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在一个外星世界定居下来?
943字
2021-02-22 08:55
20阅读
火星译客

海拉插图:埃琳娜·莱西/有线;乔·索姆,大卫·阿基/盖蒂图片社

大卫·杰洛德(Gerrold)是数十本科幻小说的作者,包括《火星小孩》和《折叠自己的男人》。他的新小说《海拉》(Hella)讲述了一个居住着恐龙般的外星人的低重力行星,灵感来自2011年的电视剧

“他们做的世界建设非常有趣,非常令人兴奋,但因为他们没有按照我想要的方向发展,我很沮丧,我在想,‘让我做一个我可以真正解决世界建设问题的故事,’”杰罗德在《极客的银河系指南》播客的第454集说。

海拉详细阐述了在外星世界定居的过程,并解决了诸如:我们食用外星蛋白质是否安全?我们呼吸外星细菌安全吗?地球上的动植物会对外星生态产生什么影响?这与许多科幻小说中假设外星行星与地球很像的说法大相径庭。“我的理论是,没有类似地球的行星,只有懒惰的作家,”Gerrold说。

《海拉》是以凯尔·马丁(Kyle Martin)的视角讲述的,他是一个患有神经分裂的年轻人,不擅长社交,但对技术细节有着广泛的好奇心。Gerrold说,从凯尔的角度讲述这个故事意味着要让海拉的世界变得特别富有。

“我认为这是一种协同效应,”Gerrold说。“我想要探索这个世界,Kyle是探索它的合适角色,我越深入Kyle的头脑,就越想从他的角度去探索这个世界。整章整章的内容都是关于食肉动物如何跟踪大型动物群的,就因为凯尔对此感兴趣。”

Gerrold希望海拉能让读者更仔细地思考我们的行为对地球生态系统的影响。他说:“我看过一些文章,认为以超光速旅行和殖民其他恒星周围的行星都超出了我们的技术能力。”“我希望他们是错的。但作为一个思维实验,去另一个世界,发现不同之处,这也是一个思考这个星球上事物是如何存在的机会。”

请听《极客银河系指南》(见上图)第454集对David Gerrold的完整采访。并看看下面讨论的一些重点。

“我认为海因莱因在某种程度上意识到,为了生存,你真正需要的是与他人合作,个人主义是一种幻觉。因为天空隧道,地球上所有的人类,所有的孩子,必须团结起来,互相保护,共同努力才能生存下去。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很多小说都忽略了。很多小说都是这样的,‘英雄自己进去解决了问题。他是伟大的勇士。’虽然这很令人兴奋,但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很多问题都是通过团队合作和伙伴关系解决的。”

David Gerrold谈生态学:

“当你去殖民一个星球时,你不会带着并烧毁城市。你带着你的整个生态系统来到这里,因为如果你打算在一个星球上生活,你需要你的整个生态系统。你需要微生物,底部水平,因为微生物处理土壤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植物,你会把你的玉米、甜菜和萝卜和一切——根部以微生物在土壤中做些什么。然后你需要所有给植物授粉的昆虫,然后你需要控制昆虫的东西。如果你要带鸡,你需要给鸡吃的东西。所以你带来了整个生态系统。”

David Gerrold 谈性:

在他的《八个世界》系列中,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发生的。他会让角色改变性别,变性,双性恋,而且他是随随便便地这么做的——他没有解释是怎么做到的。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我想,‘哦,我可以做到。让我试试。所以我没有解释《海拉》中的角色是如何改变性别的。我脑子里有个想法,但我没有把它说出来,因为我不想深入到生物学的层面。但我想,它就会像约翰·瓦利(John Varley)的世界一样——一旦你拥有了技术,人们就会使用它。”

“我想,当时我创造一个有点像哈兰的角色是为了找点乐子——因为哈兰也可能是混乱的代理人——但当我塑造了哈莉这个角色后,他一点也不像哈兰。是星云宴会上的司仪,他讲了很多笑话,我很高兴能成为他的笑话之一。他说,“有一本叫哈利的新书,当然,声称自己不是。这句话逗得我们哈哈大笑,我想,‘哇哦。鲍勃·布洛赫注意到了我。他注意到了我的书。多酷。’所以有少量提到哈兰,但不是很严重。”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