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一名神经科学家转变为作家
933字
2021-02-15 15:43
9阅读
火星译客

大家好,我是一名神经学家,后来成了小说家,这对于神经学家来说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事情是这样的。我的祖母被诊断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作为我们家的神经科学家,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了解这种疾病。虽然神经生物学让科学家的我着迷,但对作为孙女的我却没有什么帮助。原来我所读的一切都是从局外人的角度写的,从科学家、临床医生、护理员的角度。

但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是什么感觉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关键取决于是同情还是共鸣。回到我祖母这个话题上。她已经忘了我们是谁了。让我我恍然大悟的是,小说是找到这个问题答案的地方。故事给我们的大脑提供了换位思考的机会。我想有一天,我会写一-本关于一个女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的小说,并从她的角度讲述。

总有一天的意思是等以后我退休了,有时间了。当时是1998年。在2000年,我女儿出生时我辞职了。本来打算休息一年,后来我的婚姻开始破裂,一年变成了三年,
然后我的婚姻破裂了。33岁时,我心碎了,失业了也离婚了。在这之前,你可以画出我精心计划的人生的完美直线。现在我偏离了那条完美的直线了。我该如何度过我的一生?

我不知道。我把离婚当作失败,我感到羞愧并且还害怕我那飘忽不定的未来,但后来这个可怕的问题变成了-种好奇心,一种可能性。如果我有勇气的话,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有时间去创造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接下来要说的是三个问题中的第一一个。如果我能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我会做什么?我的答案就是,写小说。但是这个答案是完全不合理的。我的大脑也不同意,还发起了一场 反对它的运动。

但是呢,我不知道怎么写小说。我没有写小说的经验和训练。当然,我写过科研论文,但这些不是小说。我会远离我的舒适区。我应该谋生。利用我来之不易的学位。做我已经擅长的事。我不能,因为人们会怎么想?人们会评判我的。于是问题变大了。如果我能做任何我想做的事,如果我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我会做什么?

写小说。但还有钱的问题。如果我写小说,不能保证有薪水。 
 

问题又变大了。如果我能做任何我想做的事,而且我还不需要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也不用担心钱,我会做什么?

我的答案显而易见。靠着积蓄,我开始写一-本关于-一个女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的小说。在研究中,我很快意识到这远远超过个人的追求。 

我认识了很多阿尔茨海默氏病患者,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和疏远,就像50年前的癌症患者一样。公众太怕这种疾病了,不敢直视,也不敢谈论。我想我写的这个小说,可以让人们了解它的庐山真面目。也许它可以让读者了解到,了解到其他可能太可怕和难以理解的东西。回答我的问题。通过故事来了解阿尔茨海默氏病是什么感 觉?

我可能会改变世界对这种疾病的看法。所以,我写完了这本书,然后我给文学代理人发了一百封询问信。仍在等待一些人的回音。我确实收到了大多数人的回信,但都是100%的拒绝。没有人会代理我的书或出版它。阿尔茨海默氏病太令人沮丧了。小说主流市场对阿尔茨海默氏病不感兴趣。你有神经科学博士学位。你为什么要写小说?

我又一次面临着彻底的失败。这次,我不这么认为。把失败重新定义为-条迁回的道路而不是一条死胡同,这导致了我以后的每一次成功。因此,我对拒绝我的书的最后一位经纪人说。我计划自己出版这本书。对此他说,“不要 那样做,你会在写作生涯开始之前就把它扼杀掉的。带着“祝福",我自己出版了我的书,在我的汽车后备箱里开始卖。十个月的辛勤工作,运气和许多人的慷慨帮助,使我找到了一家代理商西蒙舒斯特公司。

《我想念我自己》持续59周刊登纽约 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你知道,它几乎快要第一名了。但没超过《伍十度灰》。它被翻译成37种语言。这部电影为朱丽安摩尔赢得了奥斯卡奖。这已经三次成为危险问题了。所以如果我能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我会写一些人的故事,他们患有神经性疾病,他们感到被忽视,被误解和心存畏惧。小说揭示科学背后的人性,创造了共鸣的机会,邀请全球对话,引领社会变革和医学进步。如果你能放开所有的限制,允许自己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你会做什么呢?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