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9-1940年新年演讲(约瑟夫▪戈培尔)(此文仅做翻译学术交流)
3083字
2021-01-13 13:49
19阅读
火星译客

背景:这篇戈培尔的新年演说发表于1939年12月31日。这场战争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戈培尔以德国完全无辜的姿态回顾了1939年(但避免提到《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并未对来年的事态发展作出预测,但提出新一年将是艰难的一年。

对我来说,这是近些年来为听众更难以回顾的一年。当然并不是没有相关材料。相反的是,1939年是如此的生动,充满了历史光辉,值得大书特书,但又不知从何处动笔。

过去一年所发生的的许多事情似乎发生在几年或几十年以前。这是载入史册的一年。这绝对为历史学家提供了足以在未来几十年大书特书的材料。他们会解释这一年发生的事件,研究主要任务的动机和目的。他们会尝试解释所有如此深刻地激励我们的原因和所作所为。但他们的尝试可能会失败。无论是敌是友,还是支持者或反对者,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伟大而多事之年,是一个创造历史之年,是改变欧洲之年,是版图更新之年。除此之外,在1939年,我们的人民开始重建自己的国家生活,以巨大的努力最终摒弃压制和奴隶的铁链,既(1918年以后)严重衰落后再一次获得强国地位。当孜孜不倦的历史学家研究本年度时,我们曾经心怀的忧虑和面临的困难都会被遗忘。曾经做出的牺牲会以更温和、更光明的形式出现,洒下的泪水会被掩盖,抛洒的热血会永远坚实地把我们与祖国凝聚在一起。

从开始,所有人就很清楚谁不仅能阅读历史,而且还能经历历史。今年会深刻地影响德意志和欧洲各民族的命运。前两个月确实相对来说是平淡无奇的,但洞察一切的人知道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所有人都感觉这将是做出重要决定的一年。

2月13日,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的德意志人清楚地意识到,自从苏台德问题解决后,他们在前捷克斯洛伐克的法律、经济和社会等地位并未得到改善,事实上却更加恶化。3月22日,斯洛伐克人要求独立。3月初,在布拉格、布隆和其它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城市中发生了数起迫害德意志人的事件。3月8日,位于布拉格的喀尔巴阡—乌克兰政府抗 议任命一名捷克将军出任内政部长。3月10日,捷克政府解散了斯洛伐克政府,加剧了对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德意志人的迫害。情况很清楚,是时候解决这些由德意志人经营几个世纪的地区之问题了。3月13日,斯洛伐克领导人提索( Tiso)拜访了元首,3月14日,捷克总统哈查(Hacha)博士把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的命运交到了元首的手中。

历史女神俯视着大地。德国军队开进了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伴随着令人窒息的狂喜,德意志人民和整个世界见证了元首下榻于布拉格的城堡。在同一天,也就是再元首发布历史性法令建立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国之后,斯洛伐克宣布独立。斯洛伐克人将自己委身于德国的保护之下。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问题找到了最终的历史性解决办法。3月22日,默麦尔地区(Memel District )回归德国。

伴随着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问题的发展,波兰问题也日益突出。早在1月5日,元首在上萨尔茨堡(Obersalzberg)接见了波兰外长贝克( Beck)。元首提醒贝克但泽( Danzig)的德国化问题,并提出改善德波关系的建议。波兰人对这些提议充耳不闻。在英法两国对事态发展做出反应后,人们就知道了原因。

3月31日,在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国刚刚建立不久,可恨的伦敦报纸就散播德国军队集结在波兰边境的谎言。英国首相张伯伦( Chamberlain)向下议院报告了英波磋商,并正式宣布英国支持波兰。

于是伦敦的好战集团给了华沙行动的自由,暗中希望华沙能挑起伦敦财阀梦寐以求的冲突,以开始他们早已期望和精心准备的军事措施来反对德国。

华沙政府很清楚这一点。从4月开始,对德意志人的恐怖行为和迫害超出了原先的常态和容忍范围。4月13日,但泽边境发生了严重的反德意志人的迫害行为。在德国开始致力于改善德波关系后,对德意志人的恐怖袭击却席卷了波兰全境。5月8日,有300名德意志人被驱逐出纽陶米斯谢尔(Neutomischel)县。5月9日,布隆伯格(Bromberg)的德国剧院被关闭。5月15日,两名德意志人在罗奇(Lodsch)被波兰人杀害。5月21日,一名但泽公民在卡尔索夫(Kalthof )被波兰人杀害。

人们只有知道5月15日波兰战争部长卡斯普尔奇基( Kasprzycki)在巴黎举行秘密会谈,知道派驻华沙的德国代表于5月8日向柏林报告说分发到波兰各城市的地图显示波兰边界已深入德国领土,越过了伯恩、奥本海、格莱维茨、布雷斯劳、斯戴廷和科尔伯格后才能理解波兰人的行径。

在波兰的压力下,但泽形势日趋紧张。5月15日,德国大使正式提出了官方抗 议,抗 议波兰人对元首的侮辱和诽谤。在6-7月,边境事件及其他问题日益增加。8月4日,波兰政府发出傲慢且挑衅性的最后通牒以回击所谓抵 制波兰海关官员的谣言。8月7日,但泽拒绝了波兰的最后通牒。8月9日,德国政府向波兰代表表达了关切。波兰显然仰仗英国的保护,在8月10日给出了令人不满意的答复。8月18日,党卫军国家防卫部队被动员起来保护但泽。事态在发展之中。

英国财阀统治集团试图撇清关系,声称自己是无辜的,试图为他们想要的战争建立道德上的托辞。但即使是瞎子也能看到英国在做什么。

8月24日,但泽与波兰的谈判因波兰拒绝让步而宣告破裂。波兰征召了预备队,加剧了挑衅行为。8月25日,波兰人对在国际领空飞行的德国部长专机开火,进一步加剧了紧张局势

伦敦好战集团对这些所煽动事件的反应是清楚的。8月25日,他们公开签署了英波联盟协议。从那天起,150万波兰人被武装起来。

8月27日,元首向议会发表演讲。他宣称想解决三个问题:但泽、但泽走廊和以保证和平合作的方式改善德波关系。

在8月28日-31日柏林、罗马、伦敦和巴黎之间进行了生动的外交斡旋。元首宣布德国政府希望波兰能派出特使,再次试图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然而波兰在8月30日煽动性地宣布总动员作为回应。也是在这一天,波兰电台宣布德国提出的解决当前问题的建议是不可接受的。德国领事馆报告了发生在8月25日-30日的55起波兰人袭击德意志人的严重事件。波兰军队在8月31日犯下了一系列严重侵犯边界的罪行。

结果是德国军队于9月1日进入波兰。元首向国会发表演说,宣布要以武力来抵抗武力。在同一天,但泽宣布与德国合并。

发生在波兰的闪电战在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9月2日, 德军拿下了雅不伦卡通道(Jablunka Pass)。9月4日,走廊地区的波军被击败。9月6日,德军占领布隆伯格。9月7日,拿下维斯特恩普拉特(Westernplatte)。9月10日,拿下洛迪赫(Lodsch)。9月12日完成了对罗德姆(Radom)的包围,5.2万波军放下武器投降。9月13日,德军占领波兹南、托恩、格涅兹诺和伊诺弗罗茨瓦夫。9月15日,德军占领格丁尼亚。9月17日,占领布列斯特-—利沃夫斯克。9月18日,已成功完成对Weichselbogen um Kunto 的包围。17万波军被俘虏。9月27日,华沙投降。莫德林于2天后被占领。波兰军队被打败和摧毁了。

有70多万波军被俘虏。缴获了大量战利品。有50多万支步枪、1.6万挺机枪、3.2万门大炮,以及375万发炮弹被德军缴获。

伦敦的好战集团丝毫未支持它的波兰盟友。英国只是把德波问题的解决方案作为蓄谋已久的与德国人民为敌的借口。

英国战争贩子已实现了其第一个目标。自从《慕尼黑协定》签订以来,伦敦越来越占上风。他们逐渐影响着伦敦和巴黎的政府。1939年,德国被包围的形势日益加剧。伦敦财阀利用该极端紧张局势来备战对抗德国。1月10日,张伯伦和哈利法克斯(Halifax)到达巴黎。张伯伦在2月5日告诉下议院,英国已做好准备全力支援法国。3月18日,英法两国抗 议建立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国。战争没有爆发仅仅是因为英法没有做好准备。但随着保护国的建立,在伦敦和巴黎的反德国的媒体攻势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与此同时,伦敦的好战集团散布令人恐惧的谣言来掩盖真实情况。3月19日的一篇假报道声称,德国对罗马尼亚下达了最后通牒。3月21日,挪威外交部长在巴黎否认了所谓德国对北欧国家的威胁。3月24日,英国向荷兰、比利时、瑞士和东欧国家提出了安全保证。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英国媒体并未预测某种德国进攻或者散布有关德国对小国威胁的谣言。

巴黎同样是鹦鹉学舌。3月28日,法国政府采取紧急措施加强了海军力量。英军参谋长戈特访问法国。

英法好战集团千方百计要把俄国拉进同盟一起反对德国。3月28日,英国商务大臣访问莫斯科。3月31日,伦敦的报纸刊登了德国军队在波兰边境集结的谎言。在同一天,张伯伦对下议院表示,英国将与波兰和罗马尼亚站在一起。

第二天,元首在威廉港(Wilhelmshaven)的演讲中对英国包围战略家发出了警告。4月5日,斯坦诺普( Stanhope)勋爵表示英国海空军正处于警戒状态。4月20日,为以防万一,伦敦成立了军火部。4月28日,元首在国会的演讲中对英国财阀的好战行动做出了回应。他宣布英德海军协定的条款以及1934年的德波协议无效。

4月27日,英国发布了草案,到6月14日,英国、法国和俄国开始谈判。伦敦的目标就是从东西两线组织对德国的夹攻。

同时,英国宣传部门愚蠢地利用传单、电台和报纸,企图迷惑德国人民,这是他们过去一直惯用的伎俩。这些计划失败了。德国人民坚定而一致地追随元首。英国人把俄国拉入包围运动的企图失败了。

8月25日,英国大使从从伦敦返回柏林。元首向他提出了一个达成英德双方持久谅解的慷慨提议。英国政府并未打算回应这个建设性提议。8月28日,英国人给出了答复。英国声称已经收到波兰政府将要与德国政府谈判的保证。8月29日,元首答复英国政府,德国政府准备接受英国的提议,希望在8月30日与波兰举行磋商。到8月30日晚上,在波兰代表不在场的情况下,德国外交部长向英国大使提出了16点建议,以解决但泽、但泽走廊以及德波少数民族问题等问题。

波兰以武力作为回应。元首走投无路只能以武力对决武力。

9月1日,英法要求德军撤出波兰。德国政府予以拒绝。由于英国的立场,墨索里尼在9月2日解决形势问题的努力失败了。9月3日,英法向德国发出了最后通牒,之后对德国宣战。

到目前为止,伦敦的好战集团终于撕下了伪装。9月3日对政府改组时,好战集团的领导人物进入了内阁。丘吉尔和艾登成为英国战争政策的官方煽动分子。

西方大国反对德国的战争开始了。元首的外交政策成功地摧毁了英国的包围运动。英法只能单独对抗德国。

德国面临着一个新挑战。国家采取一切必要的内部措施来保证战争的胜利。8月28日,国家实施了食物和消费品配给制。8月30日成立了国防部。9月1日宣布实施全面的经济措施。9月5日,成立了拥有广泛权力的帝国国防委员会。9月20日,实施保障士兵家属生活必需品的措施。早在11月6日,我们就增加了食物配给量。11月16日,实施了衣物配给制。11月20日,为夜班工人或必要岗位工人发放更好的配给。

作为一个紧密且不可动摇的大家庭,前线和国内都在庆祝圣诞节。元首和他的士兵在西线壁垒(注:指的是齐格菲防线)一起庆祝平安夜和圣诞节。在德国人民对胜利满怀不可动摇的信心中迎来了1939年的谢幕。

我们即将迎来1940年,这是国家社会主义政权最骄傲也是最重要的一年。我们满怀荣誉和尊敬目送1939年而去。这是欧洲历史中的德国之年。我们对德国人民所作出的牺牲表达致意。有些牺牲所造成的影响具有非凡意义。我们竭尽所能让所有人公平地承担责任。所有人都参与了这场战争。这是事关德意志民族生存的战争。各个前线的战争还没有全面爆发。没有人会怀疑伦敦和巴黎的好战集团想要扼杀德国,摧毁德意志民族。今天他们公开承认了。他们以假装圣洁的措辞,说是要打败希特勒主义,而不是德意志民族,这纯粹是在糊弄傻瓜。我们根据以往的经验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一个被烫着的孩子第二次会更加警觉。德国人民不会听他们的花言巧语。他们想利用希特勒主义来攻击元首和德国,通过攻击德国达到攻击德意志民族的目的。元首为和平所做的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了。我们9000万德意志人要阻止他们主宰世界的残酷计划。他们憎恨德意志民族是因为这一个正派、勇敢、勤奋、努力和聪明的民族。他们憎恨我们的观点,我们的社会政策和我们的成就。他们憎恨我们形成了一个国家和大家庭。他们已经迫使我们为生死作斗争,我们要相应地保护自己。我们与敌人不共戴天。所有德国人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整个德意志民族充满了狂热的决心。这次战争与一战没有可比性。今天的德国在经济、政治、军事和精神等方面已经做好了应对敌人进攻的准备。

预测来年会发生什么或许是个错误。一切都发生在未来。有一点是清楚的:这将是更加艰难的一年,我们必须为此做好准备。胜利不会唾手可得。我们必须要争取胜利,不仅在前线,在国内也是这样。每个人都要为此奋斗和拼搏。

因此,在此时此刻,当我们向伟大的一年挥手告别时,祖国向前线表达了诚挚的致意。我们要向在碉堡和前线,在航空基地以及在海军服役的士兵致意。祖国和前线向元首致意。愿仁慈的命运让元首保持健康和强壮,然后我们将满怀信心地展望未来。今天,元首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像德国,更像人民的信仰,更像德国未来的保证。我们向人民作出的巨大牺牲致敬。过去和未来的牺牲绝不能白费。这是我们亏欠德国和未来德国的。

当我们心怀感激感谢万能的主时,我们祈求来年主的仁慈保护。我们不想让主在祝福我们时为难。我们要工作和战斗,要和那个普鲁士将军一起说:“主啊,如果您不能帮助我们,或者选择不帮助我们,我们请求您至少不要帮助我们那该死的敌人!”

0 条评论
评论不能为空