要求“不符合”政府机构为确保薪酬具有竞争力而进行的另外两项市场研究的结果,也不符合“遵循明尼苏达州其他公共实体的市场平均水平”。 

法院行政官还拒绝对语言和手语翻译率进行比较,指出“州和国家市场支付的利率要高得多”,因为手语翻译“需要更多的教育和熟练程度”。 

因此,目前这是一个僵局,但谈判仍在进行中。 

多语种投票 

佛罗里达州阳光州的民权组织提起诉讼,要求为该州的西班牙裔人口提供西班牙语投票服务。 此举的动机是,在飓风“玛丽亚”肆虐一年后,“数万”波多黎各人涌入波多黎各。 

据资料预测佛罗里达州有大约100万波多黎各人居住,当然西班牙语投票服务也将用于该州的530万拉美裔人,略高于佛罗里达州总人口的25%。

与此同时,其他州也有类似的举措,例如,纽约皇后区的当地媒体正在呼吁能流利地讲英语和另一种语言的口译员“在9月13日初选和11月6日选举两天部署在投票站”,要求向任何在这两天完成培训和工作的人员提供460美元报酬。 

医疗口译

与此同时,在医疗口译方面,华盛顿州医疗保健管理局(HCA)最近将其口译服务合同交给了一家新的供应商,口译人员因此遭遇了困境。 

之前的供应商 Language Link 在2017年12月重新投标时退出了合同。新的供应商,通用语言服务(ULS),今年7月正式接替。

一些口译员抱怨说,自6月底以来,工资一直被拖延发放。 据报告,其他关切是行政疏忽,例如没有将许多医疗服务的提供者登记为口译服务的“请求者”。 这导致要求医疗服务的提供者自掏腰包,因为语言服务要求成为私人工作,这也意味着从事这些工作的口译员基本上每小时少挣15美元。 

据 United Local 1671,当地口译员联合会主席 Leroy Mould 说,一个自由译者的联合“根本没有准备好”。 他们甚至还没有准备好做任何事情。“ 

翻译联盟正在推动华盛顿州的HCA问责制。 与此同时,ULS的首席质量官Suzy Redfern承认,“过渡并不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顺利。”她指出,提出的许多问题都是过渡问题。 她说:“这只是从一个人、一个供应商、一个公司(到另一个公司)自然产生的东西。” 到目前为止,HCA和翻译联盟已经举行了两次会议,会谈仍在继续。 

在爱达荷州的双子瀑布市,一些医院正在使用远程视频翻译设备,以改善患者的体验。 据当地新闻报道,这些设备支持“27种语言和250多种语言的手机视频辅助以及手语”。 

编者按:本文的前一个版本错误地将 United Language Services 确定为华盛顿州医疗保健管理局口译合同的新供应商。 后更正为 Universal Language ServicesT. Wozniak 先生给出勘误的提示。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