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警告称,南非的新冠病毒变种可能影响疫苗功效
780字
2021-01-10 16:44
27阅读
火星译客

与南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激增有关的新冠病毒新变种不只比原先的病毒更具传染性,而且还可能让一些疫苗的效果减弱。

科学家们正在加快研究这种新毒株,他们表示仍然预计目前已获批的疫苗有效,但担心一种特殊突变——也在巴西的一个新变种中发现——可能会影响病毒对疫苗的反应方式。


“目前,我们认为疫苗的效果可能会变差一些。”南非夸祖鲁-纳塔尔大学(University of KwaZulu-Natal)的图略•德奥利韦拉(Tulio de Oliveira)教授告诉英国《金融时报》:“(但是)在即将上市的所有疫苗品种中,我们仍然坚信其中一些疫苗将非常有效。”德奥利韦拉是南非科学界研究该501Y.V2毒株的领军人物。

这种被称为E484K的突变改变了“受体结合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也就是病毒用来进入人类细胞的刺突蛋白的关键部分。这也是感染或疫苗接种诱导产生的中和抗体与病毒结合的重要部位。

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 in Seattle)的一个团队评估了从曾经感染新冠病毒(SARS-CoV-2)的人身上提取的抗体中和各种新毒株的能力。

他们的研究于周二发表,但未经同行评审,研究发现“南非和巴西出现的携带E484K突变的谱系将大大降低某些个体的血清抗体对中和的敏感性”。不过,该论文写道,这种影响在一些人身上要比其他人强烈得多。

德奥利韦拉教授的南非团队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这项关于抗体中和的发现是我们论文特别强调的部分,”他表示,“有理由关切这个问题。”

德奥利韦拉教授补充说,他的团队“在过去15天里与南非的顶级实验室一起夜以继日地工作”,并将很快公布“有力的初步结果”。

501Y.V2变体于去年8月出现在南非东开普省的纳尔逊•曼德拉湾(Nelson Mandela Bay),后来,随着最近数周南非第二波新冠疫情加速蔓延,该变体传播到其他省份。到目前为止,南非共有110万确诊病例,其中约10万例是在过去7天内确诊的。

随着新冠病毒在数千万人之中蔓延,其变种正在世界各地涌现。平均而言,该病毒每月累积约两次突变,但在某些情况下,它的变化会更快——例如,在免疫系统受抑制、持续感染多周的个体中。

南非和巴西的毒株与在英国快速蔓延的B.1.1.7变体有几个相同的突变,后者于9月下旬在肯特郡首次被发现。但B.1.1.7不存在E484K突变。

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UCL Genetics Institute)所长弗朗索瓦•巴卢(François Balloux)表示,出于这个原因,“大多数对这些新变种有看法的科学家更担心南非的新变种,而不是肯特的新变种。”

英国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已在多个场合表达对南非新变种的担忧,他周一表示自己“非常担心”。

一些南非人认为汉考克是为了转移人们对英国的关注。德奥利韦拉教授称汉考克的说法“非常不合适”。

“我们确实在尽最大努力让这种政治化减少。”他说,“我们正在与英国科学家密切合作。我们几乎每天都在科学战线上交换数据和知识。作为全球科学界的一员,我们的工作就是努力缓和这种紧张局势。”

与大多数其他国家不同,英国和南非在疫情期间进行了广泛的基因组测序,使卫生官员能够迅速追踪到突变。这可能意味着,其他更具传染性的病毒变种已经在其他国家传播了,只是没有发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比2019年底中国出现的原始病毒导致更严重疾病的新冠病毒新变种,但更快的传播速度给医院和卫生系统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关键教训在于,我们不该拿这个病毒开玩笑,放任它传播这么久。”德奥利韦拉教授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全球性问题,我们应该寻求建立一个全球联盟来应对。”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