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不能倒向保护主义
1845字
2021-02-14 21:03
13阅读
火星译客

英国工人罢-工反对使用外籍劳工;法国汽车制造商被告知要购买法国产零部件,并且不得关闭国内的工厂;西班牙一位部长督促消费者购买本国制造的商品:欧洲的保护主义似乎日渐抬头。


 

对保护主义伴随风险的警告也在增加,英国商务大臣曼德尔森(Lord Mandelson)表示:“保护主义肯定会使经济从衰退陷入萧条。”


 

历史上的相似实在是太明显了。80年前,美国,随后是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各国政府,实施了一轮保护主义措施,这加剧了各国间的紧张关系,恶化了经济危机。这种情况可能再次发生吗?


 

欧洲愿意挑战美国在其经济刺激方案中提出的“购买美国货”条款,表明时代有所改变。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甚至受到法国的告诫。法国贸易部长表示,只使用美国钢材的计划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信号”和“明显的保护主义”时。


 

欧洲各国政府确实得勉力把握,他们试图保护本国居民免受经济低迷全部力量的冲击。然而,迄今为止的迹象表明,贸易保护主义不太可能卷土重来,这主要归因于世界贸易组织(WTO)和欧盟(EU)制定的规则限制了关税提高的空间。


 

相反,其它形式的经济民族主义表现出来,从要求保留“英国的工作给英国工人”(British jobs for British workers)到消费爱国的呼吁。一些观察人士称,其中最阴险的是被称为金融保护主义的威胁。银行撤回到国内市场,因政府的纾困方案迫使他们更多地从国家层面考虑问题,这进而增加了为其他行业纾困的政治压力。


 

布鲁塞尔Bruegel智库的尼古拉斯•韦龙(Nicolas Veron)表示:“在所有那些银行纾困之后,非预期后果法则(law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s)正在强劲地发挥作用。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激进的政府政策,这些政策根据企业的国籍来区分经济活动。这应成为每个人的巨大隐忧。”


 

这类保护主义的后果可能会对欧洲形成经济、政治和法律上的考验。欧洲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European Policy Studies)的丹尼尔•格罗斯(Daniel Gros)表示:“放弃银行业市场的整合会导致许多不利后果。它会倒退到10年前,但不是30年前。然而,只要经济没有完全失控,我们看到的其余的保护主义措施将无关紧要。”


 

欧洲的保护主义压力已成为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的切实担忧。欧洲央行行长让-克劳德•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可能在利率政策会议后就经济增长面临的潜在影响加大警告。上个月,特里谢将“保护主义压力的出现和加强”称为欧元区经济面临的主要下行风险。


 

欧洲政策制定者在经济繁荣时期努力促成的一些金融领域的整合,已被比利时-荷兰金融集团——富通集团(Fortis)沿着国境线的分拆等举措逆转。与此同时,对银行的纾困也在其他司法辖区产生了压力,法国对其6家最大的银行注资210亿欧元(合270亿美元),以确保他们不会在与英美对手竞争时处于不利地位。


 

可以说,更令人担忧的是许多银行退出了本土以外的放贷市场。德国零售商Arcandor的财务总监吕迪格•京特(Rudiger Gunther)表示:“你看到一家著名的英国银行向其银行家说道,‘不要再在德国投资了。'这给某些企业造成了非常困难的局面。”


 

相反,政府对这些银行日益施压,要求他们增加对国内的贷款。英国工业联合会(Confe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会长理查德•兰伯特(Richard Lambert)表示,海外银行过去对英国的放贷比例多至40%。他补充称:“现在这些放贷者全部撤走了,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出现融资问题和信贷危机的原因。”


 

但一些人质疑,我们所看到的,是否真的是金融保护主义,或仅仅是银行在明智地收缩信贷。欧洲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的拉兹恩•萨利(Razeen Sally)表示:“我认为两者皆而有之。我们当然看到金融危机被某些人用作金融保护主义的幌子。”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反对金融保护主义的一些最强烈警告,来自英国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他主持了对银行业的纾困,并寻求说服英国银行向国内提供更多贷款。近期他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在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件之后,最大风险就是退回到我所称的金融孤立主义。”

没有什么地方比东欧和南欧更能感觉到金融保护主义的威胁,这里的人们越来越担心,各银行会把资金撤回国内,尤其是从新兴的前共产党国家撤资。

希腊央行行长乔治•普罗沃波罗斯(George Provopoulos)告诉英国《金融时报》,他已经警告本国银行,不要使用280亿欧元政府援助方案中的资金,帮助它们在巴尔干半岛的子公司。在东欧和南欧的其它地方,金融监管者正在监控跨国银行在当地的子公司,以确保它们没有将资金向境外转移。

他们的担忧不是没有根据的。塞尔维亚央行在12月份向本国外汇市场注入了6亿欧元额外流动性,但只看到外国银行将这笔资金吸收到了它们位于奥地利、意大利、希腊及其它地方的总部。

韦龙也看到了欧洲一体化所面临的威胁:“对我而言,主要风险是中、东欧的经济痛苦。如果你看到中、东欧与西欧之间出现了重大鸿沟,这将是对欧盟的重大打击。”


 

这种政治考验可能在国家和欧洲层面上都能感觉到。金融保护主义正在导致国家对其它行业的援助,因为欧洲各国政府意识到,公众希望他们不仅是在救助银行。就连崇尚自由市场的北欧也参与了进来——瑞典为它的汽车业设计了一个救助方案。像欧洲范围内的许多救助一样,该方案侧重于本国的优先任务,贷款和担保提供的资金都被用在了瑞典国内。


 

类似地,作为对60亿欧元救助的回报,法国政府正在要求汽车制造商承诺不会将工作或生产转移到国外。法国总统尼古拉斯•萨科奇(Nicolas Sarkozy)认为,政府在经济严重衰退期间实施明智的干预,将有助于促进对全球化的支持,并阻止保护主义愈演愈烈的恶性循环。这解释了法国政府的一系列行动,比如,建立自己的主-权财富基金(SWF)、购买一家造船厂的股份,以及为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Airbus)的客户提供担保。

意大利“有管理的全球化”方式,遵循了类似的路线,并且解释了为何该国一直把总是亏损的意大利航空公司(Alitalia)攥在手中,而让利比亚收购政府控股的石油公司——埃尼(Eni) 10%的股份。作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德国努力避免被视作保护主义者,即使其支持银行及援助工业的一些举动,已相当接近这个念头。


 

西班牙采取了一种更不寻常的做法,掌握实权的西班牙工业旅游贸易大臣米格尔•塞瓦斯蒂安(Miguel Sebastian)督促西班牙人购买更多的本国产品。他在上月表示:“眼下,有一些事情我们的国民可以为自己的国家去做:押注西班牙、押注我们的产品、我们的工业和我们的服务——简而言之,押注我们自己。”在英国,商人艾伦•休格爵士(Sir Alan Sugar)也发表了类似的呼吁。


 

在欧洲层面上,人们担忧所有这些对各国对于建立单一市场的承诺意味着什么。萨利表示:“它会威胁到单一市场的一致性。它是逐步蔓延的保护主义,而且很危险,财政刺激计划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但我不认为它会破坏整个体系。”所有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在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任期快要结束,面对各国政府的要求难以坚持立场之时。格罗斯表示:“欧盟委员会将要打一场败仗。”


 

东欧国家正紧张地关注着西欧的纾困计划,尤其是对汽车业的纾困计划,该行业对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很重要。在近期的一次商业会议上,匈牙利经济部长格尔顿•鲍伊瑙依(Gordon Bajnai)警告了各国放弃市场导向型政策这一“非常严重”的风险。他预测明年各国将会走不同的路线,一些国家将会陷入“一厢情愿的民粹主义思维”,而另一些则会坚持以市场为导向的政策。

在移民劳工问题上也可能出现反弹。专家们认为,英国目前发生的抗-议只是个开始,欧盟已表示,正在重审有关劳动者自由流动的规定。格罗斯表示:“所有那些随着建筑业繁荣而有大量外籍劳工涌入的国家——譬如西班牙、爱尔兰、英国——都将看到,既然泡沫已破灭,这些外籍劳工将不再受欢迎。”

另一个潜在问题涉及欧元以外的货币,特别是英镑。世界贸易组织前任总干事、英国石油(BP)现任董事长彼得•萨瑟兰(Peter Sutherland)认为,英镑大幅贬值可被视作一种保护主义行为:“当某一单一贸易区的货币出现急剧下跌,这对该贸易区的内部市场是一个巨大挑战。”

第三个考验是法律上的,反映了所有银行和企业纾困计划,如何必须根据有关国家援助的欧盟竞争规则来接受审查。萨瑟兰还曾担任欧洲竞争事务专员,他表示:“我担心政府受既得利益驱使,试图在国家援助的问题上变通规则。我们决不能因为民粹主义情绪而放弃法治。”

过去六个月内,欧盟的国家援助制度已经有所放宽——使各国政府更容易向银行和企业注资——但尚未完全抛弃规则。政府官员们还强调,一旦经济好转,就不应继续放松规则。各国至少都在对此做表面文章——法国承诺,遵从欧盟规则行事,即使它抨击欧盟当局过于死板。

不过,欧洲不断抬头的保护主义将变得多么严重,这个问题最终很可能取决于世界其它地区的行动,尤其是美国。韦龙形容“美国领导力的影响巨大”。他补充道,如果美国遵循“购买美国货”的条款等保护主义政策,那么“欧洲可将其视作采取同样行为的许可”。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