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雄心勃勃的气候议程:首日-美国研究中心
1462字
2021-02-23 17:33
3阅读
火星译客

拜登总统宣誓就职后仅仅几个小时,就签署了一系列涉及大众关注度高的行政命令和声明,顶着压力履行他在竞选期间做出的承诺。上任首日就采取应对气候有关的行动,以及后续几天的行动,只是这项雄心勃勃的气候议程的开端。

拜登就任总统的首日就签署了两项与气候相关重要的行政命令。首先是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巴黎协定)需要30天等待期;其次,第13990号行政令,要求政府部门机构以解决过去4年里联邦法规和其他行动中,违背与盟国的约定,并立即着手应对气候危机。换句话说,拜登总统的命令恢复了曾被特朗普政府搁置或撤销的规章制度。

第二项行政命令中最受关注的是关闭从蒙大拿州加拿大边境到内布拉斯加州的Keystone输油管道。

第二项行政命令中最受关注的是关闭从蒙大拿州加拿大边境到内布拉斯加州的Keystone输油管道。这个项目曾在奥巴马总统时期被关闭,后来由特朗普总统批准,其目的是增加从加拿大运到伊利诺伊州和得克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的原油量。拜登的行政命令使气候领域的专家为之振奋,对他们而言,该管道和澳大利亚阿达尼煤矿一样的图腾象征意义。然而,包括支持者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内的加拿大公民对此感到失望。

该行政命令还包括旨在以下方面的措施:

  • 限制燃煤发电厂、汽车和卡车等多种来源的碳排放;
  • 提高车辆和电器的效率标准;
  • 恢复湿地保护;
  • 降低汞排放限值。

致力于扭转过去四年美国环境保护署工作人员的工作方向,但内务部也不能置之事外,包括暂停并彻底停止境内石油和天然气钻井作业特别是在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这又是一个极具高度象征意义的举措。

从宏观上看,拜登政府的行动和声明既是对气候领域的响应,也是对奥巴马政府任期结束时存在的监管框架漏洞的重新设定。这些倡议赢得保护环境人士的好感,但仍远低于美国实现拜登总统在竞选期间提出的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所需要的努力:到2035年实现无碳发电,到2050年实现全国零排放。

这些雄心勃勃的目标有望刊登至国家自主贡献,各国作为参与国签署巴黎协议做出的具体气候行动和目标。此目标声明将使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其在海外气候问题上的信誉,但为了重新获得气候问题的领导地位,美国需要用强有力的行动来支撑这些目标。为了启动这一进程,拜登总统呼吁世界各国领导人召开全球气候峰会,推动更大的行行动作为。欧洲领导人可能会同意这一倡议,而中国、澳大利亚,甚至加拿大可能会因为各种原因对其持冷淡态度。

制定雄心勃勃的目标并与国际社会修复关系固然重要,但自奥巴马执政以来,世界已经向前发展。根据美国能源部下属的能源信息署的报告,美国的碳排放总量已经比15年前的峰值下降了约15%,但要想在2050年之前达到零排放水平,还需要下降一倍。此外,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显示,电力部门的排放不再是美国碳污染的最大来源,这一哥的位置现在落在了运输部门,包括汽油和柴油驱动的汽车、卡车和火车产生的碳排放。电力部门排放量的减少是由于过去10年发电用煤炭使用量的下降,这一现象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有增无减。因此,从2005年的峰值到现在,发电的排放量已经下降了33%以上,并保持持续下滑。这并不意味着到2035年实现煤炭零排放轻而易举,但这确实意味着需要减少对煤炭的限制,更多地投资于存储和分销,这样电网才能跟上不断增长的可再生能源的步伐。有关煤炭的政治言论仍将继续,但维持电力碳排放下降趋势所需的真正行动,将是拜登政府是否以及如何为更多的风能和太阳能提供支持和基础设施。

鉴于环保组织的强烈反对,政府对天然气厂的碳捕集与封存的益处不会引起过多关注,但随着风能和太阳能的持续增长,这可能是一项重要的支持技术。美国30%的电力都来自可调度且无碳的核能和水力发电,拜登政府可能会私下支持开发既零排放气体,又能够填补运行时的输出风能和太阳能这两块领域的空白。

鉴于环保组织的强烈反对,政府对天然气厂的碳捕集与封存的益处不会引起过多关注,但随着风能和太阳能的持续增长,这可能是一项重要的支持技术。

在拜登执政期间,天然气开采将面临新的压力。环保组织关注的是更严格的新规落实到钻探和运输设施排放的甲烷。然而,水力压裂法、廉价天然气和复苏美国制造业经济是一个混搭着政治矛盾色彩,因此拜登总统需要谨慎行事。第一步是暂停境内钻探租约。这将影响科罗拉多、新墨西哥、怀俄明和北达科他州等西部州。预计将会看到对私人土地开采的更严格的规定逐步实施,特别是在宾夕法尼亚和俄亥俄这样的政治摇摆州。

拜登总统需要迅速取得成效的领域是交通运输业。与2005年的峰值相比,美国汽车和卡车的碳排放量仅下降了几个百分点,人口增多抵消了燃油效率标准提高带来的减排。有报道称,拜登总统将提前宣布鼓励电动公交车和电动汽车的基础设施建设。要实现2050年的净零排放目标,迫切需要采取行动,加速推出电动汽车。全球气候领导者也需要美国及其汽车行业赶上中国和欧洲部分地区电动汽车销售的快速增长。2019年,电动汽车占美国新车销量的2%,而中国为5%,在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更是远远超过10%。与气候辩证相比看其他方面,交通部门的电气化有可能获得更多的两党支持。它会遭到石油和天然气游说者的反对,但它为新旧汽车制造商提供了一个从国际竞争对手手中赢回市场份额的机会,并与拜登政府的“购买美国货”计划相得益彰。

拜登的总统任期正值气候辩论的关键时刻,而即将结束此项议程。拜登在2020年总统竞选中做出的气候承诺,需要对美国社会的重要方面做出真正的改变,需要大规模的投资和激励。虽然这给拜登总统和他的团队带来了压力,但新一届政府受益于紧急且迅速成熟的技术,可以在这些技术基础上制定减排计划。如果拜登政府能够利用过去几十年所做的工作,发展现代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并大幅改善电池存储选项,那么电力和交通部门就可以实现显著的减排。未来政府采取行动的时间将更少,而且很可能需要在农业、农业和工业流程等领域找到减排目标,在这些领域,实现脱碳的途径仍远未明确。他们希望拜登政府花些时间和精力在这些领域进行基础研究和试点研究,为下一套脱碳计划铺平道路。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