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戈维申斯克烧毁的客运公交(视频)
5378字
2021-02-09 20:46
2阅读
火星译客

2月9日,星期二,午餐时间,阿穆尔首都的一辆客车着火了。在学院街高速公路和季亚琴科街交汇处的一个公共汽车站的第二个小区中发现了燃烧的“瞪羚”。救援人员在12:13收到有关紧急情况的信号。

文字

3张照片

照片:阿穆尔州俄罗斯EMERCOM司
照片:Andrey Ilyinsky

照片:阿穆尔州俄罗斯紧急情况部1/3

剩下两辆消防槽车和七名人员进行灭火。消防员到达时,公共汽车上没有人。现在,检查员正在现场工作,他们正在查明起火的原因和情况以及拥有车辆的人。正如紧急情况部阿穆尔新闻服务所指出的,被烧坏的“瞪羚”很可能不是普通公共汽车,而是私家车。

早上在布拉戈维申斯克,另一辆家用汽车烧毁。据报道,工厂街发生火灾于8:28。八人和三台特种设备被派往现场。三分钟后,消防员清理了明火。没有人员伤亡。据推测,引起火灾的原因是违反了操作电加热设备的规则。罪魁祸首正在被确立。

阅读岁数:18+

叶莲娜.阿斯塔菲耶娃

在政治领域,美国模式面临的困境更加严重:主要问题是“金钱”一词。长期以来,美国的政治传统是美国的资本和社会力量一直限制着美国的政治权力。在过去的30年中,尤其是自里根时代以来,美国首都的力量不断增强,其力量显然压制了政治和社会力量。

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公司和团体为支持竞选活动而提供的捐款没有上限。 2014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竞选个人捐款额没有上限。到目前为止,美国民主已经真正成为“金钱的主人”。

在美国,资本力量相对于政治力量和社会力量具有明显的优势。资本的权力是完全组织的,并影响着政治权力。换句话说,有了强大的大都会政府,美国的政治权力就被剥夺了必要的独立性和中立性,几乎只能遵循大都会政府的要求。同样,美国的资本力量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完成了社会力量的渗透,特别是对主流媒体的控制和社会问题的提出。

牛津大学教授斯坦因·林根警告说,英美民主制可能会重蹈雅典民主制命运的覆辙。三权分立制度的初衷旨在通过当局之间的制衡来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但是,在美国,权力处于停滞状态,整个国家无法获得急需的善政。 “在古希腊,当富人变得庞大而拒绝遵守规则并破坏国家制度时,丧钟敲响了雅典民主制度崩溃的序幕。今天,英美已达到危险的临界点。”

再看看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社会力量和资本的影响迅速扩大,但中国政治力量仍然保持独立。

在中国,资本的权力通常仅限于政治权力和社会权力,而资本的权力不能影响政治决策。多年来,尽管中国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但中国的政治力量总体上在不断改善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中国社会力量延续了中国民粹主义的传统,主流社会几乎总是试图控制资本。这种平衡的三力模型使中国能够避免发生美国式的金融和债务危机,并使绝大多数人成为中国快速发展的受益者。

中国是一个人口数量超过欧盟,美国,日本和俄罗斯之和的国家。在经济,社会和政治领域,中国已经找到了一条成功的现代化道路。这条道路竞争激烈。它在环境中形成,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它拒绝西方模式,特别是民主原教旨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它结合了中国自己的传统基因和红色基因,并在其他国家的基础上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它优于西方模式,尤其是美国模式。

它使中国能够成功地进行工业革命,技术革命和社会转型,并大大改善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它使中国得以成功应对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美国推动的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它帮助了中国经济。社会,社会,政治等各个方面都充满生机,它支持整个国家的团结与稳定。

纵观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实现任何这些成就都已经很棒,而中国几乎已经实现了所有这些成就。这令人信服地证明了中国道路的成功和重要性。中国人民将继续沿着成功的道路前进,继续面对新的挑战,克服新的困难,直到实现民族富裕,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的伟大中国梦。

今天,我很高兴在这里发布我的新书《超越中国》的英文版。今天是我的学校复旦大学成立110周年5月27日。 “复旦”一词取自两千多年前的《尚书大传》中著名的句法:“日月虽好,复旦夕”,表达了中国人民奋斗的信念和理想。用于自我完善,教育复兴和民族复兴。这符合本书的主题。本书试图尽可能客观,全面地介绍中国的崛起,中国的道路和中国模式,中国的制度机制及其意义以及中国对西方世界的超越西方模式。

中国快速崛起的30多年是中国在世界上扩张的30多年,也是中国模式形成的30多年。中国加入了全球机构竞争,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发展模式。该模型仍在开发中,但是其整体成功不可否认。这种成功的最好体现是中国的飞速崛起,中国大多数人生活水平的迅速提高以及中国大多数人对国家未来的普遍乐观。

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形成的中国模式,包含了五千年连续的中华文明的传统基因,中国社会主义红色传统的基因以及包括西方文明在内的其他文明的智慧元素。正因为中国模式是这种三合一产品的产物,所以它大大优于西方模式。特别是,中国模式在经济,社会和政治三个领域展示了这一特征。

在经济领域,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种超越华盛顿共识的混合经济模式。它是市场和政府作用的混合,是“看不见的手”和“有形的手”的混合,是国家经济和私营经济的混合。

尽管这种模式仍有改进的余地,但自1994年中国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来的20年中,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经历过金融,财政和经济危机的主要国家。生活水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改善,这些改善的速度和幅度在人类历史上是闻所未闻的。仅此一点就值得中国模式的认可。当然,中国可以做得更好。

在社会领域,中国模式的特征是社会与国家之间的高度互动。在新媒体和移动互联网时代,这种大规模的互动一直发生在中国大陆。从某种意义上说,它还超越了“社会与权力之间的矛盾”的西方模式。这种互动模式为中国社会注入了生命力,并使政府能够更直接有效地响应社会诉求。

西方的问责制仅限于每四到五年举行一次定期选举。现在看来,在新媒体和移动互联网时代,这种问责制框架无法满足人们对善政和善政的广泛而迫切的需求。

在政治领域,中国模式也可以概括为“选择+(某种形式的)选举”,这也超出了仅基于选举的西方模式。此模式的整体效果非常显着显著。如今,中国最高统治团队的素质和能力明显高于群众选举产生的政客。中国的政治模式还包括“新型的民主集中制”。任何重大决策通常都需要从群众到群众的广泛的,自上而下的协商,因此,中国的许多决策过程都可以反映出中国的普遍愿望和普遍接受的共识。

本书还从“文明国家”的角度讨论了中国自己的一套制度安排。现代国家体制结构的关键是确保政治,社会和资本这三大力量达到符合绝大多数人民利益的平衡。尽管中国模式仍然有其弱点,但中国的政治,社会和资本力量所实现的总体平衡现在看来有利于大多数人的利益。这一定是中国在过去30年中一直保持相对平稳增长的主要原因。

尽管中国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中国并不打算将自己的模式强加于其他国家,因为中国没有西方传教士的传统,也没有疯狂地宣传自己的意识形态。此外,其他国家真的很难复制中国传统,因为中国模式有其自己的

在非常开放的国际竞争环境中,中国模式正在形成。过去三十年的经验表明,在宏观环境不太好的情况下,中国模式常常表现出自己的特征。例如,1997年爆发了亚洲金融危机,对中国造成了破坏,但中国做出了适当的反应,这证明该危机是中国模式的良好平台。当时,中国出台了一系列“积极财政政策”,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加入世贸组织和住房改革。

回顾过去,这些措施推动了中国经济的高水平发展,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基础。这导致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今天的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占据着中心地位。按照中国模式,所有危机通常都是中国迈向新台阶的机会。

问:社会主义是西方的概念。中国文明,特别是儒家文明与社会主义之间有什么关系?两者兼容吗?

张为伟: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传统文化更加重视人民的生活和平等,这意味着中国文化传统更加符合社会主义的基本概念。当今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基本概念,例如“饮食”,“繁荣社会”,“普遍繁荣”等。

可以在儒家文化中找到基因。例如,孔子说:“国家是基于人民的,人民是基于食物的。”“天堂”,“不必担心忧虑,而不必担心不平等”,“世界属于人类,世界是一个但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仅坚持传统,而且融入世界,参与竞争和吸收他人的所有优势,而不是盲目跟随或迷失自己。最终目标是将中国转变为真正的富裕,强大而公正的社会主义现代化。

问题:其他国家可以民主化并引入多党制。中国为什么不能?

张为伟:我在书中讲了一个故事,它回答了您的问题。在一次国际会议上,美国著名的时事评论员法里德·扎卡里亚(Farid Zakaria)问我:“您说西方民主制度不适合中国,但为什么除中国外,几乎所有亚洲国家都接受西方制度?”答案很简单:“我的推论很简单,因为在过去的20年中,中国的成就超过了其他亚洲国家的成就。

这是因为中国的制度相对成功,因此我们对该制度充满信心,我们欢迎政治。系统性竞争包括与美国政治体系的竞争。”中国在消除贫困,创造中产阶级和为全球经济做出贡献方面的成就确实超过了其他亚洲国家的成就,以及其他发展中和转型经济体的成就。我们的模型并不理想,但是在此级别上它也可以与西方模型竞争。

问:中国的中产阶级持续增长,人民的教育水平不断提高,他们越来越了解来自外界的信息。现在有许多中国人移民。中国模式能持续吗?

张为伟:我个人认为,中国人对外界的了解要比外界对中国的了解要多。每年离开中国的人数超过1亿,其中大多数属于您,属于中产阶级,但其中99.999%的人在离开家后返回。

一方面,它表明中国社会正在成熟。每个人都消息灵通,不怕国际比较,就像上海不怕与纽约比较。至于移民,我们每年只有不到20万人。这太少了,太少了,甚至比波兰还少。我认为中国移民人数增加十倍没有问题。

问:中国何时将离开专制模式?

张为伟:将中国模式概括为威权主义模式也是非常不精确的,其背后是“历史终结”的逻辑,即通过所谓的“威权主义”模式最终走向西方民主模式。模型。

我从书中重复一个想法:中国崛起的背后是文明国家的逻辑,而不是“历史终结”的逻辑,而是“历史终结”的逻辑。文明国家的逻辑如下。 :今天,中国正在重新展示中国在西方长期领导的某些特征。我在演讲中提到的“人才选择”,“混合经济”和“互动社会”包括中国传统基因,社会主义基因和西方元素,因此这是超越西方时尚的重要一步。

在过去的30年中,外界一直对中国的预测感到悲观和乐观。有趣的是,乐观主义者几乎是对的,悲观主义者几乎都是错的,而悲观主义者越是错误,那就越荒谬。关于中国将崩溃的最坏预测不是中国的崩溃,而是中国崩溃理论的崩溃。

同时,西方陷入危机之中。所有这些都引发了许多西方人的反思,这种思想在很大程度上还包括对中国的新认识以及对西方许多问题的重新思考。在《我们误判中国》中,其许多内容都包含了这种反思。

我记得2014年3月,西方自由主义的主要期刊《经济学人》刊登了一篇很长的封面文章:“民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文章承认,“(西方)民主的全球发展停滞甚至有可能开始逆转。

从1980年到2000年,民主遭受的挫折很小。进入新千年后,民主遭受了越来越多的失败。 “这篇文章表明,西方模式令人失望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中国的崛起,另一个是始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我们对中国的误解》中的许多知识也源于这两个事件。

为了实现快速崛起,中国做了什么正确的事情?西方陷入今天的困境有什么不对?从书中的采访中,中国至少做了几件事:

首先,中国没有复制别人的榜样,而是走了自己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特别是中国自己的一党 制,多党参与的政治体制。曾是世界银行在中国的主要代表的经济学家鲍泰利说:“当今中国发展的关键之一是保持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社会稳定,同时减少社会不公,同时保持现有政治制度的运作和设计。 

并保护环境。”他还说:“许多学者认为中国应该努力改革其国内政治制度。但是,在2000年之后,其他政治体系的缺点变得显而易见,尤其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危机过后,呼吁中国进行政治改革的声音也减弱了。目前,中国不需要多党制,而引入多党制将给中国带来难以承受的风险。

第二,中国的战略规划能力。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指出:“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善于将战略思想应用于其经济政策。

从介绍邓小平的改革和从1970年代开始的第五个五年计划到最近的第十二个五年计划定义了一系列广泛的政策,以重新平衡以消费为导向的经济平衡。战略始终是中国现代发展奇迹的精髓所在。”美国前劳工部长赵小兰也评论说:“美国人长期钦佩中国的长期战略思想,中国强调内在和谐,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此表示感谢。”

第三,中国致力于有效解决最令人关注的问题,特别是消除贫困和经济社会发展。支持软实力的约瑟夫·奈说:“在改革开放的30年中,中国共产党使亿万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并取得了巨大的经济进步。它是软实力,是合法性的重要来源。”

伦敦大学的麦克莱伦教授也说:“在过去的20年中,无论任何标准,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都是令人兴奋的。中国表现出的能量经受了全球金融危机的考验。当然,中国面临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西方一直批评中国是独裁者,但是中国的体制具有巨大的优势,那就是效率高。”

与中国的迅速崛起相比,西方显然面临许多挑战。我记得在前西班牙总理菲利佩·冈萨雷斯(Felipe Gonzalez)2012年访华后,他在西班牙报纸《国家报》上撰文:“每次访华,无论需要多长时间,都是一种反映世界新形势的历史现象,给人们一个惊喜。 

中国正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增长,欧洲人正在努力不淹死……我们不知道如何阻止这一进程,更不用说扭转它了。”坦率地说,在《最后结论历史》一书的作者福山(Fukuyama)的书中,他没想到“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如此之大”。

行业 财经
标签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