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在七国集团(G7)慕尼黑会议上首次亮相时,未能让盟友与中国竞争
683字
2021-02-22 09:24
14阅读
火星译客

拜登在七国集团(G7)慕尼黑会议上首次亮相时,未能让盟友与中国竞争

美国总统拜登。照片:VCG

可以预见的是,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自上任以来首次在多边场合露面,目的是争取盟友的支持,与中国对抗,但也面临着障碍,因为对欧洲而言,与中国合作应对19世纪的大流行和其他挑战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利用“意识形态”将联盟凝聚在一起的做法正在失去吸引力。

在G7峰会上的讲话中,拜登强调美国和盟国有必要共同应对中国构成的经济威胁。拜登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我们必须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好准备”,并誓言在四年的“美国优先”政策后重启多边主义。

他说:“我知道过去几年我们的关系有些紧张,对我们跨大西洋的关系是一种考验,但是美国决心和欧洲重新接触,和你们协商,以赢回我们可信任的领导地位。”他对网上的虚拟观众说:“美国回来了。”

然而,拜登的呼吁并没有得到美国在欧洲盟友的支持。这一点在七国集团会议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得到了明确体现,该会议聚焦于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带来的真正挑战和经济复苏,明显只提到了一次中国,而且措辞有利。

声明中写道:“为了支持一个对所有人都公平和互利的全球经济体系,我们将与其他国家,特别是包括中国这样的大型经济体在内的G20国家进行接触。”

领导人的确表示,他们将就共同解决非市场导向的政策和做法进行磋商,一些外国媒体称这指的是中国。

虽然这份声明没有直接显示出盟友对拜登让欧洲与中国对立的企图的反击,但欧洲领导人的讲话明显表明,他们对对抗不感兴趣。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呼吁采取共同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但她也指出,跨大西洋国家之间的利益并不总是一致的。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为欧洲的“战略自治”辩护,并指出战后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需要屈服于新的现实。

中国分析人士表示,拜登传达的信息是明确和可预测的,美国希望动员欧洲来遏制中国的发展,因为中国目前缺乏政治资源,陷入一系列国内危机。考虑到巨大的共同利益,欧洲与中国合作的意图也很明显。

周六,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海东告诉《环球时报》:“我们不会掩盖(中欧之间)在许多领域的分歧,但摩擦和分歧可以通过沟通和谈判来解决,合作是主流。”他补充说,每个国家在制定外交政策时都会考虑自己的真正利益。

专家表示,除了中国和欧洲之间巨大的经济和贸易联系,美国国内政治的深刻动荡及其问题重重的外交政策也严重削弱了盟友对这位前西方领导人的信任和信心。

李说,美国政治的不确定性削弱了欧洲人对这位北约前领导人的信心,更不用说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要处理,不太可能面对一个“捏造的敌人”。

分析人士表示,让欧洲领导人反感的还有拜登缺乏具体计划,尽管他的战略在很大程度上与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期间的战略如出一辙。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研究员鲁翔表示,拜登面临着外交政策和国内问题之间的微妙平衡,这可能很难驾驭。

“我担心的是,果拜登不能命令他的团队达成平衡,”鲁翔说。并指出,拜登的外交团队有误判整体形势和扰乱平衡的危险。”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