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银行压力测试为何不同?
1958字
2021-02-11 17:34
10阅读
火星译客

对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来说,它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透明度;而在佩尔•施泰因布吕克(Peer Steinbruck)看来,它们“毫无价值”。美国和德国财长对银行压力测试截然不同的看法,再度形成了一个所谓的金星对火星的时刻,凸显了积极主动的美国与更看重协商的欧洲之间的政治分歧——而这一次与如何应对金融危机有关。


 

事实上,差不多两年前,自从信贷危机刚刚开始发作时,大西洋两岸的银行家和政策制定者们就开始对大洋对岸的同胞兄弟指指点点。


 

当美国的投资银行宣布有毒债务工具出现巨额亏损,高管们立刻指出,欧洲的同行们还没有尝到同样的苦头。而当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在纽约垮台,迫使欧洲政府去年着手拯救一大批欧洲银行时,政治家们指责美国没能妥善解决其金融体系的弊端。


 

现在,注意力再次转向欧洲。在对19家最大的美国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进行了全面的压力测试之后,监管者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宣布,美国的金融体系已经清理完毕。用盖特纳先生的话说,笼罩着美国银行的“疑云”已经消散。


 

欧洲政府无法做出这样的声明。私下里,欧洲各国的中央银行家和监管部门坚持认为,他们在密切注意其大型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但甚至很少有人承认这一行动在付诸实施,更不要说探讨它的结果了。


 

缺乏透明度引发的担忧是,欧洲银行在寻求新的资金或发行债券时,将处于劣势。更重要的是:未来亏损程度如何,以及弥补亏损所需资本,围绕二者挥之不去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欧洲银行惜贷。这将扼制经济中新的信贷供应,引发更为严重的经济低迷。


 

在欧洲,银行仍是公司和消费贷款的主要资金来源,这种资金渠道的堵塞比美国的更危险,在美国,多数信贷是由资本市场提供的。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本周呼吁欧洲对单个银行实施压力测试的主要原因。“对金融体系的信任尚未恢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部负责人马莱克•贝尔卡(Marek Belka)称。


 

然而,在全欧洲发起压力测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尽管经过数十年的一体化,各国监管部门和中央银行之间相互猜忌,守护着它们对个体银行的监管责任。必须为未来任何纡困买单的各国政府,同样会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任何为集中压力测试所做的努力。有些人置疑这一做法是否必要。昨天批评了泛欧洲压力措施想法的施泰因布吕克先生暗示,美国财政部和联邦储备委员会(Fed)操纵了它们的测试结果。

“就我看来,简单地要求压力测试毫无意义,但人们必须对结果有清醒的意识,”他说。


 

他的评论指向压力测试的设计和实施中一个主要难点:搭便车问题。在一个相互关联的金融体系中,如果美国银行业更安全,全世界都能感受到它的好处,而美国的纳税人将独自承担任何纡困成本。欧洲各国政府——只要他们没有面临可能的信心崩溃,就像去年秋天冰岛、爱尔兰和英国发生的那样——有延迟应对其银行体系问题的动机,希望能从其他人采取的措施中受益而无需支付成本。


 

欧洲银行监管委员会(CEBS)总部设在伦敦,负责确保为欧洲银行监管提供一个公平环境,目前正通过设计一套压力测试情景解决这一问题。这些情景目前正在各国监管部门和中央银行接受检验。一场类似的演练已在今年一季度完成。但假设和结果都将保密,测试结果应该在今年9月公布。压力测试还包括不对个体银行进行详细审查。“这次演习并不试图评估具体机构资本结构改变的需求,”欧洲银行监管委员会称。


 

一个压力测试会比美国刚刚完成的程序有更深刻的不同,让人很难想象。同时,很难看出欧洲的演习能以任何方式帮助投资者恢复信心。


 

即使在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SA)让本国最大的银行进行了一系列压力测试,测试细节很少披露。金融服务管理局表示,它希望银行的核心“一级资产”比——一种剔除优先股和其它混合工具的资本测量方法——在某一压力情景中至少占其资产的4%。但金融服务管理局没有说明压力情景包含的内容。


 

不管怎样,欧洲银行的境况究竟有多严峻呢?答案取决于这些银行账面尚未具结的亏损,以及未来几年能够创造多少利润来吸收这些亏损。在缺乏其它数据的情况下,迄今最可信的未来损失估算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该组织在上月出版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罗列了详细的预测。


 

报告始于与美国的比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在未来两年中,美国银行总共将核销5500亿美元(合4040亿欧元,3620亿英镑)坏账。这个结果和美国监管部门认为的6000亿美元大体相同,美国监管当局相信,该国19家大型银行将必须吸收6000亿美元亏损——而美国的估算是基于一个较当前经济预期更为不利的展望。


 

在相同的两年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欧洲(不包括英国)给出的银行贷款损失为8750亿美元。高于美国的数字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经济下滑在欧洲的出现晚于美国,而欧洲银行对美国的亏损也持有一定的风险敞口。此外,欧洲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一般持有更大比例的贷款,与可交易证券相反,贷款只有在贷款人停止还款时才允许核销,而大多数交易证券的估值是由注重未来违约预期的市场价格决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英国银行体系——半数已转为公有——未来两年将进一步核销2000亿美元。)

所有这些并不是说美国的压力测试毫无瑕疵。分析人士和施泰因布吕克先生都批评了测试使用的方法,并对监管部门关于衰退严重程度的假设提出质疑,事实已经证明,衰退比某些应用情景更为糟糕。很多投资者对银行只需要750亿美元的新资本感到惊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它们需要2750亿美元,才仅能回到遭受危机重创之前所达到的资本化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更愿意把银行股本作为其总资产的一部分加以衡量。


 

也存在这样的怀疑:测试结果遭到篡改,以确保财政部不必根据问题资产解救计划(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me)向国会要求更多资金。

不过,如果演习的目的是恢复人们对美国银行体系的信心,早期信号显示这行之有效。自结果公布以来,几家银行已宣布从私募市场募集新股本的计划。这些银行还加大了发行债券的力度。“这可能是一个恰好管用的蒙混过关策略,”一位银行高管表示。


 

而如果与美国同行相比,欧洲银行不够透明——由此也不够可靠,这在金融市场并不是显然的。最近几周信心飙升,已经使大西洋两岸的银行股股价上升。多数银行股票相对于它们的有形资产略有溢价,表明投资者相信未来收益将超过它们的资产成本。“总体说来,目前情况有所好转——我们从危险的边缘回来了,”汇丰银行(HSBC)董事长葛霖(Stephen Green)说。“压力测试声明排除了特别悲观结果。”


 

即便如此,许多人仍然不相信危机已经过去。据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的分析师计算,假如欧洲银行的预留前利润下降20%——与上世纪90年代初瑞典银行所经历的跌幅相似——就必须在2009年和2010年核销2.5%的账面贷款,欧洲银行部门的一级资产率将从7%降到5%,迫使多数银行募集新股。


 

即使这个情景证明过于悲观,人们仍期望许多银行加强储备。“如果私营部门再度对银行股本感兴趣,我们预期很多欧洲银行将在中期募集股份,”野村(Nomura)分析师预测。


 

由于不同国家银行所面临的问题种类繁多,为欧洲银行设计压力测试系统也很复杂。西班牙银行提供的融资助长了房地产泡沫,很有可能比法国银行面临更大的抵押贷款损失。在法国,房价还未疯狂上涨。德国银行对已给处境艰难的生产厂家的贷款感到担忧。意大利的银行则面临较大的东欧风险敞口。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银行信贷分析师菲利普•波德罗(Philippe Bodereau)称,欧洲银行的压力测试或许必须假设较低水平的抵押贷款损失,但对公司和国际市场的风险敞口较大。“如果欧洲银行平均说来对消费市场泡沫的风险敞口较小,它们对公司杠杆融资和东欧等新兴市场的风险敞口就更大,”他表示。


 

另一个两难的谜题是行业的基础盈利能力状况。事实证明,美国银行的资金需求相对较低,原因之一是人们预期,一旦经济恢复活力,它们能创造健康的利润。但在德国这样的国家,基本的零售银行业务只是微利业务,这意味着银行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建立能吸收未来亏损的缓冲空间。低利率对有着大量存款基础的欧洲银行来说也是痛苦的,因为新生贷款的盈利率受到挤压。


 

随着市场恢复,系统崩盘的危险逐渐淡化成为过去,假设最坏的情况已被抛在身后,这种假设对政策制定者和银行家们都是种诱惑。只要欧洲银行相对于它们的美国竞争对手没有明显的劣势,强力推行美国式压力测试的企图很可能会面临阻力。然而,如果疏于防范预计会出现在银行账本上不断堆积的坏账,就意味着欧洲经济恢复的速度较之充分防范所应有的速度来得慢。


 

假如监管部门没有利用近期市场乐观情绪的高涨力挺其银行体系,当下一波坏消息冲击市场时,他们会后悔的。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