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笑话集(1)
4034字
2021-02-21 11:45
40阅读
火星译客

【原文】

酸 臭

小虎谓老虎曰:“今日出山,搏得一人,食之滋味甚异,上半截酸,下半截臭,究竟不知是和等人。”

老虎曰:“此必是秀才纳监者。”

【白话文】

酸 臭

 小老虎问大老虎:“今天出山,捕到一个人,吃起来味道很特别,上半截酸,下半截臭,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人。”大老虎说:“这必定是个捐了监生的秀才!”

【原文】

斋戒库

一监生姓齐,家资甚富,但不识字。一日,府尊出票,取鸡二只,兔一只。皂亦不识票中字,央齐监生看。生曰:“讨鸡二只,兔一只。”皂只买一鸡回话。太守怒曰:“票上取鸡二只,兔一只,为何只缴一鸡?”皂以监生事禀,太守遂拘监生来问。时太守适有公干,暂将监生收入斋戒库内候究。生入库,见碑上“斋戒”二字,认做他父亲“齐成”姓名,张目惊诧,呜咽不止。人问何故,答曰:“先人灵座,何人建设在此?睹物伤情,焉得不哭。”

【白话文】

斋戒库

 一个姓齐的监生,家中非常富有,但不识字。一天,太守写了一张票据,要差役去买两只鸡,一只兔。差役不认识上面的字,便求监生看看。

监生说:“鸡两只,免一只。”差役就只买回一只鸡交差。

太守知道后非常生气地说:“票据上明明写着要买两只鸡,一只兔,为什么只买回一只鸡?”

差役把监生的事告诉太守,太守就把监生抓来审问。正好太守当时有公事,暂时把他关在斋戒库里候审。

监生一进库,看见碑上有“斋戒”二字,错认为是他父亲“齐成”的名字,于是惊诧不已,哭泣不止。别人问他何故,他回答说:“先人的灵位是谁设在这里的?看到它心情自然悲伤,哪能不哭呀?”

【原文】

借药撵

一监生临终,谓妻曰:“我一生挣得这副衣冠,死后必为我殡殓。”妻诺。既死,穿衣套靴讫,惟圆帽左右欹侧难戴。妻哭曰:“我的天,一顶帽子也无福戴。”生复转魂,张目谓妻曰:“必要戴的。”妻曰:“非不欲带,恨枕不稳耳。”生曰:“对门某医生家药撵槽,借来好做枕。”

【白话文】

借药撵

 一个监生快要死了,对妻子说:“我一辈子就挣来这副衣帽,死后一定要跟我一同下葬。”妻子答应了。监生死后,妻子给他穿好衣服套好靴子,只是圆帽左右倾斜不容易戴上。妻子哭着说:“我的天,一顶帽子也没有福气戴。”监生又还魂,瞪着眼睛对妻子说:“一定要戴的。”妻子说:“不是不想给你戴,只恨枕头不稳啊!”监生说:“对门某医生家有药撵槽,正好借来做枕头。”

【原文】

监生自大

城里监生与乡下监生,各要争大。城里者耻之曰:“我们见多识广,你乡里人孤陋寡闻。”两人争辩不已,因往大街同行,各见所长。到一大第门首,匾上“大中丞”三字,城里监生倒看指谓曰:“这岂不是丞中大?乃一征验。”又到一宅,匾额是“大理卿”,乡下监生以“卿”认作“鄉”字,忙亦倒念指之曰:“这是鄉里大了。”两人各不见高下。又来一寺门首,上题“大士阁”,彼此平心和议曰:“原来阁(各)士(自)大。”

【白话文】

监生自大

 城里监生与乡下监生,各自要争大。城里监生耻笑乡下监生说:“我们见多识广,你们乡下人孤陋寡闻。”两人不停地争辩,于是一起上大街,各见所长。到了一个大户人家的门口,牌匾上有“大中丞”三个字,城里监生倒着看并指着对乡下监生说:“这难道不是‘丞’(音同城)中大?这是一个证明。”又到一个宅子,匾额上写着“大理卿”,乡下监生把“卿”字认作“鄉”(乡的繁体)字,也急忙指着倒念道:“这是‘鄉里大’了。”两人各不见高低。又来到一座寺庙门口,上面题着“大士阁”,他们就彼此心平气和地说道:“原来阁(音同各)士(方言中音同自)大。”

【原文】

书 低

一生赁僧房读书,每日游玩。午后归房,呼童取书来。童持《文选》,视之,曰:“低。”持《汉书》,视之,曰:“低。”又持《史记》,视之,曰“低。”僧大诧曰:“此三书,熟其一,足称饱学,俱云低,何也?”生曰:“我要睡,取书作枕头耳。”

【白话文】

书 低

 一个书生租用和尚的房子读书,却每天游玩。一天午后回到房里,他让书童拿出书来。书童拿出《文选》,他看了看,说:“低。”拿出《汉书》,他看了看,又说:“低。”又拿出《史记》让他看,他还说:“低。”和尚非常吃惊地问:“这三本书,熟读其中之一,就完全称得上饱学,你为什么都说低?”书生说:“我要睡觉,拿本书当枕头罢了。”

【原文】

考 监

一监生过国学门,闻祭酒方盛怒两生而治之,问门上人曰:“然则打欤?罚欤?镦锁欤?”

答曰:“出题考文。”生即咈然曰:“咦,罪不至此。”

【白话文】

考 监

 一个监生经过国子监的大门,听到祭酒(掌管国子监的官)正对两个监生发脾气,并准备惩罚他们,就问看门人:“是打呢?罚呢?还是关禁闭?”看门人回答说:“出题考他们作文章。”这个监生就感叹说:“咦,有罪也不至于受此惩罚吧!”

【原文】

送父上学

一人问:“公子与封君孰乐?”

答曰:“做封君虽乐,齿已衰矣,惟公子年少最乐。”

其人急趋而去,追问其故,答曰:“买了书,好送家父去上学。”

【白话文】

送父上学

 有人问:“公子与封君哪个更快乐?”

别人回答:“做封君虽然快乐,但年龄已经大了,只有公子年少最快乐。”

那人听完急忙走了,别人追上他询问原因,他回答道:“买了书,好送我父亲去上学。”

【原文】

公子封君

有公子兼封君者,父对之,乃欣羡不已。讶问其故,曰:“你的爷既胜过我的爷,你的儿又胜过我的儿。”

【白话文】

公子封君

 有个人的儿子被册封受赏,他父亲见了他,羡慕不已。他奇怪地询问其中的缘故,父亲说:“你的父亲胜过了我的父亲,你的儿子又胜过了我的儿子。”

【原文】

老 父

一市井受封,初见县官,以其齿尊,称之曰:“老先。”

其人含怒而归,子问其故,曰:“官欺我太甚。

彼该称我老先生才是,乃作歇后语,叫什么老先,明系轻薄。我回称,也不曾失了便宜。”

子询何以称呼,答曰:“我本应称他老父母,今亦缩住后韵,只叫他声老父。”

【白话文】

老 父

一个市井小民被封赏,初次见县官,县官因为他年龄大,尊称他道:“老先。”这人气愤地回家,儿子问其中的缘故,这人说:“县官太欺负我了。他本该称我‘老先生’才对,谁知竟然说歇后语,叫什么‘老先’,明显是轻视我。我回称时,也没有便宜他。”儿子问他用什么来称呼,他回答说:“我本应称他‘老父母’,现在也把后面的字缩掉,只叫他一声‘老父’。”

【原文】

封 君

有市井获封者,初见县官,甚跼蹐,坚辞上座。

官曰:“叨为令郎同年,论理还该侍座。”封君乃张目问曰:“你也是属狗的么?”

【白话文】

封 君

 有个市井小民获得封赏(在封建时代,称其为“封君”或“封翁”,指子孙显贵,父、祖因而受封典的人),第一次见县官,非常拘谨,坚持要县官坐上座。

县官说:“我和你儿子是同年(明清时乡试、会试同榜登科者都称“同年”),按理说我还该坐下座。”受封的人就瞪大眼睛问道:“你也是属狗的么?”

【原文】

及 第

一举子往京赴试,仆挑行李随后。行到旷野,忽狂风大作,将担上头巾吹下。仆大叫曰:“落地了!”主人心下不悦,嘱曰:“今后莫说落地,只说及第。”仆领之,将行李栓好,曰:“如今恁你走上天去,再也不会及第了。”

【白话文】

及 第

 一个举人进京赶考,奴仆挑着行李跟在后面。走到旷野,忽然狂风大作,把担子上的头巾吹落下来了。

奴仆大叫:“落地(音同第)了!”主人心里很不高兴,叮嘱他说:“今后别说落地,只能说及第。”

奴仆点头答应,就把行李拴好,说:“现在恁你走上天去,再也不会及第了。”

【原文】

进士第

一介弟横行于乡,怨家骂曰:“兄登黄甲,与汝何干,而豪横若此?”答曰:“你不见匾额上面写着‘进士第(弟)’么?”

【白话文】

进士第

 进士的弟弟在乡里横行霸道,怨恨他的人责骂他:“你哥哥中了进士,跟你有什么关系,而你却如此豪强蛮横?”

他回答说:“你们没看见匾额上面写着‘进士第(音同弟)’吗?”

【原文】

垛子助阵

一武官出征将败,忽有神兵助阵,反大胜。

官叩头请神姓名。

神曰:“我是垛子。”

官曰:“小将何德,敢劳垛子尊神见救?”

答曰:“感汝平昔在教场,从不曾有一箭伤我。”

【白话文】

垛子助阵

 一个武官出征打仗,快要战败时,忽然有神兵助阵,反而大胜。

武官叩头请问神仙姓名。

神仙说:“我是垛子(古代用来射箭的靶子,用柴草捆扎而成)。”武官说:“小将有什么能耐,敢劳您相救?”

垛子说:“感谢你平时在训练场上,从来没有一支箭伤到我。”

【原文】

武弁夜巡

一武弁夜巡,有犯夜者,自称书生会课归迟。武弁曰:“既是书生,且考你一考。”生请题,武弁思之不得,喝曰:“造化了你的,今夜幸而没有题目。”

【白话文】

武弁夜巡

 一个武官巡夜,碰到一个违禁夜行的人,自称是书生,与文友聚会,回来晚了。武官说:“既然你是书生,就考考你。”书生请他出题,武官半天也没想出题来,就呵斥书生:“便宜了你,今天晚上幸好没题目考你。”

【原文】

衙官隐语

衙官聚会,各问何职。

一官曰:“随常茶饭掇将来,盖义取县城(县丞)也。”

一官曰:“滚汤锅里下文书,乃煮(主)薄也。”

一官曰:“乡下蛮子租粪窖。”

问着不解,答曰:“典屎(史)。”

【白话文】

衙官隐语

 衙门的官员们聚会,互相问官居何职。

一官员说:“平常茶饭端上来,取义现成(音同县丞)。”

另一个说:“开水锅里下文书,是煮(音同主)薄。”

还有一个说:“乡下蛮子租粪窖。”

问的人不明白,他解释说:“典屎(音同史)。”

【原文】

州 同

一人最好古董,有持文王鼎求售者,以百金买之。又一人持一夜壶至,铜色斑驳陆离,云是武王时物,亦索重价。曰:“铜色虽好,只是肚里臭甚。”答曰:“腹中虽臭,难道不是个周(州)铜(同)?”

【白话文】

州 同

 一个人非常喜欢古董,有人拿着周文王时期的鼎来出售,他就用百金买下。又有人拿着一只夜壶来出售,那铜的颜色斑驳陆离,说是周武王时的东西,同样开出高价。爱古董的人说:“铜色虽好,只是肚子里太臭。”那人回答说:“肚子里虽然臭,难道不是个周铜(音同州同,古时官职名)?”

【原文】

属 牛

一官遇生辰,吏典闻其属鼠,乃醵黄金铸一鼠为寿。官甚喜,曰:“汝等可知奶奶生日,亦在目下乎?”众吏曰:“不知,请问其属?”官曰:“小我一岁,丑年生的。”

【白话文】

属 牛

 某官员过生日,下属听说他属鼠,就凑钱用黄金铸了一只老鼠祝寿。官员大喜,说:“你们知道我夫人的生日也快到了吗?”众官吏说:“不知道,请问夫人是属什么的?”官员说:“她比我小一岁,丑年生的。”

【原文】

强 盗 脚

乡民初次入城,见有木桶悬于城上,问人曰:“此中何物?”应者曰:“强盗头。”及至县前,见无数木匣钉于谯楼之上,皆前官既去而所留遗爱之靴。乡民不知,乃点首曰:“城上挂的强盗头,此处一定是强盗脚了。”

【白话文】

强 盗 脚

 有个乡下人第一次进城,看见有木桶挂在城墙上,就问别人:“这里边是什么东西?”别人回答说:“是强盗的头。”到了县城跟前,看见无数木匣子钉在门楼上,里面都是历任官吏们离任时留下的靴子。乡下人不明白,就点头说:“城墙上挂的是强盗的头,这里挂的一定是强盗的脚了。”

【原文】

避 暑

官值暑月,欲觅避凉之地。同僚纷议,或曰某山幽雅,或曰某寺清闲。一老人进曰:“山寺虽好,总不如此座公厅,最是凉快。”官曰:“何以见得?”答曰:“别处多有日头,独此处有天无日。”

【白话文】

避 暑

 正值暑天,某官员想找一个避暑的地方。同僚纷纷议论,有的说某山幽雅,有的说某寺清闲。一位老人献计说:“山和寺虽然好,也不如这座官府,这里最凉快。”官员问:“为什么这么说?”老人回答说:“别的地方都能见到阳光,唯独这里见不到。”

【原文】

偷 牛

有失牛而讼于官者,官问曰:“几时偷去的?”

答曰:“老爷,明日没有的。”

吏在傍不觉失笑,官怒曰:“想就是你偷了!”

吏洒两袖口:“任凭老爷搜。”

【白话文】

偷 牛

 一个丢了牛的人上官府告状,官员问他:“牛什么时候被偷走 的?”

那人答道:“老爷,白天丢的。”

一个差役在旁边忍不住笑起来,官员大怒说:“想必就是你偷 的了!”

差役挥挥两个袖口说:“任凭老爷搜查。”

【原文】

糊 涂

一青盲人涉诉,自诉眼瞎。

官曰:“你明明一双清白眼,如何诈瞎?”

答曰:“老爷看小人是清白的,小人看老爷却是糊涂得紧。”

【白话文】

糊 涂

一个患了青盲的人要打官司,他自称眼瞎。

官员问:“你明明一双清(音同青)白眼,为什么装瞎?”

这人回答说:“老爷看小人是清白的,小人看老爷却是糊涂得很。”

【原文】

取 金

一官出朱票,取赤金二锭,铺户送讫,当堂领价。官问:“价值几何?”铺家曰:“平价该若干,今系老爷取用,只领半价可也。”官顾左右曰:“这等,发一锭还他。”发金后,铺户仍侯领价。官曰:“价已发过了。”铺家曰:“并未曾发。”官怒曰:“刁奴才,你说只领半价,故发一锭还你,抵了一半价钱。本县不曾亏了你,如何胡缠?快撵出去!”

【白话文】

取 金

有一个官员拿出朱票要取两锭赤金,店铺派人送来,当堂等着收票。官员问:“价钱多少?”铺家说:“平常价值应该是个大数,现在老爷您用,只收半价就行了。”官员看了看左右说:“这样的话,退还给他一锭。”退还一锭后,铺家还等着领票。官员说:“已经给你钱了。”铺家说:“没给呀!”官员大怒:“刁奴才,你说只收半价,所以退一锭给你,抵了一半价钱。我不曾亏了你,为何还胡搅蛮缠?快给我出去!”

【原文】

有 理

一官最贪。一日,拘两造对鞫,原告馈以五十金,被告闻知,加倍贿托。及审时,不问情由,抽签竟打原告。原告将手作五数势曰:“小的是有理的。”官亦以手覆曰:“奴才,你讲有理。”又以手一仰曰:“他比你更有理哩。”

【白话文】

有 理

某官员十分贪婪。一天,拘拿两方对簿公堂,原告送给官员五十两银子,被告听说了,就加倍贿赂他。到了审讯时,官员不询问缘由,竟然下令责打原告。原告做出了一个“五”的手势说:“小人是有理的。”官员也做了一个“五”的手势说:“奴才,你虽然是有理。”然后又把手一翻说:“他比你更有理哩。”

【原文】

贪 官

有农夫种茄不活,求计于老圃。老圃曰:“此不难,每茄树下埋钱一文即活。”问其何故,答曰:“有钱者生,无钱者死。”

【白话文】

贪官

有一个农夫种茄苗没有成活,就向老菜农请教。老菜农说:“这不难,在每棵茄苗下埋一文钱它就活了。”农夫问他是什么原因,老菜农回答说:“有钱的活,没钱的死。”

【原文】

发利市

一官新到任,祭仪门毕,有未烬纸钱在地,官即取一锡锭藏好。门子禀曰:“老爷,这是纸钱,要他何用?”官曰:“我知道,且等我发个利市看。”

【白话文】

发利市

一个官员刚到任,祭祀完毕,地上还有未烧尽的纸钱,官员就拿了一个锡纸锭藏起来。衙役疑惑地禀告说:“老爷,这是纸钱,要它有什么用呢?”官员回答道:“我知道,就当成是我一上任就发了个小财吧!”

【原文】

比  职

甲乙两同年初中。甲选馆职,乙授县令。

甲一日乃骄语之曰:“吾位列清华,身依宸禁,与年兄做有司者,资格悬殊。他不具论,即选拜客用打字帖儿,身分体面,何啻天渊。”乙曰:“你帖上能用几字,岂如我告示中的字,不更大许多?晓谕通衢,百姓无不凛遵恪守,年兄却无用处。”

甲曰:“然则金瓜黄盖,显赫炫耀,兄可有否?”

乙曰:“弟牌棍清道,列满街衢,何止多兄数倍?”

甲曰:“太史图标,名标上苑,年兄能无羡慕乎?”

乙曰:“弟有朝廷印信,生杀之权,唯吾操纵,视年兄身居冷曹,图章私刻,谁来怕你?”

甲不觉词遁,乃曰:“总之,翰林声价值千金。”

乙笑曰:“吾坐堂时,百姓口称青天爷爷,岂仅千金而已耶?”

【白话文】

比官职

甲乙两人同一年考中进士。甲被选拔到翰林院任职,乙被任命为县令。

有一天,甲傲慢地对乙说:“我官阶高贵,身居朝廷,与老兄做地方官差别很大啊!别的不说,光是拜客用的名帖,就说明我的身份地位与你有天壤之别。”

乙说:“你名帖上能用几个字?哪里如我告示上的字作用更大呢?它传布大街小巷,老百姓没有不严格遵守的,而老兄你的却毫无用处。”

甲说:“然而出行时我有黄巾伞盖和卫士护卫,十分显赫荣耀,老兄你有吗?”

乙说:“我出行时有牌棍开道,队伍摆满大街小巷,声势规模不比老兄你大数倍吗?”

甲说:“我有太史官的图章,标上有上苑的字样,老兄难道不羡慕吗?”

乙说:“我有朝廷授予的印信,操纵着生死的大权。看你老兄身居冷官闲职,自己私刻的图章,谁怕你?”

甲不由词穷,就说:“反正翰林的声威价值千金。”

乙笑着说:“我坐在大堂上,老百姓都叫我青天大老爷,难道不远远超过千金万金吗?”

行业 文化
标签
点赞
举报
1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