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万年前,智齿非常有用
814字
2021-01-12 15:17
21阅读
火星译客

数百万年前,智齿是非常有用的。这些有力的日齿帮助我们磨碎纤维蔬菜。然后,大约在100万到200万年前,我们发明了烹饪,这样食物变软后,我们就不用嚼那么久了。 

 

这使智齿失业了。大约一万年前,我们开始更多地耕种和烹饪食物。由于工作量减少,我们强有力的下颚缩小了,这导致了那些额外的牙齿难以在嘴巴里生长出来。今天,我们要承担后果。牙龈感染,蛀牙,甚至肿瘤。但是,不幸的是,阻碍我们的进化不仅仅只有烦人的智齿。

所有的灵长类动物,包括人类,都有一个共同点:我们的脚非常多骨。每只脚都有26块骨头。这些骨头加起来,几乎是我们身体所有骨骼的四分之一。这个脚的设计对我们远古的灵长类祖先来说非常有意义,因为所有这些微小的可活动的骨头使它们的脚非常灵活,可以牢牢抓住树枝。但问题是:一旦我们的祖先离开了树木,开始直立行走,我们的脚需要更坚固更稳定来平衡和推动我们一步接一步地走。我们一根骨头也没掉。结果呢?我们的脚太柔韧了,很容易扭错方向这会导致各种与脚有关的疾病,如扭伤、应力性骨折和肌腱炎。

如果这还不够糟糕的话,直立行走也会损坏我们的脊椎。四肢行走动物的脊椎,像桥一样拱起,这有助于支撑它们悬挂在下面的内部器官的重量。然后,600万年前,我们的祖先第一次站起来,迫使脊椎从平滑的拱形变成S形。顶部是向外弯曲的,以支撑头部的重量,而底部是向内弯曲的,使我们的躯干与脚保持在同一直线,这样我们就可以保持平衡。不幸的是,这种设计不是很合理。下背部的弯曲给我们的脊椎骨施加了巨大的压力。所以世界上60%到70%的人有时在生活中经历过腰痛也就不足为奇了。说到疼痛,我们来谈谈睾丸被打的事。

不同于大多数器官,它们挂在身体外面,所以它们不受肌肉、脂肪和骨骼的保护,这使得它们成为了飞来横祸的首要目标。那么,为什么我们和其他许多哺乳动物会被迫接受这样一种危险的安排呢?事实证明,精子在凉爽的地方下储存是最健康的。所以我们尽可能地让精子远离身体,使它们比体温低几度。人类的情况尤其糟糕。由于我们直立行走,重力向下拉着我们裸露的睾丸,这可能导致一种潜在的称为腹股沟疝的痛苦状况。虽然这可能像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事情,但其他的怪异进化却可能是致命的。

我们的喉咙由非常危险的结构来构成。它包含两个重要的管道,导管,或称气管,是空气流动的地方,以及食道,是食物流动的地方。这些管子挨得这么近,真是太蠢了。因为当你吞咽的时候,食物可能会进入你的气管,阻碍气流,导致你窒息。每年大约有5000名美国人死于食物窒息。与此同时,其他动物有一个更合理的安排,它们的气管和食道彼此距离很远。那么,为什么我们没有这样的构造呢?通过把管子靠在一起,我们可以在喉咙里开辟出更多的空间,它就像一个回音室,放大声音,帮助我们说话。

但是进化并不总是伴随着一线希望。在18世纪,数百万水手患上了一种叫做坏血病的可怕疾病。他们的牙龈会随着皮肤的分解和大脑的衰退而肿胀出血。罪魁祸首呢?连续数月远离海岸,水手们无法获得新鲜的水果和蔬菜,这些是维生素C的主要来源,它在修复身体里受损的组织、骨骼和神经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人类,连同其他猿类、豚鼠、部分编蝠、鸟类和鱼类,是唯一会有这种问题的动物,因为其他动物都能生产自己的维生素C,不需要橘子。
 
 

与此同时,人类有一个基因突变,阻止我们做这些事。这对我们这些以水果为食的远古祖先来说通常不是问题,他们不会把自己困在好几个月缺少水果的船上。现在,这个突变似乎没有任何好处,这只是表明,进化并不总是有益的。事实上,它会让生活变得更糟。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