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装的弃儿们有了新的女王。
1424字
2021-02-19 23:49
24阅读
火星译客

随着这个曾经的边缘文化场景成为主流,像扮演Ata Racks这样的女性和非性别歧视的艺术家正在挑战谁能登上舞台的概念。

扮装名叫做Ata Racks的变装表演者浑身沾满着假血,只穿着破烂的芭蕾舞裙和胸罩,小心翼翼地走到聚集在一起观看他们表演的一小人群面前。这种视觉上的冲击与他们平静、害羞的肢体语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Ata Racks一动不动地站着,目光看着地面,等待着音乐的响起。

这首歌的第一个和 弦一响起,Ata Racks的身体表演就爆发出来。这是一首唇语假唱歌曲,真正是肢体表演。观众口中使用they/they代词的Ata Racks,像一个被控制的布娃娃一样甩动着身体,但仍然做出了精心编排的动作,在人群中工作,从欢呼的观众那里获得美元钞票。

这是一个不同的变装场景,不同的变装女王。与典型的环境不同--在一个同性恋酒吧,有着赤 裸着上身的调酒师和消费最低20美元的酒吧标签,年轻的人群(有些还没到喝酒的年龄)挤在皇后区里奇伍德的一家社区咖啡店Flower Power咖啡馆的后院。

Ata Racks扮演者是25岁的露娜。她是AFAB(出生时为女性),但被认为是无性别的。她日常的性别表达是中性的,或者基本上是中性的。露娜没有女装,她的黑色短发两边都被剃光了,看起来既孩子气又有女人味。她们有时会穿上夹子,表现出更男性化的身材。

露娜发现自己性别身份的是通过参与变装。露娜说:“我在成长过程中一直是个‘古怪’的孩子。”“我在内心深处与自我的感觉做了很多斗争。变装文化带领我走上了更多了解LGBTQ文化的道路,我也因此发现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东西。"

从历史上讲,在亚文化中主要由冒充女性的同性男同性恋者,像露娜(Luna)这样的人是一个例外。但是,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改变。

通过受广大欢迎的节目《鲁保罗变装比赛》,这种一度被视为禁忌的表演艺术现在在黄金时段播出。但露娜说,变装的主流化既是福也是祸。一方面,你有了一个全新的人群,他们是变装文化的消费者,否则他们可能不会接触到它。这意味着他们对我的工作更感兴趣,有更多的机会举办有偿演出、巡回演出以及与其他艺术家合作。另一方面,流行的变装文化概念并不包括非男性表演者。

"对我这样的女王来说,"露娜说,"这可能是地狱。人们只有《Drag Race》这样的节目可以参考,所以这就变成了一种情况,如果你不做鲁女郎变装,你就会被淘汰。" 鲁保罗本人在去年接受《卫报》的一次争议性采访中说:"一旦不是男人在做,变装就会失去危险感和讽刺感。" 这些言论在变性人和非性别变装演员中引起了强烈反响,鲁保罗后来有收回了这些话。

消除变装只能是男扮女装的想法,是Ata Racks和其他另类变装表演者存在的理由之一。然而,在一个被孤立的亚文化中创造这种观念的改变,可能和在一个主流文化中一样困难。有人争论做的Ata Racks角色是否是变装。一个浑身沾满假血的闹鬼娃娃,与人们习惯看到的魅力四射的表演者的变装表演大相不相同。是cosplay吗?是变装?还是现场表演?这些不同的艺术形式的分界线是模糊的,但对露娜来说,毫无疑问,他们做的就是变装。

"我一开始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露娜在谈到对自己定义时说。"我是个变装迷,我一直是个变装迷,所以我选择参加比赛是很自然的事情。" 露娜白天在美容行业工作,他们一生都喜欢化妆,所以把这个技能转化为变装造型是一个自然的演变,他们说。

也有一些来自其他女王的阴影,尽管“这主要是困惑,”露娜说。当他们第一次开始在布鲁克林的同性恋酒吧里表演时,被人盯着看是难以忍受的。“有一次我正要走下舞台,”露娜说,“一位女王走过来恭维我,当她走近并意识到我是AFAB时,她的面部表情变得非常困惑。她说,'哦,我的天啊。我不知道你是个女人。对一位女演员来说,那是一场精彩的表演。’这简直是最挖苦人的恭维。”

露娜在布鲁克林的布什威克区长大,她一直对行为艺术、表演、化妆和时尚感兴趣,但害羞的动作让她望而却步。露娜说,他们的父亲给了他们源源不断的鼓励,促使他们把一切都说出来。2018年,他们的父亲意外去世,露娜失去了这个坚强的支柱。她父亲的去世对她的打击很大,但也成为了一种创作催化剂。

卢娜说:“我爸爸去世的时候,我觉得我欠他分享我的艺术。”“这绝对激发了我表演的欲望。我无法忘记他那鼓励我的那些话。”

就这样,变装角色诞生了。

角色的扮装名Ata Racks是用他们的父亲去世后,医生给露娜开出的抗焦虑药物(Atarax)命名的。就像药物一样,他们的变装角色也起到了舒缓神经的作用。"作为Ata Racks表演让我可以做一些我自己永远无法做到的事情,"露娜说。"这是一种勇气的形式。"

一种治愈的主题的变装,用Ata Racks角色的表演中很流行,露娜说:“这个角色是人们克服压力、恐惧和心理健康问题的一个出口。”“Ata Racks是我所有烦恼的一个表征;我的焦虑症,我的恐慌症,我所有的恐惧和挫折都倾注在这个角色身上。”

"同性恋艺术有一种黑暗,我认为它应该保持这种方式,"他们继续说道。"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这是我个人探索的方式。"

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酒吧、俱乐部和DIY空间表演了一年之后,露娜以家庭为中心的本能激发了他们,并启发他们创建了一个自己的变装屋,名为名为CVNT COLLXTIVE(Creative、Versatile、iNternational和Transcendent的诙谐缩写))。在变装文化中,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的舞厅文化的房子,就像另类的家庭,是LGBTQ和性别不符合者在安全空间里集体活动的支持系统。从商业角度看,舞厅也是一个网络和人才库,可以从中挑选表演者。

Ata Racks的变装屋现在成为了由年轻人组成的多元化集体,他们参与纽约市和世界各地的另类变装而团结起来,这要归功于社交媒体。"我想把关注点放在同性恋社区的弃儿身上,"露娜说,"那些不喜欢前40名的同性恋者,或者不是同性同性恋者的同性恋者。这些人也需要我们社区的爱!"

露娜(Luna)的变装屋还举办带有社区支持的活动,比如最近在Flower Power咖啡馆举办的青少年反欺凌活动。所得收益全部捐给了附近的LGBTQ青年中心。

"我觉得AFAB的表演者必须加倍努力才能得到关注,"露娜说,但她补充说,迄今为止他们在变装方面的成功远远超过了他们受到的任何负面批评。"这证明了我的性别与我的表演技巧是多么的无关紧要。"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