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伊朗与世界原子能机构的新核协议
1772字
2021-02-23 20:04
3阅读
火星译客

到目前为止,国际原子能机构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的最后一刻安排确保了世界主要大国之间陷入困境的2015年核协议的存在,同时允许德黑兰终止某些附加议定书规定的透明承诺。

虽然新的妥协细节仍然模糊不清,但"同一个地球同一个未来(One Earth Future)"智库的开放核网络项目主任、作为国际原子能机构示范附加议定书基础的文件的主要作者劳劳拉·洛克伍德(Laura Rockwood)周一解释了这一举动如何通过给围绕该协议的紧张局势上升提供一个暂时的岔路,从而有可能挽救该协议。

"我们所拥有的是一种技术性的理解,为政治行为者提供了一些喘息的空间,以找到政治解决方案,"撰写了被伊朗放弃的附加议定书的劳拉·洛克伍德(Laura Rockwood)在《新闻周刊》参加的新闻电话会议上说。

她引用了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拉斐尔·格罗西(Rafael Grossi)的话,格罗西在周日从德黑兰返回维也纳后称这一结果是"良好、合理的结果"。

洛克伍德将新的动态分为三点。

"伊朗将继续不受任何限制地执行其《全面保障协定》,他们达成了一项临时的双边技术协议,其中的每一个词都是经过仔细谈判的。据此,原子能机构将根据尚未公布的技术附件,继续开展必要的核查和监测活动,为期三个月,"她说,"最后,双方将不断审查这一协议,并可能中止或延长"。

2月21日,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德黑兰会见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拉斐尔·格罗西(Rafael Grossi)。双方达成了一项 "临时双边技术协议",以继续对伊朗核计划进行国际检查,同时伊朗继续对2015年被美国放弃但得到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和英国支持的核协议的承诺保持缓和。

至于这一点如何真正转化为现实世界的行动,"由于伊朗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的细节有限,很难说,"罗克伍德说。不过,她还是权衡了围绕正式称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的协议的最新一轮危机转移外交活动中似乎出现的情况。

罗克伍德说,全面削减《全面保障监督协定》的核心内容将意味着切断《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重要措施,如铀浓缩数量和水平上限、离心机和离心机转子管监测、进入纳坦兹核设施、监测建造或获取铀矿石浓缩物的努力、使用现代监测方法、重水生产上限以及伊朗不生产或获取分离钚或高浓缩铀以及不生产钚或铀金属的承诺。

伊朗仍必须向原子能机构提交任何新核设施或现有设施改造的设计资料,这是《经修订的准则》第3.1条规定的《全面安全协定》义务的一部分。

然而,完全失去《附加议定书》也意味着原子能机构将遭受重大挫折。洛克伍德说,这包括限制获取有关伊朗核燃料循环相关研究、非核发展活动、参与开发离心机转子管、铀矿和浓缩厂等活动的场所的新闻和信息,并补充说,某些其他特权,如临时通知的免费准入也将丧失。

虽然伊朗已经推进了暂停执行《附加议定书》的计划,但原子能机构与伊朗谈判的实际结果似乎还没有达到完全重启的程度。

"总干事昨天似乎说的是,不会减少指定检查人员的数量,也不会减少他们在伊朗的存在,"罗克伍德说,"在新闻发布会上,听起来确实包括记者所说的'突击检查'。"

"她说,"重要的是,他强调这种安排,这种协议,不应被视为执行《附加议定书》的一种替代办法"。

对于伊朗国内的政治格局来说,这种区别尤为关键,自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18年5月单方面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以来,伊朗与西方国家的外交潮流已经转向。此后,美国实施了越来越严厉的制裁,扼杀了伊朗经济,否定了该国当初加入协议的大部分好处。

伊朗驻国际原子能机构特使卡齐姆·加里巴巴迪(Kazem Gharibabadi)周日表示,美国必须在德黑兰达成的新协议规定的三个月期限结束前解除制裁。否则伊朗官员将销毁根据《附加议定书》本应与检查人员分享的核设施录像,但由于新安排,这些录像将被扣留。

国际原子能机构与伊朗的和解来得正是时候。周日将是伊朗立法者规定的伊朗暂停执行《附加议定书》的最后期限,以应对美国正在进行的制裁,尽管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制裁仍未解除。

但一些议员认为,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在确保与国际原子能机构达成新安排方面走得太远。

来自伊朗伊/斯兰协商会议的一个23人小组发表声明,批评鲁哈尼政府与总部设在维也纳的监测机构打交道,认为这违反了去年年底针对持续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争端通过的战略行动计划。

加里巴巴迪和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为原子能机构的协议辩护,认为这是合法的。

"这不是世界的最后期限。这不是最后通牒,"扎里夫在周日播出的采访中告诉伊朗新闻电视台,当时国际原子能机构和伊朗官员之间正在进行磋商。"这是议会和政府之间的内部国内问题。"

这位伊朗最高外交官说,尽管政府是怎么想的,但这是伊朗法律的问题。

"我们有一个民主国家,"扎里夫说。"议会通过了立法,我们就应该执行,不论我们喜欢与否。"

伊朗最高领导人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也声称,在美国解除制裁和欧洲签署国实现贸易关系正常化之前,伊朗将按照伊朗法律行事,不受某些外部限制。

"我们决心根据国家的需要发展我们的核能力,"哈梅内伊周一在第五届专家大会第八次会议上说。"为此,伊朗的浓缩铀浓缩程度不会被限制在20%,我们将采取任何对国家来说必要的行动。例如,为了发展核推进和其他活动,我们甚至可能将浓缩程度提高到60%。"

《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规定浓缩铀浓缩上限仅为3.67%。

但哈梅内伊曾发誓,他的国家不希望发展核武器,并发布宗教裁决,反对追求这种能力。

"建造核武器的问题只是一个借口,"哈梅内伊说。"他们甚至反对我们拥有正常的武器,因为他们希望将所有的权力因素从伊朗移除。

2014年1月20日,在德黑兰以南186英里的纳坦兹核研究中心,在身份不明的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人员在切断双级联铀生产20%浓缩铀的连接后,伊朗停止生产20%浓缩铀,标志着与世界大国就其有争议的核计划达成的临时协议生效。此后,伊朗又恢复了20%的浓缩铀生产,并威胁要达到60%浓缩度。

虽然拜登(他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达成时曾担任前总统奥巴马的副总统),表示他希望挽救该协议,但他的政府一直在推动达成一项更全面、更漫长的协议,以解决伊朗在核领域以外的活动。美国官员迄今也坚持认为,在德黑兰首先恢复因特朗普政府全面退出而暂停的一些限制之前,华盛顿不会重新加入该协议。

"拜登总统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明确表示,如果伊朗恢复遵守核协议规定的义务,美国也会做同样的事情,"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周一告诉BBC世界新闻。"但随后我们将与我们的伙伴合作,既延长和加强协议,又面对伊朗带来的其他问题、其他挑战,包括其在该地区的破坏稳定活动、弹道导弹计划,这些都需要解决。"

他批评了上届政府的"高压政策"做法,这种做法不仅严重加剧了整个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而且分裂了仍然支持《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美国和欧洲盟友。同时,布林肯表示,他将暂时维持制裁。

不过,国务院的举动表明,无论如何都在铺设一条绕过僵局的潜在道路。这些举措包括撤销特朗普时代在联合国安理会被广泛否决的"回扣"论点,废除对伊朗驻纽约外交官的旅行限制,以及有迹象表明美国官员将接受邀请,参加由欧盟主导的包括伊朗在内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各方会议。 
 

"我认为,如果在P5+1背景下与伊朗的会谈真的实现了,我们当然会和我们的欧洲盟友一起到场,"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Ned Price)周一对记者说,"我们将在那里进行艰难的外交,讨论,可以使我们达到那一点,伊朗可以恢复完全遵守,美国也会准备这样做。" 

至于国际原子能机构和伊朗的新协议,他的感受很复杂。

"我们完全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为此所做的努力,同时也再次呼吁伊朗全面履行其核查和其他核不扩散承诺,"普莱斯说。 

虽然《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未来的道路仍不确定,但各方都表明了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重返谈判桌的共同兴趣。 

罗克伍德则表示,如果有关各方能够表现出适当程度的外交、决心和创造力,她认为最终的核协议有回归的空间。

"我认为我们只需要继续谈判,"她说。"我认为这不会是一个简单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但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只要有大量的承诺和一点开放式想象力,这些事情是可以管控的。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