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oji符号“取缔”语言交流
1060字
2021-02-12 15:26
7阅读
火星译客

这开始于六个月之前,一张笑脸到处都是,朋友发婴儿照片给你时会附上一串红心符号,或者用一串飞吻的符号来代表“晚安”。我特别喜欢这样一张露着牙齿,表情不爽的鬼脸,好像在说“哎呀”。它正好可以用来代表“抱歉我迟到了!”或者“呀,都下午一点了,我刚醒。”

最后,我用符号代替了文字,发消息鼓励别人“你能做到!”之后一定加上一堆二头肌的符号。有一天我花了10分钟给我的会计发短信,想用最酷炫的方式告诉她“我是作家,我不懂数学”,结果是:[女孩](代表我)+[纸笔](代表作家)+[计算器](代表数学)=“?!?!?”。是的,这听上去并不复杂,但是,我找到相应的表情符号,用一定顺序排列,并用空格隔开,所有这些所需的时间,够我用文字敲出这句话17次了。写到一半时,一个我等着采访的消息源给我打来电话,我却按了拒绝接听键。

这就是emoji带来的混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些笑脸与表情符号的根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但是你手机里这些emoji符号则发源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日本,由一个在青少年中非常流行的寻呼机品牌首先用来给自己增加点特色。到2008年才有了统一的emoji“字母表”(用意在于减少各种平台中的不一致),2011年,苹果公司使用了它们,把它们加入到iOS 5操作系统中去。

这种符号原本属于技术狂人和日本少年,如今却影响了大众。“全球语言监督”机构把“emoji”这个词评为今年的最流行语,牛津英语词典还收入了这个单词(这很有趣,因为它是一个用来描述并不真正使用单词的概念的单词)。有一个博客名叫“emoji解析”(Emojanalysis),通过对用户最常使用的符号,对用户进行心理分析(可以截屏并发送给它);名叫Emoj.li的试用版网站是第一个只使用emoji符号(是的,只有emoji)的社交网络;Unicode协定免费令emoji符号在各平台上实现了标准化,最近它宣布,将在苹果、微软和谷歌产品中加入250个新的emoji符号。我认真地考虑这星期在我的简历里也加上一段用emoji写的话。

我问一个朋友,emoji表情符的使用是不是已经到了临界点了,她告诉我,“一个男人用emoji[高脚杯]+[男孩-女孩脸]+[问号]约我出去,后来我们就只用emoji聊了45分钟。”

Emojitracker网站统计了Twitter上的emoji使用情况,发现在Twitter上,人们平均每秒使用250到350个emoji符号。笑脸和心形符号用得很多,但也有一些更为复杂的序列。人们用emoji作为标点[兴奋的脸],作为强调[哭泣的脸],代替文字(“等不及去[棕榈树][太阳][游泳]!”)或者用来代替许多文字(文中附上的emoji表情图是一个朋友最近发来的,用来描述周末的约会进展顺利,去了索诺玛郡(Sonoma County)的葡萄园旅行,但后来她发现两人的关系不可能再进一步。于是出现了一张沮丧的脸)。

在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不做回答又显得太粗鲁的时候,也可以使用emoji符号[大拇指朝上],还有的符号适合你根本不想回答对方的时候。“我喜欢emoji是因为我不喜欢闲聊,”一个女人说。一串emoji符号也可以用来表达真实生活中的概念。“在关于霍比·罗比连锁店(Hobby Lobby)的判决出来之后,”创业顾问卡洛琳·麦卡锡(Caroline McCarthy)说,“我用emoji组成了一个短语,代表‘输精管切除术’。是[剪刀],[茄子],[尖叫]。”

在它诞生后的短短时间里,emoji构成了一个独特的文化圈子:一个互联网达人用emoji表情翻译了碧昂斯(Beyoncé)的《醉在爱里》(Drunk in Love),还有emoji版的《白鲸》(Moby Dick)被称为“Emoji Dick”,最近被国会图书馆收藏。法律专家甚至讨论用emoji符号表达的死亡威胁[枪支与脸]在法庭上是否可以作为证据。“我不能确定目前是否能将它作为一种成熟的语言,”语言学家本·齐默(Ben Zimmer)说,“但是它的确具有极为迷人的组合能力。任何符号系统被用于交流的时候,都会发展为一种特色语言。”

正如任何新媒介一样,emoji也经历着成长的烦恼。“就算戴上眼镜,我也看不清这些小东西,”64岁的作家、慈善家罗斯·安·哈尼斯奇(Ruth Ann Harnisch)说。Emoji在不同平台上可能会导致错误转换,字体不对也有可能导致乱码。在你的手机上可能显示的是一颗心,在Facebook上或者用Chrome浏览器读邮件时,可能就成了一个错误的小方块(我为emoji做采访时,要使用各种平台,简直是一场误读的喜剧)。

人们批评目前emoji的表情包太有限:不够多样化,在暑假的时候,连龙虾和螃蟹的符号都没有。符号的使用也有主观性。你觉得那张脸上带水珠的小脸是代表流汗还是流泪呢?不知道给你发这个表情符的朋友是被人甩了,还是去健身房了。“我想emoji表情符中显然存在一种粗糙的语法,至少这种语法正在形成,”开发者柯林·罗斯菲尔斯(Colin Rothfels)说,他的Twitter账号是@anagramatron,专门收集各种由颠倒字母(也包括emoji表情)顺序而构成的Twitter句子。

管理这类事宜的Unicode协定目前正在发布新的emoji符号——其中包括辣椒符号(好辣),以及一个穿西服的男人身在半空(跳)。不过,更多的选择可能会令擅长使用emoji交谈的人们(至少是我这个擅长用emoji交谈的人)本来就有的问题变得更严重:没有标准化的键盘,我们该怎样查看整理这些新的选择?

这真让人想要[尖叫]。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