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陌生人的十分钟谈话中,我们平均会说三个谎言
1193字
2021-02-22 11:43
5阅读
火星译客

在与陌生人的十分钟谈话中,我们平均会说三个谎言。研究说谎的研究人员说,这些说谎研究的对象们甚至很少意识到他们在说谎。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撒谎的真正目的是什 
么呢?要理性的看待人类的欺骗行为,有必要指出的是,人类并不是自然界中唯一的撒谎者。 
 

我最喜欢的关于非人类撒谎的轶事,科科,这只70年代开始学习手语的大猩猩,曾经责怪她的宠物小猫把她房间里的水槽从墙上撕下来。真...家都好坏。所以,是的,说谎在自然界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为什么人类特别爱撒谎呢? 正如我之前在《科学秀》中提到的,人类首先是社会性的动物。人类拥有超级巨大的大脑,这主要是因为我们需要它们来进行我们一直在进行的所有互动。 

 

对人类来说,成功的社会交往是我们生活中很多方面成功的关键。所以很明显,说谎是一种保持复杂的社会结构平稳运行的好方法,同时也能寻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例如,如果你能让你的社会群体快乐,你就会获得各种好处,比如食物、更高的社会地位、更多更好的配偶,你知道你不会结交朋友,也不会影响周围的人,仅仅通过说:"事实上,腰布确实让你的屁股看起来很大,“或者"嘿,你去捕猎乳齿象的时候,我和你哥哥上床了,所以那边的小格鲁......

可能是你的侄子。“所以说谎的能力,以及识别谎言对早期人类来说变得非常重要,因为对大脑来说说谎并不容易,
这实际上引发了一场大脑的进化竞赛。所以人们开始变得越来越擅长撒谎,同时更好的说谎者得到了更好的东西,同时他们有希望在他们的团体里保持很好的地位。出于同样的原因,那些更善于识破谎言的人被配偶欺骗或者在骆驼交易中受骗的次数也少得多。

所以,是的,现在我们已经进化成善于说谎的人,也善于发现坏的说谎者。但是随着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人们会说“好了好了,别再撤谎了!"因为生活在组织严密的社区和有组织的社会里有很多好处,但你不可能真正拥有它们,当你不确定你抚养的孩子是否是你的,如果你刚买的骆驼发生过事故或者…之类的。 
 

无论如何。

而一个对厚颜无耻的面对面的谎言完全不加以抑制的社会会 完全失去秩序!因此,有组织的社会开始施加压力。宗教体系开始强调,上帝会奖励和关心诚实的人,惩罚撒谎的人。 所以如果你被绑在一袋锤子上扔进池塘还能活下来,那就是上帝会站在你这一边,因为你说了实话。如果你没能活下来,那显然是因为你在撤谎。哦,中世纪的欧洲司法体系,我是多么爱你。

即使在现代,也有法律禁止说谎,甚至凌驾于我们言论自由的权利之上。例如,你因为在法庭上说谎或者谎称自己在 
军队服役获得了荣誉助章而入狱。不要这样做。也因为你不是......邪恶的。为什么有人会这么做?所以说谎是不好的。 但我们也很擅长撒谎,我们的大脑也想这样做。我们很早就开始撒谎,一些研究人员说早在我们六个月大的时候就会撇谎了。 
 

我是说你见过婴儿假哭,对吧?很明显,就像他们在哭,然后他们像是在看有没有人过来表示关心,然后他们像是在说:"哦,我要一直哭下去!”科学家们认为,这正是婴儿真正开始学习如何成为更好的说谎者的时候。到孩子上大学的时候,每五次交流中,他们就会对妈妈撤谎一次,实际上对我而言这个概率很低了。

就我的大学经历而言,每交流五次我就会说谎五次。这就是现在的孩子。事实上,孩子每天都会撒谎。到我们成年的时候,我们已经变得非常擅长撒谎,以至于我们实际上能够非常有效地自我欺骗。

欺骗自己的诀窍在于,你的头脑中同时持有两种相互矛盾的信息,只关注其中一种,同时忽略了另一种。善于撒谎的人会同时在脑中持有一堆相互矛盾的信息,并全部处理完。

以病态说谎者为例,指那些习惯性地、强迫性地撒谎、欺骗和操纵他人的人。病态说谎者非常擅长自我欺骗。在他们说谎的那一刻,他们全心全意地相信自己的谎言。有趣的是,一个正常人的大脑和一个病态说谎者的大脑是有区别的。 

 

区别就在大脑的最前端,一个叫做前额皮质的地方。大多数神经科学研究都集中在大脑的灰质上,那些物质实际上是负责信息处理的。然而,我们将近一半的大脑是由所谓的白质组成的,白质是由结缔组织构成的,它将电信号从一组神经元传递到另一组神经元。灰质是所有处理过程发生的地方,而白质连接着大脑的不同部分。在南加州大学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病态说谎者的前额叶皮层的白质比我们其他人多了25%,这表明,病态说谎者可以快速的在他们的大脑中建立起一系列的联系。

这让他们有条理的保留了所有的信息并以此来维持谎言,同时解读他们正在欺骗的人,压抑他们的情绪,最重要的是,让别人相信他们所说的一切。那么,为什么病态的说谎者还没有占领世界呢?我的意思是,他们似乎是人类进化的下一 步。病态说谎者有多余的白质,但他们的灰质也比其他人少14%左右,而灰质是我们进行批判性思考的地方。

所以白质多的人只会说:"我要告诉吉姆我曾经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而灰质多的人则会分析说:"我可以告诉吉姆我曾经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

但我可能不应该那么说,因为那样会危及我和塔米的关系。" 所以极端的说谎者很难维持关系和保住工作,因为一段时间后,每个人都会意识到他们是满嘴废话,结果他们要么被抛弃,要么被解雇。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