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希望恢复被混凝土掩埋的传奇河流
1924字
2021-02-22 21:06
34阅读
火星译客

比耶夫尔河蜿蜒流过雨果笔下的巴黎。保护工作可能会使这条历史悠久的河流重现。

在巴黎郊外的马恩山谷,比耶夫尔河仍然在郊区的景观中流淌。摄影:MICHAEL LUMBROSO, REA/REDUX, REDUX

我所在的巴黎左岸社区,曾有一条河流蜿蜒穿过,那就是比耶夫尔河。从南部的城市边界开始,也就是现在13区的凯勒曼公园,涓涓流水为沿途的工厂和制革厂提供水源,直到与5区的塞纳河汇合。但到了20世纪初,比耶夫尔河已经变得臭气熏天,污染严重,后来被掩埋在地下,河水改道进入下水道。

对于每年来巴黎的数百万游客来说,比耶夫尔河(唯一流经巴黎的支流)并不是那么耳熟能详,与代表着浪漫和梦想的塞纳河相比要逊色很多。但是,深情的巴黎人长久以来一直怀揣着一个梦想,那就是复活这条有着神话意义的河流。

这张照片是由著名摄影师EugèneAtget于1898年左右拍摄的,显示了比耶夫尔河从第13区的埃德蒙德·贡迪内街(Rue Edmond Gondinet)下方流动。

如今,这个梦想即将实现。近年来,上游郊区的部分河段已经重新开放,巴黎市长办公室最近启动了一项可行性研究,调查巴黎未掩埋的河段。如同马德里和首尔的国际河流修复项目一样,比耶夫尔河的复兴反映了城市规划和城市生活方式的绿色转变,为2024年夏季奥运会奠定了基础。

“在我们面临气候危机、热浪加剧以及生物多样性的威胁之时,这个项目有了新的动力,”负责监督巴黎生态转型、气候计划、水和能源事务的副市长Dan Lert解释说。“我们不能再继续过去的城市发展方式……居民们希望我们的城市能适应环境挑战。”

河流的变迁

比耶夫尔河源于巴黎西南约22公里处的基扬古尔(Guyancourt),这条遍布卵石的溪流蜿蜒穿过四个不同的地方,流入森林环绕的池塘,这些池塘为凡尔赛宫的喷泉提供水源。从那里开始,河水为一系列郊区城市补水和降温,然后流入塞纳河。塞纳河位于奥斯特里茨火车站附近的不起眼的排水管

( 这个神奇机械为凡尔赛的喷泉提供了动力。)

这条河有12公里暴露在外;1912年,巴黎最后的露天河段被完全掩埋,Gentilly这样的郊区在20世纪50年代开始将河流封死。人行道上的一系列标志表明了河流在巴黎的古老流向,但其他痕迹并不那么明显:随河床起伏的街道、街道的名称总是会让人想起那些已经拆除的工厂(如Moulin des Prés)、可通向河边的秘密地窖门,以及L’Escurial电影院,从影院放映室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自比耶夫尔河消失后未曾改变的制革厂。

正如《巴黎比耶夫尔河寻踪》(Sur les Traces de la Bièvre Parisienne)一书中描述的那样,这条河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在新石器时代(公元前5000年),比耶夫尔河还在如今塞纳河的河床上流淌,而塞纳河则在贝尔维尔和蒙马特的山丘下蜿蜒。后来爆发的洪水使得塞纳河侵占了比耶夫尔河的河道,也偷走了比耶夫尔河在全球的知名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又进一步改变了这条河流。早期的修道士将其用于农业灌溉,随后出现了中世纪的磨坊主、制革工,他们建造池塘来浸泡动物皮,还有切冰工从Glacière的池塘中切割冰块供给整座城市。

在这片肮脏而勤劳的土地上,水源的竞争很快就导致了各个团体之间的冲突:染匠与洗衣女工,制革工人与屠夫。1376年,议会曾下令让屠夫将动物内脏倾倒在比耶夫尔河中,而不是玷污塞纳河。尽管后来又出台了一些政府法令,但还是无法阻止垃圾流入比耶夫尔河,这条河变成了一个充斥着疾病的臭水沟。

水中的物质

多年来,我一直在收集关于比耶夫尔河的传说,有些传说非常晦涩难懂。比如仙女Gentilia的故事,为了躲避紧追不舍的特洛伊士兵,女神Diana将其变成了河流。还有一条龙,一直威胁着这片土地,直到四世纪马塞尔主教将这头怪兽放逐到比耶夫尔河。

据说还有另一种生物住在辛格岛(île aux Singes)上;比耶夫尔河的两条支流庇护着 “猴岛"。在这里,工人们纵情享乐,而杂耍者则让猴子自由漫步。这里说的"猴子"一词难道是"老板"的蔑称?

“比耶夫尔河”这一名字的来源也并不明确。一些历史学家认为,“Bièvre ”(比耶夫尔)一词来源于 “beber”,即凯尔特语中的海狸。然而,从来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表明海狸居住在这一地区(但13区把海狸纳入了它的盾徽)。这个名字也可能来自于凯尔特语中的“泥巴”或拉丁语中的 "bibere"(喝)。也有人认为,Bièvre来自于 “bief",这个词描述的是将水输送到磨坊的人造运河。

这张拍摄于1865年左右的照片展示了流经巴黎13区戈贝兰街尽头的比耶夫尔河以及沿岸的制革厂。摄影:CHARLES MARVILLE, ALAMY STOCK PHOTO

无论真相如何,这条河流在过去几个世纪里一直享有盛誉,是众多艺术家和作家的灵感源泉。文艺复兴时期的诗人拉伯雷在《巨人传》中描写了从比耶夫尔河捕到的青蛙和小龙虾。亨利·卢梭创作了经典油画《比塞特郊区的比耶夫尔河畔》。在《悲惨世界》中,维克多·雨果描写了磨坊旁的桥,马吕斯在那里梦见了珂赛特。他还写了一首关于比耶夫尔河谷的诗,描述了由“马海毛和丝绸流”雕刻而成的“迷人风景。。

宽不过三米的比耶夫尔河却成了巴黎的工业中心。最著名的是“戈布林制造厂”(Manufacture des Gobelins),它起源于15世纪的一家染料工厂。根据传说,比耶夫尔河的水里有一种特殊的物质,能够形成鲜艳的红色。(拉伯雷曾开玩笑说,这种成分是狗尿。)后来,戈布林制造厂受到里皇室的青睐,开始为法国君主制造精美的挂毯。

人民的力量

自从比耶夫尔河在巴黎消失后,人们对它的迷恋达到了顶点。“这是一条很小的河流,流量很小,但从历史上看,它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水务专家Alain Cadiou解释说,他还是由35个非营利组织组成的比耶夫尔河复兴联盟(Union Renaissance de la Bièvre)的负责人。每个组织都有不同的侧重点,从推广河流文化遗产到保护环境。(例如,有2000多人参加了一年一度的“比耶夫尔河游 行”,这是一项春天的游 行活动,人们在午夜开始,沿着巴黎的这条河流行进。)

2001年,经过广泛的研究后,当时的巴黎市长Bertrand Delanoë认为修复这条古老的河流过于昂贵。但在此后的几十年里,非营利组织与政府机构并未停止在比耶夫尔河流域开展活动。由此,郊区的河流重启项目取得了胜利。“我们要为这些重要的团体点赞,”Lert说道。"正是在比耶夫尔河支持者们的鼓励下有关河流复兴的对话才得以重启,并催生了一场运动。"

“减少比耶夫尔河污染的工作已经开展了很长时间……现在水质确实得到了改善,”Marie Bontemps解释说,她是比耶夫尔河协议项目的经理。

2003年,一个公园在Fresnes揭幕,如今这里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地带,野生动物非常丰富,比耶夫尔河贯穿其中,将其一分为二。2016年,l ‘Haÿ-les-Roses也效仿了这一做法,重新开放了一段650米长的河道,并在重新美化的河岸上开辟了一条步行道。2021年夏天,Arcueil市和Gentilly市(距离巴黎最近的南郊城市)将在Coteau-de-Bièvre公园展示一个联合重启项目,恢复河道的自然河床。

(以下是城市公园如何将自然带回家。)

“比耶夫尔河将重回巴黎,再次与塞纳河交汇,”Lert说。“在进入城市之前,污水会被引入污水处理收集器。因此,到2021年,它将再次成为一条真正的河流……而且还将为2024年的夏季奥运会做好准备。我们会尽一切努力保证塞纳河的水质,届时将在这条河里举办游泳比赛。”

引领未来

巴黎拥有220万人口,是欧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比耶夫尔河的重新开放面临着重大的技术挑战。19世纪,巴黎在城市规划上经历了一场巨变,奥斯曼男爵将中世纪的街区夷为平地,为宏伟的林荫大道让路。他邀请Eugène Belgrand建造了现代下水道系统,这一系统沿用至今。

他们都认为解决比耶夫尔河污染问题的唯一办法是让其流入地下管道。1858年,奥斯曼男爵宣布:“比耶夫尔这条污浊的河流将不再注入塞纳河。”埋在巴黎南部的这条地下管道很深,因为随着山峦被夷平,巴黎的地形永久改变,山谷中填满了近20米的碎石。

如今的城市规划者无意在巴黎挖开山谷重现河流。但在 René Le Gall广场等地,比耶夫尔河只位于地下几米处。这片翠绿的公园占据了原戈布林制造厂的菜园,是可能重新开放河流的三个地点之一。

一家人参观了奥赛博物馆(Musée d'Orsay),它坐落在前奥赛火车站(Gare d'Orsay),个建于20世纪初的美术风格火车站。奥赛博物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杰作收藏。(计划来一次法国印象派之旅。)

一家人参观了奥赛博物馆(Musée d'Orsay),它坐落在前奥赛火车站(Gare d'Orsay),个建于20世纪初的美术风格火车站。奥赛博物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杰作收藏。(计划来一次法国印象派之旅。)

摄影:Paolo Mangoni, Your Shot。

(里昂下面有什么秘密?)

目前的研究正在根据最近的城市工程项目重新评估这些地点,只关注重力解决方案,而不考虑使用泵或液压系统。Lert希望在2026年政府任期结束前至少开通一个河段。

比耶夫尔河的复兴不仅仅是为了给城市降温,对抗全球变暖,让自然回归城市环境。它也为像我这样的居民创造了更好的生活环境,我们梦想着走在绿茵之上而不是水泥地上,期待着在拉伯雷曾经漫步过的河岸上与邻居们分享夏日开胃酒。

"比耶夫尔河在巴黎流淌了几千年,"Cadiou说。"让它回归是明智的。"

玛丽-温斯顿-尼克林(Mary Winston Nicklin)是一位常在巴黎的自由职业作家和编辑。在Twitter上可以找到她。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