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聆听具有18,000年历史乐器的声音吧
1244字
2021-02-16 15:26
24阅读
火星译客

很久很久以前,一个人改造了一个海螺壳,能用它吹奏出一首歌曲。下面是科学家们怎样恢复它的凯旋之音的研究。

大约一万八千年前,在我们现在被认为的法国的一个山洞里,一个人留下了一些珍贵的东西:海螺壳。这不是普通的海螺壳。它的尖端被削掉了,从而让人可以对着它吹气 ,这不太可能是意外被削掉的,因为这是贝壳最坚固的地方。贝壳锯齿状的外口被修剪得很光滑,或许是为了方便更好的握住,贝壳上还有红色的、污浊的痕迹,与1931年发现它的地方不远处的一幅洞穴画上的颜料相匹配。。

但那些考古学家忽略了它的真正意义。它是一个精心制作的乐器 。来自法国几所大学和博物馆的研究人员今天在《科学进展》杂志上撰文,描述了他们是如何利用CT扫描和其他成像技术来证明上旧石器时代的一个人精心地改造了这个海螺壳,这是迄今为止研究人员发现的最古老的此类乐器。他们甚至找来了一位音乐家为我们演奏,揭示了千年来未曾响起的声音。

表现这个海螺壳是乐器的第一个线索是被削掉的顶端。如果你在海滩上找到一个海螺壳,你不能直接吹它,你必须把那个尖端敲掉,让空气通过海螺壳内部流动,并通过外唇的开口排出。

由Carole Fritz和Gilles Tosello提供

在上图中,你可以看到外壳内脏的CT扫描。图片2显示了尖顶上的一个穿孔。那个黄色管状的插图,像是一个中空的鸟骨,连着一个吹口,帮助固定住它。

右图9和10显示的是来源新西兰的另一件海螺乐器,它断裂的顶端上装有一个吹口器。法国研究人员估计,这个1.8万年历史的海螺壳也有这样配件,不仅是因为它极其坚硬的顶端是故意折断的,还因为研究人员在它开口处发现了周围涂有大量树脂或蜡的痕迹,这很可能是连接它的粘合剂。

第三个偶然的证据是个不太可能的原因。研究人员让一位音乐家在实验室里试着演奏海螺壳,你可以听到下面的三个音符。声音有点喘,就像小号或长号的一个更土的版本。

但顶端周围的断裂却是参差不齐的。这篇文章的通讯作者,图卢兹大学的考古学家吉尔斯·托塞洛(Gilles Tosello)他说,“这断裂口很粗糙,而且伤到了他的嘴唇。”他想要停下来,因为吹着嘴巴太痛了。“如果不是因为吹起来疼得要命,古人类为什么要费尽心思改造海螺壳,然后不加一个吹口呢?

由Carole Fritz和Gilles Tosello提供

至于贝壳的外口,Tosello和他的同事们可以从磨损程度和与同种原始贝壳的对比中看出它已经被磨了(相比,它们的外口明显更大)此外,研究人员还增强了嘴唇内部的照片(上图3和4),显示出淡淡的红色斑点。这些都是赭石留下的痕迹,而这些颜料与一幅野牛的壁画相吻合,这幅壁画距离发现海陆壳的地方只有几英尺远。那头野牛壁画实际上是被刻在墙上的,然后用300多枚赭石指纹覆盖在上面,使壁画有阴影感。

研究人员无法对测定海螺壳产生日期,因为这需要把它的一部分掰下来进行碳测定。但他们可以确定在洞穴中发现的一块木炭和熊骨的(人的美食)日期。根据这些附近的物件,他们认为会是同一时代的人使用的,他们推测这个贝壳很可能有18000年的历史。

但这种乐器能告诉我们关于曾经把嘴唇贴在贝壳上,深呼吸,唱出歌曲的人类的信息吗?这是在前农业时代,所以他们应该是上旧石器时代的狩猎采集者。养活50或100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如果你想养活所有这些人,那么你就必须杀死动物,"Tosello说。"生态学告诉我们,这是不可能的,食肉动物的数量总是少于猎物。" 所以,这个人更有可能属于一个由10到20个人类组成的团队,他们一起努力生存。

洞中艺术的更广阔视野

由Carole Fritz和Gilles Tosello提供

我们也能知道,洞中生活一定不会太可怕,因为人们有时间和精力去来创造音乐。而且毕竟他们本来就不需要乐器来做音乐。文章的通讯作者、图卢兹大学的考古学家卡洛尔-弗里茨说:"有了声音,你就能创造音乐。"他说:"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用自己声音来发出音乐。也就是说,海螺壳对洞中人来说是无关紧要的。她说:"这不是一种必需品。"

"我认为音乐对人们来说是一种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艺术。"弗里茨补充道。实际上,它本来就具有双重象征意义,既用于日常生活,又用于精神修行。"对于这些人来说,精神与生活是一回事。"他说。

维多利亚大学旧石器时代考古学家April Nowell(她没有参与这项研究)她说,这一发现强调了上古石器时代文化的丰富性。"我们有音乐,我们有艺术,我们有纺织品,我们有陶瓷,"她说。"这些人生活真的很丰富多彩。"

我们也可以从我们自己的心理中寻找线索,了解音乐在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们中的重要性。想想音乐是如何激励现代人的:在“前时代”,我们花了数百甚至数千美元挤进演唱会,不仅是为了听我们最喜欢的艺术家的歌,而且是为了与志趣相投的粉丝产生共鸣。当我们听到萦绕心头的音乐时,会感到战栗,当我们听齐柏林飞艇三号(尤其是 "移民之歌 "和 "Bron-Y-Aur Stomp")时,我们会兴奋得不得了。而我们仍然会用音乐来让自己兴奋起来,去参加派对。"诺威尔说:“我真的对旧石器时代的上古石器时代很感兴趣,因为音乐可能被用来控制或重新引导人们的感情,无论是在文化内部还是文化之外,以及音乐怎样重新引导人们的行为。”

这个海螺壳远不是第一种古乐器。考古学家发现了4万年前的笛子,它是用中空的动物骨头做成的,上面钻了孔。古代人还可以用可以摇动的葫芦和鼓动绷紧的动物皮制作成敲击乐器。但遗憾的是,这些材料都是易腐烂的,而这个海螺壳却历经沧桑,仍然带有人类智慧的痕迹。

近两万年后的今天,我们在这里听着我们非常非常遥远的祖先的同样的音乐。"我想,地球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像音乐一样,能把人们聚集在一起,"诺威尔说。"尽管我们相隔18000年,但这对我们来说就是如此。"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