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物种的10种致命疾病
2270字
2021-01-12 15:01
18阅读
火星译客

对一种生物致命的细菌和病毒可以迅速进化,感染另一种生物。最新的冠状病毒SARS-CoV-2(会导致新冠肺炎)是最新的例子,大量的传染和致死性的疾病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甚至从人类传染给动物。

跨物种感染可以起源于农场或市场,那里的条件促进了病原体的混合,给了它们交换基因和准备感染(有时甚至杀死)以前外来宿主的机会。这种病原体的转移可以发生在一些看似无害的活动上,比如让一只在印度尼西亚某个街角表演的猴子爬到你的头上。两种不同的微生物甚至可以聚集在你的内脏里,进行一些病毒舞蹈,并进化成具有传染性的宿主。

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疾病称为人畜共患病。我们可以通过触摸直接感染的细菌超过36种,而通过咬伤可以感染的细菌超过40种。但是携带疾病的寄生虫对宿主并不挑剔。人类疾病也会从生态旅游等善意的活动中毁灭动物种群。

新型冠状病毒

导致新冠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于2019年12月底在中国武汉首次被发现,当地官员怀疑其来源与当地的一个海鲜市场有某种联系。针对新冠病毒的基因分析表明它起源于蝙蝠。然而,疫情中心的海鲜市场并不售卖蝙蝠。科学家们认为,一种尚未确认身份的动物充当了将新冠病毒传播给人类的媒介。根据一些对新冠病毒的研究,这种“中间”宿主可能是穿山甲,一种濒危的哺乳动物,以蚁为食。据《自然》杂志报道,即便如此,从非法贩运的穿山甲样本中发现的病毒与新冠病毒的匹配程度仍不足以证明穿山甲充当了新冠病毒传播的媒介。

此前的一项研究指出,在武汉海鲜市场出售的蛇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来源。尽管如此,专家批评了得出这一结论的研究,称仍不清楚冠状病毒是否能感染蛇。

流感大流行

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在几个月内席卷全球,估计造成5000万人死亡——这是有史以来在短时间内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起源于禽类的H1N1流感病毒感染了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地区。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统计,1918年春天,美国军方首次确认了这种病毒,估计有675000名美国人死于这种病毒。

与一些主要导致老年人和免疫系统受损者死亡的流感毒株不同,1918年的H1N1流感毒株对年轻人的打击最为严重,因为老年人似乎从过去的H1N1病毒产生了一定的免疫力。在一年内,美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下降了12岁。

另一种H1N1病毒,名为(H1N1)pdm09,于2009年春天出现,一直持续到次年春天。美国疾控中心估计,美国约有6080万例患者,死亡人数为12469人。美国疾控中心估计,在全球范围内,(H1N1)pdm09造成的死亡人数为151700至575400人之间。这种病毒似乎起源于猪群,发生了流感病毒重组(病毒交换遗传信息),自然发生在北美和欧亚猪群中。

鼠疫

没有疾病什么能比14世纪的黑死病造成更大的影响了——仅仅是一种疾病的爆发就给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这是瘟疫的缩影。从欧洲到埃及,乃至整个亚洲,街道上都堆满了尸体。大约有7500万人因黑死病死亡,而当时地球上人口为3.6亿。患黑死病几天后就会死亡,而且患病后会非常痛苦。

鼠疫是由鼠疫耶尔森菌引起的细菌性疾病,啮齿动物甚至猫会携带这种病菌。鼠疫会通过被感染的跳蚤(通常是鼠蚤)的叮咬传染给人类。这种疾病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时对人来说是最致命的,就像14世纪的黑死病一样。鼠疫的症状包括发烧、发冷、虚弱以及淋巴结肿大和疼痛。即使在今天,感染鼠疫后如果不加以治疗,仍然是致命的。

这种罕见的细菌在亚洲戈壁沙漠休眠了几个世纪,导致了14世纪的瘟疫。在1320年代觉醒后,它沿着贸易路线从中国出发,经过亚洲其他地区,最终在1347年到达意大利,然后出现在俄罗斯。

几个世纪后,一些社会才得以恢复,因为一些幸存者不信任当地政府,有些人甚至不信任上帝,他们可能在上帝的震怒下遭受了苦难。

通过叮咬传播的疾病

一系列人畜共患疾病是由动物叮咬引起的。蚊子首当其冲。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疟疾由寄生虫引起,通过蚊子叮咬传染给人类,2018年全球估计有2.28亿人感染疟疾,同年有40.5万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非洲的儿童。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报告称,蚊子传播的登革热每年感染约4亿人,其中约1亿人感染患病,2.2万人因此死亡死亡。登革热是通过受感染的伊蚊属蚊子叮咬传播的。

宠物和老鼠传播的疾病

每年全球约有55000人死于狂犬病,主要发生在亚洲和非洲,这说明我们的疾病与动物尤其是宠物有关。美国疾控中心表示,在美国,每年只有一到两人死于狂犬病。虽然野生动物也会携带狂犬病,但大多数人是死于被感染的宠物狗咬伤。

甚至不需要被动物咬伤就会感染一些致命的疾病。汉坦病毒主要由啮齿类动物携带,当尿液、粪便和唾液中的病毒颗粒雾化时,人类通过呼吸吸入病毒颗粒,病毒就会传播给人类。美国疾控中心认为,单倍体病毒是美国最主要的汉坦病毒,可导致汉坦病毒肺综合征(HPS)。汉坦病毒是通过鹿鼠传播的。但美国疾控中心表示,在美国,迄今还没有这种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报告。汉坦病毒肺综合征症状包括发烧、发冷、肌痛、头痛和胃肠道问题等。尽管这种疾病很罕见,但根据2015年美国疾控中心的报告,致死率为36%。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显示,该病毒于1993年首次被发现,美国已有600多例确诊病例。

艾滋病

美国疾控中心称,导致艾滋病的艾滋病毒(HIV)已被追溯到非洲中部的一种黑猩猩。这种疾病的黑猩猩版本(猴免疫缺陷病毒,或SIV),很可能是在人类猎杀这些动物吃肉,接触到它们被感染的血液时传染给人类的。一旦暴露,病毒就会变异成HIV。美国疾控中心的报告称,研究表明,这种病毒可能早在19世纪就传染给了人类。

艾滋病毒破坏免疫系统,为大量致命感染或癌症打开大门。例如,每年有近25万艾滋病毒感染者死于结核病。

2018年,77万人因与艾滋病毒相关的原因,170万人感染了该病毒。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全球有3790万艾滋病毒携带者。三分之二的艾滋病毒感染发生在非洲的某些国家。

艾滋病可以通过交换体液(来自感染者)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包括血液、母乳、精 液和阴 道分泌物。世卫组织表示,母亲在分娩时也会将病毒传染给新生儿。

精神控制

奇怪的弓形虫可能会感染全世界约20亿人的大脑,其中包括约4000万美国人。一些研究表明,弓形虫可能导致精神分裂症。

然而,它的主要宿主是家猫,这种微生物在猫的肠道内进行有性繁殖。流浪的猫更容易被弓形虫寄生。你可以从猫的粪便中找到它的虫卵。在其他许多哺乳动物中也发现了这种寄生虫(弓形虫在这些哺乳动物体内进行无性繁殖)。弓形虫的卵会随猫的粪便排出,当受感染的粪便被雾化(就像捡垃圾时一样),人类接触到了就会被感染。

据《生活科学》杂志此前报道,弓形虫进入人类宿主体内后,会隐藏在身体缺乏免疫防御的区域,例如大脑、心脏和骨骼肌组织。一旦进入其中一个区域,被包裹的卵就会转化为一种名为速殖子的活跃形式的寄生虫,进行繁殖和传播。

弓形虫有时被称为“精神控制”寄生虫,因为被弓形虫感染的啮齿动物似乎忘记了对猫的恐惧,转而被猫尿的气味所吸引。这使得它们很容易成为猫的猎物,也很容易成为弓形虫的传播媒介。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表示,感染了弓形虫的人不会出现明显的症状。大约10%到20%的病例会出现轻微症状,包括流感样疼痛和淋巴结肿大,可能持续数周甚至数月。严重的反应很少见,但感染弓形虫会导致严重的问题,比如视力丧失和脑损伤。

囊尾幼虫病

人们在吞下含有绦虫卵的水或食物后会患上囊尾蚴病。然后这些幼虫爬进肌肉和脑组织,在那里形成囊肿。如果人类生吃或吃未煮熟的含有这些包囊的猪肉,它们就会附着在小肠内壁上,导致寄生虫感染;大约两个月后,这些包囊发育成成年绦虫。

这种疾病最危险的情况是当囊肿进入大脑,称为神经囊尾蚴病。美国疾控中心说,这些症状包括头痛、痉挛、精神错乱、脑肿胀、平衡困难,甚至中风和死亡。根据美国国家罕见疾病组织的数据,美国每年报告的神经囊尾蚴病病例约为1000例。

埃博拉病毒

水果蝙蝠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埃博拉病毒病是由五种埃博拉病毒株中的一种引起的,是对中非大猩猩和黑猩猩的广泛威胁。美国疾控中心说,这种疾病可能是通过被感染的蝙蝠或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传染给人类的。1976年,在现在被称为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埃博拉河附近首次发现了这种病毒。通过接触携带病毒动物的血液或体液,人们可以感染四种病毒株。被感染的人会通过密切接触将病毒传染给他人。

埃博拉导致的可怕的症状包括:突然出现发烧、极度虚弱、肌肉疼痛、头痛和喉咙痛,经常接着呕吐、腹泻、皮疹、肾功能和肝功能受损,有时还伴有内出血和外出血。

世卫组织报告称,这种病毒的平均死亡率为50%,但在不同情况下的死亡率从25%到90%不等。

莱姆病

没人喜欢看到蜱虫头朝下趴在自己身上,吸着自己的血。但比恶心更糟糕的是一些蜱虫携带的疾病,会在它们吸血的过程中传播。黑脚蜱可以将导致莱姆病的细菌传染给人类。疾病控制中心称,尽管有时另一种被称为梅奥尼氏疏螺旋体是莱姆病的罪魁祸首,蛋这种疾病通常是由伯氏疏螺旋体引起的。

莱姆病的典型症状包括发烧、头痛、疲劳和一种称为移动红斑的明显环状皮疹。美国疾控制中心指出,如果莱姆病不及时治疗,会扩散到人的关节、心脏甚至神经系统。但是,如果发现得足够早,用几周的抗生素就能成功清除病菌。

每年,美国大约有3万例莱姆病病例从州卫生部门报告给疾控中心。疾控中心通过其他方法估计,美国每年大约有30万人患上这种疾病。

人类会感染黑猩猩和大猩猩

人类也会把病原体传染给我们的动物同胞。例如,据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Institute)和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的野生动物流行病学家法比安·伦德茨(Fabian Leendertz)说,科学家推测,坦桑尼亚冈贝溪国家公园的黑猩猩从人类那里感染了小儿麻痹症。

炭疽热(由炭疽芽孢杆菌引起)的爆发已经导致西非的大猩猩和黑猩猩死亡,炭疽热可能源于人类放牧的牛,尽管伦德茨说这些事件可能是由自然存在于森林中的炭疽芽孢杆菌引起的。

2009年,科学家发现,与人类接触可能导致芝加哥林肯动物园圈养的黑猩猩爆发人类偏肺病毒感染呼吸道疾病。据《芝加哥论坛报》当时报道,一只名叫Kipper的9岁雄性黑猩猩死于呼吸道感染。

编者按:本文由Rob Britt于2011年首次发表,并于2020年对更多信息和疾病进行了补充。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