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笑话2021-02-11
6147字
2021-02-12 11:10
28阅读
火星译客

十月现在是罕见的寒冷,阴雨的。连木板屋顶都变黑了。

花园里的草枯萎了,花开了,篱笆上的一个小向日葵永远也不会凋谢。

穿过草地,穿过河流,抓住飘扬的风,飘扬的云朵。雨下得很大。

没有路可走,也没有路可走,牧民们开始把牛群赶到草地上。

牧羊人的号角一直沉默到春天。凯瑟琳·彼得罗夫纳每天早上醒来都发现同样的事情变得更加困难:房间里弥漫着燃烧着的炉子的苦味,欧洲的尘土飞扬,桌上的茶杯变黄了,墙上的画也变黄了。也许房间太暗了,凯瑟琳·彼得罗夫纳的眼睛里已经有了黑水,也许画已经褪色了,但什么也看不见。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只凭记忆知道。这是她父亲的肖像,这是克拉姆斯基送给她的一件小礼物,是他“简·多伊”的素描。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在她父亲建造的一所旧房子里度过了她的余生。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位艺术家从彼得堡回到了他的家乡,过着平静的生活,做着园艺。他的手颤抖着,眼睛虚弱,经常疼痛。

据凯瑟琳·彼得罗夫纳说,这座房子是“纪念碑”,由地区博物馆保护。但是当她去世的时候,这所房子会发生什么呢?在sene,没有人可以谈论绘画,彼得堡的生活,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和她的父亲住在巴黎,看到维克多·雨果的葬礼。

你不会告诉邻居的女儿,一个农民的女儿,一个女孩每天都跑来从井里取水,扫地,种茶壶。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给了她一双干瘪的手套,鸵鸟羽毛,一顶黑色的玻璃帽子。

“我穿的是什么?”“我是收破烂的,是不是?”

“亲爱的,你卖掉吧,”凯瑟琳·彼得罗夫娜低声说。她软弱无力,不能大声说话已经一年了。

我把它扔了,曼尤什卡决定把它捡起来然后离开。

消防棚的守望员偶尔来了一次,他是个瘦弱的、火红的人。他还记得卡捷琳娜·彼得罗夫娜的父亲是从彼得堡来的,他建造了一座房子,建了一座庄园。

当时他还是个孩子,但对这位老艺术家的尊敬让他活了下来。看着他的画,他叹了口气:

这是真正的工作!

静静的他常常无谓地忙碌着,出于怜悯,但总是帮他做家务:在花园里砍下枯树,锯下树,劈柴。每次离开的时候,他都在门口停了下来,问: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你听不见娜斯提娅说什么吗?”

卡捷琳娜·彼得罗夫娜默不作声,坐在沙发上——一个身受重伤的小姑娘,–她还是把一张皮包里的红发纸弄得一干二净。吉洪许久地擤起鼻涕,在,门槛边踩了很多脚。

“好吧,”他说,没有等待回答。-我得走了,凯瑟琳·彼得罗夫纳。

“去吧,蒂莎,”凯瑟琳·彼得罗夫纳低声说。-去吧,上帝与你同在!

他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安静地哭了起来。风吹过窗户,吹过光秃秃的树枝,吹过最后一片树叶。煤油灯在桌子上闪烁。在被遗弃的房子里,他似乎是唯一活着的人——没有那微弱的火焰,凯瑟琳·彼得罗夫纳不知道如何活到早晨。

这是漫长而艰难的夜晚,就像失眠一样。黎明越来越慢,每个人都迟到了,不知不觉地掉进了未洗的窗户里,从去年开始,窗框之间就有黄色的秋天,现在是黑色的树叶。

娜斯提娅,凯瑟琳·彼得罗夫纳的女儿,也是唯一的亲人,住在列宁格勒。她上次来是三年前。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知道纳斯特不再关心她了,老太太们。他们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幸福。最好别挡道。这就是为什么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很少写纳斯特的原因,但她整天都在想她,默默地坐在销售沙发的边缘,一只老鼠从炉子后面跑了出来,用后腿站了很长一段时间,闻着陈腐的空气。

娜斯提娅也没有信,但瓦西里每隔两三个月就会给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寄一封200卢布的汇票。他小心翼翼地抱着卡蒂亚。丽娜·彼得罗夫纳在签名时牵着她的手,这样她就不会在不该签名的地方签名了。

瓦西里走了,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坐在那里,不知所措,手里拿着钱。然后她戴上眼镜,在翻译时重读了几句话。这些话都是一样的: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没有时间去做,更不用说去写一封真正的信了。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小心翼翼地翻着胖乎乎的文件。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忘记了钱不是娜斯提娅手中的钱,她觉得钱闻起来像死一般。

十月底的一个晚上,有人敲了很长时间的门。在花园里用木板封起来的门已经用了好几年了。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很担心,用一块暖和的手帕缠着她的头,戴着一顶旧帽子,这是她今年第一次出门。她走得很慢,我能感觉到她。寒冷的空气使我头痛。被遗忘的星星注视着地球。落叶挡住了我的去路。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在门口默默地问:

-谁在敲门?

但是栅栏后面没有人回答。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说,她一定是产生了幻觉,然后又回来了。

她窒息而死,停在一棵老树旁,抓住一根又冷又湿的树枝,发现那是枫树。她很久以前就把他关起来了,当时他还只是个傻笑的女孩,现在他站在那里,浑身冰凉,无处可去。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同情枫树,摸了摸粗糙的树干,找到了房子,当晚给纳斯特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写道。-我活不过这个冬天。至少来一天。让我看看你,牵着你的手。我又老又弱,比走路难多了,比坐着难多了。花园变干了——不是那个花园,我也没看见。这是一个糟糕的秋天。那么困难;整个生命似乎没有今年秋天那么长。

马努什卡用鼻子缝一下,把这封信送到了邮局,长时间地把信塞进了信箱,往里面看了看,“那儿是什么?”但在里面什么也看不见-一个铁皮的空虚。

娜斯提娅是艺术家联盟的秘书。“有很多作品,展览设备,选美比赛——都是通过她的手完成的。”

卡捷琳娜·彼得洛夫娜·娜斯佳在值勤时收到了一封信。她把它藏在她的钱包里,没有读它,”她决定下班后读它。卡捷琳娜·彼得洛夫娜的来信使娜斯佳感到松一口气:既然母亲写了信,那就意味着她还活着。然而,他们却开始产生了一种深深的不安,仿佛每封信都是一种无声的责备。

下班后,纳斯特不得不去年轻的雕塑家蒂莫西耶夫的工作室,看看他是如何生活的,这样他就可以向工会委员会报告。蒂莫西耶夫抱怨车间里很冷,说他被擦得干干净净,再也打不开了。

在其中一个广场上,娜斯提娅拿出一面镜子,化了妆,笑了笑,现在她喜欢上了自己。艺术家们称她为索尔维格,因为她的头发是棕色的,眼睛又大又冷。

提摩太自己发现了它——小的,果断的,邪恶的。他穿着外套。他的脖子上缠着一条巨大的围巾,娜斯提娅注意到他的脚上有女士软呢帽。

“不要脱衣服,”提摩太说。-你会冻僵的。求你了!

他沿着黑暗的走廊走了一道墙,向上爬了几层台阶,打开了一扇窄小的车间门。

车间里有查德的味道。地板上有一桶湿粘土,煤油着火了。织布机上有雕塑,上面覆盖着湿布。在广阔的窗外,雪飘过,雾笼罩着涅瓦,融化在黑暗的水里。风吹得很大,地板上到处都是旧报纸。

天啊,太冷了!-娜斯提娅说,她觉得车间里的大理石浮雕更冷,墙壁一片混乱。

看这个!“季莫费耶夫说,把脏了泥的安乐椅推到墙上。”而别尔申在加热器的车间里像撒哈拉一样发热。

你不喜欢辣椒吗?“娜斯佳小心地问。

暴发户!-提摩太愤怒地说。-工匠!他的身材不是肩膀,而是衣架。他的农民是一个穿着围裙的石头女人。他的工人看起来像尼安德特人。用木铲做的。而狡猾,亲爱的,像红衣主教一样狡猾!

“让我看看你的果戈里,”娜斯提亚说,“这样我们就可以换个话题了。”

-继续!-格鲁莫命令雕塑家。-不,不是那个角落。这样的!

他脱下一块湿布,从四面八方细心地看了看,蹲在煤油旁,温暖着双手,说:

-他来了,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现在求你!

铺板退缩。他嘲笑她,看穿了她,看着她,一个尖尖的、干瘪的男人。娜斯提娅看到他的太阳穴上有一根细细的硬化静脉。

“我钱包里的信没有打开,”果戈理的眼睛似乎在说。喜却。

-怎么样?提摩太问了-他是个严肃的人,不是吗?

-太棒了!-娜斯提娅几乎没有回答。-真的很棒

季莫菲耶夫苦笑起来。

他重复道:“大家都说:很好。无论是佩尔申,马提亚什,或任何委员会的专家。为什么呢?在这里-很好,而在那里,我的命运决定作为一个雕塑家,有相同的羽毛是不确定的醉-和准备。而别尔欣咕哝了一声,这意味着结束!晚上睡不着…!“季莫费耶夫喊道,在工厂里跑来跑去,上面是书呆子。”你已经读了三年的每一句话,果戈里。猪的咆哮!

提摩太从桌子上捡起一堆书,把它们举到空中,使劲地扔回去。灰泥从桌子上掉了下来。

-都是关于果戈理的!-他说,突然他平静下来了。-什么?我吓到你了吗?对不起,亲爱的,但我已经准备好战斗了。

“好吧,我们一起战斗吧,”娜斯提娅说着站了起来。

提摩太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她走了出去,下定决心要把这个才华横溢的人从默默无闻中解救出来。

娜斯提娅回到艺术家联盟,走到主席面前,和他聊了很长时间,很生气,证明蒂莫西耶夫的作品应该马上展出。主席用铅笔轻敲桌子,想了很久,最后同意了。

娜斯提娅回到她在洗车店的旧房间,天花板上装饰着金色,只有在那里她读了凯瑟琳·彼得罗夫纳的信。

-我们现在去哪儿?她说她站了起来,“你永远也出不去了。”

她想起了火车过半、窄轨列车、摇曳的马车、干枯的花园、不可避免的母亲的眼泪、漫长而乏味的乡村日子——她把信放在写字台上。

两周以来,娜斯提娅一直在研究蒂莫西耶夫的展览。

在这段时间里,她有过几次争吵,并忍受了一个难以忍受的颧骨。蒂莫西耶夫把他的作品送到展览中,就好像他注定要毁掉它们一样。

你什么都做不了,亲爱的,他得意洋洋地对娜斯提娅说,好像她不是在给他表演,而是在给她表演。-我在浪费时间,我保证。

娜斯提娅一开始很绝望,很受伤,直到她意识到所有这些情绪都来自于受伤的骄傲,他们被玩弄了,在内心深处,蒂莫西耶夫对他即将到来的展览感到非常高兴。

展览在晚上开始。蒂莫西耶夫生气了,说你不能看电雕塑。

-死光!非常无聊!煤油也好多了。

你想要什么光,不可能的人?-你惹娜斯提娅生气了。

-我们需要蜡烛!蜡烛!-提摩太痛苦地喊道。你怎么能把果戈理放在电灯下?荒谬!

开幕式上有雕塑家和艺术家。不知情的人听到雕塑家的谈话,并不总是知道他们是在赞扬蒂莫西耶夫的作品还是在咒骂。但蒂莫西耶夫知道展览进行得很顺利。

一个脾气暴躁的白发艺术家走到娜斯提娅面前,拍拍她的手:

多亏了。我听说是你把蒂莫西耶夫救出来的。干得好。因为,你知道,我们有很多人谈论艺术家的关注,关心和敏感,当它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眼睛是空白的。再次感谢

开始讨论。一位老画家把注意力投向一位年轻的、被错误地遗忘的雕塑家,这种想法在每一次讲话中都重复过。

提摩太坐在那里,盯着地板看,但他斜眼看着表演者,不知道他是否能相信他们,也不知道现在还为时过早。

联邦快递员来了——善良而愚蠢的娜斯提娅。她在给纳斯特做手势。娜斯提娅走到她面前,娜斯提娅笑着给她发了一封电报。

娜斯提娅回到她的座位上,悄悄地打开电报,什么也没看见。

卡佳快死了。吉洪。

卡佳是谁?娜斯提娅惊慌失措地想。哪个吉洪?这不是我的。

她看了看地址:没有,电报是她。当时,她注意到纸带上的小写字母:“栅栏”。

娜斯提娅把电报弄皱了,皱了眉头。表演痒

“现在,”他说,一边摇摆一边拿着眼镜,“瓦博特变成了一个美丽的现实,帮助我们成长和工作。”我很高兴地说,在我们的文化中,在雕塑家和艺术家中,这种关心的表现。我说的是蒂莫菲耶夫同志的展览,这是我们完全有义务——无意冒犯——向我们的领导说——我们亲爱的安娜斯提娅·塞米诺夫娜。

第一个人向纳斯特鞠躬,每个人都鼓掌。鼓掌的债务。娜斯提娅羞得流下了眼泪。

有人从背后摸她的手。他是个脾气暴躁的老艺术家。

-什么?他低声问,用眼睛看着那封揉成一团的电报。-没什么不愉快的?

不,”娜斯提娅回答。“这是从一个熟人那里……v

-是的!老人咕哝着,又开始听潘兴的歌了。

每个人都盯着珀尔申,但有人的眼睛又沉又尖,娜斯提娅一直觉得自己被遮住了头,不敢抬起头来。“会是谁呢?”-她想真的有人知道吗?多么愚蠢。神经又开始崩溃了。

她努力地抬起眼睛,立即避开了他们:果戈尔看着她,咧嘴笑了。 一条薄薄的硬化静脉似乎在他的太阳穴上剧烈跳动。 在娜斯提娅看来,高果咬着牙轻轻地说道:-“哦,你!”

娜斯提娅迅速站起来,走了出来,急忙下楼穿好衣服,跑到街上。v

雪下得很大。在以撒会议上,出现了一种灰色的寒意。阴郁的天空低垂在城市、纳斯图和纳瓦河上。

“亲爱的,”她想起了娜斯提娅最近的一封信。——看不见!

娜斯提娅在海军部附近的广场上坐了下来,痛苦地哭了起来。雪融化在他的脸上,和眼泪混合在一起。

娜斯提娅冷得发抖,突然意识到没有人比那个被遗弃的老妇人更爱她了。

“太晚了!“我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她自言自语,想起过去一年里她第一次说了这个孩子们最喜欢的词——“妈妈”。

她站起来,迅速地走到雪地里,脸上挨了一巴掌。

“那么,妈妈?”什么?-她以为她什么也没看见。-妈妈!怎么会这样?我生命中没有别人。不,也不会有家庭。只要我能及时赶到,只要她能看见我,只要她能原谅我。

娜斯提娅走到涅夫斯基大道,到达城市火车站。

她迟到了。票不见了

娜斯提娅站在售票处附近,嘴唇颤抖,她不能说话,感觉到第一句话她会哭的。

一位戴着眼镜的老年出纳员看着窗外。

-你怎么了,公民?-她不高兴地问

“没什么,”娜斯提娅。-我妈妈…娜斯提娅转过身来,迅速向出口走去。

-你要去哪里?-收银员喊道。-你应该马上告诉我。等一下。

那天晚上,娜斯提娅离开了。一路上,她都觉得“红箭”几乎走不动了,而火车却飞快地穿过黑夜的树林,用蒸汽包裹着他们,发出长长的警告。

…他悄悄地来了邮局,和瓦西里邮递员联系了起来,拿了一张电报纸,转过身去,花了很长的时间,擦着小胡子的袖子,在布兰卡上写着几封破旧的信。然后小心地把表格放下来,把它塞到帽子上,就向凯瑟琳·彼得罗芙娜游去。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已经十天没起床了。没有疼痛,但昏厥的虚弱压在他的胸部、头部、腿和呼吸困难。

马纽什卡第六天没有离开卡捷琳娜·彼得罗夫娜。夜里,她没脱衣服,睡在一张破了的沙发上。有时马尤什卡觉得卡捷琳娜·彼得罗夫娜已经不再呼吸了。于是她惊恐地啜泣起来,叫“活的”?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在毯子下面移动她的手,曼努什卡平静下来。

房间里从一大早起就是11月的黑暗,但很暖和。马努什卡生火取暖。当快活的灯光照着圆木的墙壁时,卡捷琳娜.彼得罗夫娜小心翼翼地叹息道:“火把房间变得很舒适,又像从前那样,早就在壁炉旁。卡捷琳娜.彼得罗夫娜闭上眼睛,一滴泪珠从中滚落下来,在黄色的太阳穴上滑下来,头发上缠着一根白发—只有一滴泪珠。

来安静。他咳嗽,擤鼻涕,显然很兴奋。

来安静。他咳嗽,擤鼻涕,显然很兴奋。

“天气变冷了,卡捷琳娜.彼得罗夫娜!”“保德罗说,季洪不安地看了看他的帽子。”这是最好的。严寒堵住了道路,意味着它也有能力搭乘。

-谁?凯瑟琳·彼得罗夫纳睁开眼睛,用干枯的手开始颤抖

“除了纳斯塔西奥诺夫娜,还有谁能比纳斯塔西奥诺夫娜更好呢?”-谁比她更需要它。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想站起来,但又摔倒在枕头上。

在这里。吉洪说,小心地打开电报,把电报递给卡捷琳娜·彼得罗芙娜。

但凯瑟琳·彼得罗夫纳没有接受,但她仍然恳求着提科纳。

“瞧,”马纽什卡·赫里普洛说。“老婆已经不会读书了。”她有一个弱点。

吉洪惊慌失措地回头看了看,纠正了大门,用一种没有把握的声音,用一种罕见的红头发,用一种聋哑的声音读着:“等着瞧吧,走了。”我一直爱着你的女儿娜斯提亚。

-不,嘘!卡捷琳娜·彼得罗夫娜轻轻地说,“不行,亲爱的。”上帝保佑你。谢谢你的好意,你的温柔。

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勉强转过身来,然后就睡着了。

季霍恩坐在冷冷的前室里,坐在长凳上,抽着烟,低头,吐了一口气,直到马纽什卡出来,向卡捷琳娜·彼得洛夫娜的房间里抹上膏。

提康踮着脚尖走了进来,五个人都擦了脸。凯瑟琳·彼得罗夫纳躺在那里,脸色苍白,脸色苍白,仿佛睡着了。

“我等不及了,”吉洪喃喃地说。“唉,她的痛苦和痛苦是难以形容的!”“你看,你这个傻瓜,”他生气地对马纽什卡说,“为了善良,你要付出善良的代价,别装傻……你坐在这里,我会跑到村苏维埃去,我会报告的。”

他走了,曼努什卡坐在凳子上,抬起膝盖,颤抖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凯瑟琳·彼得罗夫纳。

第二天埋葬了凯瑟琳·彼得罗夫纳。闭合。雪下得很薄。白天是白色的,天空是干燥的,明亮的,但灰色的,就像一块洗过的、冻僵的画布举过头顶。大理河对岸站着一只蓝色的鸟。他们被一股刺鼻而欢快的雪的味道吸引住了,第一次被柳树皮冻住了。

老太婆和小伙子们聚集在一起参加葬礼。坟地上的棺材是静悄悄的,瓦西里和两个弟弟,两个小孩都是老人,好像长满了纯麻屑似的。马努什卡和哥哥沃洛季卡一起抬着棺材盖,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

墓地就在河对面的村子里。它长得又高又黄,是用柳树做的。

我在路上遇到一位老师。她刚从县城回来,在栅栏里一个人也不认识。

-老师来了,老师!-孩子们开始尖叫。

老师年轻、羞怯、灰眼睛,还是个小女孩。她看见了葬礼,胆怯地停了下来,惊恐地看着棺材里的一个小老太婆。老太婆的脸上落下白雪皑皑。在那里,在一个州的城市,老师有一个母亲-这是同样的小,总是担心女儿的担心,和一个完全白发苍苍。

老师站在那里,慢慢地跟着棺材走着,低声说:“这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她第一次和男孩子们在一起会很困难。

老师终于鼓起勇气对一位老太太说:

一定是那个老太太。

-而且-亲爱的玛特廖娜立即唱歌-考虑她完全是一个人 她是如此真诚,如此亲切。 以前每个人都独自坐在沙发上坐着,没有人对她说一句话。 真的很遗憾! 她在列宁格勒有一个女儿,是的,显然她走的很远。 因此,她死于没有人,没有亲戚。

在墓地里,棺材被放在一个新坟墓旁边。老妇人在棺材里鞠躬,双手放在地上。老师走到棺材前,俯身亲吻凯瑟琳·彼得罗夫纳,吻了吻她干枯的黄手。然后她迅速站起来,转过身去,朝那块破砖头走去。栅栏。

在篱笆的另一边,在轻柔的雪中,躺着心爱的,有点悲伤的土地,

她长时间地注视着,听着老人在她身后说话,听着泥土的敲击声,听着不同的公鸡在院子里尖叫,预测着晴朗的日子,寒冷的天气,冬天的寂静。

葬礼后的第二天,她来到了扎博比。她在墓地里发现了一座崭新的坟墓,坟墓上的泥土都凝固了,凯瑟琳·彼得罗夫纳的黑暗房间似乎很久以前就离开了。

在这个房间里,娜斯佳哭了一整夜,直到阿娜的窗子昏暗而沉重的黎明来临。

娜斯提娅偷偷溜出了扎伯里亚,确保没人看见她,也没人问她任何问题。她觉得没有人,除了凯瑟琳·彼得罗夫纳,能减轻她无法弥补的罪恶感,减轻她的负担。

行业 娱乐
标签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