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工资的担忧
667字
2021-02-10 15:12
14阅读
火星译客

四年前,我们中的一些人在怀疑和震惊中,眼看着精英阶层对经济政策的讨论完全偏离正轨。仅几个月时间,整个西方世界有影响力人士都说服了自己和彼此,认为预算赤字是一种真实存在的威胁,对大规模失业的担忧完全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结果,政府采取了财政紧缩措施,这种做法深化并延长了经济危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

如今,这种情况又出现了。突然间,似乎每一个有分量的人物都在告诉彼此,尽管失业率居高不下,劳动力市场却没有出现任何“不景气”——传说中的工资上涨就是证据——美联储需要马上开始上调利率,从而遏制通胀危险。

公平地说,与引导了上一次错误政策转向的那些紧缩政策的支持者相比,这些呼吁收紧货币政策的人们考虑得更加周全,也没有那么大的政治动机。但他们提供的建议可能具有同样大的破坏性。

好吧,这次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精英观点这一转变的起点,是工资水平在停滞了多年之后已经开始迅速增长。的确,衡量工资水平的一个常用指标出现了上涨,而上个月的增幅尤其明显。

但这可能是暴风雪造成的数据上的假象。正如高盛(Goldman Saches)的经济师们所说的那样,在天气恶劣的时期,平均工资水平通常会上升——这不是因为真的有人涨了工资,而是因为,因暴风雪赋闲在家的人们的工资,往往低于那些工作不受影响的人。

此外,我们有很多衡量工资水平的指标,但只有一个指标明显增长。我们所说的工资上涨是否真实发生了,根本不确定。

何况,工资上涨又怎么了?过去,工资水平大约每年增长4%——是目前速度的两倍还多——一直与低通胀保持一致。这很好地证明了美联储应该提高通胀目标,这意味着寻求让工资增速提高,比如每年5%或6%。为什么?因为即使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如今也对“低通胀”风险提出了警告:通胀率过低可能会让美国重蹈日本的覆辙,受困于经济停滞和棘手债务。

那么,总地来说,我们正在走出劳力市场淡季是有可能的,但情况同样有可能恰恰相反,而无论是哪种情况,最谨慎的做法无疑是等待:等到有充分证据证明工资水平在上升,然后继续等,直到工资增速至少回到危机前的水平,最好比那还要高。

然而,由于某种原因,越来越多人大声呼吁我们不要等待,而是立即或至少在近期提高利率。这又是为什么?

我认为,一个原因是,有些人一直活在1979年。也就是说,他们永远警惕着工资-物价的螺旋形上涨,不知怎么,他们就是注意不到,这种情况几十年来从未出现过。这也许就是那一代人的问题。也许是因为上世纪70年代的危机符合他们意识形态上的成见,但对通胀威胁的幻觉仍然对经济讨论有着异常大的影响力。

还有施虐货币论(sado-monetarism):这种态度在银行业的圈子里十分常见,它认为,施加痛苦实际上是好事。一些个人和机构——比如位于巴塞尔的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永远希望利率增长。他们的理由变来变去——是大宗商品价格;不,是金融市场稳定;不,是工资水平——但政策建议永远不变。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