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 美国正在失去领导地位,通过七国集团“西方团结”的企图难以实现
951字
2021-02-23 11:03
9阅读
火星译客

专家称: 美国正在失去领导地位,通过七国集团“西方团结”的企图难以实现

记者于2019年8月25日在法国比亚里茨的七国集团首脑会议新闻中心工作。(新华社/高静)

随着七国集团(G7)虚拟会议于周五开幕,拜登政府在修复盟友和巩固西方方面又迈出了一步。然而,在这次会议上,国际事务专家们发现了一种“奇怪的同盟国”的感觉。

路透社报道,七国集团会议被认为是拜登总统的首次重大多边外交接触,会议将讨论战胜新冠肺炎、气候变化、世界经济复苏和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等议题。

七国集团会议是在周三和周四由30个成员国组成的北约会议之后举行的。据报道,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盟友讨论了一系列挑战,包括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挑战。周四,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在“四方会谈”框架内与来自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外长进行了会面。

分析人士表示,除了上述两大事件之外,拜登政府还试图强调,值得信赖的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又回到了七国集团(G7)的舞台上,尤其是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出了四年的“美国优先”政策之后。

“西方俱乐部”(club of the West)曾经由美国主导,但在最近一系列国内外挑战之后,美国的领导地位还能维持多久?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沈毅对此表示质疑。

沈说,美国能否从中国手中夺回在抗击病毒、应对气候变化和多边贸易方面的领导地位,答案是否定的。

美国官员周四宣布,拜登政府将在发展中国家的七国集团会议上承诺向COVAX(一种疫苗接种项目)提供40亿美元。七国集团成员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占全球确诊病例的40%左右。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欧洲研究室主任崔宏建周五告诉《环球时报》,七国集团更多的是政治而非实际,试图传达一种“西方团结”的印象。

七国集团的议程反映了拜登政府的两大优先事项:抗击流行病和经济复苏。但由于七国集团在上述两个领域仍处于混乱状态,近期不会采取任何重大举措。

崔说:“他们可能会讨论在世界卫生组织框架下加强合作,以及更多反映西方意愿的改革。”

观察人士指出,贸易争端,尤其是关税和规则争端,对美国和其他七国集团(G7)国家产生了限制效应。如果不改变特朗普的政策,拜登政府将很难赢得七国集团成员的信任。

当七国集团成员之间的经贸摩擦难以解决时,实际上他们在经济上都依赖中国。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成为了所谓“侵略行动”的议程。

崔说,美国很可能利用“对过度依赖中国经济的恐惧”作为一种手段来建立忠诚,并建立新的七国集团共识,制定规则来遏制中国的发展。

然而,分析人士说,美国的愿景很难实现,因为其他国家都考虑到自己的利益。

崔表示,英国脱欧后,七国集团将成为英国在外交政策上大举投资的平台。作为2021年七国集团峰会的主办国,英国为此次体现“西方统一”的峰会做了充分的准备,包括撤销中国官方媒体CGTN的执照,以及给予香港英国国民(海外)护照获得居留权和公民身份的途径。

周五,北京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杨希宇告诉《环球时报》,英国希望重置其与美国的“特殊关系”,依靠并跟随其向中国施压的行动,以便美国能够保持大国地位。

崔说:“英国与欧盟的尴尬关系充满了矛盾,因此英国在七国集团中的角色令人怀疑,而且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英国与美国的关系会在短期内恢复。”

法国和德国将在七国集团会议上迎合美国,但他们也会利用这个机会提出条件和要求,并指出欧洲和美国之间的政治和经济矛盾不是几次会议就能解决的,崔说。

曾经是“日不落帝国”的英国,可能成为七国集团中的政治投机者。“通过靠近美国,英国可以在一些问题上指责欧洲,然而,也可以在一些问题上与欧洲站在一起,向美国哭喊。”崔说。

德国和法国作为欧盟的领头羊,注重使欧盟成为一个独立的组织,同时与美国保持适当的距离,杨说。

沈说,日本只需要展示自己是俱乐部成员的身份,但在内心深处,它知道与中国为敌的后果将使日本成为另一个澳大利亚或加拿大。

杨说,七国集团的七个成员在成立之初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但冷战后,七国集团进入了分裂的快速轨道,其成员在经济和政治上都在衰落。

杨说,七国集团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它的形状,被边缘化了。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