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何以被认为是一项必要活动?
1441字
2021-02-17 21:22
5阅读
火星译客

旅行是冲动的,它是我们与身俱来的基因。以下是你现在就应该开始计划旅行的原因。我最近好好的利用了我的护照,用它杯垫,用它垫桌角,用它供猫咪玩乐。

欢迎来到失望的世界,不论是已经被取消了的旅行,还是那些担心被取消而从未计划过的旅行,家庭聚会,出国留学也罢,悠闲的海滩度假。噗。一去不复返了,被一种小小的病毒和一长串不欢迎美国护照的国家摧毁了。

据一份报告显示,自3月份以来,只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表示他们有过短途旅行;只有38%的人表示他们可能会在年底前去短途旅行;只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计划在旅行旺季感恩节之前外出旅行。这些数字描绘了我们死气沉沉的生活。

作家斯托弗·莱恩在文明之死里面写道:“我们这样久坐是不正常的,旅行是我们与身俱来的基因。在人类存在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一直以游牧的方式生活。狩猎采集者,以150人或更少的人组成的小群体四处迁徙,这种游牧生活并非偶然,它是有原因的。迁居到一个邻近的部落是一种避免制造冲突或改变社交环境的选择。”     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说得更简洁:“最棒的事就是迁徙。”

如果我们迁徙不了怎么办? 如果我们不能狩猎或采集怎么办? 旅行者该怎么做呢? 有很多方法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然而,“绝望”并不是其中之一。

我们人类是适应性很强的物种,可以忍受短时期的强制久坐。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没有被禁足,只是处在两次旅途之间,就像失业的推销员在两次机会之间。我们翻阅旧的旅行日志和Instagram 上的信息来打发日子,看着纪念品,这一切是有帮助的,只是一段时间而已。

我们装出勇敢的样子。《加拿大旅行者》杂志最新一期的封面兴高采烈地宣称,“宅度假国度”是一种选择,而不是一种安慰。”

现在,行业贸易组织美国旅游协会发起了一项名为“Let's Go There”的全国复苏运动。在酒店、会展和旅游局相关旅游企业联盟的支持下,航空公司发起了这一倡议,其目的是鼓励美国人将闲散的旅游欲望转变为实际的行程。

旅游业和旅游者都受到了重创。巴黎驻地记者乔莉·狄德罗最近告诉我:“去年春天取消了5次旅行之后,想起来总是很失望,几乎是身心受挫。”

我的朋友詹姆斯·霍普金斯是佛教徒,他住在加德满都。你可能会认为他会在封城期间有所修为,封城迫使他冥思静想。有一段时间他确实这么做了。

但在最近一次Skype通话中,詹姆斯看上去憔悴而沮丧。他承认,他越来越焦躁不安,渴望回到过去一年去10个国家的日子。他告诉我:“似乎什么都没用,不管我点了多少蜡烛,烧了多少香,就算我住在南亚最神圣的地方之一,我也改变不了我的习惯。”

当我们结束通话时,我感到如释重负,我的坏脾气得到了印证。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毛病;这是大家的通病。但我也担心。如果加德满都的佛教徒都疯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还有什么希望呢?

我想希望在于旅行本身。旅行需要心怀向往,需要信念和想象力的飞跃,才能登上飞往某个遥远国度的飞机,满怀希望,满怀希望,品尝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旅行是我们从事的为数不多的不知道结果,但又热衷于这种充满不确定性的活动之一,没有什么比完全按照计划发展的旅行更容易被忘记的了。

旅行是一种冲动行为。花费巨额坐飞机去到一个你不会说当地语言或不了解当地习俗的远方,这些行为没什么意义。如果我们停下来算一下成本,我们就哪儿也去不了。然而,我们去了。

这也是我看好旅游业的一个原因。事实上,我认为旅游是一个重要的行业,一项必要的活动。它并不像医院和杂货店那么重要,但旅行是必不可少的。它就像书籍和拥抱一样必不可少,是灵魂的食物。现在,我们在两道菜之间,品味我们已经吃过的,期待我们想要吃的。也许是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岛,也许是你一直想去的露营地。

詹姆斯·奥格尔索普是个经验丰富的旅行家,他很乐意静静地坐一会儿,凝视他所居住的弗吉尼亚州蓝色山脊山脉上的光与云的缓慢变化。他说:“我的思想可以带我走遍整个世界,甚至超越它。”

重要的不是这个地方有多特别,而是我们给它带来了什么,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与它互动。旅行不是目的地或者旅程。正如作家亨利·米勒所言,它是关于偶然发现看待事物的新方式,我们不需要远行来获得新的视角。

没有人比亨利·大卫·梭罗更了解这一点,他短暂的一生几乎都生活在马萨诸塞州的康科德。在那里,他从一切能想到的有利的角度观察瓦尔登湖:从山顶上,在湖岸上,在水下。有时他甚至弯下腰,从他的腿里往外看,惊叹于这个颠倒的世界。他写道,从正确的角度来看,每一场风暴,每一滴雨滴都是一道彩虹。

梭罗从未厌倦地凝视着他心爱的湖,我们也没有摆脱我们这个陈腐的、模拟的世界的宁静之美。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大流行病重新点燃了我们对它的喜爱。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原子化的、数字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而我们(无论如何,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并不关心它。芝加哥箭牌球场的露天看台;纽约林肯中心的管弦乐区;东京的小巷。我们甚是想念这些地方。人是一个地方的人,永远都是。

在911恐怖袭击之后,许多人预测航空旅行将会结束,或者至少会大幅减少。然而,航空公司稳步反弹,到2017年,载客量达到创纪录的40亿人次,一度地打破了飞行的奇迹。我们更加感激它,今天,为了享有我们的骨肉之躯去往远方跟其他肉身共进晚餐的特权,我们容忍身体扫描和搜身带来的不便。

在我们急于返回世界的时候,我们应该注意大规模旅游对地球的影响。现在是时候拥抱可持续旅游的基本价值观,让它们指导你未来的旅行了。不走寻常路,淡季出行,在目的地逗留更长时间。与社区建立联系,把钱花在支持当地人的事情上,考虑实行碳补偿。请记住,走出去的全部意义在于拥抱使世界如此丰富多彩的差异。

旅行专家兼电台主持人波林·弗罗默说:“旅行的一大好处就是结识新朋友,接触不同的观点。”

所以去计划一场旅行吧,这对你有好处。科学家表示,策划一次旅行几乎和真正去旅行一样令人愉快。仅是想象愉快的经历本身就是愉快的,期待本身就是一种回报。

我亲眼目睹了预期旅行带给人的激动。我的妻子通常不喜欢旅游摄影,但现在却花上数小时在Instagram上,饥渴地盯着阿尔卑斯山小屋和巴厘岛稻田的照片。有一天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回答我说:“它们让我想起外面有一个又大又美丽的世界。”

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认为旅行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我们变得懒惰和自以为是,这从来都不是好事。我的朋友、旅行作家汤姆·斯威克告诉我,他过去一直认为旅行是理所当然的。现在,他说:“我把它看成一份礼物。”

埃里克·韦纳,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前驻外记者,最近出版了《苏格拉底随想:先哲教会我们的人生经验》。在Twitter上关注他。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