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大时尚流行趋势-反映危机中的世界
1886字
2021-01-14 14:32
22阅读
火星译客

作者 CNN  Fiona Sinclair Scott

回顾一年的时尚,就是回顾一年的危机。在2020年的前几个月,随着冠状病毒疫情的严重性和感染规模日渐扩大,世界各地的企业都面临着几代人以来全球最大的公共健康危机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挑战,时尚业同样未能幸免!

制作服装变得极其困难,我们中的许多人——由于工作不安全和健康问题被迫待在家里——失去了购买衣服的欲望。

咨询公司McKinsey和时尚业(Business of Fashion)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今年年初,中国的时装销量大幅下降,而在欧洲和美国,这一数字在3月份跌至悬崖边缘。同一份报告预测,时装公司的利润在前一年增长4%之后,到2020年将同比下降约90%。

但疫情并非该行业面临的唯一危机。虽然时尚界已经在反思一些令人沮丧的事实,时尚业和经营模式的一些负面影响——从它对气候危机的加重和制衣厂工人恶劣的工作条件,到它未能创造具有包容性、多样化的工作环境——但2020年的危机,只是进一步突显了这些问题。

突然,时尚业不得不在长期依赖于想象、轻松和自由放纵的时尚世界里,找到自己的现实位置。

今年1月,就在新冠疫情导致世界各地的实体时装秀停摆前不久,蒂塔·万提斯(Dita von Teese)在让·保罗·高提耶(Jean-Paul Gaultier)的时装秀上走T台。

图片来源:Bertrand Rindoff Petroff/Getty Images

对于印度《时尚之声》杂志的创刊编辑谢法莉·瓦苏代夫来说,今年预示着一次时尚的“伟大揭幕”。她从德里发出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带回家乡的每一件漂亮的衣服或产品,它未曾被看到的另一面被揭示了。”印度出现的最令人心酸的画面之一是,那些被城市和他们的雇主抛弃的移民们走回他们在村庄的家中。

瓦苏代夫在《化妆间:印度时尚不为人知的故事》一书中指出,“低收入的劳工、不平等的利润和(缺乏)对工匠的版权尊重”,是印度流行性疾病暴露出的最紧迫的一些问题。与此同时,在美国以及世界各国,黑人的命也是命BLM运动的兴起将系统性种族主义问题牢牢地提上了行业的议事日程。品牌们尴尬地纠结于如何应对。很多品牌都盲从应付,只不过是做些作秀的姿态而已。

一个参游者2020年6月5日在美国驻奥地利维也纳大使馆前,举着口号,参加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活动。

图片来源:Thomas Kronsteiner/Getty Images Europe/Getty Images

杂志Teen Vogue主编林赛·瓦格纳6月在给CNN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显而易见,我认为网络生态不会因此而发生持久、可持续的改变。现在每个人都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加入当地的BLM运动,但你在家里在公司办公室,对你的人际关系或你现在的职权有做出什么改变吗?”

几个月后,瓦格纳与公关桑德琳·查尔斯一起成立了“黑人时尚委员会”来推动更好的代表地位,为时尚界的黑人提供更多的机会,并让行业承担责任。

拉各斯时装周创办人奥莫耶米·阿克雷利在尼日利亚撰文说,今年尼日利亚经历了一系列危机,伴随着冠状病毒大疫情,“非洲各国的内乱和种族主义更加严重,这都是人类的灾难,造成无数人丧生,让我们想起把我们所有人联系在一起的一根线:我们的人性。”

在被危机定义的一年之后,谈论时尚趋势看似很简单,但这一主题为我们提供了一扇了解这一特殊时期的窗口。

请继续阅读,最后一次了解2020年全球时尚。

功能性

口罩成了今年无可匹敌的配饰。人们创造了自己的品牌,创造了独特的设计,几乎在一夜之间,他们成为许多服装的最后接触。

巴宝莉Burberry的一款口罩

图片来源:Courtesy Burberry

一些品牌更进一步将新的配饰,甚至包括整个服装系列,宣传为具有抗菌性能的产品。虽然专家表示,很难评估抗菌处理是否能保护佩戴者免受Covid-19的侵害,但防护时尚的概念本身就是一个决定性的趋势。我们也在高端品牌看到了这一创意流行趋势,包括Kenzo在9月巴黎时装周上展示的迷人养蜂人造型。

舒适性

时尚平台Lyst查看了超过1亿名在线购物者的搜索数据,在其年度报告中发现,Birkenstock木屐、Crocs、UGG拖鞋和Nike慢跑鞋是今年最受欢迎的时尚单品。

《Vogue》安娜·温图尔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她穿着运动裤的照片震惊了时尚界。

图片来源: Vogue杂志/Instagram

休闲装取代了办公装,这反映了现实和思维方式的转变,轻便“居家服”也开始流行起来。轻便的“家装”足够舒适,不管是在家里办公还是白天在床上休息,都适用。“cottagecore”一词是一种互联网潮流,它概括了舒适、质朴的生活精神,当TikTok用户试图展示他们的居家之美时,它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当然,流行文化也促进和突出了这些趋势。男团BTS为单曲《Life Goes On》拍摄音乐MV时,这群男孩们穿着相配的睡衣,一边玩电子游戏,一边渴望地盯着窗外。哦,来做一个年轻,富有,自我隔离的偶像吧。

来自 Big Hit Labels/YouTube

文字印花

文字口号印花服饰在2020年有了全新的含义。从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M运动的T恤,到美国大选前的政治商品,人们的穿着不是为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是为了传达强有力的信息。

在法国马赛一个男士穿着“I can't breathe我不能呼吸”字样的T恤参加“黑人的命也是命”BLM运动

图片来源:Clement Mahoude/AFP/Getty Images

根据Lyst的数据,在美国,总统大选前一个月,包括“VOTE投票”在内的搜索量周环比增长29%。当米歇尔·奥巴马戴上她现在很有名的“VOTE投票”项链时,这种项链的需求量猛增。

大选前,由工装品牌Argent和倡导组织Supermajority发起的一场运动,Instagram上充斥着穿着粉色紧身西装自拍的名人自拍照,以鼓励女性行使投票权,并进一步增强了粉色的力量,以标榜女性力量和女性团结。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萨凡纳·古思里在NBC新闻市政厅活动中选择粉色西装(不是银色西装)采访特朗普总统,这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2020年10月萨凡纳·古思里在NBC新闻市政厅活动中的照片

图片来源:Evan Vucci/AP

意识觉醒

对本地手工制作的可持续性服装的需求日益增长并不是一个新趋势。但在这场疫情中,以价值观为导向的购物出现了上升,这反映了更谨慎的消费者心态的转变,他们或许也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自己所钟爱的品牌。

Lyst在4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搜索“有机皮革”的次数同比增长了69%。

阿克雷尔说,在尼日利亚,国际材料采购变得更具挑战,因此设计师和大的社区被激励建立更垂直整合的企业。她说,这减少了该行业的碳足迹:“这有助于减少系统中的浪费,只有按需在当地采购才能做到这一点;而且在通货膨胀时通过为工匠、手工艺者和当地供应链创造收入,增强了我们的能力。”

瓦苏代夫说,在印度,她注意到两种行为的转变,这两种转变都有利于当地的工匠:“一种势不可挡的反应就是工匠直接在网上销售(当然是得到非政府组织和工艺品团体的帮助)。第二,一些工匠基金和慈善机构资助的增加,消费者通过购买,捐赠,优先考虑印度制造,这极大地支持了“卡里加人”(工匠)。”

数字化

从上海到伦敦,整一年的时装周的新系列服装都是通过数字化以安全的方式呈现。在9月的伦敦时装周期间,巴宝莉Burberry在Twitch(一个更受游戏玩家欢迎而非时尚人士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了自己在树林中现场拍摄的秀。当月晚些时候,在米兰,莫斯奇诺 Moschino创意总监杰里米·斯科特将模特换成木偶,在一段视频中巧妙地展示了自己设计新品的微型版,也体现了当前时期的荒诞。

几个月前的5月,刚果设计师Anifa Mvuemba,Hanifa品牌的创始人,在隐形模型上展示了她最新设计的迷人3D系列。这个创新的想法在Instagram上传播开来,获得了数百万的浏览量。

虽然电子商务多年来越来越受欢迎,但从历史上看,奢侈品时尚行业在拥抱数字化未来方面进展缓慢。业界普遍抱怨的是,电子商务让人们失去了物质上的奢华体验,比如走进一家设计精美的商店,翻阅一本光鲜亮丽的杂志,或参加高定时装秀。

虽然这些态度在新冠疫情前已正在慢慢改变,但今年大大加快了向网络的转变。根据上述麦肯锡的报告,我们“在短短几个月内,消费者和企业对数字技术的采用率已跃升五年。”

去年12月,Kering(旗下拥有古驰Gucci和圣罗兰Saint Laurent等品牌)的首席客户兼数字官Grégory Boutté在接受《Business of Fashion》杂志采访时说:“2020年上半年,我们的电子商务收入占整体零售收入的比例同比从6%升至13%。在北美,我们的电子商务比例高达26%,已经超过了麦肯锡预计的2025年的20%。“他指出,他预计这些增长将正常化,因为这些数字反映了一个事实,即实体店在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关闭了,使买家别无选择,只能在网上购物。

未来走向

时尚界从这场疫情中复苏的步伐将是缓慢的,专家预测,未来一年企业将面临艰难的一年。在被危机定义的一年里所看到的趋势不会只停留在2021年的门口,它们可能会永久性地改变这个行业的形态。

其中有些变化是积极的,在包容性和可持续性问题上,早就应该作出改变了。今年或许也加速了时尚界的冲动向前看,以寻求更光明的未来。毕竟,这是一个充满梦想的行业。

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 2021春夏系列亮相上海

图片来源:Courtesy of Louis Vuitton

总部位于上海的创意传媒机构Boh Project的创始人邱伯汉表示,随着中国回归到某种正常状态,他已经看到在中国更多蓬勃发展的时装出现,他通过语音留言说:“我觉得人们实际上变得更加活跃、愿意更多尝试、兴趣更广泛,而不是更保守。”在中国的街道上,在聚会上,在活动中,或者在购物中心,你能看到所有的品牌都在展示着色彩缤纷多种多样的款式,印花和装饰。我觉得时尚真的回来了,就像我们在庆祝节日一样。”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