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莱丑闻可能引发金融业风暴
1864字
2021-02-11 13:21
17阅读
火星译客

巴克莱丑闻可能引发金融业风暴(上)

“本质上,我们正变得不诚实,而且可能会破坏我们在市场以及监管机构心目中的声誉。”


 

根据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SA)上周公布的一份监管文件,2007年12月4日,巴克莱(Barclays)一位银行家在写给“E经理”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5年过去了,很明显,这些预言性话语所涉及的问题——银行间拆借市场的价格操纵丑闻(监管机构上周揭露了这桩丑闻的巨大规模)——影响巨大,不仅仅是他们的声誉损失。


 

巴克莱已总计支付创纪录的2.9亿英镑罚金,以了结FSA、美国司法部(US Department of Justice)以及美国期货监管机构——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调查。


 

如今,这桩丑闻可能会导致该银行最高管理层倒台,一些股东、评论人士以及政治人士要求首席执行官鲍勃•戴蒙德(Bob Diamond)下台(注:戴蒙德已于周二辞职);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几乎也是一样的态度。这位英国首相上周四表示:“人们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并表现出他们将如何对这些行为负责。”


 

除了与操纵伦敦银行间拆借利率(Libor)相关的丑闻过失之外,在很多政治人士和大量普通公众的眼里,戴蒙德还背负着一个耻辱的印记:他是一位银行家。(Libor是很多金融产品的一个关键参考利率,从信用卡利率到商业贷款定价。)


 

在很多西方国家,自从此次金融危机于2007年爆发以来,银行家们就遭人唾弃,人们谴责他们参与造成了此次危机,并且在接受政府纾困和造成股东投资大幅缩水之后,仍然向自己支付巨额薪酬。


 

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的是一系列零售金融产品违规销售的丑闻,其中英国最新也是规模最大的丑闻之一,迫使银行就违规销售的支付保护险(payment protection insurance)支付预计60亿英镑的补偿金。基本上属于国有的苏格兰皇家银行(RBS)最近的一次大规模IT故障,导致客户无法进行基本的银行业务操作,这更是加剧了公众对于该行业能力的疑问。

从本质来看,卡梅伦的言论简明扼要地表达出了政界对于这个行业过度行为日益加剧的愤怒情绪,它仍是英国最大行业之一。而且这个行业也越来越受到公众的鄙视,政策制定者(到目前为止)还没能让它驯服。


 

Libor事件加剧了笼罩银行业的声誉之灾,它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迫使银行老板们下台,并加大监管者对这个已陷入困境的行业施加更严格监管的决心。


 

尽管与最近其他丑闻相比,这桩丑闻听上去更为费解,但Libor有着非常现实的影响,它是全球350万亿美元借款合同条款的基准。Libor由一组银行根据它们公布的平均银行间拆借成本确定。但正如监管机构在巴克莱和解协议中公布的文件所显示的,这个过程在多年间遭到很多银行的系统性滥用,这种行为从危机之前一直持续至危机期间。


 

FSA主席特纳勋爵(Lord Turner)表示,如果我们假设涉嫌的Libor违规行为在其他类型的交易中并不存在,那么“我们是在自己骗自己”。“其中的玩世不恭和贪婪程度确实令人相当震惊……而且这确实表明,需要大力解决一些非常普遍的文化问题。”


 

在巴克莱的案例(这将是第一个监管机构进行全面记录的案例)中,证据显示,巴克莱违反了银行内部不同部门之间不得进行信息交流的规定,同时在向利率确定过程提交数据时存在作假的情况。在此次危机之前,交易员就试图操纵Libor以帮助获利。在中级管理层的鼓励下,巴克莱不顾2007年末和2008年初的危机,故意低报拆借利率,以安抚恐慌的投资者。


 

一名参与向Libor委员会提交拆借利率的员工当时在一份电子邮件中表示:“(E经理)授意我报出比昨天更低的利率……以向外界发出我们并未陷入困境的信号。”

Libor丑闻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过去,预计还有一些银行也可能遭到罚款。巴克莱是第一家遭遇如此高额罚款的银行,但瑞银(UBS)、花旗集团(Citigroup)都在日本受到了惩罚,而汇丰银行(HSBC)、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和苏格兰皇家银行等银行也在法庭文件中被提及。批评人士表示,Libor市场操纵事件的发生是必然的。在债券、衍生品和大宗商品等许多市场,指数通常都是基于银行和交易商提交的报价来编制的。这不同于股票衍生品市场,后者根据公众股票市场上的股票交易情况来定价。因为对于许多债券和衍生品而言,不存在类似股票市场的交易市场,所以定价方式更加不透明——因而也易于被-操纵。

此类指数对衍生品市场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数万亿美元的掉期和期货合约的交易都取决于这些基准价格,它们也决定了抵押贷款和存款等产品的价格水平。这就让交易员有很大的动力去扭曲价格,以便为自己谋利。

“问题在于,如果没有一个中心市场来设定价格,大家怎么来定价呢?”休斯顿大学(University of Houston)教授克雷格•皮龙(Craig Pirrong)表示,“当有大笔资金被置于风险之下时,各种机制通常就脆弱不堪了。”

巴克莱丑闻可能引发金融业风暴(下)

Libor操纵不是银行业第一起价格操纵事件,但它却是性质最恶劣的事件之一,让人回想起1991年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国债丑闻,此丑闻令该公司陷入困境,如今,所罗门兄弟已被纳入花旗集团(Citigroup)旗下。当债券交易员保罗•莫泽(Paul Mozer)在国债市场上提交虚假报价之后,所罗门兄弟首席执行官约翰•古德菲瑞德(John Gutfreund)被迫辞职。


 

2002年,美国天然气市场发生一起类似的丑闻后,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多家公司实施了处罚。经查实,其中一家公司保留了一份标有“虚假”字样的电子报价清单,用以冒充真实价格。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CFTC专员斯科特•奥马利亚(Scott O’Malia)在回想起被他称为“极其蛮荒的西部”的能源行业时表示,“那个行业里没人知道,究竟谁是执法者,谁又是违法者。”


 

近期以来,人们对美元掉期市场提出了疑问。美元掉期是与政府债券收益率挂钩的衍生品,其价格每天上午11时在纽约确定。正如Libor一样,主导其定价过程的也是少数几家银行。


 

同样,石油市场的定价——由普氏能源资讯(Platts)等资讯机构来操作——也受到人们的审视。作为国际监管机构的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警告,石油基准价的设定“存在着被虚假报价操纵的风险”。


 

Libor丑闻此番得到详细披露,将进一步强化监管机构与银行就一个问题进行角力时的力度,这个问题就是:应强制将多大比例的衍生品市场移至交易所内,或者执行中央结算,以确保价格透明度。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其中就含有对上述市场进行改革的条款。然而,CFTC在进行执法时,遭到了多家银行的强烈抵-制。


 

不久前摩根大通(JPMorgan)发生了交易丑闻,此次Libor丑闻将使其产生的震荡进一步扩大。迄今为止,摩根大通由于对冲头寸不当已亏损约50亿美元,致使监管机构进一步强调加大对银行的监督力度,以及强令银行提高透明度。


 

Libor事件的调查范围非常广泛,从欧洲、美国到日本的监管机构正携起手来,对近20家银行进行调查,因此监管机构的行动力度会比以往强得多。


 

但对于巴克莱,各方的反应尤为强烈,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大西洋两岸已发起一连串的监管和税务调查,令巴克莱苦不堪言。在英国,巴克莱因误报交易数据和提供劣质咨询服务而被罚款;在美国,该行由于违反不得向专制-政权提供融资的禁令而被罚款。


 

今年早些时候,英国政府也采取了行动,阻止巴克莱执行两项“具有高度滥用性的”税务方案(它们可能导致英国国库少收入5亿英镑),加剧了外界长期以来对巴克莱税收筹划的疑问。


 

此外,鲍勃•戴蒙德(Bob Diamond)本人也引发了争议。在不久前的一次年度股东大会上,有三分之一的股东投票反对巴克莱去年的薪酬报告。此前传出的消息是,戴蒙德得到的薪酬总额达到近2500万英镑,其中包括一项存在争议的600万英镑“税收均衡”款项。


 

尽管数月来不断传出火爆的消息,戴蒙德却一直不断地强调,巴克莱在意自己的“企业公民”身份。批评人士表示,戴蒙德的这一说法现在听起来让人更觉空洞。


 

数天前,戴蒙德在给下议院财政部特别委员会(Treasury Select Committee)主席安德鲁•泰瑞(Andrew Tyrie)的信中,又重复了他的陈词滥调。未来的几天或几周内,戴蒙德将必须亲自向该委员会解释情况。他在信中写道:“我坚信,巴克莱应全面履行企业公民的职责,一以贯之地从事合理、诚实的行为,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上都对社会做出积极的贡献。”


 

他是否能将上述使命进行到底,目前取决于愈发焦虑担忧的股东是否准备再给他一次机会,而与此同时,日益不满的政府也发出了不少批评。


 

自弗雷德•古德温(Fred Goodwin)被迫卸任苏格兰皇家银行(RBS)首席执行官以来,已过去3年有余,而距离戴蒙德向泰瑞领导下的委员会表示银行“懊悔和道歉的时期”已结束,却连一年时间都还不到。最近发生的事件,给戴蒙德的这一言论打上了一个问号。戴蒙德已被迫向公众道歉,并正面临着该委员会的又一轮质询。


 

戴蒙德表示不打算辞职(注:戴蒙德已于周二辞职)。但如果他被迫卸任,那将给所有银行的老板们再次敲响警钟,尤其是Libor丑闻所牵涉的其他银行的老板们。


 

辞职可能会平息公众的愤怒。至于这能否解决根本的问题,就很难说了。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长默文•金爵士(Sir Mervyn King)呼吁银行业进行一次“真正的文化变革”,这一变革必须触及比人事任免更深远的层面。


 

“以为把一两个人赶下台,问题就解决了,这是说不通的。”戴蒙德日前表示,“如果机制保持不变,即使换成其他人,也只会按照相同的方式行事。”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