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第一!
737字
2021-02-12 20:56
7阅读
火星译客

我们这些美国人从小就自夸我们是世上最强大的国家,最富有的国家,最幸福的国家。

严格来讲,挪威人均财富比我们多,日本人寿命比我们长,这没错,但全世界都在看NBA,为凯蒂·佩里(Katy Perry)所倾倒,在我们的航空母舰之前颤栗,把一切罪责推给中情局(CIA)。我们是第一!

在某些方面,我们的确是无可非议的第一,但在一项新近得出的132个国家宜居程度的重要排名中,美国第16位的排名是发人深省的。如此平庸的表现是因为,我们没能把经济和军事优势转化为普通国民的福祉。

在社会进步指数(Social Progress Index,简称SPI)排名中,美国在获取高等教育方面表现优异,但医疗排第70,生态可持续性排第69,基础教育是第39,饮水和公共卫生获取是第34,个人安全是第31。甚至连获取手机和互联网方面,美国的排名都是令人失望的第23位,这跟五分之一的美国人缺乏互联网接入有一定关系。

在社会进步指数(Social Progress Index,简称SPI)排名中,美国在获取高等教育方面表现优异,但医疗排第70,生态可持续性排第69,基础教育是第39,饮水和公共卫生获取是第34,个人安全是第31。甚至连获取手机和互联网方面,美国的排名都是令人失望的第23位,这跟五分之一的美国人缺乏互联网接入有一定关系。

在本次SPI排名中,新西兰名列第一,紧随其后的是瑞士、冰岛和荷兰。在某种程度上,它们的人均财富都少于美国,但似乎更擅长满足其国民所需。

SPI为哈佛大学(Harvard)知名商学教授迈克尔·E·波特(Michael E. Porter)的发明,此前他还参与了“全球竞争力报告”(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的编撰。波特是一名共和党人,目前为止他的研究方向一直是经济计量。

“对我来说这就像一段旅程,”波特对我说。他说他越来越意识到,社会因素对经济增长的支撑:税收政策和法规会影响经济前景,但教育、医疗和社会包容度一样可以。

因此波特和一个专家团队用了两年时间来编制这个指数,它是以巨量的数据作为基础的,反映了自杀、物权、学生出勤率、对移民和少数族裔的态度、女性的机会、宗教自由、营养水平、电气化等等方面。

很多支持共和党削减联邦医疗补助(Medicaid)、食品券和公共服务的提案的人相信,这样的削减有助于提升美国的竞争力。从这份报告上看,情况似乎恰恰相反。

爱尔兰人在19世纪纷纷逃往美国寻找机会,如今这个国家排在第15位,比美国的排名要高一位。此外爱尔兰还在“机会”这一门类中领先美国。

加拿大排在第七,是G7国家中排在最靠前的,此外德国在第12,英国在第13,日本第14。

倒数第一给了乍得。再往上是中非共和国、布隆迪、几内亚、苏丹和安哥拉。

相比之下,有些国家却得到了超出自身实力的成绩。哥斯达黎加的表现,比一些富裕得多的国家要好,菲律宾、爱沙尼亚和牙买加也是。在非洲,马拉维、加纳和利比里亚最抢眼。孟加拉国(第99)比更富有的印度(第102)靠前。同样地,乌克兰(第62)比俄罗斯(第80)强。

一切都取决于我们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我们是不是对GDP这个衡量指标给予了过分的信赖。

总体来看,从1975年到2006年,美国经济的表现要优于法国。但在那段时间里,法国99%的人口分享到的增长,其实要多于美国99%的人口。除去顶部的1%,法国国民平均下来日子要比美国人过得好。这种繁荣和机遇分享上的欠缺,遏制了我们的社会进步。

解决这个问题非一夕之功,但基础教育和医疗保障显然可以作为入手点,尤其是针对生命的最初几年,那段时间得到的回报是最丰厚的。

就增加机遇或提升社会服务进行的讨论,通常围绕着社会正义和公平展开。社会进步指数提醒我们,这些议题同样事关这个社会的健康——还有我们在全球的竞争力。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