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是美中合作的关键
766字
2021-02-19 19:12
9阅读
火星译客

专家说,各国合作的潜力可能会涉及其他问题。

环境专家和政策制定者表示,气候变化仍然是美中关系中的一个“建设性部分”,尽管其他领域存在紧张局势,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国应该抓住机会进行合作。

他们说,通过这样做,两国还可以找到管理这一领域竞争的方法。

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科学、技术和国际事务项目主任乔安娜·刘易斯(Joanna Lewis)表示:“与中国在一系列全球问题上开展合作符合美国的利益,我认为这对许多人来说并不明显,从全球卫生到核安全,我认为没有哪个问题比气候变化更重要。”

刘易斯在2月10日由加州-中国气候研究所(CCCI)主持的网络研讨会上告诉观众,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任命是“极其重要的信号”。她指出,这些官员与中国同行建立了关系。

刘易斯表示,同样,中国再次任命谢振华为中国气候变化问题特使,是中美气候谈判的关键贡献者之一,这表明中国愿意在这一问题上开辟与美国的沟通渠道。

谢和现任拜登气候问题特使的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都曾参与2014年美中气候变化协议的谈判,该协议帮助促成了2015年“巴黎协议”(Paris Agreement)。

刘易斯说,气候可能是美中关系的“建设性部分”,即使两国关系的其他方面都很紧张。

在1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克里表示,美国将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与中国合作,作为一个“关键的独立问题”,但美国绝不会为气候合作交换其他担忧。

作为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建警告说,与美国的气候变化合作离不开更广泛的双边关系。

刘易斯承认,华盛顿方面担心,美国会在某些问题上“向中国让步”,以便在气候问题上取得胜利。

她补充说:“我认为,你不能在一个问题上不妥协而不妥协的想法是一个错误的前提,而且我甚至不相信中国会完全同意。我认为,谢的任命是中国愿意参与的一个明确信号。”

中国能源基金会(Energy Foundation China)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邹吉表示,美中气候合作可以恢复世界对多边主义的信任,特别是考虑到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议以及民粹主义的兴起。

邹说:“我们应该告诉全世界,美国正在卷土重来。”“在中国,我们也看到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碳中和目标后的势头。然后,作为两个最大的国家,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向世界表明,全球合作所必需的政治轨道仍然存在。”

碳中性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全球能源政策中心(Center On Global Energy Policy)的首任研究员大卫·桑达洛(David Sandalow)表示,习承诺到2060年中国将实现碳中和,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让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问题在中国所有决策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展望未来,无论何时决定政策,无论何时作出许可决定,无论何时资金决策,系统内部都有可能说,这个问题是否推进了习的碳中和目标?”桑达洛说。

前加州州长杰里·布朗在题为“拜登-哈里斯政府领导下的气候竞争与与中国的合作”的讨论中发表了开幕词。

他说:“鉴于乔·拜登的新政府,我们正在考虑中美之间的竞争与合作。这是两国关系史上的一个非常恰当的时刻,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非常恰当的时刻。”

同时也是中国气候变化委员会主席的布朗将气候变化与新冠肺炎带来的挑战进行了比较,这两项挑战都需要国际合作来应对。

他说:“就连这里的项目都列出了竞争与合作。好吧,如果我们能竞争提供更好的疫苗,那就太好了;如果我们能够竞争提供更好的电动电池、更好的可再生能源、更好的制造和材料生产,那么我们就能尽快实现零排放,那就太好了,”他说。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