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头游戏公司文化的腐朽始于高层
2236字
2021-02-18 08:32
43阅读
火星译客

首席执行官尼古洛劳伦特(Nicolo Laurent)继续聘请多名高管,这些高管被指控存在性别歧视和骚扰,而他本人也受到了投诉。

2014年,拳头游戏公司当时的助理梅兰妮麦克拉肯(Melanie McCracken)开始注意到,她的主管吴晶(Jin Oh)似乎从未雇佣女性担任高级领导职位。她在2018年的一份指控英雄联盟出版商普遍存在性别歧视的民事诉讼中表示,女性一般都是作为助理雇用的。该公司的一位高管在诉状中声称他会觉得如果有一位男性担任这个岗位会很奇怪。她控诉到,这是一种模式,而这种基于女性的性征和性别的模式对女性不利。

麦克拉肯于2014年9月在拳头公司找到了一份新工作,理想情况是未来有更多升职的空间。当她试图离开公司时,她开始意识到吴正在创造一个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根据控诉,她到人力资源部举报了所谓的报复和歧视。不久之后,她发现自己与吴在开会过程中谈及了人力资源的问题,而这她认为应该是保密的。

麦克拉肯与2015年3月从拳头公司国际分部调到了北美分部。吴也最后被调到了那里,作为新任领头羊。诉状中写道,麦克拉肯在2016年上任后就被通知“给予5个月的事件来寻找新职位,否则会被解雇”。她在内部通讯部找到了一份工作,那年晚些时候,吴也离开了拳头公司。(人力资源部代表麦克拉肯在2019年离开了公司)

但在2018年,拳头公司首席执行官尼科洛劳伦特重新雇佣了吴,人力资源代表也重新加入了公司。现在负责吴的部门的人力资源。吴现在有一个很长的头衔:拳头的电子竞技、营销、出版运营和国际办事处总裁。除了他的行政助理,他的直接下属都不是女性。拳头游戏的一位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许多高级别女性”在吴领导的出版机构工作。

在过去的两年里,几位女性,最近是首席执行官尼古洛劳伦特(Nicolo Laurent)的前执行助理莎伦奥唐纳(Sharon O'Donnell),都站出来指控公司存在性别歧视和骚扰。许多法庭文件,包括去年12月一名前拳头员工的一份未报告的投诉,都强调在劳伦特的监督下,尽管多次被指控不当行为,但仍有几名高管受雇与拳头公司。

麦克拉肯是这起指控拳头游戏公司存在性别歧视的诉讼中,可能被点名的八名女性之一。(麦克拉肯接受了和解,不再是诉讼的一部分,其他人因雇佣时签署的条款被移送仲裁。)这起诉讼实在2018年Kotaku的一份报告中提出的,报告中数十名现任和前任员工讲述了一种工作环境,即女性在雇佣过程中面临更多的审查,获得的晋升机会少与男性,在会议上被不时的讨论,而且与具有相似资历的类似职位的男性相比,薪酬偏低。

拳头的“男孩联盟”风气已经超过了同业。接受Kotaku采访的消息人士说,他们受到了主动提供的男性生殖器照片,或者在电子邮件或名单上描述同事对这些照片的性兴趣。消息人士称,拳头游戏首席运营官斯科特盖尔布(Scott Gelb)——他会抓住男性员工的生殖器,显然是玩笑,还会对着人脸放屁,在短暂停职和敏感度培训后仍留在了公司。加州公平就业和住房部以及劳动标准执行部门也在调查拳头游戏公司普遍存在的性别歧视。

拳头努力清除问题员工,提供敏感度培训,并建立更具条理的招聘制度。拳头与哈佛商学院教授弗朗西斯弗雷(Frances Frei)签约,后者是优步(Uber)聘请来修复其所谓的性别歧视文化的,并在公司内部设立了一个首席多元化官职位。尽管基层和中层员工都感受到了文化变革的影响,但有两位消息人士告诉《连线》杂志,拳头的高层,这家2500人公司的掌舵人,已经停止了一些公司存在问题最大的组。而劳伦特,他们表示,一直在努力留住和保住这些员工。

劳伦特没有对奥唐纳的指控作出公开回应,但拳头说,他们已经聘请了塞法思·肖法律事务所对这些指控进行调查;公司董事会将对调查结果进行审查。(塞法思·肖事务所积极推广其集体诉讼专业知识;拳头此前曾聘请该事务所调查2018年曝光的投诉。)拳头在给《连线》的一份声明中说,该公司在调查员工方面投入了“数千小时的采访和相关努力”。“拳头的每一个人都要遵循公司的政策,不管资历如何,”该公司说,并补充说,他们已经对“高级领导人采取了许多纪律措施,包括根据他们过去的行为终止多名领导人的职务。”拳头改善了整个公司的种族和性别多样性,并指出其高管团队中有40%是女性,拳头拒绝就劳伦特涉嫌参与拳头的性别歧视文化以及他在留住高层问题员工方面所起的作用发表评论。

劳伦特在拳头游戏工作了11年,从拳头国际分部副总裁开始。2017年,他升职为生息执行官,有消息称他既聪明又固执。奥唐纳的诉状称,劳伦特告诉她要“更女性化”,她“漂亮”但也有一种“不文明的语风”,有一次他让她送他回家,而他的妻子不在。在诉状中,奥唐纳还指控劳伦特在讨论他的衣服时以一种有色的方式盯着她,告诉她他是特大号的码子但只喜欢紧身款。奥唐纳的诉状还说,劳伦特在一次全体会议上向一名女员工建议,她可以通过生孩子来缓解压力。

奥唐纳在诉状中称,在她拒绝送他回家后,劳伦特的“敌意和愤怒”增加了。拳头在2020年解雇了奥唐纳,并以“来自不同人的多起有充分证据的投诉”为理由。奥唐纳的律师迈克尔巴尔塔克斯(Michael Baltaxe)在给《连线》的一份声明中否认奥唐纳是因为投诉被解雇的。“她控诉她因为拒绝屈服于尼古洛劳伦特的性暗示而被无端解雇,”巴尔塔克斯说,“她还控诉她也因为在一家男性主导、带有性别歧视,在那里女性被歧视的公司里是一名女强人,而被恶意解雇。她期待证明自己的观点。”

自2018年Kotaku报道以来,劳伦特多次发表声明,对拳头的性别歧视文化表示忏悔。2020年7月,在媒体GamesIndustry.Biz上发表的博客中劳伦特描述了拳头领导人如何在公众监督下花费无数时间听取员工的意见。他写道:“在其中一次会议中,当我坐在一名员工旁边,他再分享了他的故事后哭了起来,我极度的理解了他们”,“我从知识层面上理解了他们的斗争,但我缺乏真正理解他们痛苦的情感观点所需的洞察力。”(两位消息人士说,劳伦特曾在《全能者》杂志上表示,他能理解游戏中对女性的歧视,因为他是工作在美国的法国人,这意味着,他也是那少数派。)劳伦特在博客中谈到,拳头的文化问题部分来自于“关注和解决孤立的事件却从不退后一步考虑整体情况。”

他补充说,责任在首席执行官身上

在博文中,劳伦特为自己挽留盖尔布的决定辩护。三位消息人士在2018年与Kotaku交谈时表示,他们看到盖尔布触碰男性生殖器,显然是个玩笑。五个人说他们看到盖尔布在男员工附近或身上放屁。其他人说他会调侃同事,或者讲不恰当的笑话,也是开玩笑。劳伦特在博客中表示,这些有多个消息来源证实的指控言过其实。他说,两个月的休假是“恰当的回应”。根据麦克拉肯的申诉,2018年,她在拳头通讯部门担任类似劳伦特和盖尔布的职务。诉状称,有一次,她收到一位同事发来的短信,里面有盖尔布的一段在“在上海舞蹈俱乐部和一位衣着暴露的女子”的视频。据称,她是向其他同事开了一个关于高管滑稽行为的无伤大雅的玩笑,这也导致盖尔布认为她知道所发生的事。他和她开了个会。申诉称,当时,盖尔布“假定他可能’在聚会上对她做了什么‘或者以前骚扰过她要求传播这些照片。”(申诉没有提到她传播任何照片;盖尔布没有公开处理这些指控。)

后来,劳伦特在同事面前找到麦克拉肯,开玩笑说:“我听说你在暗网上有盖尔布的不雅照,他们多少钱?”

劳伦特继续雇用盖尔布,2020年1月,《连线》发现,拳头签约的一家第三方营销公司试图以更多包含他们在拳头工作的正面报道来提升盖尔布和吴的谷歌搜索结果。拳头在《连线》要求对此置评和中止了与这家公司的合作,公司发言人表示,拳头不知道这些事情,这些策略“远远超出了我们要求获批准的任何内容,直接违背了我们作为一个组织的价值观”

盖尔布和吴并不是劳伦特保护的唯一高管。拳头的特许经营发展负责人托马斯武在几起针对拳头游戏的诉讼中被提及,其中包括前员工横滨科尔比去年12月提出的懿宗为报告的投诉。在武手下工作的科尔比在诉状中称,该公司高管“偏爱男性多于女性”。她认为,她辞职干其他全职工作是“由于受到歧视和报复,因为她公开反对歧视和骚扰”。她认为,尽管其他同时对她的工作给予了积极的反馈,但武还是经常破坏她的项目和全职工作的寻找。申诉指出,一名人力资源代表表示,武的行为并不可取,但科尔比还是在2019年5月被建设性地终止了合同。

另一名曾在武手下工作的承包商加布里埃拉唐尼,他在另一份投诉中称,武“雇用了一批忠诚的男性员工,他们将拳头游戏作为自己的私人博爱之家”。2013年和2014年,武的助理香奈儿道尼,在2019年的一份投诉中,被披露“暴露于一贯的性别歧视和骚扰之中”。该投诉称,武曾将道尼比作“妓院女孩”,并数次抚摸她的后背和肩膀。道尼说,她认为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被升职,因为武“想要一个有吸引力的女助理,"投诉说,因为他似乎认为她不够资格担任其他角色。(她以前是另一家公司的创意制作人)尽管道尼最终成为了一名叙事编辑,但她认为,她称为创意制作人的目标“已经消失,因为武先生继续执掌公司的创意事业,并对女性持有明显的偏见。”

拳头拒绝评论武或吴是否因涉嫌对女性下属的行为而受到调查或处罚

这些诉讼中的几位原告已被强制进行仲裁。多年来,所有拳头游戏的员工都被要求与其他雇用合同一起签署强制仲裁协议。签署协议的拳头员工必须与拳头雇用的私人仲裁员在私人的法外法庭合作,而不是向法官和陪审团提出性别歧视的指控。

2019年,几名现员工和前员工试图起诉拳头,称其为犯了加州的《同工同酬法》,拳头提出动议破迫使其中一些雇员接受仲裁。此举引发了150人的停工。纠察的员工要求拳头撤销强制仲裁条款,此举呼应了2万名谷歌员工的停工,以结束强制仲裁。1月下旬,一家法院裁定,除了加布里埃拉唐尼外,所有可能参与集体诉讼的女性都必须在法庭外对自己的问题进行仲裁,因为她们签署了仲裁条款。集体诉讼将以唐尼的名义继续进行。

科尔比在一份声明中告诉《连线》吗,他对被迫进仲裁感到沮丧。“他们试图让我们相信仲裁是双赢的,”她说。“他们说这是私人的,会更快,更便宜。但事实上,像我这样无关紧要的人永远不会赢。作为一个反对公司的员工,我唯一的优势就是公正的陪审团,因为我们没有利益冲突。”

拥有2500名员工的公司不会偶然形成性别歧视文化。高层 的官官相护造成了有罪不罚的环境。责任感是是一个狡猾的东西,要找出拳头游戏公司放任这种行为的根源,所需要做的是找到一个组织结构图。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