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100天内禁止再婚”等修改“嫡出推定”修改后的中间试行方案
2566字
2021-02-13 10:26
3阅读
火星译客

围绕根据怀孕和出生的时期来确定父亲的“嫡出推定”制度,法制审议会的部会制定了修改的中间试行方案。

现在的“嫡出推定”制度被认为是造成无户籍人口的主要原因,再婚的时候若是在离婚300天内出生的小孩包括将孩子视为现在丈夫的孩子,以及取消女性在离婚后100天内禁止再婚的规定等。

近年,屡次被指出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该制度。

面向重新制定,让我们来详细看看总结出来的中间试行方案的内容。

修改“嫡出推定”中间试行案的内容

民法的“嫡出制度”是从明治31年开始持续了120多年的制度,是以孩子们结婚后生小孩为前提所制定的规定。

这个制度

▽将女性结婚时就怀上的孩子视为现在丈夫的孩子,

▽离婚后300天内出生的孩子视为前夫的孩子,

▽结婚或再婚后200天出生的孩子被认为是现在丈夫的孩子。

这一方面,孩子和母亲的关系通过分娩而变得明确,但与父亲的关系却不一定是明确的,以怀孕和生产的时间为基准,尽早确定父亲和孩子的关系,以确保养育和继承等孩子的利益为目的而设立。

9号出示的中间试行方案中结婚或再婚后生的孩子被视为现在丈夫的孩子,现在是“结婚和再婚200天后”被排除在外的期间也可以推测。

而且,维持自离婚300天后出生地孩子视为是前夫的孩子的规定的同时,与其他男性再婚的情况将设为特殊情况,把孩子看作是现在丈夫的孩子。

这个结果

▽包括再婚在内,结婚期间出生的孩子被视为现任丈夫的孩子,

▽离婚后300天内,这期间到女性再婚的时间出生的孩子将被视为前夫的孩子。

另外,通过此次修改,“前夫”和“现任丈夫”在法律上不再存在父亲重复的可能性,取消了仅限女性在离婚后100天内禁止再婚的规定。

子女申请“否认嫡出”的权利也扩大了

在这次的中间试行方案中,通过“嫡出推定”可以解除法律上的父与子关系的“嫡出否认”程序也被修改。

具体来说,目前只承认父亲的孩子提出异议的权利也扩大了,而且知道了出生后的1年以内提出异议的期限,知道它出生的时候,从3年延长到5年并将继续进行研究。

现在的制度,比如说在离婚之前,关于丈夫和其他男性之间生的小孩,在法律上因为被认为是丈夫的孩子,母亲会犹豫是否要提交出生证明。

但是,若这次的修改实现了的话,通过提交出生证明,在法律上可以暂时视为丈夫的孩子。但由新获得权利的孩子提出申请,就可以解除丈夫和孩子的关系。

父母对孩子的“惩戒权”被修改

民法中,确定了父母在教育和监护的必要范围内对孩子行使的“惩罚孩子”的“惩戒权”。

但是因为有以管教为名,利用虐待的借口的情况,要求修改的呼声高涨,令和元年修改了“儿童虐待防止法”,禁止父母在管教时对孩子进行体罚。

另外,在此次修改中,关于民法的“处罚权”,以明年令和4年为目标,将采取修改等措施,法制审议会的亲子法制部会对此进行了讨论。

然后,因为9号出示的中间试用方案中将“惩戒权”进行了修改,除了将“可以惩罚孩子”从民法的822条中消除,还修改了“可以指示和指导,但不能体罚”,另外还出台了比如“不能进行体罚”等3条规定,讨论还将继续。

“嫡出推定”制度的问题在于

至今修正的制度,反过来说,也被指出导致引发了孩子们立场不安定的事态。

那就是没有户籍的孩子们的问题。

比如,女性为了逃避家庭暴力(家庭暴力)而分居,与丈夫之外的其他男性生下孩子,在提交出生证明时犹豫不决,最终生下了没有户籍的孩子。

据法务省称,截止到上个月,全国共有901人没有户籍,其中超过7成的人为了逃避“嫡出推定”的规定,没有办理出生登记。

孩子是没有户口的女性说:“我对儿子的未来非常担心。”

柴田由香里(51岁)在18年前与现在的丈夫生下了儿子,但是在4年11个月的时间里,儿子一直处于无户籍状态。

柴田先生的情况是,本打算因为非家庭暴力的其他原因而与前夫离婚的,但在与现在的丈夫进行结婚登记的时候,被政府机关告知前夫没有提交离婚申请书。

之后虽然离婚成立了,但是离婚后所生的儿子根据嫡出推定的规定是前夫的孩子,所以无法提交出生证明,变成了无户口。

直到通过民事调解被认定是现在丈夫的孩子为止,一直处于无户籍的状态。

柴田说:“儿子是早产儿出生,婴儿时接受医疗是有必要的,但因为没有户籍和住民票而无法享有医疗费用的筹集,每月要花10到20万日元。说是无论怎么做也无法出示这个孩子生存的证明,要进幼儿园也得跟政府交涉。对于是否可以选择喜欢的职业,是否能取得相关许可等等问题,总之对于儿子的将来感到很不安"

对家族法很了解的专家

关于修改嫡出推定的制度,对家庭法非常了解的早稻田大学棚村政行教授作为法制审议会亲子法制部会委员参与讨论并说道“家族是多样化的,社会的变化比规定预想的还要快、还要大。制度有必要修改,这点我没有异议,但关于修改到什么程度,我想还是有意见分歧的”

另外,关于也有意见认为,此次方案无法救济很多无户籍的人,棚村教授说“这次的修改,我们只是讨论了民法的规定是否符合现在的时代,若不采取包括修改户籍制度在内的综合对策,就不能解决无户籍问题”

在此基础上,他还说:“为了在整个社会上防止无户籍的问题,如果不完善咨询支援等服务,就无法保护孩子们。”

惩戒权的关于修改“惩戒权如同对孩子们的支配权一样,虽然以父母为中心进行了考虑,但尽量取消惩戒、惩罚等形象的规定,要尊重孩子的人格,保障他们的权利。对于儿童优先需要什么,希望在这次的中间试行方案中广泛听取国民的意见。”

帮助无户口的人的律师

一直在帮助无户籍的人的高取由弥子律师说到“国家开始改善嫡出推定规定,并开始讨论废除禁止再婚规定,这一点值得肯定。但这对解决现实中出现的无户籍问题是不够的。在这次的中间试行方案中,如果附加离婚和再婚都可以,只有在那之后出生的孩子才能得到救助的条件,就会出现因大人的情况而无法得到救助的孩子。”

在此基础上

▽取消离婚后300天内出生的孩子视为前夫的孩子的规定;

▽即使是不能离婚的案例,为了不让孩子变成无户口的孩子,希望能考虑做DNA鉴定并作为证据提交的话,就可以允许受理出生证明。

育儿支援团体

关于“惩戒权”的修改,育儿支持团体表示赞同,认为这对于消除虐待和体罚是必要的。

另一方面,也有不少父母为体罚从何而烦恼,呼吁不仅要修改法律,还要向全社会发出促进育儿的信息。

东京世田谷区的NPO法人,“育儿网”的代表,松田妙子女士说到“体罚当然是不被认可的,但谁都有过这样的时候,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养育孩子,自己也睡不着,明明很累,孩子却哭个不停的时候,有很多人担心如果自己体罚了孩子该怎么办,希望通过取消惩戒权,传递出社会共同思考和支持育儿的信息。”

行业 法律
标签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