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与非洲:是老朋友,也是战略合作伙伴
3598字
2021-02-09 15:42
3阅读
火星译客

俄罗斯与非洲之间的关系历史悠久,并且涉及多领域方面。早在20世纪下半叶,苏联工程师和专家就积极参与了非洲多国家实施的许多大型工业项目。建设了发电厂、冶金矿山和加工厂、炼油厂、机械制造企业和国民经济的其他重要项目。关于俄罗斯打算如何与非洲国家发展经济合作以及俄非伙伴关系在不久的将来会走什么样的道路-有关该方面的资料,将由塔斯社通讯员整理公布。该时间恰逢是2月4日安哥拉庆祝武装争取民族解放斗争之日。 

潜在发展领域

当今,就消费增长而言,非洲已成为世界领先者。 在非洲大陆,农业、化学工业、农业技术、炼油、采掘业、能源和核技术正在迅速发展。 大多数国家都开始发展基础设施,因此汽车和专用设备的需求正在增长。 在上述提到的每个领域,俄罗斯都有所提供帮助。 

非洲国家经济合作协会执行理事安娜·贝尔雅耶娃表示:“(非洲)人口接近15亿的地区,相当于一个中国。” 

据俄罗斯科学院非洲研究所负责人伊琳娜·阿布拉莫娃称,从字面上看,这片大陆将在15至20年内影响着世界人口概况,并严重影响全球消费者的需求。

“由于制裁,俄罗斯正在大大减少西方对外经济活动的方向,俄罗斯必须为其产品寻找新市场,主要是开拓非资源出口(方向)。显然,如果没有非洲,解决这些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阿布拉莫夫说道。 

俄罗斯外交部指出,非洲仍然是俄罗斯外交政策的重点之一。据本国大使奥列格·奥泽莱夫称,非洲大陆正在充满信心地沿着政治、社会经济、科学和技术发展的道路前进。 “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确保俄罗斯与非洲大陆国家之间贸易和经济关系的逐步发展,增加在能源、农业、地下土壤利用领域的共同互利项、基础设施开发,以及高科技人员培训的合作。” 

同时专家指出,俄罗斯也在该地区追求政治利益。 该部门的分析学者说:“我们不能忘记,非洲国家在联合国的选票中占25%,这对我们来说,如此众多国家的政治支持也非常重要。” 

据阿布拉莫娃说,传统意义上,俄罗斯与北非和南非国家是发展关系。 “四个北非国家:埃及,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占南非贸易总额的70%以上。如果我们将苏丹和尼日利亚加入其中,则将占据贸易总额的85%”。

因此,除少数国家外,几乎所有南非国家都脱离了俄罗斯的经济利益,而正是这些国家(位于撒哈拉以南)迅速发展,并显示出很高的经济增长率,所以专家指出:“我们当然需要扩大我们经济联系的地理范围。此外,这些在撒哈拉以南的国家拥有俄罗斯可能感兴趣的自然和经济资源。” 

安娜也支持这一论点。 “现在的主要任务之一是促进与非洲国家的贸易。”我们甚至在这些国家都没有使馆,而且在非洲的这些国家(南非)只有一个贸易代表。俄罗斯公司希望在这些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地方去开设分支机构或代表处。

有可发展的领域

根据俄罗斯工业和贸易部由塔斯社引用联邦海关总署的数据来看,2019年,俄罗斯与非洲国家的外贸营业额达到168亿美元。其中4%为食品和农业原材料,占19.9%的是矿产品,其余的是金属、化学产品、橡胶、木材、纸浆和纸制品,以及珍珠和宝石。 

正如阿尔罗萨公司的副总经理弗拉基米尔·马尔琴科向塔斯社解释的那样,非洲大陆仍然具有广泛的钻石资源基础和新能源发展前景,这说明了该公司对这一地区潜在发展很有兴趣。 

在2019年俄罗斯的进口数据中,大部分(56.8%)都是食品和农业原料。 同时,其他国家所占比例如下:埃及(37.2%),阿尔及利亚(20.2%),摩洛哥(7.6%),南非(6.6%),塞内加尔( 4.3%),突尼斯(3.9%),尼日利亚(2.5%),多哥(2.4%),苏丹(1.6%)和科特迪瓦(1,6%)。

2020年1月至2020年9月,在新冠状病毒感染的传播中,俄非贸易额较2019年同期下降了20.5%,达89亿美元。 

据工业和贸易部称,如今俄罗斯准备与非洲其他国家成为合作伙伴。发展项目包括为冶金和采矿企业提供俄罗斯最新设备、运输和物流系统的开发-其中,不仅包括为各种类别的运输提供铁路、飞机和直升机的帮助,还包括控制各种运输方式的安全系统。此外,俄罗斯对参与非洲地区国家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石油和天然气以及包括水力和核能在内的发电设施有很大的兴趣,以及提供粮食安全、发展卫生保健系统和药品供应的保障。 

“俄罗斯不仅提供单一的出口贸易方式,而且还提供产品供应和维护,专家培训以及可能的技术转让和部分本地的项目。这使非洲国家能够在各种方面建立自己的工业技术”,俄罗斯联邦工业和贸易部谈道。

有吸引力的销售市场

“非洲大陆目前是国内公司最有吸引力的市场和长期投资之一的地方。近年来,非洲国家在创造业务发展条件和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方面取得了巨大的飞跃。”俄罗斯出口中心向塔斯社说道。 

据俄罗斯出口中心称,俄罗斯出口商在非洲的发展前景广阔,为汽车制造商提供了成套的设备和成套工具,为铁路基础设施的建设提供了现代化发展水平,以及供应了面粉和炼油设备。 

与此同时,国内农业机械供应商和大型汽车制造商已经在非洲市场开展业务。 

用于非洲电厂维护和现代化发展,石油生产和运输,以及用于非洲化学和采矿业设施安排的项目正在非常成功地执行。 出口中的重要角色是农产品和食品的供应。 现代技术,教育和医疗保健等新方向的项目也在积极发展中。 

俄罗斯出口中心指出:“目前,非原材料出口的国家主要是埃及,占俄罗斯非洲贸易额的三分之一。其余的国家则是南非,赞比亚,安哥拉,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和肯尼亚。” 

“从战略角度来看,我们认为非洲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将与吸引潜在公司在其领土上实施项目的投资潜力非常大,”俄罗斯合作伙伴关系论坛秘书处负责人奥列克向塔斯社说道。

中非共和国总统发言人也向塔斯社表明了与俄罗斯公司合作的兴趣。 

“俄罗斯公司的产品质量符合国际标准。因此,我们对商业项目非常感兴趣,特别是机场、水力发电站、学校、环境的建设。我们也很高兴(与俄罗斯)扩大在文化领域方面的合作。” 

同时,根据奥泽拉夫的观点,不仅要发展与西欧国家,美国和中国的合作关系,而且也要发展与印度,土耳其以及波斯湾国家,日本,寒国,以色列、巴西和非洲国家的关系。 奥泽拉夫说:“世界大国之间的活动不可避免地导致在每个领域的竞争都增加的情况。” 

该机构的消息人士补充说:“我们已经准备好在贸易领域进行文明的竞争,并且我们可以为非洲朋友提供一些东西。” 

和平利用原子能,IT和人道主义领域

俄罗斯国营公司“原子能集团公司”在非洲大陆的最大项目之一是在埃及建造Ed-Dabaa核电站。 但是,这不是该公司对此地区唯一感兴趣的领域。 特别是,“原子能集团公司”在核能领域开展非能源合作,并以“交钥匙项目”的基础上为研究,为医疗和辐射设施提供各种选择。 供应的其中之一来自核科学技术中心。 

“原子能集团公司”已经积极参与在赞比亚建设CNST的项目。该中心包括一个研究堆,一个多功能辐射中心,一个核医学中心和几个实验室。我们希望CNST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平台,且可以广泛应用于核技术的科学研究和实际应用。”,塔斯社报道说。

此外,该公司看到了人才培训的潜在发展,并实施了许多奖学金和教育计划。 五年来,针对希望在俄罗斯一流大学攻读核工程专业的学生提供了一项国家奖学金计划。 每年,应“原子能集团公司”的要求,为非洲国家的学生代表分配名额。

俄罗斯科学院非洲研究所代表人伊琳娜·阿布拉莫娃表示,这种合作互动从人员潜力的角度来看是有希望发展的领域。

专家认为:“如果在您的国家培训是来自非洲国家的学生,他们热爱并了解俄罗斯,您就有机会和来自非洲的学生交流学习。” 

另外,据她介绍,数字技术,IT和网络安全在非洲大陆正在迅速发展。 “非洲人对俄罗斯的信息技术很感兴趣。首先,在我们的政府服务、税收征收计划、云技术等方面都与之息息相关,在线支付系统相关的一切都令人非常感兴趣,”阿布拉莫娃说。 

农业和农业技术  

在非洲,农业项目显得尤其突出。 特别是,这些国家增加本国的谷物产量,对肥料的需求也在增长。 因此,根据俄罗斯肥料生产商协会主席安德烈所说,在过去五年中,非洲国家的肥料消费量每年增长4-5%,而世界平均水平是1.5-2%。 

古里耶夫说:“非洲市场前景广阔-如今该地区氮和磷肥料的消费量比钾肥的世界平均水平低五至七倍,比钾肥低九至十一倍,” 

在2020年的前9个月中,尽管受疫情影响,该公司的化肥供应仍超过了去年的指标,达到了44.5万吨。“在未来五年,我们正在考虑增加基准产品供应的可能性。就非洲大陆的环境绩效而言,这将是非洲的两到三倍,这将对确保非洲的粮食安全做出重要贡献。” 

根据古里耶夫的数据显示,非洲(出口)约占俄罗斯制造商出口的3%。 

“非洲矿物肥料市场尚未成熟,因此竞争也非常激烈。由于其地理位置,俄罗斯和欧洲的许多矿物肥料生产商以及来自中东的公司都在竞争。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区域,那里的农业生产增长潜力高达百分之几十,”乌拉尔化学联合化学公司董事会副主任德米特里·科尼亚耶夫对塔斯社说道。 

同时,科尼亚耶夫指出,今天非洲的矿物肥料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

“例如,55个非洲国家每年的尿素和氯化钾进口总量分别约为260万吨和130万吨,作为比较:这些肥料在拉丁美洲的进口量为1020万吨和1200万吨。“该机构负责人说道。 

他补充说:“随着市场潜力的逐步和系统性展现,俄罗斯公司很有可能会占据领先地位,重新定位来自更广阔市场的数量和优先级。” 

克里斯蒂娜·米洛斯尼琴科(整理资料)

点赞
举报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