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解决千禧一代职业倦怠的方法就是......这只大企鹅!
2807字
2021-02-22 20:03
13阅读
火星译客

Pengsoo本来是为儿童电视节目创造的形象,然而却引起了成年人的喜爱,也因此被评为了韩国年度人物。而现在,这只企鹅已经有了向全球年度人物发展的趋势。

在南极长大的Pengsoo,对和它同龄的企鹅来说,就像鲁道夫对其他圣诞老人的驯鹿一样:因为与众不同而被排斥:企鹅恶霸们盯上了Pengsoo几乎是一般帝企鹅两倍高近7英尺身躯,还有它那双一眨不眨的大眼睛,当你盯着它的眼睛看太久,都会觉得有些怪异。(Pengsoo之所以被称为 "它"的原因将在稍后解释)。

2019年4月,在韩国首尔的韩国教育放送公社(EBS)总部的一个演播室里,10岁的Pengsoo戴着一副红黄相间的耳机,对制片人说:"其他企鹅都不和我玩,因为我太大了。"坐在一个灰色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小小的椅子摆放在一张幼稚的自画像旁,整个房间都空荡荡的。Pengsoo一边盯着制作人一边说: "不久前我刚从南极游到韩国,我希望我能成为YouTube上的下一个大明星,也是因为YouTube我在我的故乡变得非常受欢迎,但在那里我总是会受到其他企鹅欺负。”

Pengsoo在EBS的试镜。

那时候,Pengsoo在其初创的YouTube频道上只积累了一个订阅用户,而且从表面上看,似乎还没有做好在韩国成功的准备。除了在这个注重形象的社会里大而显眼,Pengsoo也并不担心它粗鲁和自大的表达方式,与充斥韩国娱乐业的真人明星不同,他们都经过严格的训练,以"清秀"和"优雅"的形象示人,以吸引跨越各个年龄段的全球观众。

在工作室昏暗的灯光下,EBS制作人(他们曾亲自挑选Pengsoo作为他们的新实习生,希望使这只企鹅成为互联网明星),向Pengsoo提出了一个问题,一个展开后续所有行动的问题:“你想增加你的粉丝团人数吗?”

Pengsoo振作了起来

“是的,”它回答道,竖起了大拇指。 “我也会为此而努力工作的。”

尽管制作人和粉丝们坚持认为,Pengsoo并不是一只真实的企鹅,而是由一套大号企鹅造型的衣服展现出来的虚构人物。(严格按照Pengsoo是一只真实的企鹅,前往韩国成为广播实习生的说法,该网络的一位媒体关系经理回避了Pengsoo这个角色和概念是如何被发明的问题。她写道:"如果你能问我们在试镜过程中是如何选择Pengsoo的,那就太好了")。Pengsoo表达了一种非传统身份的杂糅。尽管Pengsoo有一副深沉、邋遢的嗓音,人们常常把它比作中年男子的嗓音,但严格来说,10岁的Pengsoo还是个孩子,而且没有性别。

调查人员试图确定Pengsoo确实是企鹅还是穿企鹅衣服的人的片段。

在最初的"采访"在上传到YouTube之前先在EBS播出一年半之后,Pengsoo已经成为全国性的焦点。在Giant PengTV的YouTube频道上,有200多万用户关注着Pengsoo的滑稽动作,在国际大都市首尔,Pengsoo的形象几乎随处可见。在拥挤道路上行驶的公交车上贴着的广告、无处不在的面包连锁店的橱窗里、冰淇淋包装纸上、社交媒体上的表情,以及韩国众多文具店的手机壳、笔记本和其他可爱的用具上,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带有Pengsoo形象的零食在首尔一家超市出售。

其节目每周一和周五在EBS网络上播出,每集随后上传到Pengsoo的YouTube频道。迄今为止,Pengsoo从生活中的日常Vlog到与其他韩国明星(包括人和其他明星)的合作视频,已经积累了超过2.72亿次点击率。

这样的名气程度,连在EBS的制作人都感到惊讶(EBS是一家以制作教育节目为主的PBS类网络)。Giant PengTV的编剧之一尹文京(Yeum Moon Kyoung)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从未想过这个节目会如此成功。"

"一开始,我们着手创作小学生观众会觉得有趣的内容,"该剧的另一位编剧龚敏贞(Gong Min Jeong)补充道。这是自2003年EBS首次播出动画电视连续剧《小企鹅Pororo》以来,一直关注韩国另一只著名企鹅Pororo的滑稽动作的观众。在韩国,Pororo是一个受人喜爱的形象,儿童饮料和游乐场上的印有它圆圆的脸。

尽管Pengsoo和Pororo属于共同的物种和网络上的从属关系,但他们却有着天壤之别。戴着头盔的Pororo和一群同样可爱的动物朋友一起生活在一个虚构的世界里,而Pengsoo则作为主角在现代真实的韩国生活。Pengsoo把Pororo当成了克星:"我来到EBS就是为了打败Pororo。"在Giant Peng TV的第一集里,它告诉制作人。

然而,这两只企鹅之间最令人惊讶的区别在于都有谁在收听他们的节目。尽管是为儿童创作的节目,但Pengsoo在韩国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中获得了意想不到的追捧,他们中的许多人对Pengsoo的追随热情是显而易见的狂热喜爱。在Instagram上搜索 "Pengsoo",可以看到多个粉丝账号和几十张Pengsoo相关商品的图片,有钥匙扣、能量饮料、日历和蛋糕,这些商品都在去年风靡一时。

在韩国,从大型广告牌到廉价的袜子,韩流明星的面孔被印在所有东西上并不罕见,影迷文化也并不新鲜。但在2019年韩国 "年度人物 "调查中,一个虚构的人物是如何成为击败BTS这个风靡全球的男团的文化人物的呢?

2015年,"地狱朝鲜 "一词开始在韩国互联网上流传,该词暗指韩国的朝鲜王朝(1392年-1897年),当时的社会结构是以封建、阶级作为基础社会制度而组成。这是由不断上升的工龄青年潮所推动的,他们对高失业率、艰苦的工作条件和日益加剧的不平等感到厌倦和不满。无论怎么努力,似乎都不够,青年失业率空前高涨,工作竞争激烈,对于那些有工作的人来说,长时间的工作和竞争激烈的工作环境让他们的日子变成了 "活地狱"。

"地狱朝鲜"一词仅在当年5月就被社交媒体用户推送了5000多次。"被摧毁的国家"、"地狱半岛"和 "狗屁国家"等词语紧随其后,往往伴随着面无表情的表情包和绝望的评论。

39岁的金哲奎(Kim Chul Gyu)说:"我不能代表所有的年轻一代,但我认为现在的社会生活变得更加艰难了。"2016年秋天,他辞去了一家IT公司的程序员工作,追求自己的梦想,成为一名配音演员。他说,他试图在工作和激/情之间取得平衡,这让他的精力和注意力都被消耗殆尽。尽管工作稳定,但他已经被工作对他的要求弄得筋疲力尽。

然而4年后的今天,他仍有为找工作而发愁的日子。他说,找一份工作并不容易,尤其是一份可以长期持有的工作。很多年轻一代花钱都挺快的,因为在买房无比困难的情况下,攒钱似乎没什么用;自2017年以来,首尔的平均房价飙升了50%,是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的。而在他工作的时候,职场生活让他不堪重负,充满了"创伤和压力"。

但随后金哲奎遇到了Pengsoo。

去年4月的一个晚上,吃完晚饭后,金先生想看点电视放松一下。他一个一个地翻看频道,直到看到EBS。那时,这个频道已经是一个熟悉的选择;金喜欢看儿童节目,因为这些节目有很多配音。

播出的是Giant Peng TV的第一集,在这一集里,Pengsoo拜访了一所小学,宣传自己的新YouTube频道。这只企鹅平衡了公然的自我宣传和健康的自嘲。它不惧怕在教室里迷茫的学生面前展示自己的业余拳击天赋,它对学生们直截了当的问题也能从容应对。

Pengsoo第一集的片段,它在满教室的孩子面前打拳。

Pengsoo个头大,声音大,还有着毫无歉意的玩世不恭。"Pengsoo的言行举止是孩子们喜欢的,没错,同时也是成年人喜欢的。"金说,他有一头亮黄色的头发,扎着马尾。在一家吵闹的咖啡馆里进行Skype通话,他一边说话,一边把话筒压在嘴边,在描述他最喜欢的情节时,他经常露出笑容。他谈到,自从看了企鹅翻唱的《You've Got a Friend in Me》这首歌后,他就把企鹅当成了"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去年7月,他排队等候见到企鹅本人,并为能 "给它一个长长的拥抱"而感到无比的喜悦;他还谈到,他还会继续在企鹅的YouTube视频上留下热情的评论,支持它做任何事情。

Pengsoo翻唱《玩具总动员》中的《You've Got a Friend in Me》。

金很喜欢Pengsoo在"看起来很奇怪"和与众不同的情况下,依然坚持自我,充满自信。他也很欣赏Pengsoo的妙语连珠;在金最喜欢的一集中,Pengsoo说出了可能是其在观众中最知名的一句话。"当我正处在挣扎当中,如果有人告诉我振作起来,会有帮助吗? 没有,对吧?我不喜欢对正在挣扎的人说'加油',而是喜欢说'我爱你'。"

这句话之后,还有许多Pengsoo特有的俚语,现在已经进入了观众们的日常词典。"Peng-love-you",就是 "Pengsoo "和"I love you"的混合词。

"我在想,如果我还在办公室工作的时候就认识Pengsoo,事情会如何发展,"金告诉我。"也许我会处理得更好。如果我当时能从Pengsoo那里得到安慰和力量,我会不会有动力度过办公室生活中的困难部分?"

这只企鹅对职业生活毫不留情的坦诚态度,引起了希望找到代入感的职场年轻一代的关注。节目中描写的Pengsoo是EBS的全职实习生,它的职场滑稽行为是出了名的,对于那些在僵化的办公环境中工作的人来说,它的滑稽行为很有趣,让人笑的前仰后合。Pengsoo在EBS直呼老板的名字,从不犹豫地争夺离开办公室的机会,还曾坦言 "在我休息日联系我的人都会下地狱"。此后,Pengsoo被网友非正式地加冕为"工人总裁"。

2020年1月,《经济评论》工作生活专栏作家宋昌勇(Song Chang Yong)写道:"我想,从上班族的角度来看,"Pengsoo特有的态度使其......尽显真实。"

全智恩(Jieun Jeon)是一家位于首尔的小型社会企业公司的31岁办公室工作人员,她第一次发现Pengsoo是在2019年9月。她在翻阅自己的Instagram时,不断遇到一个EBS节目的GIF和截图,该节目曾让韩国最著名的小说人物在奥运会式的比赛中相互对决。 
 

快进一年,她的Instagram资料上现在充斥着大眼睛企鹅的照片,她一边用手捏着胸口一边深情地说着企鹅。智恩已经看了一些Pengsoo剧集多达20次;当被问及哪一集是她的最爱时,她说:"这很难选择,因为好多集我都重看了很多遍"。她随身带着一个Pengsoo水壶和一个戴着Pengsoo手机壳的手机,最近还买了一个Pengsoo主题的笔记本,因为"不想浪费",所以一直没写。 
 

和金一样,智恩认为Pengsoo对年轻一代的真正吸引力与它的专业态度无关,更多的是它的特性,它让韩国人"摆脱了限制性的规范"。

在韩国,韩语使用尊称来反映说话人之间的年龄差异,基于年龄的等级制度在学校和工作场所等社会环境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智恩认为,通过反击根深蒂固的文化期望,Pengsoo已经成为一个先驱。她说:"无论受到怎样的批评,Pengsoo都会继续退出这些等级制度,为自己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智恩指出,Pengsoo还挑战了性别的界限。为了证明她的观点,她打开了2019年12月版的《NYLON》杂志,其中展示了Pengsoo化妆、穿礼服和涂指甲油做造型的样子,而在之前Pengsoo由于其低沉、邋遢的声音经常被误认为是男性。Giant Peng TV的制片人李雪莲娜(Lee Seulyena)在2019年接受《女性新闻》采访时表示,通过Pengsoo,她 "想打破 "她在成长过程中所观看的媒体中习以为常的性别刻板印象。

"如果说上一代人的口号是'咬牙忍耐',那么这一代人的心态肯定已经转向相信,容忍不可容忍的事情并不是正确的事情,"作为编剧之一的尤姆(Yeum)说道。"我认为Pengsoo在突出这种紧张感方面做得令人耳目一新,反过来观众也能从观看它挑战这种现实中获得感同身受的满足感。"

我在首尔的一家连锁咖啡店,旁边是宣传Pengsoo的剪纸。

她的同事龚说,"我认为看Pengsoo可以安慰年轻一代,帮助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成为自己的人,而且依然被人爱着。"

展望未来,编剧们希望Pengsoo能在全球范围内流行起来。"我很想拓宽喜欢和欣赏Pengsoo的粉丝的年龄段和国籍范围,"尤姆说。从第二季开始,Pengsoo的YouTube视频中加入了英文字幕,节目制作人也一直在向世界各地的出版物谈论这只企鹅。《南华早报》指出,Pengsoo可能成为 "下一个走向世界的韩国文化出口大户"。翻开Pengsoo的社交媒体账户可以发现,Pengsoo已经拥有来自中国、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和美国等多个国家的粉丝。

而且也不仅仅是千禧一代。我52岁的母亲几乎每天晚上下班后也都会在iPad上看Giant Peng TV,像关注好友一样关注它的动态。她的一天可以很轻松地用一个以Pengsoo的脸为主题的冰激凌,或者收集并与我姐姐和我分享的贴纸度过。

"在我工作很辛苦,回家还需要做家务的日子里,我很喜欢看Pengsoo。"妈妈告诉我。"当Pengsoo厌倦了什么的时候,它不怕说出来。它把想说的都说出来了,我很佩服它。"

她并不孤单。在第一个Pengsoo"粉丝咖啡馆"(一个类似Reddit的网站,Pengsoo粉丝可以虚拟地聚集在一起分享Pengsoo的新闻)的12000多名会员中,据该页面的创始人说,二三十岁的会员和四五十岁的会员数量差不多。

Pengsoo曾经被认为是一个弃儿,而现在它住在EBS总部的一个黄墙公寓里,其别致的居室里贴着自己的海报,冰箱里堆满了金枪鱼罐头。它的用户数每天都在持续上升,看来它的人气不会在短期内减弱。

看来,Pengsoo承诺的努力工作已经得到了回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