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头和金钱
679字
2021-02-10 17:13
14阅读
火星译客

经济狂人热切盼望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出的每个新版本。别管那些预测,我们等待的是其中的分析章节:内容总是挺有趣,甚至是颇具争议性。最新的这份报告也不例外。尤其是第三章,尽管文中声称分析的是(经通胀调整的)真实利率的趋势,但是实际上有力地证明了应当提高通胀目标,而不是遵循发达国家采用的2%的现行标准。

这一结论也与IMF的其他研究相符。上个月,该组织的博客——对,IMF开了个博客——探讨了“低通胀”(lowflation)带来的问题,发现它的破坏性直追真正的通缩。早前的一份《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分析了高负债的历史经验,发现愿意让通胀蚕食债务的国家——包括美国——比其他地方的表现要好得多,比如一战后死守货币与财政正统理念的英国。

不过,IMF似乎感到,不能直接说出自身的分析显然指向的结论,而是在报告中措辞委婉,保留了抵赖的余地:这一分析“或许可以指向适宜的货币政策框架”。

那么,是什么让显而易见的东西说不出口呢?直白地讲,我们看到的是传统观念作祟。然而,传统观念并不是凭空冒出来的,而我越来越确信,我们之所以在应对高失业率上失败,很大程度上与阶层利益有关。

首先,我们来看看提高通胀的道理。

很多人明白,物价水平持续下降是件坏事:没人想变成日本那样,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一直在通缩中苦苦挣扎。但较少被人理解的一点是,通胀水平为零并不是一条红线:通胀0.5%的经济体,会出现不少与通缩0.5%的经济体相同的问题。正因为如此,IMF发出警告,“低通胀”正使得欧洲处于日本式停滞的风险之下,尽管(尚)未出现严格意义上的通缩。

事实表明,适度通胀可以达成多个有利的结果。它有益于欠债者——因此,当高悬的债务问题阻碍了经济增长与就业岗位的涌现时,这也有益于整体经济。它鼓励人们消费,而不是坐拥现金岿然不动——在经济欠佳之时,这又是一桩好事。此外,它还能发挥经济润滑剂的作用,在需求不断变化的时候,更易于调整薪资与物价。

可是,到底多大的通胀算适度?欧洲目前的通胀率不到1%,显然过低,美国当前的通胀率也高不了多少。不过,如果回到欧美的官方通胀目标2%,是不是就足够了呢?几乎可以肯定是不够的。

听我说,货币专家早就明白适度通胀的道理,但在上世纪90年代,当2%的目标固化为政策规范的时候,他们认为2%就足以完成使命了。特别是,他们以为2%的通胀就足以让流动性陷阱极少出现。在流动性陷阱中,零利率也不能恢复充分就业。可是,美国如今已经在流动性陷阱里徘徊了五年多。显然,这些专家们搞错了。

而且,正如IMF的最新报告显示的那样,有力的证据表明,当前的全球经济变化趋势是,投资者越来越倾向于囤积现金,而不是让资金投入流通,从而增加了流动性陷阱的风险,除非提高通胀目标。不过,报告从头到尾都不敢直接点明这一点。

那么,明摆的事情为何不能说出口?一个答案在于,那些一本正经的人喜欢通过呼吁做出艰难的抉择和牺牲(当然是让其他人),来证明自己的一本正经。他们痛恨听到不涉及更多苦难的答案。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