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地方》: NAVER电影评论
1173字
2021-04-08 10:38
1阅读
火星译客

虽然我们一直接受着"不是对的就是错的"的长期教诲,但事实上我们知道。之所以需要这样的教育,是因为这个世界依然有很多未知的事。因此,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只能以远离世界的方式来保护自己。他们是不属于常识之中有着固定观念的人。因此,人们才会认为他们是不同的存在。

他们知道在"不同"被发现的瞬间就会变成错误的存在,所以他们为了寻找属于自己的安身之所而离开。偏见,固定观念,唠唠叨叨,视线…在熙熙攘攘的世界里,能够自由自在生活在"真正遥远的地方"。振宇(姜吉宇 饰)结束了在首尔的生活,定居在华川的一个乡村牧场也是因为这个。

生活在那里的振宇果然显得很平和。幸好小女儿雪(金时夏 饰)喜欢羊,牧场主人父女仲满(奇周峯 饰)和闻庆(齐祷英 饰)像他们的家人一样,一起吃饭,显得非常和睦。和村里人相处得也很好,最重要的是这个村子里有他可以安心住在一起孤零零的无人岛(他在介绍这个岛时,说"遥远的地方"。)他在那里独自钓鱼、露营,真的感受到了远方带给他的自由解脱感。

2.jpg

这种解脱感给了他怎样的希望呢?振宇将自己的老朋友、深爱的恋人贤民(洪京 饰)叫到村子里。看起来没有问题。 善于交际的年轻诗人玄民在居民中心开了一个写诗的讲座,天性善良的村民们之前都没见过这位陌生的外地人,但仍然热情地接待了他。当然,虽然两人之间的关系是秘密,但或许振宇再隐瞒也没用了,但他仍然抱有这样的希望,认为和平不会被打破。

如果是这个村子,如果是这些人,也许他可以继续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就像自己只是一个略显不同的人一样。如果不是这样,也许他就没必要去更远的地方了。

但是,从双胞胎妹妹、雪儿亲生母亲恩英(李尚熙 饰)的访问开始,这种希望便暴露无遗。恩英为了从振宇身边带回雪儿而争吵,结果振宇和贤民的关系也暴露在全体村民面前。

与此同时,振宇也醒悟了。这个村子也和世界一样。被村民们悄然而至的唠叨和轻蔑的眼神包围。就这样,他再一次成为了一个错误的存在。

在牧场的振宇享受的平和,从一开始的就显得不真实。当初贤民和恩英来之前,振宇在那个村子微不足道。仅仅是微不足道实现的平和是绝对不能维持长久的。

因此,振宇从一开始就应该寻找一个完整的、能够站稳脚跟的地方,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相信这个村庄会成为那样的地方,还好他这次认识到自己没能走得很远的事实。

4.jpg

振宇再次感到痛感的残酷现实,准备再次推开好不容易在一起的另一半。因此,振宇对一直称呼自己为"妈妈"的雪儿说:"从现在开始要称呼自己'爸爸'了。" 因为这是按照:"女人是妈妈,男人是爸爸"的常规观念更正自己,和不符合这个标准的另一半自行宣告死亡一样。

振宇这次也是以"另一半的死亡"为契机,寻找剩下一半的活路。就像牧场上牲畜,为了维护感染了口蹄疫的牛、猪,只能将它们宰杀(剧初期振宇在中末一样,振宇关于口蹄疫的对话并非偶然。)。

6.jpg

但是,真的只有逃跑才是办法吗?作为和别人不同的完整的我,就像贤民说的振宇只是想找到扎根之处,这真的是“欲望”的呢?他以后难道只能通过杀掉自己、远离世界的方式来守护自己吗?电影对此没有丝毫的希望。

希望知道振宇不同之处之后也能继续在一起生活。结尾的仲满和闻庆就是这种希望的代言人。在把"不是对的就是错的"这个世界上,也有人说不是。或许振宇寻找了那么长时间的"遥远的地方"不是场所,而是如何和那些人相处。

影片最后向即将离开的振宇展示了羊羔的出生过程。这与振宇默默地剪掉死羊的毛发开始的开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说第一场戏是暗示振宇另一半的死亡,那么最后一场戏是希望通过电影给予他一丝希望。即使在这个以死亡结束的世界,也希望像生命一样诞生的事实就是如此。

看着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小羊羔,振宇在想什么呢? 振宇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无论哪一方,都希望他这次不必走得太远。无论是对世界,还是对自己。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