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反复无常:巴黎法院认为国家存在此方面的过失
2030字
2021-02-19 16:23
3阅读
火星译客

气候变化研究者认为,他们在法律领域中赢得了历史性的胜利。就在上周,巴黎法院认为国家应对环境承担责任,这是在法国法律中所体现的义务。 

2021年2月5日,巴黎发生洪水。

图片来源: EPA-EFE/IAN LANGSDON

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法国的四个非政府组织对国家提出异议,而支持这次“世纪战役”的200多万公民已经获得了理想的结果。 (此次结果)宣布国家有义务采取措施应对气候变暖。 

司法机构考虑了有关(气候变化)原因的科学论据,并向国家表明了其职责的疏忽。 巴黎行政法院采纳了保护协会组织的建议,即公民可以向该组织提出合理意见。 司法机构同意了诉讼发起人的意见,并表示当局应对未能信守的承诺负责。 

法国扶贫组织协会负责人塞西尔·杜夫洛特表示,这一决定对每个必须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人都至关重要。 

“法国气象局”发出警告

法国气象局在气候变化轨迹上再次发出警告。 根据气象学家的说法,自1900年以来,法国的温度上升了1.7°C,并且在最近几十年中一直在上升。 以目前的速度,到2100年,升温将达到3.9°C,并产生(不可预估)的后果。 该国在夏季会处于长期干旱的状况,而且将面临热浪来袭。 

法院认定国家应向原告支付象征性的1欧元,以赔偿因未遵守应对气候变化义务而造成的精神损失。 因此,法院承认国家的不作为是存在过失的,应被视为造成环境破坏的原因之一。 

专家提醒,《巴黎气候协定》(2015年)的发起人提到法国承诺在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至与1990年相比的40%。 到2050年,该国应实现碳中和水平。 但是,国家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并将其义务的标准提高到欧盟承诺的水平(将排放量减少至55%),超过了国家战略中设定的门槛。 

结论是否会引发争议? 

总而言之,法国的二氧化硫排放量比低碳战略设定的年度上限高出4%。 损失估计为3-4亿欧元,其中三个领域尤为严重:建筑,运输及农业。 

法院关于当局提供了相关科学和法律文件的支持。 杜夫洛特在声明中指出,不仅是现任政府,其前任执政当局也应受到指责。 法国乐施会负责人提醒不要将责任转移给普通公民。 就(气体排放)消耗而言,该国履行巴黎协定的比例不会超过25%,因为存在其余的结构性解决方案。

法国乐施会负责人塞西尔·杜夫洛 

图片来源:EPA-EFE/YOAN VALAT

法国承认本国未对环境破坏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是前所未有的。 因此,行政法院指出,政府当局应对环境造成的损害负责。 塞西尔·杜夫洛表示:“这一天将成为历史。这一结果可能会引发其他争议,因为它具体体现了国家在公共卫生和环境保障人权方面的作用。。” 

付诸实践

她认为,此举动是向所有政府当局发出非常明确的信号:保护环境已迫在眉睫,而且这是不可否认的。 她希望这能激励世界各地的公民团结起来。此次 “世纪问题”运动是从荷兰一个组织提出反对本国政府的论点中汲取了灵感。 如今,全球正在研究数百起气候反常情况。 巴黎的裁决可能有助于建立环境法律体系。 

为了消除对环境的进一步破坏,法院裁定首先要在生态领域进行恢复。 在不可能补救的措施下投入财政恢复(生态环境)。 

法官们给了政府两个月的时间,来采取措施防止环境情况恶化。正如环保主义者强调的那样,直到近期,政府仍否认其发布的气候政策是不充分的。由于政府公布的“气候法”草案不足以实现既定目标,因此环保主义者期望司法审判不会仅仅局限于承认国家的疏忽。他们呼吁采取具体措施来履行法国应对气候反常的承诺。 

常见的原因 

最终在法庭上赢得本次“世纪问题”胜利的人们是律师、公众人物以及文化世界的杰出代表。 “我们赢了,”此次活动参加的电影明星朱丽叶·比诺什说道。 另一位法国奥斯卡奖得主玛莉安·歌迪亚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学术界的人们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立场。 法国无机化学领域的国际专家马克·丰特卡夫院士认为这一诉讼是徒劳的。 他坚信,法国是减少二氧化硫排放量的世界领先者。 

爱丽舍宫(法国总统官邸)在2019年3月就表示了立场。 国家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在评论此案时说:“我很难同意这一决定。(保护环境)取决于我们每个人,人民对政府不会有反对意见。 ” 他认为,“不仅当局应朝这个方向行动,并且大型企业、投资者、公民也应一起行动。” 

政府认为,在作出这一决定之前,国家一直在朝着正确的方向行事。 政府发言人国务卿加布里埃尔·阿塔尔表示:“在伊曼纽尔·马克龙的领导下,我们保证实施一项雄心勃勃的环境计划。” 

双重效果

尽管法国政府须向原告支付象征性1欧元的精神损失费,但身为权威分析学家、《周刊》及《每日新闻》的主编仍然认为,最终结果具有实际效果。 

他回忆道,法国不仅发起了巴黎协议,甚至已签署了该协议。 一个国家至少可以做的就是履行其中所包含的义务。 

因此,这是非常公正地提醒了国家要履行其诺言。 分析学家认为,这一结果是“国家在签署的时候就应该负起责任。” 

结论的某些含糊之处在于,尽管在弗朗索瓦·奥朗德任总统期间承担了相应责任,但该结果仍被视为对现政府的谴责。 在“巴黎协议”还未修订时,生态部长是尼古拉斯·休洛特,该部长是马克龙任命的。 后来由赫洛特建立的基金会向司法部提出了建议。 

但是,目前仍需等待巴黎法院是否会批准该决定,以及多久才能批准。 这取决于国务委员会最终要制定的目标。 在法国,国务委员会是行政事务上最高的法院,拥有最终决定权。

行业 环境
标签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